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1章:交锋!【二合一】

    白起猜的很准,暴鸢果然向蒙仲提出了「联合进攻惮狐、阳人二城」的要求,而这个要求,也的确让蒙仲颇为为难。

    打仗必定会死人,这是人人皆知的,而攻城战则是伤亡占比最高的一项,且尤其对攻城方不利。

    就连《孙子兵法》中也提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这句“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它的意思就是指实在没办法了才会选择强攻城池,否则只要还有别的办法,那就绝对不会强攻城池。

    原因很简单,倘若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来比喻常规战争,那么攻城战就是“杀敌一千、自损两千”,想想当初蒙仲在宋国逼阳城时,他手底下才只有两万余军队,而他的对手、即他的义兄田章,前前后后最起码率八万齐国军队攻打逼阳城。

    可结果呢?田章最终都没有攻破逼阳县。

    是因为蒙仲比田章厉害么?不!只是因为田章作为攻城方比较吃亏而已,尤其是在逼阳当时已经做好了各方面防守准备的情况下。

    “强攻惮狐……么?”

    待听到暴鸢提出的所谓建议后,蒙仲皱起了眉头,心中思索着如何回绝。

    他想过攻城,但那是以用计的方式,而不是强攻。

    可能是注意到了蒙仲的神色,暴鸢低声说道:“蒙师帅,老夫此番带来了三万兵卒,你我合兵一处,兵卒可达九万余,而对面秦军仅四五万,又分兵据守两城,我认为是有胜算的……”

    蒙仲皱眉看了一眼暴鸢,默不作声。

    以九万军队攻打四五万秦军,当然能有胜算,问题在于己方的损失。

    可能是见蒙仲久久没有回应,暴鸢微微有些色变,不悦地说道:“蒙师帅,当日你我在公孙军将面前相约联手对付秦军,难道这份约定不作数了么?”

    “大司马且息怒,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蒙仲摇了摇头,平心静气地对暴鸢说道:“大司马应该也知道,此番我魏国支援贵国,派来十八万大军,其中有十万军队,皆是来自河东的士卒,伊阙山一役后,十万河东魏军折损过半,现如今只剩下五万左右,且此刻大多都在我麾下……倘若因为强攻惮狐而使这五万河东军再次蒙受巨大损失,待日后秦国派兵攻打我河东时,我河东将无足够兵卒可以抵御秦师……河东若有失,于我魏国而言,无疑是葬送了半壁国土,而对于贵国,恐怕也不是一件好事。”

    “唔……”

    听到蒙仲这个解释,暴鸢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

    他原以为蒙仲是打算学公孙喜,但事实上,人家说得很有道理:十万河东魏军已经在伊阙山折损过半了,若再受到什么损失,确实抵挡不住秦国的进攻;并且,魏国若丢掉了河东(郡),这对于韩国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要知道,魏国有“飞地”,其实韩国在大河以北也有上党(郡)这么一块很难顾及到国土,若魏国丢掉了河东,上党必然首当其冲将作为秦国东进的主要进攻目标,这亦不符合他韩国的利益。

    见暴鸢低头沉思不语,蒙仲劝说道:“大司马,你看这样如何?……我猜你麾下大概还有六七万军队,你可以分兵两万,驻守于新城一带的伊水,防止这股秦军向西逃窜,甚至是偷袭新城;至于在下,则尽力率领魏军围困这股秦军至此,绝不会叫其轻易逃离……虽秦军攻入了惮狐、阳人二城,得到了二城的储粮,但我军,目前却有贵国鼎力供应粮草,仅惮狐、阳人二城,其储粮又如何敌得过整个贵国?待等秦军粮草耗尽,思退之际,在下率麾下魏军尾随掩杀,岂不好过此刻强行攻打城池?”

