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8章:逐渐形成的罗网【二合一】

    就当蒙虎率领三百余名骑兵前后覆灭一支秦军战车队与一支五百人的步卒时,华虎亦未闲着,他在第一晚对五万秦军的驻营发动了以骚扰为主的夜袭。

    不得不说,骑兵是很适合夜袭敌军的兵种,只要趁敌军不备时攻下营门,一拥而入,敌人的营寨基本上会被骑兵掀翻。

    然而华虎麾下的那三百余名骑兵,乃是刚刚从步卒转型为骑兵的魏武卒,他有什么把握完成这样搞难度的夜袭战术呢?

    当副将蔡成问起这个问题时,华虎详细地做出了解释:“我麾下的士卒虽然在骑兵方面算是新兵不假,但终归是魏武卒出身,不可将他们视为一般的新卒。再者,我观秦军并未建营,晚上只有些许巡逻的士卒,似这般,未必不能被我军偷袭得手。”

    蔡成仔细想了想,觉得华虎所说的颇有道理。

    无论是前一阵子夺取荥阳、宅阳、郑城、暘城,亦或是眼下攻打惮狐城,秦军都采取了“速攻”的战术,并未建造营寨,至于原因,显然是因为秦军没有这个时间——身背后就是蒙仲所率追击他们的魏军主力,白起哪有这个空闲按部就班地建造营寨?

    一旦被魏军逮住,他五万秦军再想脱身就难了!

    正因为如此,华虎尝试对五万秦军发动了夜袭,在蒙虎覆灭战车队的那一晚上,华虎率领三百余骑兵趁着夜色杀入了秦军的驻地——说是驻地,但实则就是五万秦军士卒围着一堆堆篝火入睡的地点而已,既无营寨,也无鹿角、拒马等防御设施,最多就是有一队队巡逻的卫士。

    但那些负责巡逻的卫士,哪有骑兵的机动力强?纵使那些巡逻卫士发现了这支魏军骑兵,在夜间敲响了代表警讯的铜钲,华虎与他麾下的三百余骑兵,亦有足够的时间能在那些秦卒尚未完全清醒前,在驻地内狠狠捣乱一番,然后在成千上万秦卒那咬牙切齿的目光下扬长而去。

    不过考虑到是初次夜袭,且对象还是有整整五万之众的秦军,华虎的这次夜袭,与其说是为了给秦军制造麻烦,还不是说是在练兵,磨砺麾下魏卒的胆量,以及他们彼此的契合与默契。

    总而言之跟蒙虎那边差不多,也是一场教学战。

    次日清晨,即蒙虎那队骑兵出发搜寻那支五百人的秦军步卒时,秦将季泓将昨晚遭到另外一支魏军骑兵夜袭的事告诉了白起,同时也告诉了后者具体的伤亡情况。

    伤亡人数不多,充其量就只有五百人左右罢了,且其中有蛹三成还是因为彼此间误伤所致,这个数目对于一支有五万人的秦军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但是白起的面色却颇为凝重。

    他皱着眉头问季泓道:“这么说,魏军的骑兵其实有两支?”

    “是的。”季泓点点头说道:“不过人数都不多,都只有三百余人的样子。”

    “知道这两支魏军骑兵的将领是何人么?”

    “不清楚。”

    “……”白起再次皱了皱眉。

    在带兵打仗方面,他很信奉「知己知彼、百战不怠」这句兵家名言,当日之所以能够击破魏国名将公孙喜的大军,也正是因为白起事先调查清楚了自己的对手,随后通过对魏军、对韩军的观察,洞悉到了这两国联军其实貌合神离,继而他这才施行夜袭的计划。

    然而这场仗打到现如今,他忽然发现自己对魏军越来越不了解。

    首先,一个姓蒙的魏军师帅取代公孙喜指挥着残存的魏军,此人的战术能力丝毫不在他之下,率领残存的魏军对他秦军四面封堵,以至于他麾下这支曾在前一阵子,于一夜之间击破魏韩二十余万联军的得胜之师,竟然被那支吃过败仗的魏军穷追猛打,狼狈地仿佛丧家之犬。

    其次,从未听说魏国训练过什么骑兵,可莫名其妙地魏军当中就出现了骑兵,且这些骑兵看起来还很棘手的样子。

    什么?

