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8章:转折点【二合一】

    戌时二刻,在雒水东岸魏军营寨,军司马唐直与焦革二人正坐在帐内,一边矫正着他们这两日借斥候所绘的雒水东岸的地形图,闲聊有关于「近两日秦军为何不夜袭他两军营寨」的话题。

    见聊到时候差不多了,焦革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对唐直说道:“那我先去歇息了。”

    唐直也不抬头,随口说道:“歇息前记得到营寨四周巡视一番。”

    “我知道、我知道……”

    焦革摆摆手转身走向帐口。

    然而,还没等他撩帐走出帐外,就见从帐外闯入一人,险些撞在他身上。

    赶忙退后了一步,焦革朝着来人笑骂道:“甘富,你干嘛呢?”

    “焦司马。”

    甘富先拱手告了罪,旋即面色略带惊慌地说道:“两位司马,出大事了,请随在下到帐外。”

    “……”

    焦革闻言遂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在与唐直对视一眼后,二人立刻跟着甘富走出帐外。

    来到帐外后,只见甘富抬手指向东面,压低声音说道:“两位司马,那是士卒们方才发现的……”

    “那是……”

    焦革面色微变。

    他看见了什么?

    他看到了远处那漆黑的夜幕下,不知何故出现了一线光亮,仿佛初升的朝阳,火红火红。

    可眼下是夜里戌时,哪里来的昼日?

    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

    咽了咽唾沫,焦革艰难地开口问道:“喂,唐直,那是……主营的方向吧?”

    “啊……”

    唐直轻应一声,此刻他的脸上亦满是茫然。

    『主营遭到敌袭?!』

    他与焦革对视一眼,均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在回过神来,焦革皱着眉头说道:“这两日,我二人已命士卒在这周围一带遍布岗哨,别说秦卒,纵使是一个鸟飞过也别想瞒过你我的耳目,可……哪里冒出来的秦卒?”

    “……”

    唐直凝视着远方的“火烧云”半响,微微摇了摇头。

    『主营……应该不要紧吧?』

    他皱着眉头想道。

    在他看来,他魏军主营那边仍有十六万军队,纵使秦军倾巢来袭,也未必就无法抵挡,可问题是那片“火烧云”——唐直知道那其实是主营那边起了滔天的大火——怎么看也不像是不要紧的样子。

    “怎么办?”

    焦革低声询问唐直道,言下之意,即询问唐直是否要派兵增援主营。

    唐直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刚准备开口,却忽然面色微变,四下瞧了瞧,狐疑地问道:“焦革,你方才是否听到什么异响?”

    “异响?哪来的……”

    刚说半截,下意识转过头面向唐直的焦革,忽然瞥见夜里中竟有一拨火矢破空袭来。

    “敌袭!”他惊声喊道。

    “什么?”唐直闻言转头一瞧,便瞧见夜空中有无尽的火矢朝着他们的营寨射来。

    从这些火矢的轨迹判断,这些火矢分明就是从雒水西岸射来的。

    果不其然,仅片刻之后,河岸附近就传来了他们麾下魏卒的骚动声,诸如“敌袭”、“秦军来袭”的预警声,此起彼伏。

    见此,唐直与焦革立刻下令麾下两军士卒做好迎敌准备,而他二人则当即直奔河岸,巡视秦军跨雒水袭击他魏营的战况。

    待等他们来到雒水东岸,当即就有士卒指着对岸向他们禀报道:“唐司马、焦司马,河对岸的敌军……”

    唐直摆了摆手,打断了那名士卒的禀报,因为已经不需要禀报,他们很清楚地看到此刻河对岸出现了无数的火把,借助着那些火光,唐直与焦革隐约能够看到对岸的秦军正在部署舟筏等渡河之物。

    “来了、来了。”

    在些许骚动后,唐直麾下的部将夏央率领着数千士卒赶到河岸,其中的弓弩手们,立刻朝着河对岸射箭反击。

    “嗖嗖嗖——”

    “嗖嗖嗖——”

    雒水两岸的秦魏两军你来我往、相互射击,都试图压制对方的弓弩手。

    就这样大概持续了百余息,忽然有魏军士卒惊呼道:“秦军……秦军渡河了!”

