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8章:入夜【二合一】

    当晚,戌时前后,窦兴、魏青、费恢等魏军的军司马们,陆陆续续从伊阙山上的山营中回到自己的驻地。

    在今日白昼间,待魏军在正午时分从秦营撤离后,蒙仲便召集了军中的这些位军司马。

    在会议中,蒙仲为战场上的事向这些位军司马道了歉,比如郑奭。

    郑奭当时提醒蒙仲的本意自然好的,但蒙仲为了使自己的策略能够顺利施行,当时只能选择隐瞒,却用不算客气的语气阻止郑奭继续谈论这件事。

    “当时在下实在不好提前透露,是故……多有得罪了,郑司马。”

    “哪里哪里。”

    面对蒙仲的道歉,郑奭连连摆手。

    不得不说,对于蒙仲今日的“鸣金撤兵”,此前郑奭的确有很大的不满与困惑,但直到他弄懂其中的奥妙后,他对蒙仲就非但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是佩服地五体投地。

    可不是嘛,今日“强大”的魏军却被“不堪一击”的秦军挡住了攻势,按理来说,他们这些军中将领的那个谎言——即「秦军不堪一击」的谎言难免会被魏卒所质疑,但就因为蒙仲那一番话,使得魏军上下皆将今日的失利归咎于己方的轻敌,军中士气依旧饱满,甚至于,又越来越多的魏卒开始坚信他们必定将取得胜利。

    似这种奇思妙想,着实折服了好些人。

    比如窦兴。

    今日在战场上,窦兴是最愤怒的那个,而在他弄懂蒙仲的用意后,这位骁勇的军司马笑地合不拢嘴,非要用酒水向蒙仲道歉。

    好吧,其实其他军司马都觉得窦兴是借机想要喝酒,不过谁也没有于意,包括蒙仲,毕竟按照目前的趋势,待明日他魏军再次进攻秦营时,十有八九就能一举攻破那座营寨,使他魏军能洗刷掉先前的耻辱。

    为了不扫诸将的兴致,蒙仲最终还是在山营与诸将喝了几碗酒,至于这些酒水,自然是从韩军那边得到的,韩军的主帅暴鸢,是个挺喜欢喝酒的人,如今这位带着几万韩军前往进攻秦军主营与新城,他营内所储藏的酒水,自然就便宜了魏军。

    “那小子,着实厉害……嗝。”

    在返回各自驻营的途中,窦兴与魏青、费恢二人结伴而行,在途中闲聊着有关于蒙仲的事。

    或多或少地,他们三人都知道公孙竖有意提携蒙仲出任河东守,接替公孙喜此前的职务,但在此之前,他们三人对此却不以为然。

    蒙仲那小小年纪,竟想成为他们河东军的主帅?

    若放眼以往,似窦兴、魏青等人恐怕会笑掉大牙,只不过考虑到此事是公孙竖的意思,且蒙仲虽然年纪但确实拯救了他们六七万伊阙山一带的魏军,因此窦兴、魏青等人都无颜反对,只能保持默认的态度。

    可默认,并不代表他们就支持。

    毕竟在他们看来,蒙仲是远远不及他们原本的主帅公孙喜的。

    但今日这件事,却让窦兴、魏青等人真正见识到了蒙仲在战场上的“狡智”,以及他那叫人不得不信服的用兵策略。

    “……当时我盘算过,倘若像郑司马所说的那般继续进攻,或有两成机会能攻破秦营,但我军的损失会非常大;倘若将希望寄托于明日,则有七八成胜算能击溃秦军,是故,我舍今日而求明日。……若主帅没有万全的把握,充其量只是叫麾下士卒前去白白送死,似这般毫无意义的战事,纵使最后侥幸打了胜仗,我认为亦不足以称之为胜利。”

    回想起蒙仲方才在军议中所提出的观点,窦兴等人一边谈论,一边赞赏着蒙仲的品德与为人。

    他们逐渐感觉,那位“蒙师帅”无论是品德、为人,还是在战场上的谋略,似乎比较他们原本的主帅公孙喜皆只高不低……

    当然,似这种想法,窦兴、魏青、费恢等人那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犀武就是犀武,那是谁也无法取代的!