    “话虽如此……”

    暴鸢思考了片刻,皱眉说道:“就怕秦国增派援兵。”说着,他吐了口气,对蒙仲说道:“蒙师帅,我也不瞒你,前几日得到贵军的报讯时,我正在攻打宜阳。攻宜阳不同于攻新城,向寿在宜阳收敛了从新城溃败而归的秦卒,可用兵卒或已超过三万,兼之宜阳城墙坚固,我怕无法在秦国派来援兵前攻下宜阳……一旦秦国派遣援军兵出崤山、抵达宜阳,我就将错失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诚如蒙师帅所言,河东魏军不宜折损过半,否则河东恐不能保全,此事于我韩魏两国皆非好事,但宜阳……希望蒙师帅也能体谅,这或许是我韩国夺回宜阳的唯一一次机会。若我国能夺回宜阳,便可驻军于雒水,叫秦国无法安心建设数百里三川之地,这无论对我韩国,还是对贵国,都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

    说罢,他抬起头,目视着蒙仲,用恳求的态度说道:“蒙师帅,蒙老弟,姑且就帮老兄我一把,咱们先联手攻破惮狐、阳人二城,杀光这股秦军,随后一同奔赴宜阳。……只要打下宜阳,我韩国就有更大的把握抗拒秦国,到时候,老兄我亲自在大王面前为老弟请功,而我韩国,亦会牢记贵国的这份恩情。”

    “这个……”

    蒙仲皱着眉头犹豫不决。

    平心而论,其实暴鸢说得也有道理:虽然帮助暴鸢夺回宜阳看上去仿佛是为人作嫁,但考虑到韩国夺回宜阳后,必然有更大的底气抗拒秦国,其实这对魏国也是有好处的。

    毕竟若韩国实在挡不住秦国的话,必然为了保全国家而倒向秦国,反之,韩国就会坚定地站在魏国这边,以“弱弱联合”的方式来抗拒强大的秦国。

    再者,韩国夺回宜阳之后,亦可以分担一部分秦国对魏国造成的压力。

    说实话,这事倒也可行,但关键就在于,暴鸢为了抢在秦国派援军增援宜阳前攻下这座城池,他希望用强攻来节约时间,而蒙仲则不希望那样做,毕竟似这般节约下的时间,可都是由魏韩两军的士卒用杏命堆砌的。

    韩军也就算了,这些人与他不熟,蒙仲倒也不至于怜悯到这份上,但他麾下的魏军士卒……那可是如今在见到他时,都会恭敬地抱拳行礼、尊称一声“蒙师帅”的部下。

    既然蒙仲如今代为掌兵,他自然要为麾下的这些魏卒负责,岂能随随便便用士卒的杏命去堆砌胜利?

    想到这里,他正色说道:“大司马所言,在下大多认可,且在下也会竭力全力助贵军夺回宜阳,但强攻惮狐……”

    说到这里,他微微摇了摇头。

    见此,暴鸢心中难免有些着急。

    这场仗打到现在,他好不容易看到了扭转局势的机会,岂能坐视魏军在这边墨迹?

    别说夺回宜阳,有机会的话,他还打算联合魏军再次攻打秦国的函谷关呢!

    于是他咬咬牙说道:“蒙老弟,这样,待攻城之时,就由我打先锋,倘若我军取得了优势,恳请蒙老弟给予援手。”

    “……”

    蒙仲惊讶地看了一眼暴鸢,纵使他也没有想到暴鸢竟然会提出此事。

    由此可见,暴鸢着实是迫切渴望收复宜阳,不惜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仔细想想,这或许并非是暴鸢个人的渴望,而是整个韩国的渴望,记得公仲侈就曾经对蒙仲说过,说他韩国在失去了宜阳后是多么的致命。

    “老弟,如何?由我韩军打头阵!”暴鸢满脸期待地看着蒙仲。

    暴鸢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蒙仲自然也不好再拒绝,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那就……就按照大司马的意思吧。”

