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0章:反击的开端【二合一】

    日起东方,天色大亮,在伊阙山北侧山顶上,公孙竖与窦兴、魏青、郑奭、蔡午等军中司马围坐在一堆篝火旁,静静倾听着蒙仲有关于现况的总结。

    从始至终,公孙竖默不作声,仅时而长长叹息,而其余诸将则低头看着面前的篝火,魂不守舍。

    昨夜一役,十六万主营魏军被秦军击溃,近十万魏卒或战死或逃亡,仅剩下六七万人仓皇逃入伊阙山,毫无辎重、几无余粮,士卒亦无士气可言。

    更关键的是,三军主帅公孙喜遭秦军所擒,生死不明。

    面对着这种种巨挫,莫说大部分寻常魏卒感到不安,就连公孙竖、窦兴、魏青等军中的将领们,此刻亦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见自己讲述完现如今的局势后,久久不见公孙竖开口,蒙仲低声提醒道:“军将?”

    一连轻唤了两声,公孙竖这才回过神来,满脸愁容地吐了口气,沉声说道:“既……犀武不在,我暂代主帅之位,统领余下的士卒,诸位可有何异议?”

    围坐在篝火旁的诸魏将纷纷摇头,对此毫无异议。

    “好!”

    公孙竖见此点了点头,旋即转头询问蒙仲道:“蒙师帅,眼下我军的劣势,你比我更清楚,就无需我再赘述,我问你,似眼下这般情形,我军是否还有活路?”

    听闻此言,围坐在篝火旁的魏军诸将纷纷转头看向蒙仲。

    在近十双眼睛的注视下,蒙仲想了想说道:“有!”

    “很好!”

    公孙竖脸上绷紧的面色稍微舒坦了些许,点头示意道:“说说你的计策。”

    蒙仲抱了抱拳,沉声说道:“依在下所见,眼下最关键的,并非是没有粮草、没有辎重,而是军中的士卒们昨晚被秦军杀得吓破了胆,导致士气大跌。若军中士卒皆无斗志,纵使我军仍有六七万之众,仍难免会被山下的秦军陆续击破剿杀……因此在下认为,设法恢复军中的士气,乃是当务之急。”

    “言之有理。”

    公孙竖点点头问道:“看来你已有了对策。”

    “是的。”蒙仲点点头说道:“在下建议,当立刻召集仍有斗志的士卒,下山搦战……”

    “与秦军复战?”

    诸魏将神色微变,面面相觑。

    “诸魏暂莫发言。”公孙竖压了压手示意道:“且听蒙师帅把话说完。”

    在公孙竖的干涉下,似窦兴、魏青、郑奭等军司马并未立刻开口阐述自己心中的疑问,使蒙仲有足够的时间能逐步讲解自己的策略。

    “或许有人会觉得,昨晚我军惨败,秦军士气如虹,此刻下山再找秦军搦战,实为不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秦军士气再高,终归昨晚厮杀了整整一宿,早已精疲力竭、饥肠辘辘,反观我军,虽早些时候撤入山中的士卒,已在我麾下士卒的安排下用过饭,并且也歇息了数个时辰,此消彼长,只要人数相近,我军未必不能战胜秦军。这是其一。

    其二,我建议下山搦战,也并非急着要与秦军复战,我只要求逼迫秦军北撤,造成「秦军畏惧与我军在白昼间交锋」的事实,以此激励麾下的士卒,使军中的士气得以恢复,不至于认为秦军不可战胜。”

    『原来他是这个意图。』

    篝火旁的诸将心中顿时恍然。

    “蒙师帅的意思是,以下山搦战的方式恐吓秦军,逼秦军后撤?”窦兴微皱着眉头问道。

    “正是。”

    “那就是秦军不撤呢?”

