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9章:追至!【二合一】

    五月初十,即秦军攻陷惮狐城的次日,白起又立刻遣大将卫援、孟轶、仲胥三人,率领约三万秦军攻打惮狐城西南方向约二十里左右的城邑「阳人」。

    阳人城内的韩国军民得知惮狐城被秦军攻破,几无斗志,大量城内军民外逃,以至于秦将卫援三人仅仅只用了三个时辰便攻陷了这座城池。

    期间,蒙虎与华虎二人亦各率骑兵给秦军捣乱,几次故意勾引秦军追击他们,在拉开一定距离后将那些追赶的秦军杀死,似这般重复几次之后,再没有秦卒胆敢追击这些魏军骑兵,哪怕是负责巡逻的士卒,在看到这些魏骑后亦立刻掉头就逃——只要他们距离大军不是太远,这些人往往能够从蒙虎、华虎二人所率领的骑兵手中侥幸逃脱。

    而让秦军上下感到颇为郁闷的是,在五月十一日的白昼里,第三支魏军骑兵出现在了他们的周围,这三支人数皆在三百余人左右的骑兵,时不时地就在惮狐、阳人这两座城邑四周游荡,专门猎杀外出的小股秦军军队,比如说白起派往西边伊水打探消息的斥候队伍,明明是五百人的队伍,却连伊水的边都摸不着,半途就被那三支魏军骑兵杀死。

    有几个侥幸逃回惮狐、阳人两座城邑的秦卒,将那三支魏军骑兵的作战方式禀报于白起,这让白起对这三支魏骑感到颇为忌惮。

    此时白起才意识到,季泓等人都错了,他们小觑了骑兵,骑兵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般弱小,相反骑兵很强,尤其是在这种广阔的平地上,根本就是战车队与步卒无法战胜的存在。

    五月十一日入夜后,白起将季泓、卫援、孟轶、仲胥、童阳等军中的大将们召集到了一起。

    当时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诸将们心中沉重:“据我估测,魏军主力距离咱们最多还有两日路程……”

    或许有人觉得奇怪,似白起这等心思缜密的统帅,难道他就不晓得在颍水一带留下监视魏军的斥候与细作,非要自己提高难度去猜测魏军主力究竟会在几时赶到么?

    事实并非如此,白起当然有派一队队斥候外出,问题是这些斥候都被游荡在他们四周的那三支魏军骑兵给杀光了啊——只要与他秦军主力拉开十里距离,纵使是千人规模的斥候队遭到那些魏骑的攻击,到最后也剩不下多少人逃回大军,这还怎么监视魏军的动向?

    值得一提的是,在意识到骑兵的厉害之处后,白起亦在军中尝试着组建了一些骑兵,但遗憾的是,他军中上下没有一个懂得骑术的士卒,纵使勉强翻身上了马背,也无法像那些魏军骑兵那样策马奔驰。

    这让白起感到十分纳闷:魏军中竟有懂得骑术的将领么?

    也罢!

    既然效仿魏军组建骑兵这条路被堵死了,白起便索杏用常规的策略来解决当前的危机。

    首先,军中的粮食严重不足,虽然秦军可以从惮狐、阳人这两座城邑抢掠到不少粮食,但这需要时间,而目前秦军最紧要的就是时间。

    其次,即是上一个危机的最根本,即追赶他们的魏军主力,在白起看来,倘若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姓蒙的家伙此刻正率领魏军主力步步逼近,可能距离他们只有短短两日的路程。

    别看尚有两日路程的距离,若算上秦军在惮狐、阳人两座城邑抢掠粮食的时间,说不定这次他真会被那支魏军主力追上。

    是战?是撤?

    这即是白起这两日内反复思考权衡的难题。

    再次,即秦军尚不清楚伊水一带的情况:新城是否已被韩军攻陷?且韩军究竟有多少军队部署在伊水一带?他麾下五万秦军是否有机会突破韩军的封锁。

    这些,皆是白起迫切想要得到的情报。

    但可恨的是,虽说前一阵子他在率军抵达惮狐的时候,便已派出斥候前往伊水一带打探消息,但迄今为止他还未收到半点消息。

    整整七日了!

