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7章:针对【二合一】

    『PS:感谢“韬卍”、“madmac16”两位书友打赏的各一万起点币~~』

    ————以下正文————

    三日后,待当日的操练结束之后,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五名原旅帅再次聚集在曹淳的帐篷里。

    在四人刚进帐篷的时候,曹淳便好似想起了什么,带着几分不快的表情对魏续说道:“喂,魏续,今日再在我的帐篷内乱来,我真的会发火的……”

    “哈?”魏续莫名其妙地看着曹淳,似乎一时间没想起他三日前在这里做了什么。

    见此,曹淳不客气地说道:“你给我少装蒜了,当日我跟那蒙虎离开之后,是你又将我的床铺给踹翻了吧?”

    “噢,你说这个啊……”

    魏续背靠着曹淳的床铺,大刺刺地在地上坐了下来。

    “什么这个那个,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你想发脾气到别的地方去,少在我这里……”

    “行了行了,我听到了。”还没等曹淳说完话,就见魏续随意地挥了挥手。

    『居然没顶嘴?』

    蔡成、吕闻、於应三人颇有些不可思议地对视一眼,就连曹淳就感觉有些意外,毕竟据他们以往对魏续的了解,这家伙脾气相当火爆,属于那种一点就燃的干柴杏格,然而这次居然这么随和?

    “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啊?”

    蔡成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魏续,旋即又转头看了一眼曹淳、吕闻、於应三人,压低声音说道:“那么……先来说说正事吧。你们这几日跟那几个小子相处地如何?曹淳。”

    听闻此言,曹淳不由地便想到了他如今的主将,一名叫做蒙虎的少年。

    虽然仅相处几日,但曹淳对于蒙虎的杏格大致也把握地差不多了。

    首先那小子相当自来熟,跟谁都是这样,当日明明与他曹淳相识还不到半日,却与他勾肩搭背仿佛有几十年交情似的,这让曹淳颇为不适。

    其次,那小子杏格有点跳脱,大多数时候都没个正行,选拔官长居然提议让五百名魏武卒以群殴的方式来筛选,着实让曹淳大开眼界——这小子居然没心没肺到这种程度。

    不过在有时候,曹淳也能看到那小子正经的一面,而且似乎是相当有心计、相当有城府的样子,因此曹淳暂时也吃不准,那小子究竟是真的没心没肺,还是故意装出没心没肺的样子,实则是个心机相当深沉的小子。

    “……蒙虎,那小子看似藏不住心事,我稍加试探他就巴拉巴拉将他们曾经的经历告诉了我。”说到这里,曹淳转头看向其余四人,压低声音说道:“据我试探,咱们的那位新师帅,十四岁就经历过宋国与滕国的战争,因功被封为上士。十五岁时,他前往赵国,担任过赵王的近卫司马,然后协助赵国的公子赵章谋反,执掌过数万人的军队。回到宋国后,又在宋国逼阳与匡章两军相持……”

    “匡章?”吕闻表情古怪地打断道:“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匡章么?齐国的匡章?”

    “正是!”曹淳点了点头。

    听闻此言,除魏续一言不发外,蔡成、吕闻、於应三人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要知道匡章在魏国还是极有名气的,毕竟前几年匡章作为齐魏韩三国联军的主帅,与魏国的公孙喜、韩国的暴鸢一同讨伐秦国,且最终取得了胜利,攻破了秦国的函谷关,迫使秦国向联军求和。

    毫不夸张地说,匡章就是当今世上最顶尖的那一批将领,很难想象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居然能在宋国与这位名将打地平分秋色。

    “怎么想都是假的吧?”魏续撇了撇嘴,冷笑着说道。

    曹淳闻言也不生气,毕竟蒙虎透露给他的这些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倒也没有反驳魏续,他只是问魏续道:“那么你呢,你跟新任的旅帅相处地如何?”

    “你是说那个叫‘武婴’的小子么?”魏续瞥了一眼魏续,旋即双手手肘反倚着,整个后背靠在曹淳的床铺边,稍稍仰起头,神色颇为严峻的说道:“那小子……挺难缠的。”

    “连你都觉得难缠么?”

    “怎么个难缠法?”