    “秦军会撤的。”环视了一眼众将,蒙仲正色解释道:“诸位只要仔细琢磨,自然就能明白昨夜秦军夜袭我军一事,究竟是冒着怎样的风险?稍有不慎,他这边未曾重创我军的主营,然其主营、包括新城,却反而会被韩军攻占。那么试问,秦军为何要动用这等凶险的计策?答案只有一个,即他们看不到胜利的希望。……用通常的方法来拼死抵挡,区区十余万秦军挡不住三十万魏韩联军,是故秦军兵行险招,换而言之,并非秦军希望使用那样凶险的计策,而是他们没有办法。而眼下,秦军已重创我军,原本不到一成的胜算,一夜之间就上升到五六成,七八成,试问在这种情况下,秦军究竟是否敢冲动为之,让一干精疲力尽、饥肠辘辘的士卒与我军复战?还是说,先暂时撤退,避我军锋芒?”

    这条理分明的一番分析,听得公孙竖与诸将们连连点头。

    见此,蒙仲抱拳对公孙竖说道:“公孙军将,接下来的计策,在下亦略有思量,不过,请务必先组织军队下山搦战,逼迫秦军北撤,借此事使我军的将士恢复几分士气,倘若耽搁至山北的秦军填饱肚子,恢复体力,在下就没有多少把握了。”

    “唔!”公孙竖点点头,旋即沉声说道:“蒙仲,既然是你提出的策略,我便委任你全权负责。”说罢,他转头环视了一眼篝火旁的诸将,沉声又说道:“你等辅佐蒙仲,不可有异议!”

    说完之后,他可能是不放心,又补充了一句:“眼下乃是我仅存的六七万军队生死存亡之际,我不希望再有人因为私欲,而令出现更多的伤亡,甚至于令我军全军覆没。若谁对蒙仲的计策有何异议,当众可以提出;但倘若无有异议,则不得违抗!……若非蒙仲昨夜劝我退守伊阙山,我主营十六万大军,恐怕已在昨晚被秦军杀地片甲不留!明白么?!”

    “喏!”

    窦兴、魏青、费恢、郑奭、蔡午等军司马抱拳应命。

    “很好!”公孙竖满意地点点头,旋即正色说道:“好了,你们几人立刻去召集仍有斗志的士卒,我相信对于昨晚的战败,想必仍有不少士卒心存不甘,只要你等按照蒙师帅的嘱咐,将秦军描绘成「只敢背后偷袭、却不敢正面与我军交锋」的无耻之军,那些尚有余勇的士卒必然会听从号令。……蒙师帅,你留下。”

    见公孙竖留下蒙仲,窦兴、魏青、费恢、郑奭等人都猜到公孙竖肯定是有什么话单独对蒙仲讲,因此很识趣地离去了。

    看着这些位将领走远,蒙仲抱拳对公孙竖说道:“不知军将有何吩咐?”

    只见公孙竖疲倦的脸上挤出几分笑容,诚恳地说道:“蒙仲,其实犀武也好,老夫也好,都知道你的才华远不止于师帅,但犀武……”说到这里,他稍稍一停顿,转口又接着说道:“眼下犀武不在,老夫知道其实你才是担任主帅的最佳人选,但我恐你不能服从,是故……”

    一听这话,蒙仲顿时就明白了。

    其实方才他也稍稍有些纳闷,纳闷于公孙竖居然没有委任他以更高的军职,却自说自话取代了犀武的主帅之职,而眼下仔细一想,公孙竖这分明就是在给他铺路:倘若公孙竖方才推荐他出任主帅,底下肯定会有魏军不服;但倘若是公孙竖自领主帅之职,事事询问蒙仲,这跟蒙仲担任主帅,其实是没有多大区别的,更巧妙的是,公孙竖的威望足够高,足以激励剩下的魏军协心合力。

    说白了,即当初在宋国逼阳时,宋太子戴武与他的合作方式。

    可能是见蒙仲不说话,公孙竖会错了意,好言安抚道:“蒙仲,老夫知道以你的才华,屈居师帅之职未免屈才,待等你的计策顺利施行,在军中积累的些威望,老夫定然会在诸将面前推荐你为‘假帅’……”

    此时蒙仲已回过神来,连忙解释道:“公孙军将误会了,在下不是意思,在下方才只是想到了过去。当初我在宋国时,我宋国的太子戴武,亦是自领主帅之职,却将军权放任于我……只要公孙军将能信赖在下,在下其实更倾向于公孙军将担任主帅,这样能更好地安抚士卒的心。”

    “哦?”

