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1章:新郑的反应【二合一】

    郑城,顾名思义即郑国的都城。

    追溯历史,韩国境内其实有两座郑城,其中一座在宅阳的东侧约五十里处,是郑国早期的都城,而另外一座则在宅阳东南方向约百余里处,曾经乃是「古郐国」的都城,后来被郑国所灭,迁都至此,号曰「新郑」。

    待韩国攻亡郑国后,便将国都从「阳翟」迁至「新郑」,至此新郑便成为了韩国的国都。

    四月二十六日,一队士卒驾驭着战车快速驶入新郑,将荥阳、宅阳两地相继沦陷的消息,禀告韩国的国相「公仲珉」。

    公仲,乃是「姬姓韩氏」的一个分支姓氏,即韩国的公室氏姓。

    巳时前后,当韩国国相公仲珉正在自家府上书房内批示政令时,便有卫士急匆匆地入内禀报。

    “相国,有宅阳的士卒赶来禀报,言荥阳、宅阳两城被秦军占据。”

    “……”

    年近五旬的公仲珉闻言愣了一下,停止手中的书写,抬头看着来人,颇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荥阳?宅阳?”

    说罢,他的面色微微有些改变,心中暗呼道:莫非暴鸢已经战败?

    可转念一想,他又感觉有点不对劲,要知道前几日,他便已收到了暴鸢派人送来的消息。

    在这份书信中,暴鸢告诉公仲珉一桩大事,即伊阙山一役魏军惨败,其主帅公孙喜被秦军杀害这件事。

    但同时,暴鸢也在信中反复强调,虽然魏军遭到重创,但重创后的魏军反而变得更具战斗力,目前正与他一同展开反击,并且暴鸢还在信中提及,他正准备按照魏军给予建议,趁秦军主力被魏军拖住,趁机前往收复新城与宜阳。

    简单地说,在暴鸢的那份书信后,魏韩联军的优势还是很大的,又怎么可能在短短几日内被秦军击溃呢?

    不过考虑到魏将公孙喜曾在一夜之间被秦军杀溃十几万人,韩相公仲珉心中亦难免有些忐忑。

    然而这份忐忑,只是基于他作为韩国的重臣,事实上他并不担心秦国攻亡韩国,因为他与秦国私交很不错。

    当年「宜阳之战」,秦将「甘茂」奉秦武王之命,率军攻打韩国的宜阳,韩国虽有十几万的军队,但自忖仍并非韩国敌手,一方面派大将「公叔婴」驰援宜阳,一方面派人向楚国求援。

    自楚怀王客死秦国之后,楚国便与秦国成为了世仇,只要是牵扯到秦国的事,楚国十有八九会干预,这不,楚国立刻就派将领「景翠」率十万军队救援韩国。

    在这场战役中,秦将甘茂围攻宜阳长达五个月之久,秦国国内上下无不对这场仗失去希望,但唯独秦将甘茂没有失望,他写了一封信给秦武王,秦武王这才想起甘茂出征前曾与他做出约定,即。

    原来,宜阳乃是韩国的重城,甘茂早就猜到攻打这座城池不会顺利,说不定要打上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而在他朝中与向寿、嬴疾等人关系恶劣,他担心自己率军出征后,嬴疾、向寿等人会在秦王面前诋毁他,因此他在出征前,亲自请见秦武王,与后者做出约定,希望秦武王全力支持他进攻宜阳,如若不能取胜,则他甘茂自愿临死。

    秦武王与甘茂关系亲近,欣然同意,这便是“息壤之盟”。

    而事实正如甘茂所预料的那般,当他围攻宜阳长达五月之久时,秦国国内果然出现了非议,以嬴疾为首的秦国朝臣在秦武王面前诋毁甘茂,指责甘茂进攻宜阳不利,再打下去也只是伤军伤财,说得秦武王亦有些犹豫不决。

    而就在这时,甘茂写了一封信给秦武王,上书“息壤在彼”四个字,以此提醒秦武王当初的约定。

    秦武王幡然醒悟,当即按照约定,派将领「乌获」率六万精锐相助甘茂,使甘茂最终一举攻下宜阳,攻下了这座无论是对秦国、还是对中迎诸国都意义重大的城池——正是在宜阳失守之后,韩国退守伊水,全力建造新城,试图用新城来代替宜阳行使战略上的作用。

    韩国战败之后,公仲珉立刻亲自跑到秦国,向秦国求和。

    由于宜阳之战时,楚国将领景翠趁秦韩两军展开恶战时,趁机攻击秦军,秦国亦是元气大伤,又因此恼恨楚国,便同意了韩国的求和,转而针对楚国,这使得韩国得到了一些喘息的机会,加紧时间在伊水建造新城。

