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2章:交锋!(二)【二合一】

    “白帅有令,只要你等能逃向那边,你等就能活下来……”

    在诸韩人平民前,一名秦军将官手指着对面远处魏韩两军的军阵,脸上露出了几许诡谲的神色。

    大多数无知的韩人平民或许并不清楚秦军想利用他们做什么,但亦有知情的,这不,当即有一名年轻人立刻揭穿道:“你们、你们是想利用我们去冲散那边军队的阵型……”

    听闻此言,那名秦军将官神色一凛,当即指着那名年轻人呵斥道:“杀了他!”

    一声令下,当即便有几名士卒从人群中将那名年轻人带了出来,不顾其惊恐地挣扎,残酷地将其杀死。

    见到这一幕,诸韩人平民惊惧地屏住了呼吸,纷纷低下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更不敢再胡乱多说什么。见此,那名秦军将官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很好!……对面的军队会怎样,与你等又有什么关系?你等以为对面的军队会来救你们么?遵从白帅的命令,逃向那边,你等就能活下来,与你等的亲人一起活下来……但若有人胆敢耍什么小聪明,那就别怪我等不留情面了……”

    这时,有一名传令兵匆匆跑在,在这名将官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只见这名将官点点头,在环视了一眼这些韩人平民,忽而指着对面的魏韩两军阵型说道:“好了,想要活命的话,就按照我方才所言……跑吧!”

    听闻此言,诸韩人平民一窝蜂地朝着魏韩两军的阵型逃去,而在他们身后,一队队秦军士卒手持长戈,徐徐上前,且毫不留情地屠戳着跑得较慢的韩人平民。

    听到身背后传来的惨叫声,那些韩人平民更是拼命的奔跑,期间不乏有人跌倒在半途,但又飞快地爬起来,满脸恐惧,生怕被身背后的那些秦军士卒追上。

    『对面是我方的军队,只要逃到那边,我等就安全了。』

    想来这些韩人平民,此刻心中都这般想着,大部分无知的他们恐怕不会想到,他们的做法会令对面魏韩两军陷入危机。

    “蒙师帅。”

    在魏军的阵列前,统率前军的军司马唐直来到了蒙仲身侧,压低声音向蒙仲请示道:“蒙师帅,一旦那些韩人平民冲散了我军的阵型……”

    尽管唐直只是把话说了半截,但蒙仲却很清楚前者想要表达的意思,他看了看迎面朝己方奔来的韩人平民,又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魏卒们,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他不能犹豫,倘若因为心存不忍而陷入了对方的诡计,恐怕他身后几万士卒都会遭到重创。

    想到这里,他低声说道:“只能对不住他们了……派人朝他们喊话,叫他们朝侧翼逃跑,若是有人直冲我军阵型……”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了几息,但最终还是从嘴里艰难地吐出一个残酷的字眼:“杀!”

    在韩人平民与麾下魏卒之间,蒙仲最终还是选择了保护自己麾下的魏卒。

    『果断!』

    唐直眉头一挑,看似颇为赞赏。

    旋即,他猛地转身,挥手朝自己麾下的士卒沉声喝道:“师帅有令,喊话叫对过的韩人朝侧翼逃亡,若有人直冲我军阵型,杀!”

    说罢,他又转身对蒙仲说道:“师帅,请先退到后军。”

    “……”最后看了眼远处的那些韩人平民,蒙仲默默地点了点头。

    朝着对面如潮水般涌来的韩人平民,本来军中的魏卒们面对这状况亦有些六神无主,但在唐直的将令下达之后,他们当即稳定下来,一边手持兵器坚守阵型,一边朝着迎面而来的韩人平民喊话。

    “不许再向前!”

    “你等若想逃生,便向侧翼逃亡,不得直冲我军阵型!”

    “不许再靠前!”

    前军的魏军卒纷纷大喊,然而对面那些韩人平民似乎被秦军吓破了胆,竟当真直接朝着魏韩两军的阵型飞奔而来。

    眼瞅着这些人即将冲到己方的阵型,唐直亦毫无心软,当即下令道:“放箭!”