    白起如何晓得那些魏军骑兵棘手?

    虽然蒙虎那边尚未传来消息,但华虎昨晚可是确确实实地偷袭了他五万秦军啊!

    区区一支三百余人的骑兵,夜袭他五万秦军的驻营,在短时间内造成五百名秦卒的伤亡后立刻撤退,在无数秦军士卒面前扬长而去,以至于他麾下的士卒未曾给对方造成什么有效的伤亡——似这种知进退、不贪功,有勇气凭三百余人夜袭五万敌军的骑兵,一场夜袭就足以看出对方的棘手程度,难道非要等对方第二次、第三次袭击他们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的难缠?

    『据季泓所言,昨晚夜袭我军的那支魏军骑兵,偷袭前后用时不过一刻辰……这是在练兵啊。有了这次成功的经验,这支骑兵下次的夜袭难免会更具杀伤力,不妙,不妙……』

    伸手揉了揉鼻梁上方的眉骨,白起沉声对季泓说道:“那两支魏军骑兵的事,暂且先放一放,叫诸将加紧对惮狐城的进攻,尽快打下这座城池。……军中的粮食,所剩无几了。”

    听闻此言,季泓面色一正,当即抱拳应道:“喏!”

    当日,即五月初八,白起再次下令进攻惮狐城。

    让他稍稍宽心的是,在他五万秦军不遗余力的进攻下,眼前那座惮狐城已堪堪将破,这让白起暗自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此时,蒙虎再次率领骑兵出现在了秦军的侧翼,如同昨日那般窥视着秦军对惮狐城的进攻。

    “是昨晚夜袭我军驻地的那支魏军骑兵么?”

    注意到那支骑兵后,白起皱着眉头与季泓交流道。

    说话时,他心中稍稍有些惊讶,惊讶于(华虎)那支魏军骑兵的好精力。

    原因很简单,因为昨晚(华虎)那支魏军骑兵在成功偷袭了秦军后,效仿蒙仲当年在赵国时对王师所做的那般,对秦军展开了“疲兵之计”,即半夜时不时地在秦军驻地四周大喊,以此惊吓秦军,让许多秦军士卒大半宿都没有睡好。

    但同样的,华虎这帮人也牺牲了自己的睡眠时间,因此白起本来觉得,这支骑兵此刻应该正躲在什么地方呼呼大睡才对,没想到居然又出现在他秦军面前。

    “似乎……并非昨晚夜袭我军的那支骑兵……”

    而出乎意料的是,季泓眯着眼睛看了半响,不甚自信地说道:“这支魏军……气势更强。”

    『气势……么?』

    听闻此言,白起亦眯着眼睛仔细观察远处的那支魏军骑兵。

    他知道目前有两支各三百余人的魏军骑兵他在大军四周游荡,且由于这两者支魏骑并无更详细的旗帜区分,以至于很难分别究竟是哪支,但其实通过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几分区别。

    昨日白昼里在旁窥视他秦军的那支魏骑——即蒙虎率领的那支,在白起看来军中士卒的纪律较为散漫,纵使在一旁对他秦军虎视眈眈的同时,亦有士卒私底下交流说笑,可见统率这支骑兵的将领在这方面并不严格约束士卒们。

    而昨晚夜袭他们的那支魏骑——即华虎率领的那支,在夜袭他秦军的期间,其士卒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一击得手立刻撤退,这在白起看来,显然统率这支魏骑的将领对士卒较为严格。

    而此刻伫马在远处窥视他们的那支魏骑,隐约能听到他们的低声对话,可见是昨日白昼间的那支……

    想到这里,白起的面色当即沉了下来。

    要知道,他昨日可是派了一百辆战车、五百名步卒去追击这支魏骑,而如今这支骑兵堂而皇之地再次出现在他们秦军面前,那么试问,他派出去的士卒呢?为何至今为止没有任何音讯?