    “莫要慌!听我号令!”

    唐直大喝一声,一边下令步卒们聚集于河岸,在河岸上组建防线,一边指挥麾下的弓弩手。

    “放箭!”

    随着他一声令下,雒水东岸的魏军朝着舟筏的秦军士卒射出一波波的箭矢。

    不得不说,在这种夜里,手持火把、立在舟筏上的秦军士卒,简直就是最佳的箭靶,一时间,河中的舟筏上,便响起了众多秦兵中箭时的哀嚎。

    『……仅凭一些舟筏就想轻易突破我军的防线?哼,太小瞧我河内一带的兵卒了吧?』

    唐直暗自冷笑着。

    按地理区分,魏国的军队可分为「河东军」、「河内军」、「河南军」这三大个军系,“河东”即西起大河(黄河),东至太行山;河内则指被大河、太行山、卫河所包围的这片领土;至于河南,则指魏军在大河以南的全部土地。

    这三支军系,曾经皆有其各自的对手:河东军主要防备秦国,河内军主要防备赵国,而河南军,则主要针对楚国、宋国,甚至一度就连韩国亦包含其中。

    曾几何时,魏国以河南军系最强,似吴起、庞涓等历代魏国名将,统领的皆是河南军,但很可惜,自从马陵道一役后,魏国的河南军系几乎全军覆没,虽说魏国后来亦立刻又组建了新的军队,但不能否认,新建的军队相比较当年全部都是魏武卒的河南军系,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再加上楚国被秦国打地节节败退,宋国亦逐渐与魏国改善关系,因此逐渐地,魏国的河南军系便渐渐不受重视,取而代之的,则是河东军与河内军,毕竟相比较楚国与宋国,现如今秦国与赵国才是魏国最大的威胁。

    这也正是河东军与河内军这两支军系,至今仍保留有数量可观的魏武卒的原因。

    而这两支军系,当前分别由公孙喜与翟章二人执掌,也是魏国目前实力最强的两支军系。

    “噗噗噗——”

    “嗖嗖——”

    两岸的弓弩对射,丝毫未见衰弱,唐直麾下的魏卒固然受到了不小的损失,但反观那些乘坐舟筏试图强攻到东岸的秦卒们,亦纷纷中箭坠入河中。

    但奇怪的是,纵使是已没有人的舟筏,却不知何故依旧笔直地朝着东岸而来。

    『唔?』

    唐直见此一愣,随手夺过身边近卫的一支火把,将其丢向河中的舟筏。

    借助那支火把落入河中前的些许光亮,他依稀看到有不少秦军士卒竟然用手攀着舟筏,试图以这种方式给魏军一个措手不及。

    “嚯!”

    唐直轻哼一声,正准备下令弓弩手朝着舟筏射箭,但在仔细一想后,他还是放弃了。

    原因在于那些秦兵以舟筏作为掩体,纵使命令弓弩手朝他们射箭,想来大多数箭矢也会落在舟筏上,未必能对这些秦兵造成多么大的损伤,与其如此,不如叫弓弩手们继续压制河对岸的秦军弓弩手,至于那些试图蒙混过关的秦兵,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河内一带魏武卒的实力。

    想到这里,唐直大声喊道:“有敌卒藏身于舟筏之下,弓弩手继续压制对岸敌卒,步卒上前,随我抵挡敌军!”

    说罢,他锵地一声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而此时,那一只只舟筏已在东岸靠岸,正如唐直所预料的那般,一名名手持兵器的秦卒从舟筏下爬上岸来,朝着魏军发动了突袭。

    “杀——!”