    听闻此言,暴鸢面色大喜,连连拍着蒙仲的肩膀说道:“好,老弟今日这份恩情,老哥我铭记于心。待此战夺回宜阳之后,老哥我会亲自在大王面前为老弟请功,说不定大王在欢喜之下,还会赏赐老弟一块封邑呢……”

    蒙仲苦笑着摇摇头,正要说话,却见暴鸢又正色说道:“非是我许下承诺收买老弟,我只是想让老弟明白,宜阳对我韩国究竟有多么重要。”

    “……”

    看着暴鸢肃然的神色,蒙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见此,暴鸢展颜又笑道:“好了,既然正事谈完了……老弟军中有酒么,此刻心情痛快,不如你我小饮几碗?”

    蒙仲闻言遗憾地摇了摇头:“恐怕只能以水代酒……”

    “啧!”

    暴鸢撇了撇嘴,旋即拍拍蒙仲的肩膀说道:“既然如此,这顿酒就先记下,待夺回宜阳之后,我再好好与老弟畅饮。”

    随后,暴鸢又与蒙仲聊了几句,相约次日一同对惮狐城用兵,然后暴鸢便乘着战车离去了。

    亲自在驻营外送走暴鸢后,蒙仲回到营内的帅所,命人召见军中将领,包括此刻已率军驻扎于惮狐城东南侧的窦兴。

    大约一个时辰后,包括窦兴在内,军中诸位军司马皆聚集于蒙仲那个茅草棚下,蒙仲便将他与暴鸢谈论的事告诉了诸将。

    然而,拒绝强攻这只是蒙仲的个人主张,而对于这些位军中将领来说,他们恨不得立刻就进攻惮狐城,

    尤其是窦兴、魏青、费恢这三位军司马,他们早就恨不得杀光那些秦人,为他们曾经的主帅公孙喜报仇雪恨,为七八万于伊阙山战死在秦军偷袭下的同泽报仇雪恨。

    当时蒙仲问诸将道:“诸位不怪我与暴鸢约定此事么?”

    听闻此言,窦兴哈哈大笑道:“蒙师帅言重了。我这几日反复擦拭我的利剑,就是为了能斩杀更多的秦人,以报当日伊阙山秦军夜袭我军那笔账!”

    从旁,魏青亦说道:“蒙师帅恐怕不知,近两日军中士卒们亦在抱怨,希望尽快与秦军开战……”

    别说魏青还真不是信口开河,拜当日蒙仲“战场立信”所赐,眼下他麾下魏军士卒皆对“必然能战胜秦军”一事深信不疑,谁让白起在那日夜里就主动避退魏军呢。

    陆陆续续地,唐直、焦革、费恢等几位军司马亦表明态度支持蒙仲。

    这让蒙仲着实松了口气。

    毕竟,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导致魏军内部的团结再次出现裂痕。

    但幸运的是,魏军上下对于秦军都憋着一股火,再加上秦军在他们面前始终是“逃跑”的那个,以至于所有军司马都支持蒙仲的决定。

    “很好!”

    既然诸人意见一致,蒙仲亦多了几分底气,沉声下令道:“既然如此,传我令,命军中士卒立刻做好准备,在三日内打造好攻城器械,攻打惮狐!”

    “喏!”诸将抱拳领命。

    待军议结束后,考虑到魏军只懂得打造攻城长梯与冲车,蒙仲便召来蒙遂、向缭二人,命二人协助费恢、魏青二将打造井阑车。

    不得不说,三日的时间太过于仓促,纵使费恢、魏青、蒙遂、向缭督促数千魏卒们日夜赶工,也不过才打造了八座井阑车而已。

    不过作为首次攻城之用,差不多也足够了。

    三日后,即五月十九日,蒙仲下达了进攻惮狐城的命令。

    在出发前,他对军中诸军司马做了安排:由窦兴、魏青二将率领两万魏军攻打惮狐城的东城墙,而蒙仲自己,则率领费恢、唐直、焦革、蔡午四人,并暴鸢麾下的军队,一同攻打惮狐城的北城墙。