    不过,让蒙仲出任他河东军的主帅,那也并非一件坏事就是了。

    “好了,就在此分别吧。”

    从伊阙山的北侧下了山,窦兴与魏青、费恢二人抱拳告别,毕竟后两人驻扎在山北的防线上,而窦兴则驻军在伊阙山的西北角,彼此并不同路。

    魏青笑着与窦兴抱拳告别,期间揶揄道:“今夜能安心入睡么?”

    据他所见,自正午从秦营撤兵返回后,窦兴就有些兴奋过头。

    当然,其实不只是窦兴,事实上魏军上下,都有些兴奋过头,因为这些人都坚信一件事,即明日定能击破秦军。

    “你说在我?哈哈!”

    被魏青揶揄了一句,窦兴哈哈大笑着说道:“必须得安心入睡,否则明日哪有精力击破秦军?好了,我走了。”

    在魏青、费恢二人的笑声中,窦兴与他的几名近卫找到了来时的战车,乘着战车徐徐离去。

    正如魏青所言,今日窦兴确实有些兴奋过头,因为他已确确实实地看到了击败秦军的希望,看到了为公孙喜报仇的希望。

    『再过几个时辰,那些秦人就将迎来他们的死期!』

    心中默想着,窦兴回到了自己的驻军营寨。

    转眼便到了亥时前后,就当伊阙山一带的六万余魏军士卒怀揣着「明日必定攻破秦军」这种强烈的念头安然入睡时,秦军主帅白起,则已命令麾下五万余秦军,悄然向西边撤离。

    魏军的大致部署,白起非常清楚:以伊阙山为中心,西北方向有窦兴驻守,北面是魏青与费恢二将,东北、即伊水一带,则是郑奭、蔡午二将,这三个魏军驻地彼此连成一线,确保了他秦军无法南下返回其主营。

    为了不惊动这三支魏军,秦军不惜绕了些路程稍稍朝北面迂回,更不敢用火把照明,五万余秦兵在漆黑的夜色下,悄悄朝着西边的雒水进发。

    至于那座营寨,白起亦不敢下令放火焚烧,免得被魏军得悉——其他人他不敢保证,但他印象中那个“魏军师帅”却是狡猾地很。

    然而遗憾的是,纵使白起已这般小心谨慎,但他麾下秦军的行动,还是被魏军的斥候发现了端倪。

    仔细想想倒也并不奇怪,毕竟那是整整五万秦军的夜间行动,纵使魏军对秦军今晚撤离一事毫无预测,但秦军在漆黑的夜里行军,又怎么可能不发出一点响动?——反之,只要发出一些响动,这就足以引起魏军斥候的警惕。

    拜前一次秦军夜袭所赐,魏军上下在夜里普遍都对秦军抱持相当高的警惕心。

    “司马、司马。”

    亥时三刻,就当窦兴躺在他驻营的草棚内,满怀期待地幻想明日他将如何击破对面的秦军时,便有麾下的士卒火急火燎地闯入了草棚。

    “司马,有我的斥候送回消息,说秦军正在大规模向西边行军。”

    “……”躺在草榻上的窦兴愣了一下,缓缓坐起了身形,此刻他的脸上满是迷惑之色。

    秦军大规模向西面行军?

    为何?

    难道是为了偷袭雒水一带的唐直、焦革二人?

    还是说,秦军是打算……撤离?

    『……不会真打算就此逃走吧?』

    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窦兴站起身来,皱着眉头在草棚内来回踱步,思索着秦军那番诡异举动的意图。

    『应该是想逃了……蒙师帅今日的那番举动,可能也被秦军看在眼里,秦人或也觉得他们明日或难守住营寨,是故趁夜逃离……哼!那些秦人,也就只有这种程度的胆量了。』

    暗自鄙夷了一番,窦兴当即唤来近卫沉声下令道:“立刻派人到山营将此事禀告蒙师帅,另外唤醒营内的士卒,告诉他们,我军将立刻出兵追击秦军……对了,再派人通知魏青、费恢二人,叫他们立刻派人前往秦营打探消息,看看那些秦军是否已弃营而逃。”

    说到这里,他眼眸中闪过几丝恨意,咬牙切齿地从牙齿缝间迸出一句话来:“事到如今,岂能容他们如此轻易地逃离?!”