    惮狐距离伊水近百余里,距离新城也只有一百二十余里左右,七日的工夫,就算那些斥候用爬的,也差不多该爬回惮狐了,可结果呢?没有丝毫消息。

    显然,这些斥候在回程时遇到了那些魏国骑兵,被那些魏骑当做猎物猎杀了——这是一个很恰当的比喻,落单的斥候在那些魏骑面前,就仿佛麋鹿遇到了群狼,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怎么办?究竟是向西撤离,还是在此地与魏军决战?』

    在诸将们讨论纷纷的时候,白起亦在苦苦思考着这个问题。

    首先,他那「务食于敌、以战养战」的策略已经被对面魏军那个姓蒙的家伙给破了,此刻有三支约三百多人的魏军骑兵在他秦军四周游荡,虽然迄今为止这帮魏骑只敢猎杀小股秦军,但反过来说,他秦军亦被对方盯得死死的,再也无法像前一阵那般,有游战的战术戏耍魏军主力,使后者疲于奔波。

    其次,他麾下五万余秦军在近段时间的游战、攻城中,亦损失了近六七千的兵力,再加上近两日被那三支魏军骑兵猎杀的士卒,总兵力只剩下堪堪四万多,而魏军在这段时间内并无作战,总兵力仍在六万余。

    以四万余秦军抗衡对面六万余魏军,说实话白起没有多少把握。

    『……实在不行,就南渡汝水,以汝水阻挡魏军。』

    看着摊在面前的行军图,白起在心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而这,也是他四万余秦军最后的退路。

    在军议结束后,白起召见了大将季泓,吩咐后者派士卒准备好建桥的材料。

    “建造的材料?”季泓当时听了这话很是惊讶。

    “唔,我有意在阳人南边的汝水上建一座桥梁,倘若此番招架不住魏军的攻势,可借这座桥梁南渡汝水,撤到河对岸,借汝水抵挡魏军……”白起缓缓地说出了他的计划。

    听闻此言,季泓愈发诧异,忍不住惊讶说道:“未曾战、先算败,在下还以为只有向寿将军才会如此……”

    不得不说季泓确实感到很奇怪。

    要知道他对白起的印象,即勇猛、胆大、果断。

    伊阙山一役,白起不管对面的十万韩军,率领主力偷袭位于韩军后方的十八万魏军,一夜之间先后击溃二十几万魏韩联军,似这般令人震惊的韬略,纵观他秦国近代,恐怕也只有「丹阳、蓝田一役」中的名将樗里疾才能够与白起相提并论。

    而随后,白起在魏军有意逼迫他们撤往东周国境内的情况下,毅然而然反攻至韩国境内,先后攻破荥阳、宅阳、郑城、阳城、惮狐、阳人六座城邑,将追击他们的魏军主力玩弄于鼓掌之上,这让季泓对白起愈发佩服,觉得白起胆大、心细,精通兵法,具备着不下于甘茂、魏章、嬴疾等人的才能。

    然而似这般人物,眼下在还未与魏军主力交战的情况下,就考虑起了万一战败后的退路问题,这让季泓很是错愕,感觉有点不符合白起的杏格。

    听了季泓的话,白起愣了一下,旋即勉强一笑,解释道:“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未战而庙算胜,方为智将。……今有魏军追击于后,前方伊水又或有韩军阻截,我身为主帅,一令而决四万余将士之存亡,不敢不察。”

    “原来如此。”

    季泓闻言肃然起敬,连忙告罪道:“是在下欠计较了。”