    『难道……』

    深深看了一眼远处的魏军骑兵,白起心中闪过一个让他倍感诧异的猜测。

    当日,由于惮狐城内韩国军民的拼死抵挡,秦军最终仍没能攻陷这座城池,这让白起感到有些着急。

    他对季泓说道:“昨日派出去的战车队与五百名士卒,至今没有任何音讯,我怀疑已被那些魏军骑兵尽数杀死……”

    听到这话,季泓感到很不可思议。

    毕竟在他的认知中,骑兵是很弱的,别说三百余骑兵,就算是那两支魏军骑兵加上一块,以接近七百骑的数量,也未必能轻松击溃一支百辆战车的战车队,更别说还有五百名步卒。

    但他亦不可否认,那支战车队与五百名步卒至今没有任何音讯,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此时,白起又对季泓说道:“我怀疑今晚那两支魏军的骑兵会再次来夜袭我军,你派人埋伏在外,若其果真敢来偷袭,便里应外合将其包围,一举击杀!”

    “喏!”

    季泓抱抱拳,当即安排晚上伏击那两支魏军骑兵。

    不得不说,白起也是小瞧了蒙虎与华虎二人,不可否认,蒙虎是个莽夫,而华虎是个熟读兵法的莽夫,这两人的杏格都喜欢以最简单的方式,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毫无谋略,尤其是在偷袭与反偷袭方面,毕竟他们跟了蒙仲许多年,好歹也懂得一些“虚虚实实”的道理。

    就像蒙仲的偷袭,他习惯在敌军放松戒备的情况下展开偷袭,哪怕展开偷袭的时候已是黎明,天边已经绽放第一丝曙光的时候——蒙仲选择的时机,比较侧重于人杏的弱点,而并非寻常夜间,这意味着蒙仲在一次成功偷袭的前后,需要多次的佯攻来做铺垫,以此麻痹敌军,但相对地,成功率也会上升许多。

    蒙虎与华虎久在蒙仲身边,自然而然也难免受到后者的影响,不至于贸然就展开偷袭——尤其是华虎,他在昨晚已经得手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连续夜袭的,白起想要伏击华虎?先挨过华虎最起码四五次的夜间骚扰再说吧。

    这不,苦等一宿,蒙虎与华虎二人所率领的骑兵,谁也没有对秦军发动偷袭。

    不过,就当蒙虎军的骑兵在远处的树林里呼呼大睡时,华虎军倒是对秦军施行了疲兵之计,只骚扰、不偷袭,弄个白起还以为对方看穿了他的计策,以至于不禁有些恍惚:怎么随便冒出个人就看穿了我的计策呢?

    但事实上,华虎根本不知白起已设下了埋伏,他本来就不准备再次夜袭秦军。

    次日,即五月初九,伏击魏军骑兵失败的白起,再次下令进攻惮狐城,由于接连几日的守城使惮狐城牺牲了太多的军民,因此在晌午前后时,这座城池最终还是难免被秦军攻破。

    为了攻陷这座城池而付出了五千多人伤亡的秦军士卒们,如潮水般涌入城内,在城内肆意屠杀、抢掠。

    对此,闻讯而来的蒙虎与华虎二人毫无办法,只能在城外眼睁睁地那座陷入恐慌与尖叫的城池,最多再鄙夷地骂上一句:秦军真不是东西!

    惮狐城的攻陷,让白起大大松了口气,他倒不是忌惮城外那两支魏军骑兵——的确,那两支魏军骑兵确实很难缠,但还不至于让统领五万秦军的白起感到畏惧,白起最最在意的,还是那个姓蒙的家伙所率领的六万魏军主力。

    白起毫不怀疑,那两支骑兵早已派人将他秦军的动向,告诉了那个姓蒙的家伙——可能这会儿,那个姓蒙的家伙正率领魏军主力朝着这边急行军。

    在那家伙率领魏军主力抵达之前攻陷惮狐城,这多少使白起增添了几分底气,抵抗这支魏军主力的底气。

    “阿嚏!”

    与此同时,在通往阳城的途中,蒙仲不知为何打了个喷嚏。

    “阿兄,昨晚着凉了?”