    蔡成、吕闻、於应三人起了几分好奇。

    魏续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在脑海中回忆着他这几日与那名叫做武婴的小子相处的经历。

    “旅帅,官长的选拔已经完成,你觉得有什么疏漏么?”

    “不,你做得很好。”

    “……”

    ……

    “旅帅,据卑下所知,您是师帅身边诸人中武艺最高的那位吧?有没有兴趣与卑下较量一下?”

    “不了。”

    “怎么?武旅帅是怕输给卑下么?”

    “不是怕输,而是我知道我肯定会输,虽然我稍有几分自信能打赢寻常的武卒,但你曾经是统率五百名武卒的旅帅,我不是你的对手。”

    “……就这么轻易认输了,合适么?”

    “没什么,我本来就不以武艺见长……”

    “那您擅长什么呢?”

    “防止出现疏漏。”

    “……”

    ……

    “旅帅,关于士卒近几日的操练……”

    “交给你。”

    “……合适么?”

    “我说过,你是一位勇猛而出色的将领,我在这里只是为了确保师帅的将令能够顺利下达。”

    “……”

    ……

    “旅帅,你将所有的事就交给卑下,难道不怕卑下联合士卒排挤你么?”

    “你不会的,虽然据我打听,人人都说你鲁莽冲动,但我相信你绝对不是单凭匹夫之勇的将领……排挤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

    『……』

    魏续盯着兵帐的帐顶回忆着。

    这几日,在他与那名叫做武婴的小子所相处的过程中,他不止一次地挑衅,但对方根本不搭理他,几乎每次都很爽快地承认自己的不足并反过来称赞了他一番,弄得他也不好意思再继续纠缠。

    至于在带兵方面,正如那武婴前几日所言,将麾下五百名魏卒的事宜通通交给了他,无论是选拔官长还是操练士卒,而他自己则站在远处看——魏续至今也没搞懂那小子究竟在看什么。

    总之,那是个让魏续连火都发不出来的难缠家伙。

    但话说回来,可能也正是侥幸碰到这种杏格古怪的上官,魏续这几日倒也没感觉有什么失去了旅帅之职的落差感,以往由他负责的,如今还是由他负责,只不过多了一道向新任旅帅汇报的程序而已,虽然那小子大多数时候都只会说一句:“唔,你做得很好。”

    “没什么好细说的。”

    瞥了一眼正看着自己的蔡成等人,魏续轻蔑地笑了笑,看似毫不在意地说道:“我那边的那个小子,我轻松就能摆平了。”

    『……可看上去,怎么像是你被对方给摆平了啊?』

    曹淳、蔡成、吕闻、於应四人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暗暗想道。

    可不是么?前几日还怒火填胸的魏续,今日看上去居然好似连一丝火气都没有,仿佛已经适应了失去旅帅之职后的自身定位,这不算被对方给摆平了又是什么?

    可笑这家伙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能轻易摆平对方?

    『唔……还是不提醒他了,这家伙发怒的时候挺烦的。

    颇有默契地与曹淳、吕闻、於应对视一眼,蔡成咳嗽一声岔开了话题:“我那边的新旅帅,是个叫做华虎的小子,杏格嘛……看上去是个挺莽撞的小子,终日里说得最多的都是要超过蒙虎,说他才是咱们那位新任师帅麾下的第一猛将。唔……总之,还不算是个令人生厌的家伙。吕闻,你呢?”

    “我那边的?”吕闻想了想,说道:“是个叫穆武的小子,说实话,我还挺看好那小子的,就是搞不懂那小子有时候一个人独自在一边‘嘿嘿’傻笑什么。……於应,你呢?”

    “我啊?”

    於应挠了挠头,颇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那我边那个叫做乐进的小子,说实话挺烦的。昨天那小子又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了一个所谓的趣事,说真的,我以我项上人头担保,那是一点都不好笑,唯独那小子自己笑地都快岔气了,我至今也没搞懂。”

    “说得什么?”蔡成好奇问道。

    於应回忆了一下,说道:“我也没记清,似乎是说一个体型很臃肿的男人去井边打水,结果卡在井口里了。”

    “??”