    只见唐直将利剑指向前方,一声令下,他身后两千余名魏卒手持长戈一拥而上,与登岸的秦卒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不可否认,秦兵的实力普遍较强,但相比较魏武卒还是逊色不少,其中最主要的是体现在军备与体力方面。

    秦国的士卒,论装备绝非中迎最差,但魏武卒的军备,虽然也未见得是中迎最顶尖——最顶尖的装备是韩国军队——但绝对是中迎最齐全的,并且,一名合格的魏武卒,需要掌握如何使用长戈、利剑、弩具,分别对应不同装备与势力的敌军士卒。

    比如此刻的厮杀,唐直麾下的魏武卒们先是用长戈阻挡敌军,若手中兵器不慎被对方击落,或者在刺入敌军士卒身体时来不及抽回,就立刻自主放弃长戈,拔剑杀敌,在两个杀敌模式间的切换速度极快,不愧是至今仍可压制赵国军队的河内魏军。

    短短仅一刻辰工夫,秦军试图突破河岸的强攻就遭到了唐直麾下军队的遏制,虽然那些秦国士卒仍努力地想要冲击魏军的防线,但始终无法突破,哪怕随着这场战事的打响,双方的战线越拉越长,已经扩散到了约两里地左右。

    “该死的!”

    见此,指挥这支秦军的秦军前主帅向寿,在河岸西岸暗骂了一句。

    两日前,白起在事先没有与他商量过的情况下,半途改变主意,准备迂回到雒阳,绕袭魏军的北侧。

    当时,白起派人通知向寿,与向寿相约今晚对魏军施行全面突袭——这不是全面突袭么?白起麾下五万兵,向寿麾下三万兵,香山一带的秦将卫援麾下三万兵,正如蒙仲所猜测的那般,今晚总共有十一万秦军对魏军展开突袭。

    平心而论,向寿是反对这个战术的,因为实在是太凶险了。

    就好比眼下他秦军的主营,其实只有两万人驻守——这两万人若是放在其他时候,人数未必算少,但若是放在这场战争中,且考虑到离秦军主营二十里外就有韩将暴鸢的十万韩军精锐,两万兵力实在不算什么。

    倘若走漏消息,以至于被暴鸢得知他秦军主营兵力空虚,被其趁机进攻,区区两万秦兵如何抵挡十万的韩国精锐?恐怕一夜工夫就被会那十万韩军杀地精光。

    但没办法,毕竟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向寿根本来不及阻止白起。

    考虑到白起乃是他秦国颇有潜力的年轻将领,又受到穰侯魏冉的器重,并且与他向寿平日里关系亦不错,向寿只能咬着牙配合白起的行动。

    就在方才,当有士卒向他报告,说魏军主营一带好似有冲天火光时,向寿当即便意识到肯定是白起率军突袭魏军主营的战术得手了,于是他立刻下令对雒水东岸的魏军发动强袭,试图尽快击破这支魏军,顺势攻打魏军主营,助白起一臂之力。

    可没想到的是,驻守在雒水东岸的这支魏军,实力竟然如此强劲,以至于在近身搏杀的情况下,他麾下的秦卒竟反被对面的魏军所压制。

    不得不说,在魏国施行军功爵制后,仍能压制秦军士卒的他国士卒,着实不多。

    考虑到白起那边随时都有可能遭到魏军的反制,向寿咬了咬牙,催促麾下的兵将朝河对岸发动猛攻。

    不惜伤亡!

    然而即便如此,他麾下的秦军还是无法在东岸立足,甚至于渐渐地,秦军士卒只能站在膝盖没水的河滩上与对面的魏卒厮杀。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麾下的秦卒被压制住了,对方反向推进,逐步将战线往前推进。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一度压制了迎面而来的秦军,但唐直与焦革二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轻松之色。

    因为就在片刻之前,他们刚刚接到了主帅公孙喜的命令,公孙喜命他二人中的一个,率领麾下军队绕到北面,切断那支偷袭魏军主营的秦军、即白起军的退路。

    接到这道命令后,唐直与焦革亦有些愕然。

    焦革皱着眉头对唐直说道:“犀武恐怕不止咱们这边亦遭到了秦军的突袭,是故这才派人前来传令,令我等分兵切断那支秦军的退路……”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眼仍在激烈交战的河岸,皱着眉头又说道:“可似眼下这般,你我如何好分兵?”