    “喏!”几名近卫应命而退。

    随后,窦兴立刻点起营内的麾下军队,追赶秦军而去。

    大概是子时前后,魏青、费恢二人先收到了窦兴的消息。

    “秦军或欲在今夜逃窜?”

    当得知此事后,魏青与费恢二人面面相觑。

    不得不说,别说他俩没有想到,其实就连蒙仲也没想到秦军居然会如此果断地撤离,毕竟最近两日,白起麾下的秦军,有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正在准备与魏军一决胜负——谁会料到秦军突然间改变主意,准备撤兵离开?

    “难道是蒙师帅今日的那番举动,引起了秦军的警惕?”魏青私底下对费恢说道。

    费恢想了想,旋即皱着眉头说道:“倘若果真如此,那么,秦军的主将着实不可小觑。”

    的确,有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怠。

    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知晓进退的将领,不说他是否能屡屡击败他的对手,但至少他不会轻易被人击败。

    而这,就是一名将领最基本的素养。

    “派人去秦营瞧瞧动静吧。……我军的兵将都憋着劲等着明日一举击破秦军,岂能叫这股秦兵轻易就从咱们眼皮底下逃离?”

    “嗯!……我另外再派人向蒙师帅传个消息。”

    “好!”

    简单商量了两句后,魏青、费恢二人立刻派人前往秦营打探消息。

    期间,魏青召集了他麾下的军队,倘若秦军果真连夜撤离,他将立刻率军追击。

    约大半个时辰后,蒙仲带着荣蚠、蒙傲以及十几名宋人近卫,来到了魏青、费恢二人驻守的防线。

    在见到魏青、费恢二人后,蒙仲皱着眉头问道:“情况如何?”

    听闻此言,魏青立刻抱拳禀报道:“在下于大半个时辰前,已派人前往秦营打探消息,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此时,蒙傲忍不住小声问道:“族兄,秦军当真撤了么?会不会有诈?他们不是正准备与我军一决胜负么?”

    “唔……”

    蒙仲沉吟地低头思忖。

    『失策了,我只想着如何击败秦军,却忽略了秦军那边的反应……不过话说回来,秦军的主将直觉相当敏锐啊,若他今晚不撤兵,明日定然被我军击破……可能是料想到了此事,那家伙果断撤兵……果断!着实果断!』

    在思忖此事的同时,蒙仲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那个曾在伊阙山侥幸从他手中逃脱的人,那个前几日于秦魏两军阵前亲手杀死了公孙喜的人——一名被秦军卒称为「白帅」的年轻人。

    思忖了片刻后,蒙仲冷静地对魏青、费恢二人说道:“我方才收到了窦兴窦司马的消息,他已经率领麾下士卒前往追击秦军。同时在收到这个消息后,我亦立刻派人示警于唐直、焦革两位军司马,秦军未必能轻松渡过雒水逃离……因此我等也无需太过着急。”

    “唔。”魏青、费恢二人点了点头,在心中暗暗称赞蒙仲这个年轻人做事确实仔细周祥。

    稍过片刻,便有魏青、费恢二人此前派出去的斥候送来了有关于秦营的现况消息:此时的秦营,已经是一座空营了,营内除了一些伤势重到无力逃亡、只能默默等死的秦卒以外,再无任何秦卒。

    此事已足以证实,秦军确实是已全军撤退。

    “他娘的,真逃了?”

    得知此事后,魏青忍不住惊呼一声,满脸恼火。

    他立刻对蒙仲说道:“蒙师帅,在下恳请立刻率领麾下士卒追击秦军,助窦兴一臂之力。”

    “唔。”

    蒙仲点点头同意了。

    见此,魏青立刻离去,只留下蒙仲、荣蚠、蒙傲、费恢几人。

    此时,费恢见蒙仲满脸凝重,笑着说道:“秦军此举,也算是不战而逃吧?……还记得前几日,这支秦军趁我军不备,夜袭我营,真是难以想象这样一支军队,在短短几日后竟会被我军逼得不得不在深夜逃窜……这皆是蒙师帅的功劳啊!”