    在率军前往惮狐城的途中,暴鸢率军前来与蒙仲汇合。

    跟蒙仲的想法差不多,暴鸢亦分出了一万军队攻打惮狐城的西城墙,仅率两万军队与蒙仲三万军队汇合,以拢共五万军队攻打惮狐城。

    再算上西城墙、东城墙的魏韩军队,这次魏韩两军总共出兵八万,这几乎是蒙仲与暴鸢麾下全部的兵力了。

    于途中合兵一处后,蒙仲仔细观察了一番韩军,发现韩军的攻城器械大多以攻城长梯为主,因此他命费恢交割给韩军四架井阑车,毕竟井阑车要配合弩兵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而韩军的弩兵,着实要比魏军厉害,厉害地多。

    值得一提的是,当蒙仲向暴鸢解释了井阑车的用途后,暴鸢颇为震撼,睁大眼睛说道:“想不到老弟居然还懂得打造这等攻城利器?”

    说罢,他眼珠微转,故意问道:“老弟毫不藏私地将此物的厉害之处告知老哥,就不怕老哥命士卒偷学了去么?”

    蒙仲闻言淡淡笑道:“魏韩两国,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纵使被贵国的士卒学了去,贵国也只会用来对付秦国,在下又何必担心?”

    深深看了几眼蒙仲,暴鸢点点头说道:“老弟果然并非与犀武一路人,犀武就做不到老弟这般,否则……唉!罢了,事到如今再说这些也无用,总之,老哥承你这份情!”

    也是,井阑车在当代还算是颇为罕见的,可能只有墨家弟子与公输氏一门懂得打造,至少暴鸢此前从未亲眼看过。

    而现如今,蒙仲愿意将井阑车交给他暴鸢,毫不在意暴鸢趁机偷学打造此物的方法,这让暴鸢颇为动容——在暴鸢看来,假若换做公孙喜,那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甚至恐怕碰都不会让暴鸢碰一下,哪怕魏韩两国需要彼此团结才能抵挡秦国的压力。

    『……若公孙竖当真能说服魏王封此子为河东守,我不妨劝大王将武遂赐赠此子为封邑,如此一来,上党可保无忧……』

    在返回自己军队的途中,暴鸢暗暗想道。

    至于公孙竖没能劝服魏王将蒙仲封为河东守……

    『……那就想办法将那小子拐到他韩国来呗!』

    想到这里,暴鸢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暴鸢,怎么说也是名声不亚于公孙喜的名将,不是跟谁都会称兄道弟的……

    只不过,对方未必看得上他韩国……

    这就很遗憾。

    在经过约两个时辰的路程后,魏韩两军徐徐抵达了惮狐城外。

    见此,城墙上的秦卒立刻将此事禀报主帅白起。

    不过片刻工夫,白起急匆匆登上北城墙,登高窥视城外远处的魏韩联军。

    在三日前,他在麾下诸将们面前断言魏韩联军必定回来攻城,但过了整整三日,魏韩联军迟迟不见动静,其实白起心中多少也有点没底。

    直到今日,魏韩两军果真如他预测的这般前来攻城,他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果然不出我所料!”

    轻哼一声,他脸上浮现了几许自得的笑容。

    听闻此言,跟随白起而来的季泓、仲胥、童阳等秦军将领们,无不露出佩服的神色。

    面露佩服神色之余,季泓面露犹豫之色地问道:“白帅,当真要那样做么?”

    白起瞥了一眼季泓,随口问道:“季将军有击败城外敌军的好办法么?”

    “……”季泓张了张嘴,无声地摇了摇头。

    半响后,他微微吐了口气,低声说道:“在下只是觉得,屠戳、抢掠也就算了,可……我怕惹来天下人的非议,毕竟那不是什么荣耀之事。”

    “荣耀?”