    白起亦不在意,在点点头后叮嘱道:“为避免被魏军的骑兵察觉,季将军不妨命士卒多砍些林木,于惮狐、阳人两座城邑外所摆设些防御,无论对于那些骑兵,还是即将到达的魏军主力,相信多少能起到一些帮助。切记,小心士卒在伐木时遭到骑兵的偷袭,派军中的弓弩手负责警戒,倘若骑兵靠近,便远远放箭,不可追击。”

    “喏!”季泓抱抱拳,领命而去。

    看着季泓离去的背影,白起沉默了片刻,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左肩。

    此时他左肩的箭创,早已结痂,再过些日子就能痊愈,但那日他险些直面死亡时所留下的畏惧,却化为了对魏军某个家伙的忌惮。

    正如季泓所言,他白起是一个非常胆大之人,“出奇制胜”、“兵行险招”,是他得以击破公孙喜的兵法。

    但魏军主力当中有那个姓蒙的家伙,他不敢再用那些险招。

    务食于敌、以战养战,这是兵法中最高的运用,若换做其他对手,白起有自信令整个韩国都陷入对他秦军的恐慌,顺便还能解决掉那六万魏军,但那个姓蒙的家伙,反应极快,立刻组建了三支骑兵,破解了他「务食于敌」的策略,反过来再次让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纵使是白起,面对一个丝毫不亚于自己的对手,亦不敢妄言胜败。

    当然,虽说没有把握战胜那支魏军主力,但白起亦不认为对方可以轻易战胜他。

    立志要像张仪那般,使自己的名字有震慑诸国之威的他,岂能如此轻易就败在一个籍籍无名的家伙手中?哪怕对方亦有着不逊于他的才华。

    而与此同时,蒙仲正在负黍城外的魏军驻地,在一堆篝火旁听着蒙虎、华虎、穆武三人派来的骑兵逐一禀报秦军的动向。

    白起猜得没错,此刻的魏军主力,离惮狐城确实只有两日路程的距离,而且这两日路程的路程,还并不需要魏军用急行军模式,否则明日黄昏前,甚至再早一两个时辰,蒙仲便能率军抵达惮狐城一带。

    但没必要,毕竟在蒙仲看来,前方的秦军已在瓮中——前有韩军,又有他魏军,那支秦军还能逃到哪里去?

    更何况据送递消息的那几名骑兵所言,这两日秦军按兵不动,肆意在城内抢掠,蒙仲估算了一下,纵使他大军按照平日里的行军速度赶路,秦军亦不可能将他们甩开太远。

    毕竟还有蒙虎、华虎、穆武三人率领的拢共近千骑兵拖着秦军。

    在那几名骑兵告辞离去之后,蒙仲将窦兴、唐直、魏青、费恢、郑奭、蔡午等军司马请到一起,向他们讲述了当前的情况:“秦军这两日按兵不动,只在惮狐、阳人两座城邑抢掠,我猜是为了向伊水突围而做准备。……伊水那边,华虎已派人通知了暴鸢,相信暴鸢会立刻派军队驻守伊水西岸,防止这支秦军逃回其国,咱们只需要尾随其后,伺机与韩军一同对秦军展开前后夹击即可。……对此,诸位有何建议?”

    听闻此言,诸军司马彼此互视了一眼,脸上表情微微有些古怪。

    原来,这些军司马们倒是也想参与一下讨论,或者给出一个建议,问题是蒙仲已经策划地非常周祥了,他们实在不知道还能建议什么?

    见诸军司马彼此相望,却无人开口,蒙仲还以为他们是在谦让,于是便转头对窦兴说道:“窦司马,不如由你开始?”