    “费司马过誉了。”蒙仲谦逊地说道:“此乃我魏军上下团结一致所致!”

    “对、对。”费恢用赞赏、佩服的目光看着蒙仲,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抱拳说道:“既然秦军已弃营而逃,那座军营……在下以为不如派些士卒前往收复?”

    蒙仲当然明白费恢的意思,毕竟那座营寨,是秦军前几日硬生生从他魏军手中夺过去的,代表着他魏军的耻辱,哪怕如今在蒙仲看来,这座营寨从战略角度考虑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但还是得派兵收复,毕竟这关系到他魏军的颜面或尊严。

    “嗯,麻烦费司马了。”

    “岂敢。”

    待费恢离去后,蒙仲负背双手站在夜空下,长吁短叹。

    见此,蒙傲好奇问道:“秦军自忖不敌我军,连夜撤离,可我见族兄你似乎并不高兴?”

    蒙仲勉强对族弟挤出了几分笑容:“是啊,完全高兴不起来……”

    的确,白起连夜撤离的举动,直接打乱了蒙仲此前拟定的战略部署——本来蒙仲打算着,待击败这股秦兵后,花个几日清缴剩余的秦军,继而立刻挥军西进,协助暴鸢攻打新城、宜阳。

    而如今,这个想法算是彻底泡汤了。

    “姑且,先在此等候窦兴、魏青他们的消息吧。”

    蒙仲这般对荣蚠、蒙傲几人说道。

    丑时前后,秦将孟佚、仲胥二人,率领成千上万的秦军对唐直、焦革二人驻守的雒水魏营发动了夜袭。

    然而战况却不像秦军所预测的那般顺利。

    首先,雒水魏营的东侧有着长达数十丈的防御纵深,这里遍布鹿角、哨塔,明显就是为了防备“主营”方向而设的。

    其次,唐直、焦革二人对于东侧的守备亦是格外的森严。

    这并不奇怪,在秦军夜袭魏军主营之后,秦将向寿的攻势最终被魏将唐直击退,这使得向寿无法按约与白起汇合,以至于白起军当时在奋力对抗公孙喜与韩军的援兵时,再无足够的兵力追杀逃入伊阙山的魏军,以至于被蒙仲抓住机会反制秦军——不得不说,唐直这次事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关键杏作用,没有他拼死击退向寿的数万秦卒,说不定十八万魏军当真会在一夜之间覆亡,纵使是蒙仲亦无力挽回。

    至于焦革,他可比他的好兄弟唐直倒霉的多,他那晚率领麾下军队前往增援主营,却刚好撞见秦将王温,纵使拼尽全力,亦无法阻挡秦军击破主营,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在次日凌晨时分带着残兵败卒逃回雒水营寨,与唐直合兵一处。

    说实话,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唐直与焦革对战况已经彻底绝望,因为据他们所知,主营的十六万魏军,以及韩军派来的五万援军,合计二十余万魏韩联军,已在一夜之间被秦军击破——二十几万军队都败了,就当时他们手底下寥寥一万五千左右的兵力,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可没想到,待等当日的中午,公孙喜的副将公孙竖便派人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并且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他魏军仍有六七万军队,且刚刚趁着秦军虚弱之际,小胜了一场。

    正是这个喜讯,支持着唐直、焦革二人继续驻军在雒水一带,助伊阙山的魏军切断了秦军向西撤退的道路。

    而在此期间,为了防备来自“主营”方向秦军的偷袭,唐直、焦革二人亦命士卒在雒水魏营的东侧增建了许多防御设施,这不今晚就用上了。

    “战况如何?”