    白起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季泓,旋即看着城外的魏韩联军淡淡说道:“能活下来,击败城外那两支军队,以胜者的身份回到国内,这才是荣耀;若战败……呵,败者何来的荣耀?就算有,亦一钱不值!”

    “……”

    季泓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此时就听白起沉声吩咐道:“好了,季将军且吩咐诸将按计行事吧!”

    “……喏!”

    季泓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选择接受命令。

    片刻后,惮狐城的北城门徐徐敞开,一队队秦军徐徐走出城外,在城外排兵布阵。

    而此时,蒙仲与暴鸢皆在各自军中督促士卒们排兵布阵,忽然听士卒来报,言秦军出城应战,不由地皆心下一愣:秦军,竟敢出城应战?!

    “阿傲,到阵前去。”

    “好。”

    吩咐族弟蒙傲驾驭战车来到阵列前方,蒙仲皱着眉头观望着远处正列队于城外的秦军。

    『……那白起,何来的勇气胆敢出城迎战?』

    别说,这一刻就连蒙仲也懵了,因为他完全想不到秦军出城迎战能有几分胜算。

    倘若换他在白起那个位置,他眼下必然会下令死守城池,利用惮狐城的城墙防御抵挡魏韩联军,尽可能地使魏韩联军出现更多的伤亡,然而对面的白起,却敢让秦军出城应战……

    想不通,蒙仲实在是想不通。

    忽然,他神色一凛,面色亦是微变。

    『那是……』

    只见在蒙仲的注视下,远处的惮狐城内缓缓走出一队队身穿布衣的男男女女,这些人在秦卒粗鲁的推攘与呵斥下,哆哆嗦嗦地列队于秦军的阵列前,满脸惶恐与不安。

    粗略一数,怕不是有数千人。

    隐约之间,好似还有一些女人与孩童的哭泣声,传到魏军这边,叫人颇感不忍。

    『那些人,莫非是惮狐城内的韩人么?那白起……莫非想用那招?!』

    稍一转念,蒙仲便猜到了秦军的意图,不快地皱起了眉头。

    他当即就联想到了当日白起在两军阵前杀死公孙喜的那一幕,顿时就明白了白起的为人:这是一个为了胜利、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但相比较上次,白起这次的做法,让蒙仲更加无法接受。

    而与此同时,暴鸢亦乘坐战车于两万韩军阵列观瞧,在看到这一幕后亦气得满脸愤怒之色。

    只见他死死捏着战车的栏杆,咬牙切齿地骂道:“他怎么敢……怎么敢做出这等卑劣之事!简直不为人子!”

    作为韩国的名将,暴鸢当然也看得出秦军的意图,无非就是想用惮狐城内的平民充当肉盾,利用这些人的恐惧,来搅乱他魏韩两军的阵型。

    有效么?很有效!若是魏韩两军的士卒不忍心杀害这些朝他们方向逃亡的韩人,就势必会被冲散阵型,继而被秦军趁虚而入。

    然而有效归有效,这种招数亦着实卑鄙,但凡是希望有个好名声的将领,都不会用这种招数。

    但显然,对面那个叫做白起的秦军将领,对此并不在意——或许他在意的,仅仅就只有胜利!

    而此时,白起亦乘坐着战车来到了秦军的队伍当中,目视着远方的魏韩联军。

    他知道,此刻对面的魏韩联军中,肯定有人对他报以鄙夷的态度,甚至是他军中的将士们,或许也有些别的看法。

    但他毫不在乎。

    他白起,是秦国的将领,秦军的主帅,既然如此,自然要考虑秦国的利益,考虑如何率领秦师击败敌军,取得胜利。

    不择手段又何妨?

    背负骂名又如何?

    竭尽全力,为秦国取得胜利、夺取利益,这是他身为臣子、身为将领的本分!

    “传令下去,将这些韩人驱赶至对面的军队!若有人胆敢逃离,杀!”

    白起镇定而又冷漠地对麾下的秦军下达了命令。

    毫不动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