    “……”唐直沉默不语。

    据他所见,河对岸的火把密密麻麻,这意味着河对岸的秦军数量极多。

    但唐直此前并无丝毫惧色,毕竟他与焦革麾下亦有两万军队。

    两万军队,再加上雒水这道天险,他有足够的把握挡住这支秦军——纵使对面的秦军人数多达四五万,守住今夜也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但倘若焦革率军前往支援主营那边,那他的压力就大了。

    在沉思了片刻后,唐直沉声说道:“既是犀武的命令,你速速带兵前去,终归主营那边更加紧要……”

    “那这边呢?”焦革皱眉问道。

    唐直凝视了片刻河对岸的秦军,沉声说道:“我会尽量扼守此地,倘若秦军的攻势只有这种程度的话,守住今晚应该没什么问题……相比之下,若你能尽快支援主营,助主营那边歼灭进犯的秦军,这场仗我方的优势就很大。”

    “嗯!”焦革点点头,随即又说道:“我把弓弩手都留下,只带步卒。”

    说罢,他唤来两名麾下的将领,令后者以及其麾下弓弩手皆听从唐直的号令,而他自己,则立刻回营。

    此时他麾下的军队,早已在军营内整装待发,随时都能支援河岸那边,但既然接到了公孙喜的命令,焦革也只能带着这一万人迅速前往主营。

    雒水至魏军主营,约四十里的路程,纵使焦革下令麾下步卒急行军,途中毫不停歇,待他率军抵达主营一带时,也已临近子时。

    “司马,主营的火势……”

    身边有一名士卒指着前方提醒着焦革。

    “闭嘴,我看得到!”

    焦革喝了一句,旋即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远处的主营。

    只见那座连绵十几里的主营,此刻北营、西营、中营皆熊熊燃烧,唯独南营那边尚未火起,想必那里还有他魏军在拼死抵抗——至于东营,以焦革目前所在的位置瞧不真切,不过显然情况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居然……战况居然已糜烂至如此地步么?』

    看着不远处那座遍布火海的主营,焦革简直难以置信。

    要知道,那里可是整整十六万的魏军,怎么会被秦军打成这样?秦军到底有多少兵力?

    “司马,怎么办?”

    有士卒询问焦革道。

    怎么办?

    事实上焦革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公孙喜的命令,是叫他率军切断那支偷袭其魏军主营的秦军的退路,可问题是目前这情况,那支秦军似乎连他们的主营都要攻陷了,还切断屁个退路?

    “还能怎么办呢?”

    长长吐了口气,焦革抬手指着西营方向说道:“从西营杀进去,相比北营,那里火势较小。”

    一声令下,焦革率领麾下一万军队立刻支援西营。

    此刻西营内外,魏军与秦军仍在拼死厮杀。

    不得不说,夜袭得手的秦军占据了巨大优势,对魏军采取步步紧逼的战术,或分散兵力同时进攻中营、西营、东营,或集中兵力,一口气打下公孙喜死守的中营,指挥地井井有条;反观魏军,由于仓促应战,今晚彻底被打懵了,待等秦军攻到中营时,营内仍然是「士卒找不到军将、军将找不到麾下的士卒」的情况。

    正因为如此,十六万魏军被五万白起军杀地节节败退,或自相践踏、或被秦卒所杀,损失惨重。

    面对着这等巨大伤亡,公孙竖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对公孙喜说道:“犀武,撤兵吧,这座主营早已守不住了,就像蒙师帅所说的,我军可以暂时退到伊阙山上,借山势之险抵挡秦军,待等天明之后,再与秦军厮杀,岂不好过此刻叫士卒们白白送死?”

    “再等等。”

    凝视着正前方远处两军士卒的厮杀,公孙喜沉声说道:“算算时辰,韩军就快到了,一旦韩军赶到,我军就能杀退秦军,夺回这座主营……”

    “简直……愚不可及!”

