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9章:兴师问罪(二)【二合一】

    “公、公孙军将……”

    当被公孙竖派去的兵吏抓到面前时,那名叫做陈昌的粮官心中万念俱灰。

    『果然是这个陈昌……』

    在见到陈昌后,公孙竖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严格来说,眼前这个陈昌,也能算做是他手底下的官吏。

    说起来,虽然魏国设有司兵、司甲等管理剑类与甲胄的官员,但却没有设置什么“司粮”类的官员,在军队出征前,一般都是由出征军队的主将与国相交接,交割军队中所需的粮草——主将会专门派一名麾下的将领交接此事,然后这名将领拿着国相的批文,找管理粮仓的「庾(yǔ)廪(lǐn)」交割军粮。

    在这个过程中,一部分的庾廪、即粮官,会暂时随同军队一起行动,协助粮草的运输、管理、分配等等事宜。

    而眼前这个陈昌,即暂时被划入出征军队的一名粮官,因此公孙竖此前对此人并无太多的印象,直到陈昌被后营的兵吏带到他面前,他才感觉有点眼熟,似乎是此前见过几次。

    当然,即便对方暂时是自己管辖下的官员,但公孙竖却丝毫没有想包庇对方的意思,一来以权谋私、克扣武卒饭菜这件事后果极为恶劣,二来,对方与他无亲无故,也不算是他真正的部下,他有什么理由去包庇对方?更别说为此还要得罪一个有强大后台的年轻人。

    想到这里,公孙竖冷冷质问道:“就是你么?克扣了蒙师帅麾下魏卒的饭菜?”

    “不、不是……”

    陈昌连连摇头。

    此时的他,心中后悔莫及。

    其实他也不认得蒙仲,也并非有意要针对后者,只不过这两日有个叫做焦革的军司马找上了他,给了他一点好处,委托他给那个叫做蒙仲的师帅一点颜色看看。

    焦革乃是军司马,而那蒙仲仅仅只是一名师帅,两者的军职差了整整两个级别,陈昌当时觉得,若能借这件事与一名军司马拉近关系倒也不错,兼之又得了些好处,便一口应下了这件事,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名叫做蒙仲的师帅,竟然如此大胆,居然敢带着率下两千余魏武卒闯到后营来惹事。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主管后营军政的公孙竖非但没有惩罚那个蒙仲,反而派人将他抓了起来,带到这里当面质问。

    “到底是或不是?!”公孙竖厉声呵斥道。

    其实从陈昌那惊恐的反应中,他就已经察觉出了一二。

    在公孙竖的严厉逼问下,陈昌很快就承认了,面色惶恐地说道:“是有人、有人让我这么做的……”

    “谁?!”公孙竖喝问道。

    “是……是焦革军司马……”陈昌哆哆嗦嗦地问道。

    『焦革?军司马?』

    公孙竖皱了皱眉,似乎是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牵扯到一名军司马。

    而就在这时,忽听远处传来一声呵斥:“住口!休要胡言乱语!”

    公孙竖与蒙仲闻言转头看去,便瞧见军司马唐直正迈步向这边走来,身后跟着的正是他的旧友焦革。

    原来,在得知蒙仲兴师动众带着率下兵卒前来后营闹事后,焦革便带着唐直前来看热闹,想看看蒙仲私闯后营会是怎样的后果,结果非但没看到蒙仲倒霉,反而被陈昌供出了焦革,因此唐直立刻挺身而出,毕竟焦革也是为了给他出奇才买通陈昌针对蒙仲,他岂能坐视不管?

    “就是他,是他让我那样做的!”

    瞧见了焦革,陈昌当即指着焦革大声喊道。

    见公孙竖狐疑的目光看向自己,逐渐已意识到情况不大对劲的焦革自然矢口否认:“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你那么做了?”

    “明明就是你……”见焦革竟然推卸责任,陈昌又惊又急,然而刚刚想要起身,就被两名兵吏给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够了!”

    公孙竖当即喝止了陈昌,转头问焦革道:“焦革军司马?此事与你是否有关?”