    公孙竖闻言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笑问道:“如此说来,蒙师帅毫不在意那个主帅的虚名?”

    蒙仲亦不过分谦逊,闻言平淡地笑道:“倘在下只是贪图名爵,在宋国时就能担任军司马之职,何必跑到魏国来屈就师帅一职?……至于眼下这场仗,只要公孙军将能信赖在下,在下定然会竭尽所能,挽回劣势。对于我而言,魏国赢得这场仗,至少能力保不败,这是在下唯一所求。”

    “……”

    听完蒙仲这一番话,公孙竖感觉颇有些不可思议。

    平心而论,他与蒙仲的相处时间也不多,无法判断蒙仲的这番话是否出自真心,但从蒙仲诚恳的态度来看,公孙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点了点头,公孙竖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如此,这件事就放一放再说。……蒙仲,我把剩余六七万魏卒的生死存亡,皆拜托给你了。”

    听闻此言,蒙仲当即抱拳回应:“军将……不,请假帅放心!”

    说罢,他转身朝着山下走去,然而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公孙竖又喊住了。

    只见公孙竖看着回过头来的蒙仲,脸上露出几许复杂神色,欲言又止,良久他叹息道:“没事了,你去吧。”

    “……”

    蒙仲默默地抱了抱拳,什么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

    他其实能猜到公孙竖最后究竟想说些什么,无非就是希望他想办法营救公孙喜。

    说实话,倒也不是蒙仲厌恶公孙喜,不肯搭救,问题是这件事实在很困难。

    公孙喜是什么人?大名鼎鼎的「犀武」,魏国的名将,此番秦军好不容易抓到公孙喜,岂会轻易被他魏军夺回去?

    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秦军被魏军击溃,那些秦国的士卒都会将公孙喜带到秦国的王都咸阳,由秦王嬴稷亲自发落。

    而正是因为「救回公孙喜」这件事异常艰难,是故公孙竖方才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免得给蒙仲增添更多的压力,毕竟当务之急,是让他们麾下六七万魏军重新振作起来,营救公孙喜这件事虽然重要,但与前者相比,也必须得延后。

    在蒙仲下山的途中,陆续听到窦兴、魏青等军司马正在激励山上的败卒。

    就跟他嘱咐的那般,此刻唯一能激励魏卒的方式,就是尽可能地贬低秦军,将悍勇的秦军贬低成「只懂得偷袭的鼠辈」,只有这样才能号召那些在昨晚战败后心存不甘的士卒。

    这不,不到半个时辰,蒙仲、窦兴、魏青、费恢、郑奭、蔡午等军司马,便聚集了一支约一万六千人左右的军队。

    虽然这个兵力并不足以压制秦军,但胜在这些魏卒仍有与秦军复战的斗志。

    再加上山底下那道防线的守军,魏方勉强凑出了一支近两万人的军队,在蒙仲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前往魏军主营方向。

    而此刻的魏军主营,已彻底被白起军、卫援军这两支所攻占,唯独向寿尚未按约前来与白起汇合,白起猜测可能是仍被阻挡在雒水。

    当然,尽管并非尽善尽美,但白起已经很满意了。

    昨晚参与夜袭魏营的军队,刨除掉未能按约汇合的向寿麾下三人军队外,有他与卫援麾下总共八万军队,而魏军主营这边的军队,白起估测约有十六万,率八万秦军攻破十六万魏军,一夜之间击溃其中十万魏卒,且吓得其余六七万魏军仓皇逃入伊阙山,谁还能奢求更多?