    而在前往秦国求和的期间,公仲珉不惜花费巨资结识了向寿、魏冉、嬴疾等秦国的臣子,亦借机示好秦武王,哪怕后来秦武王不幸过世,其弟嬴稷继位秦王,公仲珉亦不忘派人贡献财礼结交秦王嬴稷、宣太后、魏冉、向寿等人,总的来说,他在秦国还是颇有人缘的。

    所以在前几年,在秦将向寿坐镇宜阳之后,公仲珉派族弟公仲侈前往游说前者,希望向寿履行甘茂曾经许下的承诺,使宜阳的百姓回归韩国,并归还武遂——即上党(郡)临汾西南的武遂。

    因为向寿乃楚国出身,他与楚国的关系很好,自然希望秦楚两国联合起来对付其他诸侯国。

    于是当时公仲侈便对向寿说,如果秦楚两国联合起来进攻韩国,韩国必定灭亡,而到时候公仲珉收拾一下,仍可前往秦国侍奉秦王,以此劝说向寿莫要逼迫太甚,向寿听罢赶紧解释,他主张秦楚联合绝非是针对韩国。

    由此可见,韩相公仲珉在秦国的人缘确实不低,纵使韩国覆亡,他照样也可以改换门庭在秦国立足,毕竟改换门庭这种事,在战国年间极为常见,世人早已习以为常。

    但在韩国尚未覆亡的情况下,公仲珉自然还是要竭尽全力为国家、为君主谋取利益,这是作为臣子的操守。

    在沉思了片刻后,公仲珉率先前往王宫,请见韩王韩咎,向后者禀告荥阳、宅阳两地被秦军攻占这件事。

    果不其然,韩王咎在得知此事后亦是面色大变,惊呼道:“莫非暴鸢已败?”

    见此,公仲珉立刻将他所了解的情况告诉韩王咎,这才使这位君王稍稍心安:“这么说,暴鸢并未战败,而是与魏军达成了协议,趁机进攻新城与宜阳去了?……换而言之,是魏军拖延秦军不利,使这支秦军跑到了我韩国境内?”

    “正是!”公仲珉点了点头。

    韩王咎闻言沉思了片刻,旋即沉声说道:“立刻派人通知暴鸢,叫他安心攻打新城与宜阳,务必要收复这两座城池!”

    听了这话,公仲珉颇有些意外,抬头看了一眼韩王咎,试探道:“大王的意思是,由我郑城组织军队阻挡这支秦军么?”

    韩王咎重重点了点头,颇感惆怅地说道:“父王过世之前,曾对寡人说过一席话,他生平最遗憾的一件事,即眼睁睁看着宜阳被秦国所夺。秦国占据宜阳之后,千里三川(郡)皆为秦国所有,国力日益增强……今暴鸢有机会收复宜阳,寡人又岂能拖他后退?告诉暴鸢,纵使秦军杀到新郑,他亦不许从新城、宜阳两地退兵!”

    “老臣谨遵王令。”

    公仲珉闻言拱手拜了拜,旋即又试探着道:“但若要再组织军队阻挡这支秦军,老臣认为,应当委任一名能够胜任的人才。”

    “哦?”韩王咎闻言欣喜问道:“相国有何推荐的人才么?”

    “老臣推荐我的族弟,公仲侈。”公仲珉正色说道。

    “公仲侈……”

    韩王咎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年仅三十岁不到的他,负背双手在宫殿内徐徐踱步,似乎是对公仲侈这个名字颇为忌讳。

    见此,公仲珉连忙又劝说道:“大王,我弟侈的才能,十倍胜过老臣,先王在世之时,最为倚重的莫过于公叔婴与公仲侈……”

    “……”

    韩王咎瞥了一眼公仲珉,没有说话。

    或许有人会感到奇怪,韩王咎既然重用公仲珉为国相,但为何对公仲珉的族弟公仲侈却这般讳莫如深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

    因为当年老韩王过世前,鉴于太子婴早早病故,他准备在二儿子韩咎与三儿子「公子虮虱」之间选一人继承王位,而当时公叔婴支持韩咎,而公仲侈则支持公子虮虱。

    最终,公叔婴凭借势力与手段,击败公仲侈,拥立韩咎为韩王,而韩咎在继位之后,亦立刻任命公叔婴为国相。

    后来待公叔婴过世,韩咎才任命公仲珉为国相,至于才能尚于公仲珉之上的公仲侈,则逐渐被韩王咎所淡忘。

    可能是察觉到了韩王咎的为难,公仲珉试探着说道:“大王,不如这样,先不册封公仲侈的官职,让他以老臣门客的身份带兵阻挡秦军,若战败则重罚,若战胜秦军,再做奖赏?”