    一声令下,军中的弩兵们纷纷举起了弩具,朝着正前方的韩人平民们射出了箭矢。

    一时间,箭如雨下,可怜那些韩人平民,当即就有数百人死在箭下。

    魏军这边的动静,自然瞒不过韩军的眼睛。

    在暴鸢身边,当即有近卫小声对暴鸢说道:“大司马,魏军那边射箭了……”

    暴鸢满脸愤怒,一言不发。

    他当然不是气愤魏军射杀他韩国的平民,毕竟在他看来,这是本国的平民自己找死:你们这帮人当真不知冲击己方军队是在变相帮助秦军么?

    “射箭!逼那些平民朝外侧逃亡!”

    暴鸢果断地下令道。

    所谓的“外侧”,即指韩军的右翼(西侧),原来,此刻魏韩两军是分别列阵于左右两侧,魏军在东、韩军在西。

    纵使怜悯对面那些本国的平民,但此时此刻,暴鸢绝不会放任这些人冲击己方魏韩两军的阵势,哪怕是逃到他魏韩两军兵阵中间的缝隙亦不允许——谁晓得这帮被秦人吓破胆的平民,是否会在盲目中搅乱他魏军两军的阵势。

    “大司马有令,放箭!迫使那些平民朝右翼逃亡!”

    随着暴鸢的命令下达于军中,韩军的弩兵们亦纷纷举起弩具朝着对面本国的平民射出了箭矢。

    魏韩两军的无情,让那些正向他们逃亡的韩人平民们陷入了绝望。

    为什么?

    魏国的军队,甚至是我韩国的军队,为何要攻击我等?

    他们不应该来拯救我们么?

    “救救我……”

    “不要……”

    诸多韩人平民哭喊着,但魏韩两军却毫不留情,任何胆敢再直冲他们兵阵的平民,皆被无情地射死。

    或许有不少韩人平民至死都没有弄明白,没有弄明白魏韩两军为何要攻击他们。

    忽然,那些韩人平民当中有人叫喊道:“朝西侧逃,对面的军队命我们朝西侧逃。”

    一番话,仿佛又唤醒了韩人平民的求生欲,这些人终于冷静下来,绕开了正面,逃向对面韩军的西侧。

    “绕过去了,那些平民绕过去了……”

    当即有士卒向暴鸢说道。

    见此,暴鸢亦是松了口气,毕竟那些人都是本国的平民,若不是情非得已,他又岂会对这些本国平民痛下杀手?

    只见深吸一口气,沉声下令道:“不用理会他们!守住阵型,秦军来了!”

    果然,在那些韩人平民绕向西侧之后,这些人的背后,便露出了秦军士卒的身形,这些秦军士卒一概方才徐徐向前迈步的从容,朝着韩军发动了攻势。

    前军接战了!

    由于在那些韩人平民身上消耗了几波箭矢,以至于韩军的弩兵来不及装填弩矢朝正面冲来的秦军士卒发动箭袭,这使得对面秦军士卒以很小的代价便杀到了韩军这边。

    不得不说,这在秦韩两军的交锋中算是颇为罕见的,若换做在平日,秦军的士卒想要冲到以劲弩闻名于世的韩国军队面前,势必要付出颇为沉重的代价。

    而这次,秦军着实是占了很大便宜。

    『哼!卑鄙的伎俩!以为凭这种卑鄙伎俩就能取得优势么?痴心妄想!』

    暴鸢以鄙夷的目光看着对面的秦军。

    在他看来,纵使秦军耍弄一些卑鄙的伎俩,也注定无法避免被他们魏韩联军击败的命运。

    而与此同时,魏军的前军也已经与秦军接战,但作为魏军目前实际上的主帅,蒙仲的心思却不在战场上,他的目光,从始至终盯着那些韩人平民。

    平心而论,从单论胜负成败的角度来说,秦军,不,白起的这招还是颇为有效的,但问题是,这招只有对那些不分场合、盲目怜悯的将领才有用,白起凭什么断定这招可以用来对付他与暴鸢?