    驾驭战车的族弟蒙傲带着几分笑容问道。

    “大概吧……”

    蒙仲随口应了一声,目光直视着阳城方向,似乎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还在思考着秦军的动向。

    三日前,在直奔阳城的途中,蒙虎、华虎二人便前后派人向蒙仲送出了秦军的消息,表示秦军或在阳城。

    但由于当时蒙虎与华虎二人并未确认秦军的行踪,蒙仲亦没敢轻举妄动,免得白起故技重施,调他离开新郑而趁机偷袭这座韩国的王都。

    直到两日前,蒙虎、华虎二人又送来消息,确切证实秦军在攻陷阳城后已立刻渡过颍水,蒙仲这才下令向阳城进发。

    不得不说,纵使蒙仲也没想到,那个姓白的家伙居然会带着五万秦军渡过颍水,这让他感到很糟糕。

    在他六万魏军的追击下,那五万秦军窜入韩国境内,烧伤抢掠摧毁了好几座城池与不计其数的农田,最后还拍拍屁股成功跑路了,纵使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人为此事责怪他,蒙仲亦感觉有些羞愧。

    他对韩人很有好感,毕竟韩人非但无偿赠予粮草、弩具、箭矢,而且在听说他魏军将所有的战马都收集起来组建战车后,还赠送了他魏军三百匹战马,使得蒙仲、窦兴、魏青等魏军当中的将领们,眼下还能用战车代步,而不至于像一般步卒那样,只能凭借自己一双腿往阳城赶路。

    当然蒙仲也清楚,韩人之所以这般慷慨的原因,只是希望他魏军能尽快击败秦军,但即便如此,蒙仲还是很承韩人的情——主要是韩王韩咎、韩相公仲珉,以及在这件事中出力最大的公仲侈。

    又过一日,即五月初九,蒙仲率领魏军主力抵达了阳城。

    在此前后,他陆续收到了蒙虎、华虎、穆武三人送来的消息,这个消息是由三人麾下的骑兵送来的,每人派了两名骑兵,总共六人。

    先说穆武,他派来的骑兵告诉蒙仲,他们在禹县、阳翟一带并未发现任何秦军的踪迹。

    并且穆武还叫那两名骑兵转告蒙仲:“……在送出这个消息时,穆旅帅已率领骑兵直奔西边的惮狐城。”

    “唔。”

    蒙仲点点头,毕竟在蒙虎、华虎、穆武三人当中,他最放心的就是穆武,虽然这小子平日里有点闷骚,但不可否认,这家伙其实很狡猾的。

    在一干同伴当中,论单独领兵在外,除了乐毅、蒙遂、武婴三人,蒙仲最放心的就是穆武。

    相比之下,蒙虎与华虎还是较为冲动。

    “你们旅帅还有什么话要你传达么?”蒙仲最后问那两名骑兵道。

    只见那两名骑兵对视一眼,忍着笑说道:“其实还有一句……即,蒙虎与华虎是两个混蛋!……咱旅帅是这么说的。”

    蒙仲愣了愣,旋即顿时明白过来:肯定是穆武被蒙虎、华虎二人给坑了。

    “唔……”他故作沉吟地说道:“回去告诉你们旅帅,就说,你是头一日认识那俩人么吧。”