    韩王咎沉思了片刻,终于点点头说道:“好吧,就按照老相国的意思。”

    “多谢大王!”

    公仲珉面露喜色,告辞离去。

    回到自己府邸后,公仲珉立刻唤来卫士,吩咐道:“替我把公仲侈找来。”

    卫士依令而去,大概一个时辰后,便将公仲侈带到了府内。

    由于已多年不在朝中任职,公仲侈并不清楚国内的事务,见族兄公仲珉派人传唤自己,还以为是一起吃酒,在见到兄长后,便笑呵呵地说道:“族兄今日叫我来,莫非是一同吃酒么?”

    见此,公仲珉立刻板起脸说道:“正经些,今日是为国事传唤于你。”

    公仲侈愣了愣,旋即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不以为然起来,因为他很看不起如今的韩王韩咎,在他看来,韩咎的才能远远不如「公子虮虱」,之所以能继承韩王之位,只因为公叔婴与韩咎趁「公子虮虱」在楚国作为质子时,耍弄手段,令后者无法回到韩国。

    正是这份芥蒂,使得公仲侈亦不愿为韩王咎效力,宁可闲置在家中,无所事事。

    “先听我把话说完!”

    见族弟满脸不以为然,公仲珉正色说道:“此乃我韩国兴旺衰败的关键时候……”说着,他便将「伊阙之战」目前的战况以及秦军偷袭荥阳、宅阳两地的事通通告诉了公仲侈,只听得后者颇感诧异。

    “魏国的犀武,死了?”公仲侈简直难以相信。

    要知道,魏国的犀武公孙喜,虽然在带兵打仗方面不如齐国名将田章,但再怎么说也是“名将”级别魏国宿将,公仲侈实在难以想象会死在这场战争中。

    忽然,他心中一愣,惊讶问道:“犀武既死,然而魏军却还未崩溃?如今的魏军由何人执掌?”

    公仲珉解释道:“据暴鸢在信中所言,对外宣称是公孙喜的副将公孙竖掌兵,但实则是由一名叫做蒙仲的年轻人率军……正式此人扳回劣势。”

    “年轻人?”

    “对!尚未弱冠。”

    “有意思……”公仲侈捋着胡须,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笑着说道:“可别告诉我,秦军是被这位年轻的魏将逼得逃入我韩国境内?”

    “具体情况暂不得而知。”公仲珉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不管魏军那边是何应对,我新郑这边必须做到应战秦军的准备。……我在大王面前推荐了你,让你暂时以我的门客身份执掌军队,若此战取得战功,则再做赏赐。”

    “嘿。”公仲侈轻笑一声,显得不以为然。

    见此,公仲珉皱了皱眉,沉声说道:“侈!为兄知道你至今仍心系公子虮虱,但你要知道木已成舟,纵使你不愿承认,亦只能接受那位才是我韩国如今的君主……”说到这里,他见公仲侈仍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便转换口风又劝道:“纵使你无法接受新的君主,想想老君主,先王对你可是不薄啊!”

    他所指的,便是韩王咎的父亲,韩襄王韩仓。

    “……”

    听了公仲珉的话,公仲侈陷入了沉思。

    的确,韩襄王确实对他不薄。

    良久,他点点头说道:“好!我愿意以你门客的身份,率领军队阻挡秦军,但事后的什么功劳赏赐,那就不必了。……我终身不会为韩咎所用!”

    “你……”

    公仲珉气恼地看向公仲侈,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劝说道:“你先莫要说这些,考虑击退秦军才是正事。”

    这次公仲侈倒是没有顶嘴,拱拱手说道:“我会竭尽所能!”

    公仲珉点点头,当即吩咐府上下人准备酒菜,招待这位族弟,同时又派人集结军队。

    待等到当晚的时候,便又有两拨士卒接连送来消息,前者说魏军前后收服了荥阳与宅阳两座城池,而后者则说郑城已被秦军攻陷。

    这……什么情况?

    “有意思了。”

    在前来报讯的士卒退下之后,公仲侈笑着对公仲珉说道:“魏军在短短一日内接连收复两座城池,纵使是吴起复生也办不到,想必是秦军主动退让……哈哈,居然被我猜中,这股秦军,还真是被魏军逼得逃到了我韩国境内,竟不敢与魏军正面交锋!”

    “有什么好笑的?”

    见眼前这位族弟脸上挂着笑容,公仲珉皱着眉头说道:“据消息称,秦军在攻占荥阳、宅阳两城后,在城内大肆屠杀平民,抢掠粮食,又放火烧城,试图焚毁城内的建筑,两座城池几乎被其摧毁殆尽……想必郑城亦是如此。……你还笑得出来?”