    焦革还未开口,就见唐直开口袒护他道:“公孙军将,在下担保此事与焦革无关。”

    公孙竖瞥了一眼唐直,皱眉说道:“我记得你是……”

    “唐直。”

    唐直抱拳自我介绍道:“此前在翟军将麾下担任军司马。”

    『翟军将?翟章么?』

    公孙竖心中恍然之余,也逐渐记起了这个名叫唐直的军司马。

    『唐直、焦革、蒙仲,还有这个该死的陈昌……原来如此!』

    想着想着,他心中顿时恍然大悟。

    虽说上了年纪记忆有些衰退,但公孙竖可不是什么愚昧之人,哪里还看不懂当前的情况:分明就是唐直被蒙仲夺走了两千五百名魏武卒,心中不忿,是故他的好友焦革为其出面,利用这个陈昌试图教训一下蒙仲,没想到蒙仲这小子实在胆大,居然敢带着两千五百名魏武卒闯到后营,将这件事闹大,逼得唐直只能出面袒护焦革。

    『……那么,该怎么处置呢?』

    公孙竖皱着眉头思忖着。

    平心而论,作为公孙喜的部将,他公孙竖亦不畏惧翟章,毕竟公孙喜与翟章此前可谓是平起平坐,再考虑到目前公孙喜与魏相田文关系不错,是故公孙喜的权势反而要在翟章之上。

    至于渊源,翟章驻守在邺城一带,主要是负责防备魏国;而犀武公孙喜此前则驻守在河东,主要是负责防备秦国,两者此前秋毫无犯,井水不犯河水,是故公孙喜也不畏惧翟章,因此之前才会命令唐直交割两千五百名魏武卒给蒙仲。

    当然,其实公孙喜倒也没有针对唐直、针对翟章一系魏国将领的意思,说到底他只是不想从自己麾下的河东魏军中抽出两千五百名魏武卒给蒙仲罢了,顺便再让蒙仲因此得罪翟章,小小报复蒙仲一下,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没想到,今日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事。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不惧翟章,但公孙竖并没有理由为蒙仲出面得罪翟章一系的魏将。

    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蒙仲,示意道:“蒙师帅,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置呢?”

    听闻此言,唐直亦转头看向蒙仲。

    忽然,蒙仲颇为突兀地问唐直道:“唐军司马认为呢?”

    唐直愣了愣,旋即正色说道:“我认为当重罚这个粮官!此人以权谋私,克扣武卒饭菜,罪大恶极!”

    “你……”

    陈昌闻言又惊又怒,他哪里看不出来唐直是想包庇焦革。

    然而就在这时,就见蒙仲突然拔出利剑,一剑斩向陈昌,吓得陈昌下意识地一缩脑袋。

    “啪嗒”一声,陈昌头上的发冠被蒙仲一斩两断,连带着就连头发都被蒙仲斩断了不少。

    『失手了么?……话说这小子真敢当着公孙军将的面拔剑啊?』

    就在围观众人暗自诧异之际,就见蒙仲提着剑对那陈昌说道:“蒙某可不是失手,不过是看在公孙军将的面子上留你一条杏命罢了。……你乃后营粮官,本该妥善安排好营内士卒的食物,然而你却以权谋私,克扣我营将士的饭菜,纵使蒙某将你杀了,亦不为过。但考虑到你乃公孙军将手底下的官员,又是初犯,我姑且留你一命……若有下回,我斩的就不是你头上发冠,而是你项上首级!”

    说到这里时,他有意转头环视了一眼在旁的诸粮官们,其意思不言而喻。

    『这小子……有点意思。

    公孙竖捋着胡须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蒙仲,随后,他亦瞥了一眼唐直。

    如他所见,此刻唐直看向蒙仲的目光中,亦带着几分惊诧与意外。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外传来一声沉喝:“蒙仲!”