    唯一让白起感到有些许不满的,即己方的士卒伤亡也有点多,约有两万左右。

    这些伤亡,主要是从昨晚夜袭的“中段”陆续增多,即他白起军猛攻魏营中营,而卫援军则猛攻魏营东营的那会儿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那时候,西营、中营、东营、南营的魏军已逐渐反应过来,这使得秦军未能像之前击破后营那般迅速击破这些营区,甚至为此付出了诸多的伤亡。

    包括之后韩军派来援兵,与魏军汇合一同进攻秦军,白起、卫援等人亦是付出了不小的伤亡,这才勉强将两者击退。

    当然,白起并不懊悔,虽然这场仗他付出了两万人的伤亡,但魏韩两军的伤亡情况,却近乎是他的五倍,这已经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大捷了。

    更何况,通过昨晚那场夜袭,魏军已几乎被他打残了,韩军姑且就算半残,魏韩两国三十万联军,一个全残一个半残,剩下的战事无疑就会轻松许多。

    相比较之下,有他麾下的士卒抓到了魏军的主帅公孙喜,这只能算是意外的惊喜。

    约卯时二刻,击退魏韩两军的秦军士卒,勉强扑灭了魏军主营的火势,且此后驻扎在这座已被大火焚烧了过半的营寨中。

    而白起,则在南营的一处帐篷中,召见麾下的诸秦军将领,让后者就昨晚的战况,逐一向他禀报。

    期间,部将仲胥提到了伊阙山的魏军:“白帅,据底下的士卒禀报,昨晚时有魏军的败卒逃奔伊阙山,末将手底下的两名部将率军前往追击时,却在伊阙山的山脚被魏军击退……”

    “此事我已知晓。”

    白起点了点头,旋即宽慰道:“据我派人窥视,伊阙山上山下的魏军败卒,大概仍有至少五万,不过不要紧,那些魏卒士气全无,又无粮草,待我军歇整一日恢复元气,即日便可将其剿尽,相比之下,我倒是更顾忌暴鸢麾下的军队……”

    顿了顿,他对诸将说道:“因此我决定,全军歇整至今日正午,在此之后,季泓,你率三万军队驻扎在此,逐步剿杀伊阙山一带的魏军,卫援,你率领麾下军队沿着香山回援主营,期间我仔细权衡一番,到底是先顺势剿灭魏军,还是先进攻韩军……”

    帐内诸将皆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这位秦军将领早已对白起这位新任主帅佩服地五体投地,毕竟不是谁都能在以寡敌众的情况下取得似这般那般的大捷。

    搞不好他十三万秦军,这次能一口气击溃魏韩三十万联军,倘若真能做到,那他们可就一战扬名了。

    就当帐内诸将正欢欢喜喜地讨论着究竟是先歼灭魏军还是先进攻韩军时,忽然有士卒在帐外急切地喊道:“急报!有魏军直奔我军而来,兵数颇多!”

    『什么?』

    刹那间,帐内一片安静,诸秦军将领面面相觑,就连白起一时间也有些失神。

    有魏军直奔他秦军而来?

    来做什么?

    找死么?

    “走,去瞧瞧。”

    丢下一句话,白起当即起身走出帐外,其余诸将紧跟其后。

    片刻后,白起等人便来到了南营,也是整座魏军主营保留地最完整的营区,不像北营、中营、东营、西营四个营区,基本上已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只剩下一片焦土。

    待等来到南营,白起与诸将登上营门附近的哨塔,登高眺望营外,只见在南营外的郊土上,约有两万魏卒正整齐地列队,来势汹汹。

    『居然……敢来搦战?』

    白起颇感不可思议。

    就连他也没有想到,昨晚被他们杀地那么惨的魏军,今早居然赶来搦战?呵呵,简直是来找死!

    然而就在这时,忽听远处的那两万魏军齐喝一声,那洪亮、中气颇足的声音,让白起微微一愣。

    『这些魏卒……』

    皱了皱眉,白起错愕地发现,远处那些士卒似乎已经过歇息整顿,以至于中气颇足,根本不像是鏖战一宿又饿了一宿肚子的样子。

    转念再一想,白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而此时在魏军的阵列中,窦兴、魏青两名军司马来到阵列前方,朝着对面占据他营寨的秦军骂喊道:“秦国的狗崽子,昨晚趁我军不备才侥幸取胜,今日我爷爷我就在这里,何以不敢出战?!……来!再战!”