    “啊?我?”窦兴愣了一下,旋即连连摆手。

    倘若是换做前几日,或者他还会给蒙仲一点建议,比如在骑兵那件事上,而事实证明,眼前这位年轻师帅的眼光确实比他厉害地多,那区区千名骑兵,迄今为止非但已经击杀了三倍以上的秦军士卒,还将秦军主力监视地死死的。

    这让窦兴暗自为之前那句「骑兵无用」而感到羞耻。

    不过经过这件事,窦兴也明白了一件事,即眼前这位年轻师帅所思考的策略,永远要比他更周全、缜密,与其闹出笑话,还不如乖乖听命,如此也不至于再弄出什么「骑兵无用」的笑话。

    总而言之一句话,在蒙仲面前,窦兴决定放弃思考、言听计从。

    有绞尽脑汁的工夫,还不如养足精力,待与秦军开战时有充足的精力多杀几个该死的秦人,反正这位年轻的师帅考虑问题面面俱到,根本不需要他们再给出什么建议。

    他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下对蒙师帅已心服口服,师帅只需下令即可!”

    听闻此言,围坐在篝火旁的诸军司马们亦是露出了善意的笑容,连连点头称是。

    甚至于魏青还开玩笑说道:“有蒙师帅在军中,我等着实省心许多。”

    听了这话,蒙仲愣了愣,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但见诸军司马脸上都挂着笑容,他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当晚,他带着蒙遂、向缭、蒙傲三人在驻地中散步,期间他将这件事告诉了三人。

    蒙傲听完后不解地问道:“这样不好么?这样说明诸位军司马对族兄已是非常信赖……”

    蒙仲闻言摇了摇头,说道:“但这样对整个军队,以及对那几位军司马,都不是什么好事。”

    “你这话让我想到了犀武。”向缭在旁感慨道。

    “是啊。”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他知道向缭这话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指窦兴、魏青等军司马曾经在公孙喜面前亦习惯了言听计从。

    虽说军卒以服从命令最为优先,但若是连思考都放弃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比如当初秦军偷袭魏军前,整个军议中就只有他蒙仲提出了异议,其余军司马无不对公孙喜的判断深信不疑,其原因无非就是公孙喜乃当世名将。

    但事实证明,就算是公孙喜那等当世名将,他也会有犯错的时候,倘若无人指出这个错误,那么结局就会像之前的魏军那般,虽有十八万大军,却在一夜之间被兵力远远少于他们的秦军击溃。

    想到这里,蒙仲忍不住对族弟蒙傲说道:“阿傲,人一定要思考,有自己的主见,哪怕是错误的主见也不要紧,要用勇于提出来,这次错了,下次你就会吸取教训。但倘若别人说什么你就做什么,那就永远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统帅。”

    “阿仲说得对。阿傲,你还小,要引以为戒。”蒙遂亦在旁点点头附和道。

    年仅十五岁的蒙傲点点头,将两位族兄的话牢记于心中。

    忽然,他眼珠一转,偷笑着问道:“蒙遂阿兄,你们跟蒙仲阿兄一起的时候,也会有自己的主见么?”

    蒙遂与向缭闻言一愣,旋即蒙遂笑骂道:“你以为我是你蒙虎阿兄那厮么?……以往我都是第一个、第二个开口的,要么是乐毅、要么是我,然后是向缭……最后才是阿仲总结。”

    向缭在旁点点头。

    “欸?”蒙傲眨了眨眼,故意说道:“蒙仲阿兄最后总结,不会是为了照顾几位兄长吧?”

    “这小子欠收拾了,居然敢揭破此事!”向缭故作气愤地玩笑道。

    “我觉得也是。”蒙遂冷哼一声,伸手按住了蒙傲的脑袋,惊得蒙傲赶紧认错求饶。

    看到这一幕,蒙仲脸上亦露出了几许笑容。

    有公孙喜的前车之鉴在,他并不希望身边皆是一群言听计从的人,毕竟人有穷尽,就算是公孙喜那等名将也会有犯错的时候,他蒙仲亦是如此,倘若他犯错的时候有人在旁提醒、纠正,就能避免一场浩劫。

    窦兴、魏青那些军司马,因为彼此岁数的差距蒙仲不好去提醒他们,但蒙遂、向缭等身边的一干弟兄们,蒙仲却不希望他们步上窦兴、魏青等人的后尘,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别人。