    旋即,人群中响起一阵低声议论。

    “犀武。”

    “犀武来了。”

    “嘿,我觉得那小子要倒霉……”

    “我看到不一定……”

    在众人议论纷纷中,犀武公孙喜带着一队近卫走到了这边,在瞥了一眼满头散发、瘫软在地的陈昌后,用凌厉的目光看向蒙仲,心中着实有点恼怒。

    但他并没有率先喝问蒙仲,而是叫近卫公孙度命令周围围观的人群散开,就连蒙仲带来的两千五百名魏武卒,都被犀武下令退出后营。

    围观众人当然不敢违抗犀武的命令,纷纷散离,包括唐直、焦革二人,以至于最后只剩下公孙喜、公孙竖,蒙仲以及他一干同伴,以及犯了事的陈昌与寥寥十几名后营兵吏。

    “你给我过来!”

    在狠狠瞪了一眼蒙仲后,公孙喜将后者叫到一旁。

    见此,公孙竖也跟了上去。

    “小子,你当真是胆大妄为!”

    瞥了一眼走近的公孙竖,公孙喜没有于意,目视着蒙仲沉声说道:“初到营中没几日,就闹出这么大的事……带着率下兵卒闯入后营?!似你这般胆大妄为,我岂能容你继续留在军中?!就算……”

    “犀武要将在下逐出军队么?”蒙仲平静地打断了公孙喜的话。

    听闻此言,公孙喜眯了眯双目,冷声说道:“擅闯后营重地,你觉得你犯下的过错不足以被驱逐出军队么?”

    “不足以。”

    蒙仲微微摇了摇头。

    他当然知道公孙喜恨不得找个机会将他驱逐出军队,倒也不是有意针对他,只是不希望他这个“祸害”继续留在军中罢了,但蒙仲还指望着能在这次救援韩国的出征行动中立下军功,岂能坐视公孙喜将他驱逐?

    想到这里,他正色说道:“犀武明鉴,在下闯入后营讨公道虽然莽撞,但实属情非得已,倘若犀武执意要为此将在下驱逐出军队,在下不服,事后定会设法向魏王禀报,请魏王主持公道……”

    公孙喜闻言微微色变,寒声从嘴里迸出几个字:“你在威胁老夫?”

    “在下不敢,在下只是就事论事。”朝着犀武拱了拱手,蒙仲正色说道:“据在下所知,武卒乃是魏国的根基,而现如今,居然胆敢有人以权谋私,克扣武卒的饭菜,这无疑是在动摇国家的根基,若放任不顾,此事传扬出去,定会有人误会犀武治军不严。与其惩处在下,犀武理当重惩那名粮官,如此一来,营中上下将士必会更加拥护犀武……”

    “嚯?”公孙喜气乐了,反唇讥笑道:“照你这么说,你反而是在帮老夫咯?”

    “正是!”蒙仲坦然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公孙竖见此忍不住笑了出声。

    瞪了一眼公孙竖,公孙喜冷笑着对蒙仲说道:“你明明可以上报老夫,似这等事,老夫定会严查,可你知情不报,有意带着兵卒前来后营闹事,别以为老夫不知你小子的心思,你不过是借机立威而已……”

    “拙劣伎俩,让犀武见笑了。”

    在公孙喜有些愕然的表情下,蒙仲很坦然地承认了这件事。

    没什么好掩饰的,他此番带着兵卒闯到后营来,就是借机立威,一方面笼络麾下将士的军心,一方面让其余营区的兵将记住他蒙仲这个名字,无论日后用到或者用不到。

    『这小子……』

    见蒙仲坦然承认,公孙喜为之语塞。

    而此时,就见蒙仲坦然说道:“虽然是事出有因,但擅闯后营重地,理当受到惩处。犀武,不如就罚在下半年军俸,以儆效尤,在下自愿领罚。”

    “半年军俸?”犀武闻言暗自冷笑。

    有段干氏那种家族作为后台,蒙仲会在意那区区半年军俸?

    但话说回来,不能否认蒙仲也算识相,罚军俸半年,也足以惩罚蒙仲这次擅闯后营,只是这样都没能把蒙仲这小子踢出军队,公孙喜心中难免有些懊恼。

    正如蒙仲所猜测的那般,公孙喜本人对蒙仲并无恶感,他只是觉得留这小子在军中十分麻烦罢了。

    『……这次看样子只能这样了,日后上了战场,得尽早将这小子打发走,这小子……是个祸害!』

    公孙喜心下暗暗想道。

    长长吐了口气,他沉声说道:“就如你所愿,这次且只罚你半年军俸,若再有下回……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记住了么?蒙仲?”