    听到这话,公仲侈亦觉得此刻发笑有些不妥,当即收敛了笑容,在咳嗽一声后正色说道:“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朗了,正如暴鸢所言,这股魏军败而不溃,反而愈发强盛,纵使是秦军与其正面交锋亦讨不到什么便宜,是故折道攻入我韩国腹地,试图削弱我国国力……只要我方速速发兵截住秦军,待那股魏军杀到,秦军必然溃败。”

    说罢,他询问公仲珉道:“我几时可以率军出征?”

    “这……”

    公仲珉闻言解释道:“时间仓促,来不及调集各城的驻军,唯有郑城这边尚有一军兵力,但却不能全数交给你,只能给你……三千士卒。”

    『三千士卒能顶什么用?』

    公仲侈皱了皱眉。

    可能是猜到了这位族弟的心思,公仲珉苦笑着说道:“一日之间,哪里来得及征调许多兵卒?不若稍等几日,至少可以征调一军兵力予你。”

    “几日?那太久了。”公仲侈摇摇头说道:“这股秦军的目的很明确,杀人、烧城、毁田,纯粹就是为了削弱我国的国力,再等几日,不知有多少韩人被其所杀,多少农田被其摧毁。……三千就三千,你尽快交割给我,我明日便带着他们启程前往阻击秦军。”

    “仅凭三千人?”公仲珉惊诧说道:“据消息称,这股秦军的兵力不下五万……”

    “我会沿途吸收宜阳、荥阳、郑城的溃军败卒,更何况我并非要与秦军正面交锋,我只要挡住他们,让那支魏军能及时追赶上秦军即可……对了,这支魏军既然在伊阙山被秦军偷袭至大败,想必粮草紧缺,兄长最好尽快筹备一批粮草,若是这支魏军因粮草耗尽而崩溃,那就大事不妙了……”

    “我晓得。”

    公仲珉点了点头。

    次日,即四月二十七日,公仲侈率领三千韩军,径直前往郑城方向,期间在半途,即郑城与新城之间的中途要道,他命士卒建造营寨关隘,试图在这里阻挡秦军。

    又过一日,就在公仲侈麾下士卒加紧建造营寨关隘的时候,秦军突然出现在北侧。

    当时得到消息后,公仲侈登高眺望远处的秦军,只见那股秦军接天连地,数量极为恐怖,以至于他麾下的韩卒们在瞧见秦军的规模后,无不吓得面色发白。

    想想也是,凭他们区区三千人,如何挡得住对方动辄几万的秦军?

    见此,公仲侈立刻安抚士卒道:“魏军的援兵距此地最多一日路程,只要我军能坚守至明日,待魏军赶到,秦军必然溃败!”

    在他的安抚下,三千名韩卒这才稍稍镇定下来。

    而与此同时,秦军主帅白起亦出现了阵列前,远远窥视着公仲侈麾下军队建造的营寨阻碍。

    『这股韩军……看来是新郑那边的,数量……最多五千人……唔……』

    他皱着眉头沉思着。

    从旁,有秦将孟轶、童阳二人说道:“白帅,若允许在下率军进攻,必定能攻破这座营寨。”

    必定能攻破这座营寨?

    这不是必然的么?

    白起没有说话。

    平心而论,他根本不在乎面前那最多只有五千人的韩国阻兵,他在意的身背后的魏军,那个烦人的、姓蒙的家伙所率领的五六万魏军。

    前一阵子的战例已经很明白了,那个姓蒙的家伙非常擅长抓住敌军的破绽继而反制对方,因此白起很担心自己在攻打眼前那座韩营的期间,被魏军从背后、从侧翼趁机偷袭——那才是灭顶之灾。

    “魏军距离我军还有多远?”他问大将季泓道。

    “不清楚。……不过刚刚有斥候来报,魏军在扑灭宅阳的火势后,并未朝着郑城而去。”季泓解释道。

    『……那就是直奔新郑而来咯?呵,是想截住我军么?照这么估算的话,看来最多到今晚夜里,魏军就能抵达此地……』

    想到这里,白起挥了挥手,果断下令道:“撤兵,咱们回荥阳。”

    “荥阳?”季泓愣了愣,旋即立刻就明白过来,脸上露出了几许古怪的表情。

    于是乎,五万余秦军只是在公仲侈面前露了个面,便立刻撤退,连公仲侈都为此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而正如白起所预料的那般,当晚入夜后,蒙仲便率领五六万魏军抵达此地。

    不得不说,倘若秦军那会儿没有立即撤离,而是选择进攻公仲侈的营寨,那么就极有可能被魏军撞到,继而提前展开与魏军的决战。

    而这,是白起所不希望的。

    他认为,暂时还不是与魏军一决胜负的时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