    公孙竖咬牙切齿地骂道:“你怎么知道暴鸢就一定会派援兵来?”

    “他一定会派援兵的。”公孙喜沉声说道:“我向他求援,若他不派援军,任由我军被秦军击败,事后他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

    听到这话,蒙仲微微摇了摇头。

    他对这个公孙喜已经彻底失望了。

    与赵主父不同,赵主父是败在其太过于自负,而公孙喜呢,则是因为这个人私心太重,不肯让自己吃亏,不肯让韩军占便宜。

    这不,在当前这种危机下,他居然还在算计韩军。

    所谓的魏韩联军,根本就是一盘散沙。

    微微摇了摇头,公孙竖转头问蒙仲道:“蒙师帅,若韩军派来援军,有机会重创这支秦军么?”

    说实话,事情弄到这种地步,蒙仲都已经懒得再白费口舌,因为他知道,公孙喜是绝对不会听取他的建议的。

    不过鉴于这话是公孙竖问的,蒙仲想了想还是如实地回答。

    “恐怕很难!……对面的秦军,虽然体力有所下降,但考虑到韩军亦是飞奔赶来援助,因此两军的士卒在体力方面应该是持平的。再考虑到秦军刚刚击破我军,士气高昂,我认为韩军的胜算并不高。……再者,秦军是单独作战,他们指挥有序,而我方,待等韩军来援,魏、韩两军士卒互不相识,或许还会出现自相残杀的局面,使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听到了么?撤兵吧。”

    公孙竖凝视着公孙喜问道。

    “……”

    公孙喜默然不语。

    平心而论,他终归也是戎马一生的将领,又岂会不知蒙仲所说的这些都是正确的?

    只是他不愿去接受罢了。

    他眼下唯一考虑的,便是等韩军来援后,两军合力击败前来进犯的那支秦军,务必要将其重创,甚至是全军歼灭,不惜任何伤亡代价,只有这样,才能弥补他的过失。

    撤兵?

    不存在的,一旦撤兵,像蒙仲所说的那般撤到伊阙山,就意味着他默认了这场惨败,再难有辩驳、挽回的余地。

    想到这里,公孙喜摇摇头说道:“还有机会,只要……”

    “公孙喜!”

    在蒙仲、公孙度以及在旁魏军兵将惊愕的目光下,素来和气的后营主将公孙竖厉声喝断了公孙喜的话,怒声骂道:“你要这十八万魏军皆为你一人私欲陪葬么?!”

    “……”

    可能公孙喜亦没料到公孙竖竟然会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只见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公孙竖深深吸了口气,在平息了一番情绪后,沉声说道:“诸兵卒听着,此刻我以副帅、中军佐的名义对全军下达命令,所有魏军将士,不得恋战,立刻后撤至伊阙山。这场仗我方已经战败,没有必要再付出无谓的牺牲……”

    “竖?!”

    公孙喜难以置信地看着公孙竖,可能是难以想象这位老兄弟居然会“背叛”自己。

    然而公孙竖却不理睬公孙喜,仍旧转头对四周的魏军兵将说道:“这并非临阵脱逃,而是阻止无谓的牺牲,我魏军的实力远在秦军之上,今晚只不过是仓促应战,才会遭到如此惨败,待他日我等重整旗鼓,再与秦军厮杀,秦军必败无疑!……现在听从我的号令,全军撤往伊阙山!”

    “不许撤!”公孙喜怒声喝止道。

    “撤!”

    “我看谁敢撤?!”

    “撤!……若有何罪责,皆由我一人承担!”

    “……”

    周围的魏军,以及询问而来的窦兴、魏青等军司马,见此情况亦是面面相觑。

    而蒙仲,此刻心中域是升起了几许希望。

    不可否认,他魏军今夜确实是损失惨重,但倘若公孙竖能顶住公孙喜的压力,让魏军全军后撤,蒙仲估计他魏军最起码还能保留约十万的兵力。

    那么,这场仗还有的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