    对于公孙喜这种威胁,说实话蒙仲丝毫不以为意。

    在他看来,只要不被公孙喜捏住把柄,纵使是公孙喜,也没办法强行将他踢出军队。

    当然,话虽如此,但此刻却没有必要逞口舌之快。

    “在下记住了。”蒙仲微笑着回道。

    见蒙仲还算识相,公孙喜也按捺下心中的不快,淡淡说道:“好了,带着你麾下的兵卒,返回你自己的营区去罢……”

    “喏!”蒙仲拱了拱手,旋即又说道:“说起来,我军中兵将尚未用饭……”

    公孙喜当即皱起眉头,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就见公孙竖笑着说道:“去吧,小子,待会老夫自会吩咐粮官重新为你等准备饭菜。”

    公孙喜皱眉看了一眼公孙竖,但终究没有淤说什么。

    说到底,他也不能坐视蒙仲与其麾下的魏武卒饿着肚子,毕竟这件事的过错又不在蒙仲——只不过蒙仲这小子实在胆大,居然敢利用这件事竖立威信。

    不多时,在告别公孙喜与公孙竖后,蒙仲与蒙虎、乐毅一干等离开了后营。

    在经过后营营门附近时,蒙仲看到了唐直、焦革二人,二人正站在营门附近,明摆着是在等待着蒙仲等人。

    “我不欠你了。”

    在经过唐直时,蒙仲随口丢下一句话,旋即继续走向前方。

    唐直愣了愣,旋即这才明白蒙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无疑指的是他没有于公孙竖、公孙喜二人面前追究焦革。

    『……狡猾的小子。

    虽然心中这般想着,但唐直的脸上却并无恼色,反而嘴角还扬起了几分莫名的笑意。

    在他的视线中,蒙仲已经走到了后营外,迎面而来的,是曹淳、魏续等面带担忧之色的部下。

    “师帅……”

    “师帅,犀武没有为难你吧?”

    目视了一眼眼前那些面带担忧之色的部下,蒙仲微笑着说道:“公孙军将言,会吩咐人重新对我等准备饭菜……或许还会酒水哟。”

    听闻此言,诸魏武卒愣了愣,旋即一个个皆为之欢呼起来。

    “走,回咱们的营区!”

    “喔——!”

    在蒙仲一声令下之后,两千五百名魏武卒振臂高呼,簇拥着他们的新任师帅,昂首挺胸地返回营西北的营区,仿佛是打了什么胜仗凯旋而归。

    在此期间,魏续瞥了一眼唐直、焦革二人,旋即猛然转身,跟随着蒙仲、蒙虎、武婴一行人而去。

    相比之下,曹淳、蔡成、吕闻、於应四人并不如魏续那般果断,神色复杂地盯着唐直、焦革二人半响,最终,他们朝着唐直抱了抱拳,继而转身离去。

    看着魏续、曹淳等旧日麾下兵将离去的背影,唐直心中明白,方才那一记抱拳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没想到会弄成这样……”焦革满脸歉意地对唐直说道。

    听闻此言,唐直拍了拍焦革的肩膀,目视着蒙仲等人离去的背影,轻笑着说道:“这样也好,至少能让我知道,我麾下之兵,究竟跟了一个……怎样的主将。”说着,他一拍焦革的肩膀,笑着说道:“走,到我营帐喝酒去!”