    在得知营寨遭到袭击的消息后,原本已在帐内入睡的唐直,立刻来到了营寨的东侧营门,向负责守备的部将甘富询问具体情况。

    甘富立刻禀报道:“营外的防御几乎全部沦陷,值守的士卒已撤入营内,伤亡……在六百人左右。”

    『眨眼工夫,就有六百余人伤亡?看来营外的秦军数量极多……』

    唐直忍不住皱了皱眉。

    对于营外那些防御设施的陷落,他丝毫不觉得可惜,因为在他看来,那只是为了让他营内的士卒有足够的反应时间而设的,毁了就毁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相比之下六百余名士卒的伤亡,才让他感到懊恼与痛心。

    思忖了一下后,唐直沉声问道:“秦军擅夜袭,夜战于我军不利,叫士卒们死守营寨、静等援军即可。”

    鉴于伊阙山一带尚有他魏军六万余主力,因此唐直倒也没什么心慌。

    他登上哨塔,观望着营外秦军的攻势。

    看着半响,他心中便升起了几许疑问,因为他感觉秦军的这拨攻势似乎并不凶猛。

    不,确切地说,秦军一开始的攻势是非常凶猛的,眨眼工夫内便攻陷了他营寨东侧长达几十丈的防御纵深,但在他营内魏卒被惊动,快速进入防御状态后,秦军的攻势不知为何忽然就缓了下来,仿佛是以一副拖拖拉拉的状态在攻打他营寨,跟前几日从西侧偷袭他营寨的秦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不太对劲……”

    唐直喃喃嘀咕道。

    “什么不太对劲?”

    此时,焦革已闻讯而来,在爬上哨塔后,刚好听到唐直这句喃喃自语。

    “我说秦军攻打我营寨的力度……”

    回头朝着焦革点头示意,唐直向营外秦军的方向努了努嘴。

    焦革眯着眼睛观察了半响,皱着眉头说道:“确实……我也感觉秦军这次的攻势并不怎么上心,前几日我在主营那边遇到的秦军,那可是相当勇猛的……”

    得到了焦革的证实,唐直心中不免增添了几许狐疑。

    忽然,他转头对焦革说道:“焦革,你说是否有可能……秦军这次不是为了夜袭咱们,而是为了拖住我营的军队,趁机强渡雒水……”

    “强渡雒水?为何强渡雒水?”焦革下意识地回了几句,旋即脸上露出几许惊诧,睁大眼睛说道:“你是说……秦军想逃?!”

    唐直点了点头,低声问道:“有没有这种可能?”

    听着这话,焦革心中不由地升起几许恍惚:他伊阙山一带的魏军主力,原来是这么猛的么?

    前两日才被秦军杀地惨败,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近十万的军队,不久之后连主帅犀武都被秦军所杀,然而在这种绝对不利的情况下,他伊阙山一带的魏军主力仍然扭转了胜败,力压秦军,逼得秦军连夜逃亡?

    还是说,在那个叫做蒙仲的小子的统帅下,他伊阙山一带的魏军主力化腐朽为神奇,硬生生扳回了劣势?

    “我……我不知……”

    焦革不敢轻易做出判断,以免影响唐直的判断,因为他知道唐直此刻正在思索着是否要主动出击。

    焦革一直认为唐直很勇猛,丝毫不在河东军的窦兴之下。

    “……”

    听了焦革的话,唐直皱着眉头思忖着。

    就在这时,营外的东南方向,大概在距离三五里左右的地方,忽然爆发了一股喊杀声。

    『那个方向……那个距离……是追击逃亡秦军的我军主力遭到了伏击么?』

    唐直思索了片刻便猜出了结论,同时也证实了自己原本的猜测。

    他不清楚那个叫做蒙仲的小子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但似乎秦军真被逼得只能连夜撤离。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该怎么办?

    究竟是扼守营寨,眼睁睁看着秦军强渡雒水逃出生天,还是冒着被秦军设计伏杀的危险,率军出营阻击秦军,联合伊阙山一带的魏军主力,将这股秦军牢牢钉死在这片土地上?

    “焦革……”

    “什、什么?”

    好似预感到了什么,焦革心惊胆颤地看着这位好兄弟。

    『别拖我到营外找死……千万别拖我到营外找死……』

    心中正默念着,焦革便看到唐直脸上露出了豪爽的笑容。

    “我前一阵子怎么说来着?纵使被打发到这种地方,咱们也不会捞不到功劳,这不,功劳一个一个地自己找上门来。……今晚又是一桩大功,不取简直是愧对你我,愧对上苍啊!”

    “……我中了邪才会信你这话!”

    焦革的眼角抽搐了两下,咬着牙从嘴里迸出几个字。

    “那你到底去不去啊?”

    “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