    而更让蒙仲想不通的是,他与暴鸢都没有让白起的诡计得逞,在这种情况下,白起非但没有下令撤兵,然而继续催促其麾下秦军主动进攻他魏韩两军,不得不说,蒙仲想不通——明明那招卑鄙的诡计并未得逞不是么?那白起凭什么认为可以击败他魏韩联军?他哪来的勇气?

    究竟是白起破罐破摔,还是说他仍有后招?

    说实话,蒙仲并不是很了解白起,但再怎么说二人也已经交锋过数次,他对白起多多少少也有大概的判断:这是一个很冷静的对手。

    既然是如此冷静的对手,又怎么可能会盲目地认为,单凭一些韩人平民就足以冲散他魏韩两军的阵势?

    除非还有后招!

    倘若果真如此,这个后招无疑就在那些韩人平民当中……

    “阿兄,你小心啊……”

    驾驭着战车的蒙傲,忽然看到他族兄踩着战车的栏杆站了上去,登高眺望着远方。

    “唔。”

    随口应了一声,蒙仲的目光死死盯着远处那些韩人平民,他本能地感觉情况哪里有点不对劲。

    忽然,他面色微变。

    “原来如此……”

    醒悟过来后,蒙仲立刻对荣蚠说道:“荣蚠,你立刻派人提醒暴鸢……”

    说到这里,他也不知瞧见了什么,嘴里“啧”了一声,改口说道:“来不及了,派人告知暴鸢,若事不可违,速速后撤重整阵势!另外再传令中军的司马费恢,令后者中军士卒立刻面向韩军方向,防备秦军从西侧来袭!”

    『西侧来袭?难道韩军会被秦军击破?』

    荣蚠心中很是不解,但见蒙仲满脸凝重,他亦不敢怠慢,立刻派人传达命令。

    直到派出士卒传令之后,他这才低声询问蒙仲道:“师帅,为何断定秦军会从韩军的方向袭来?”

    听闻此言,蒙仲神色凝重地解释道:“你看那些韩人平民,处于队伍前方的,大多是拖家带口、男女老幼皆有,可处于队伍后方的,却大多是精壮的男子……”

    荣蚠也并非愚笨之辈,闻言惊声说道:“师帅是说,那些韩人平民当中混有秦军的士卒?”

    “唔!”

    蒙仲点点头,沉声说道:“叫那些韩人平民冲散我军阵型,这只是白起故意叫我军如此认为罢了,他其实猜到我与暴鸢皆不会手下留情,势必会迫使那些韩人平民朝两翼逃亡,而这,恰恰正中了他的下怀……似眼下,无论是暴鸢也好,其麾下的韩军也罢,韩军那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正前方的秦军身上,他们根本不会料到,有一支秦军士卒已假扮成平民,悄悄来到了他们的侧翼,一旦这支秦军发动偷袭,韩军便将陷入两面受敌的处境……”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韩军的中军。

    『暴鸢,快快醒悟过来,莫要被愤怒蒙蔽双目,那些平民中混有秦军的士卒……』

    站在战车的栏杆上,蒙仲暗暗想道。

    但遗憾的是,正如蒙仲所判断的那般,暴鸢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即击破眼前那支秦军,将那个叫做白起的秦军主帅抓起来祭旗,以报复此人胁迫他韩国平民上战场的卑鄙手段。

    他正这般想着,忽然听到右后方传来一阵震天般的喊杀声。

    『怎么?』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旋即骇然看到他军中右侧爆发了厮杀。

    “怎么可能?”

    暴鸢的心中闪过几丝愕然,他右翼怎么可能爆发厮杀?秦军怎么可能在他两万兵将眼皮底下绕到他们的右后方?