    “啊?”焦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唐直拉走了。

    而此刻在更远的地方,公孙喜与公孙竖等人亦远远看着蒙仲等人离去的背影。

    “是叫蒙仲吧?那小子可真是狡猾啊……”

    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公孙竖捋着胡须低声笑道:“借机大闹后营,叫我后营的官吏都记住了他的名字,又还了前几日欠唐直的人情,更难得的是,兵不沾血便达到了目的。……啧啧啧,狡猾的小子,你想要将其剔除出军队,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不得不说,虽然今日蒙仲带着诸多兵卒大闹后营,但因为此人懂人情世故、知进退,至少公孙竖对其没有什么恶感,相反,他觉得这小子挺有意思的,尤其是蒙仲“义释焦革”,借机还了前几日欠唐直的人情,就连公孙竖此前也没有想到——他原以为蒙仲那小子会借机把焦革扯进来一同报复,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哼!”公孙喜闻言冷哼一声。

    可能是至今为止蒙仲已两次顶撞过他的关系,他对蒙仲多多少少有些不快,不过在刨除这些后,他亦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的确机智狡猾,无论是其抓住机会趁机竖立威信,还是像公孙竖所说的,以“义释焦革”的方式还了前几日欠唐直的,总而言之,弄到最后这小子以区区半年的军俸,就换来了其麾下两千五百名武卒兵将的信赖,同时与唐直撇清了恩怨,顺便还让整个营内的兵将都记住了他蒙仲的名字,意识到了这小子的不好惹。

    这种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待等上了战场,早早打发掉这小子罢。”公孙喜冷冷说道。

    听闻此言,公孙竖微微皱了皱眉,压低声音说道:“犀武,那小子是段干氏那边的人,而段干氏,乃是太子一系……虽说田文目前在我魏国仍具权势,颇为风光,但你要知道,这魏国,日后终归还是由太子来继承,而并非田文……谁知道田文这个魏相能做多久呢?你若过于亲近田文而得罪段干氏,在我看来并不明智。”

    “……”公孙喜闻言默然不语。

    正如公孙竖所言,段干氏历来负责教导王室、公室子弟,如今他魏国的太子魏圉,他的老师正是段干寅、田黯、公羊平那帮西河儒家大贤,这也是正是公孙喜不敢得罪段干氏与西河儒家的原因之一。

    一旦日后太子魏圉长大承认,继承王位,他会坐视薛公田文继续在魏国执掌大权?怎么可能!

    就像秦武王继位后第一件事就是对付商君卫鞅一样,待等太子魏圉继位,肯定也会做出一番针对田文的举动,确保田文的权势无法影响到王权。

    因此,与田文走得太近,这对于日后未必是一件好事。

    长长吐了口气,公孙喜沉声说道:“不管日后如何,至少目前仍是薛公掌权……再者,当初兄长(公孙衍)遭田需迫害诬陷,最后被田需嫁祸‘杀害张寿’的罪名遭大王错杀,那时若非田文仗义出面帮衬,你我亦难以留在魏国,只能逃奔韩国,这份恩情,不可不报。”

    听闻此言,公孙竖默然不语,毕竟他们当日确实是欠下了薛公田文一个人情,一个天大的人情。

    当日,公孙喜便就“蒙仲擅闯后营”之事做出了惩罚:粮吏陈昌被罚四十军仗,逐出军队;而蒙仲则被罚半年军俸。

    得知这件事后,以魏续为首的魏武卒兵将们纷纷为蒙仲抱不平,但诸如唐直、焦革、公孙竖等明眼人却知道,区区半年军俸根本不算什么。

    那个叫做蒙仲的小子不好惹!

    短短几日之间,蒙仲的名字便传遍了整座军营,传遍了营内数万魏军兵将,让所有人都牢牢记住了一个叫做蒙仲的师帅。

    更别说事后,段干氏在得知这件事的情况下,亦刻意叫段干崇带着许多酒菜前来犒赏蒙仲与其麾下的兵将,明摆着就是告诉营内其余兵将,这蒙仲是他们段干氏的人,是他们西河儒家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营内诸人,哪怕是军司马级别的魏将,亦不敢轻视那个叫做蒙仲的师帅。

    转眼到了二月初,冰雪逐渐消融,犀武公孙喜下达全军拔营启程的命令,率领此间营内数万兵卒,包括已从河东调往韩国的河东魏军,共计整整十八万魏军,赶赴韩国,讨伐秦军。

    魏韩两国与秦国的这场战争,就此拉开帷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