    而事实证明,他这群兄弟们都颇有个杏,其实倒也无需他担心什么。

    次日,即五月十二日,在与负黍城内的韩卒达成默契后,蒙仲命军司马蔡午率一万魏军驻守在这座城邑外,而他自己,则率领其余五万余魏军直奔惮狐城。

    途中,在经过颍水的源头一带时,蒙仲又命军司马郑奭率一万魏军驻守当地,这样就确保了后方的粮道畅通,顺便还能防止秦军向北逃窜。

    但让蒙仲感到奇怪的是,据蒙虎、华虎、穆武三人派人送来的消息称,秦军据守惮狐、阳人两座城邑,按兵不动,并未有向西突围的迹象。

    不得不说,这与蒙仲此前的预判有所出入:他以为秦军会抓紧时间向伊水突围的,尤其是在得知身背后有他六万魏军追赶的情况下。

    『难道秦军打算在惮狐、阳人一带与我军决战?』

    想到这里,蒙仲更加谨慎,再次放缓了行军速度,确保每一名魏卒在抵达惮狐后都有足够的体力。

    而同时在赶路的期间,蒙仲亦叮嘱唐直、窦兴两位军司马小心秦军的伏击,哪怕其实有蒙虎、华虎、穆武三人所率领的骑兵,时时刻刻盯着秦军主力的动向。

    稳!

    稳中求胜!

    既然胜利就在眼前,蒙仲可不希望因为自己一时的激进而葬送掉所有的优势。

    五月十三日,晌午,魏军主力抵达惮狐城西北二十里处。

    在下达了就地砍伐林木建造营寨的命令后,蒙仲带着荣蚠、蒙遂、向缭、魏续等一干人,在五百名魏卒的保护下,徐徐靠近惮狐城,远远窥视秦军的动静。

    期间,穆武得知大军抵达,率领三百余骑兵与蒙仲汇合。

    在彼此相见后,蒙仲问穆武道:“这几日,秦军没有准备向西突围的迹象么?”

    穆武闻言解释道:“秦军起初应该是准备向西突围的,因此华虎率领其麾下骑兵游荡于惮狐、阳人两城的西侧,捕杀过往的秦军细作,让秦军无法得悉伊水一带的情况……”

    “伊水一带的情况?指暴鸢的韩军么?”

    “唔!我麾下的骑兵,今早碰到了华虎那边的骑兵,得知暴鸢已率军从宜阳撤回,目前驻军于伊水西岸……我记得我派人通知你了,没遇到么?”

    “遇到了,我就是随口一问。”

    与穆武交流了一番情报后,蒙仲一行人亦远远靠近了惮狐城。

    在蒙仲远远打量远处那座城邑的期间,穆武在旁说道:“可能是因为华虎截断了秦军的消息,使秦军至今还不清楚伊水一带的具体状况……总之,秦军似乎放弃了向西突围,近两日,有不少秦卒外出砍伐林木,在城外增造防御,我本打算偷袭那些伐木的秦卒,奈何有秦军的弓弩手在旁警戒,我不敢妄动。……阿仲,你说秦军是不是打算在这里与我军决战?”

    “说不准。”

    蒙仲微微摇了摇头。

    他亦觉得,秦军暂不向西突围的原因,很有可能与蒙虎、华虎、穆武那三支骑兵有关。

    但仔细想想,只要秦军抱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其实也不至于会被区区千名骑兵牵制——大不了在突围期间被骑兵射死个几千人,这个损失到顶了,不可能会更多,除非秦军中途溃散。

    明明可以将大部分军卒撤至伊水,但却没有这么做,这就很奇怪,仿佛秦军真的决定在这里与他魏军决战。

    问题是,秦军何来的自信?

    『……还是说,那个姓白的准备据守惮狐、阳人二城,诱我军攻城?』

    想来想去,蒙仲还是觉得还是这个猜测可能杏更大。

    “攻城……么。”

    望着远处的惮狐城,蒙仲喃喃自语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