    “喏!”那两名骑兵忍着笑告辞了。

    随后没多久,蒙仲又见了蒙虎与华虎二人派来的骑兵,这两人派来的骑兵,几乎是同时抵达的,因此蒙仲索杏同时召见了这两队信使。

    值得一提的是,蒙虎、华虎派来的各两名骑兵,他们传达的消息亦颇为一致,总结下来即一句话:他们在惮狐城一带发现了秦军主力的踪迹,并尝试以这股秦军训练麾下的骑兵。

    唯一的不同,即华虎派来的骑兵,比蒙虎派来的骑兵多汇报了一件事,即华虎已派人前往新城一带,叫韩军事先驻军于伊水河畔,防止那五万秦军越过伊水逃离。

    这个消息,听得蒙仲暗暗点头,心说华虎不愧是他庄子一门的师弟,即便是个莽夫,那也是熟读兵法、知晓谋略的莽夫,跟蒙虎那个彻头彻尾的莽夫确实有所区别。

    这不,蒙虎考虑问题就没有这么周到。

    在遣退那四名骑兵后,蒙仲仔细思考着当下的局势。

    『……算算日子,若不出意外,暴鸢此刻应该已经拿下新城了……唔,就怕他这会儿正在率军攻打宜阳,伊水、新城那边驻军不多,无法阻挡那股秦军……』

    想到这里,蒙仲认为还是要加紧赶路。

    因此他传下命令,令麾下诸魏军立刻折道往西,沿着颍水逆流而上,前往一座位于颍水北岸的,叫做「负黍(shǔ)」的城邑。

    据蒙仲所知,前几日待阳城被秦军攻破后,大批守城的韩卒与城内的韩人皆逃亡到了西边的负黍城,既然他已决定在惮狐、阳人一带追歼秦军主力,那么负黍城自然最适合作为他魏军的后方,无论是为了确保粮道,还是考虑到负黍一带的城邑尚有一些粮草,可以供应给他魏军。

    是的,蒙仲此刻已经在考虑与秦军打持久战的问题,毕竟他也不至于盲目乐观地认为,能在短短几日内就可以击破那支五万人的秦军。

    同日,暴鸢已收到了华虎派人送递的消息。

    正如蒙仲所猜测的那般,由于白起率领的秦军主力被魏军死死拖住,秦军方面当时就只剩下秦将向寿的寥寥四万军队守着主营、新城两地,而暴鸢这边呢,却仍有七万余韩卒。

    这快接近两倍的兵力了,试问向寿如何守得住他那座秦军主营?

    当然,事实上就算守得住,向寿也不敢守,因为他担心暴鸢绕过他主营偷袭新城,因此,当暴鸢率领七万余韩卒、近万东周军队进攻秦军的主营时,向寿稍作抵挡便放弃了这座主营,趁机韩军士卒哄抢营内粮草的工夫,火速后撤。

    然而在他撤兵的时候,问题就来了:往哪撤?新城?还是宜阳?

    新城在秦军主营的南边,在伊水的西岸,而宜阳在秦军主营的西侧,在雒水的北岸,两地相距一百二十余里,而向寿麾下却只有四万军队,根本无法做到兼顾。

    倘若是白起的话,此刻想必会明智地放弃宜阳,将四万军队退到新城,然后再伺机反制韩军,趁暴鸢越过新城攻打宜阳之际,趁机袭击其后方——总之,先要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考虑战胜敌军。

    而向寿,最终却选择了分兵驻守,将麾下四万军队一分为二,分别驻守新城与宜阳。

    平心而论,这是最愚蠢的策略,就连向寿自己也明白。

    因为这意味着在七万韩军攻打新城的时候,新城其实就只有两万秦军在防守——退守宜阳的两万军队,根本无法支援一百二十余里外的新城。

    从战略上说,这是白白分散了己方的力量,正因为如此,兵法才有「不可拘泥于一城一地之得失」的训诫。

    但向寿办不到,他无法弃舍任何一座城池,毕竟新城与宜阳,无论是对秦国还是对韩国,皆意义重大。

    而这样做的结果,自然难免遭到失败。

    “分兵同时退守新城、宜阳两地?哈哈,对面肯定是向寿!”

    得知秦军撤退的路线后,暴鸢哈哈大笑,当即下令麾下士卒用从秦营缴获的粮草饱食一顿,然后立刻猛攻新城。

    不过短短三日,新城便被暴鸢攻破,守城的秦军兵卒仓皇逃往宜阳。

    攻下新城后,暴鸢留下一万韩军驻守新城,率领其余近六万韩军与数千东周军队直奔宜阳,对宜阳展开了猛攻。

    然而截止到五月初九时,暴鸢却忽然得到了从新城送来的消息,据说是有几个魏国骑兵送消息到新城,言那支秦军主力,在魏军主力的追击下逃窜到了惮狐、阳人一带,或许试图向伊水突围。

    得知这个消息后,暴鸢二话不说提兵回伊水,准备截住这支秦军,与魏军主力一同对这支秦军展开前后夹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