    『等等!是那些平民!有秦军的士卒混在那些平民当中!』

    暴鸢不愧是不亚于公孙喜的名将,尽管一时被愤怒蒙蔽,但判断事物还是颇为精准,一下子就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但遗憾的是,纵使此时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他韩军也已经失去了先机,那些混在韩人平民当中的秦军士卒们,趁韩军不注意,悍然发动了偷袭。

    韩军士卒们如何想得到那些平民当中居然会有秦军的士卒,毫无防备的他们,根本挡不住右侧那股秦军“奇兵”的攻势,转眼之间就被后者杀到了中军。

    “报!”

    有传令的士卒急匆匆地跑到了暴鸢面前,抱拳禀报道:“大司马,那些平民当中混有秦军的士卒,他们……”

    “老夫还未瞎,瞧的见!”

    暴鸢气急败坏地下令道:“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话音刚落,前方又爆发了一阵喊杀声,旋即,秦军展开了更为凶猛的攻势。

    转眼之间,韩军的前军就被秦军击破。

    前军被击破,中军又被秦军的奇兵偷袭,一时间,韩军节节败退。

    “该死的!命韩足挡住正前方的秦军!死也要挡住!……告诉中军的朱虎,他平日里不是总吹嘘自己有多么勇武么?给我挡住那些假扮平民的秦军,否则叫他提头来见!”

    暴鸢气急败坏地下达着命令。

    眼瞅着己方转眼间陷入劣势,他如何不着急?

    要知道,他韩军身侧就是魏军,倘若他韩军溃败,势必牵连到魏军。

    然而遗憾的是,纵使暴鸢已经在第一时间设法补救,但还是无法弥补之前的过失,一前一右两股秦军,很快就杀到了他中军,并且汇兵一处,朝着魏军方向发动了攻势。

    『完了……』

    那一瞬间,暴鸢万念俱灰。

    他万万没有想到,戎马一生的他,竟然会被一个叫做白起的小毛孩玩弄于股掌之上,甚至于牵连到魏军。

    而与此同时,秦军大将孟轶却是满心的欢喜。

    纵使他也没有想到,这番偷袭韩军竟然会如此的轻松。

    『不愧是白帅!』

    心中暗赞一声,指挥秦军士卒厮杀在第一线的孟轶,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进攻魏军的命令:“白帅有令,勿要与韩军纠缠,立刻侧袭魏军!只要击破魏军,便是我军的胜利!”

    “喔喔喔——”

    无数秦军士卒振臂高呼,在击破了韩军的前军与中军后,立刻折道,从韩军阵型的方向,朝着魏军发动了攻势。

    不得不说,这战术酷似当年的「濮上之战」。

    当年,秦国名将樗里疾(嬴疾)与齐国名将田章战于濮水,由于齐军阵营中宋国军队的反水,使嬴疾能抢先一步从侧面对齐军发动攻势,导致田章战败,成为后者一生中唯一的一场溃败。

    区别仅在于,当初田章战败,主要原因是他没想到宋国军队已暗中与秦军达成了协议,以至于在决战中突然撤退,使田章的齐军完全暴露出防备空虚的侧翼,被秦国名将嬴疾有机可趁;而这次,白起是用计偷袭了韩军,致使韩军出现溃势,继而使秦军得到了偷袭魏军薄弱侧翼的宝贵机会。

    然而,就当秦将孟轶欣喜若狂地率军凿穿韩军的阵型,冲到魏军的阵列前时,他惊愕地发现,魏军的中军,不知什么缘故,已面朝他们摆好了阵型。

    “嚯嚯嚯,这可真是……”

    在魏军中军处,军司马费恢带着几许惊讶瞧着远处击破了韩军的秦军。

    片刻之前,他收到了军中主将蒙仲下达的命令,命他中军立刻调转方向,所有人面对韩军方向。

    当时费恢对此感觉莫名其妙,毕竟在他看来,韩军不可能会背叛他们,也应该不至于会如此轻易被秦军击破,但出于对蒙仲的信任,他还是立刻下达了命令。

    结果,他麾下的士卒刚刚调转守备方向,秦军就从韩军那边杀了过来。

    那还等什么呢?