    待他说完后,他身后的两万魏军魏卒亦是朝着秦军大骂,且越骂面色更凶,仿佛是想到了他们昨晚被秦军杀地无力还手时的羞辱。

    不得不说,秦军的将领们被这些魏军骂懵了,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

    明明是他们在昨晚重创了魏军,将十六万魏军杀得仅有六七万逃奔伊阙山,可眼下这帮残兵败将,却为何敢到他们面前耀武扬威?

    想到这里,秦将孟佚、仲胥二人当即抱拳请战:“白帅,请允许末将二人带兵出战,将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杀个精光!”

    出乎诸将的意料,白起久久没有回应。

    『……这可真是没想到啊,居然抓住这个点派兵前来搦战,是看准我军士卒此刻精疲力尽、饥肠辘辘么?可我军纵使昨晚损失了约两万,仍有六万之众,对面的魏军最多两万余人,他们何来的自信能击败我军?……等等!为何这些魏军只顾骂战,却不立刻进攻?原来如此……我懂了,对方是想通过这个方式,使魏军恢复士气。』

    “还真是狡猾……”轻笑一声,白起问左右道:“伊阙山上,目前是何人统领魏军?”

    左右面面相觑,旋即有部将仲胥说道:“似乎是公孙喜的副将,公孙竖。”

    『公孙竖?』

    白起微微皱了皱眉,因为据他对魏军诸将的了解,公孙竖只是一个替公孙喜打下手的将领,每逢公孙喜率军出征,皆由公孙竖负责后勤粮草辎重的运输,虽说资历不低,但几乎没听说过公孙竖立下什么赫赫战功。

    一个管后营的老将,居然有这份见识,精准地抓到了秦军后力不济的破绽,果断率领残军前来搦战?

    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公孙竖。

    『麻烦了……』

    注视着远处的魏军,白起皱着眉头思索着对策。

    就像蒙仲所判断的那般,原本是白起没有办法,这才兵行险招夜袭魏军,但眼下秦军的优势很大,因此白起在希望保住优势的情况下,难免有所迟疑,迟疑是否应该派兵应战。

    难道他是担心打不过么?

    还真是!

    正所谓强弩之末、矢不能穿鲁缟,他麾下秦军士卒鏖战一整宿,事实上在昨夜夜袭的后半段,即击退韩国军队的时候就已经很勉强了,全靠着击破魏军的高昂士气,才使得诸秦军士卒的精神短时内凌驾于肉体之上,以至于发挥出远超平日的战斗力。

    但说到底,这也属于透支精力,一旦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疲倦自然会照旧袭来。

    派这些士气高昂但精疲力尽的士卒应战?

    别说派两万人,使人数与魏军持平,就算派四万人,白起也没有把握。

    但问题是,若他秦军不应战,岂非是变相助涨了魏军的士气?

    “嘁!”

    白起在心中暗骂对方的狡诈。

    若出战,明摆着是经过歇整的魏军占便宜,他麾下士卒难免会付出许多伤亡;若不出战,他秦军岂非坐实了「只敢偷袭的鼠辈」这个帽子,使魏军摆脱了对他们的畏惧?

    想来想去,横竖都是魏军占便宜。

    『不!不能在此刻退缩,否则必然会叫伊阙山一带的魏军重新养成气势……』

    在经过反复的思想后,白起终于下定了决定。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在魏军的阵列前方,看到了一个足以令他铭记一生的面孔。

    『那是……』

    顿时间,白起面色微变。

    明明此前他已逐渐淡忘左肩的箭创,但此时此刻,他却下意识用手捂向了左肩,死死按着那边的箭创。

    他毕生难忘,当日那个站在伊水河滩冷漠注视他逃离的身影。

    那是他白起至今为止,唯一一次直面死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