    “放箭!”

    随着费恢一声令下,军中的魏卒们朝着迎面杀来的秦军射出了一波波的箭矢。

    见此,秦将孟轶心中暗骂一句,但事到如今,纵使魏军已有了防备,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杀!”

    杀穿韩军的秦军士卒们,顶着箭雨冲到了魏军的阵线,与魏军爆发了接战。

    但由于魏军事先已有了防备,这股秦军根本没办法突破魏军的阵型。

    『不愧是蒙师帅,倘若不是他的话,恐怕这次我军要蒙受沉重的损失……』

    瞥了一眼从西侧而来的那些秦军,费恢转头看了一眼军中的主旗方向,心下暗暗想道。

    唔,旧主帅犀武肯定是无人能及的——这是军中所有河东魏军将领的共识,哪怕他们心底其实也早已有所动摇。

    但如今他军中那位叫做蒙仲的主帅,那也是当真厉害,有此人在军中坐镇,就好比说那个词——无懈可击!

    相比之下,韩军那边的主帅……

    瞥了一眼阵型溃散的韩军,费恢微微摇了摇头。

    “太丢脸了吧?就这,还说什么给我魏军当先锋?”

    他小声地嘀咕着。

    而此时,亦有士卒迅速向暴鸢禀报了魏军那边的近况:“报!击破我军的秦军,被魏军挡下了!”

    『挡、挡住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暴鸢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有几名魏卒来到了他面前,抱拳说道:“暴帅,蒙师帅命我等前来传讯,贵军气势已泄,不如后撤些许,重整阵势,此地由我魏军先挡一阵……”

    听闻此言,暴鸢老脸微红,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犹豫半响后,这才讪讪说道:“请务必转告蒙老弟,此番险些牵连贵军,实在是……”

    “蒙师帅说了,魏韩两军携手抗拒秦国,无需细分彼此。”

    “对对。”

    连连点点头,暴鸢带着几分尴尬的表情,下达了后撤两里地、重组阵势的命令。

    在他的命令下,韩军迅速脱离战场,徐徐后撤,留魏军独自在战场,抵挡同时来自西侧与南侧两边的秦军的攻势。

    而让暴鸢感到颇为安心的是,魏军纵使两面受敌,但势头却丝毫不减。

    也是,毕竟此地魏军的兵力与秦军相差无几,只要不像韩军那样被秦军偷袭,秦军想要击败魏军,几乎是没有什么机会的。

    毕竟单论两军士卒的素质,魏军这边的魏武卒,要比秦军强悍的多。

    片刻后,战场上的情况,便迅速传到了秦军主帅白起耳中。

    在得知确切消息后,纵使白起亦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什么?魏军挡住了我军来自西侧的攻势?”

    “是的,不知为何,魏军提前猜到了我军的意图,在孟轶将军凿穿韩军对魏军发动攻势前,魏军中军的魏卒,就通通转向面朝西侧,以至于孟轶将军未能偷袭得手……”

    『居然……』

    皱了皱眉,白起抬起头看向远处的魏军,脑海中不由得再次浮现了蒙仲的模样。

    “白帅……”

    从旁,或有将领面露忧色。

    见此,白起脸上露出几许笑容,毫不在意地笑道:“哈哈,居然被魏军给识破了,我还真是小觑了魏军。……不过即使如此,我军亦未尝不能取得胜利!”

    听到白起这自信满满的话,在旁的秦军将士们不由得士气高涨。

    毕竟他们主帅的战绩,有目共睹。

    然而,唯独白起自己清楚,这场仗他秦军已经走远了——这场战争他秦军没能顺利偷袭魏军,就已经注定不可能再扭转胜败了。

    “蒙仲……”

    徐徐吐了口气,白起凝神目视着远处的魏军,眼眸中缓缓浮现几许复杂的神色。

    『……吾之大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