    曹淳、蔡成、魏续、吕闻忍不住在脑海中幻想了一下画面,半响之后,四人皆笑了出声。

    见此,於应皱了皱眉:“看来你们四个跟那小子挺合得来的……”

    “确实挺好笑的。”蔡成说了句公道话。

    於应闻言冷笑一声,说道:“那么这个呢?……对了,墓碑知道吧?死人用的?”

    四人点点头。

    古时世人讲究“墓而不坟”,坟即埋葬死人时隆起的土堆,由于这种方式不利于后辈儿孙寻找先人的坟墓,因此从周国始,世人便逐渐抛弃了“墓而不坟”的传统。

    起初,世人用种植树木来作为墓的标记,但树木亦不好分辨,因此后来便立木刻字作为标记,家财殷富的人家则选择价格昂贵、雕刻困难的石碑。

    於应接着说道:“那小子曾跟我说过,他们故乡死人入葬亦不兴立碑,只有颇有钱的家族才会请石匠雕刻木碑。不立碑不好寻找坟墓,立碑则造价不菲,因此他觉得,不如将死人竖起来埋半截,如此谁家坟墓一目了然……出征在即,却跟我讲这种所谓的笑话,说真的,要不是我心有顾忌,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他。”

    曹淳几人附和地点了点头。

    这种玩笑放在出征在即,确实不怎么合适,如果换做在平时……其实也不怎么好笑。

    总而言之,在经过一番交流后,曹淳等人也逐渐明白过来了,首先,那几个小子本杏都不坏,并且也都没有想打压他们的意思,反而倒是乐意与他们拉近关系,尤其是於应那边的旅帅乐进。

    但反过来说,那五个小子杏格似乎都有点缺心眼,大概是年纪尚未弱冠的关系——哦,魏续那边的旅帅武婴已经弱冠了,可能正是这个原因,这个武婴为人最稳重,若用魏续的话说,那就是稳重地让他连火都发不出来。

    “如此看来,那群小子倒也并无什么恶意,只是为了确保掌握这支军队而已,咱们……不如先观望一阵子。”

    “唔。”

    在听了曹淳的话后,四人皆点了点头,包括此前为此勃然大怒的魏续。

    “对了,那什么‘评分’,你们几个也应该听说了吧?”

    忽然,蔡成提起了一件事。

    听闻此言,曹淳摸着下巴问道:“你是说,被咱们那位师帅任命为‘佐司马’的乐毅,对我各旅军的评价么?”

    他口中的佐司马,是军中魏武卒私底下相传第一个笑话,即指代新任师帅蒙仲在训话时曾顺嘴险些说出了佐司马这个职务,因此军中有不少士卒亦用佐司马指代乐毅与蒙遂二人——大多是无所谓善意恶意的玩笑,毕竟大多数魏武卒对蒙仲提出的“约法三章”还是颇为满意的。

    “唔,我听说过,似乎是个相当厉害的人。”於应点点头说道。

    说话时,他再次在心中暗想:如果乐进那小子不总是给他讲些无聊的笑话,他对那小子其实倒也没什么不满。

    “听说这个评分影响我们各旅军上战场后的驻守位置对吧?”吕闻亦插嘴道:“评分最高的为前军,其次左右军,然后是中军与后军,是这样吧?”

    “看来你们都知道了。”蔡成摊了摊手说道:“我那边那个叫华虎的小子,终日在我面前叨叨,说什么一定要从蒙虎手中抢到前军的位置……”说着,他看了一眼曹淳,笑着说道:“抱歉啊,你我现在是竞争对手了。”

    曹淳笑而不语。

    首先,他并不认为自己给输给蔡成,其次,也不认为蒙虎会输给华虎。

    而就在这时,却见魏续一脸愕然地问道:“等等,这个什么评分,会影响出征时的前后军位置么?”

    “你不知道?你那边的武婴没告诉过你么?”蔡成好奇问道。

    “没有,那小子从没……”

    说了半截,魏续忽然想到了武婴那稳重到近乎温吞水的杏格,面色微微一变,当即站起身来说道:“今日就先到这,我有点事先走一步。”

    “那就先这样吧。”其余四人相识一眼,除曹淳以外也准备各自返回各自的兵帐。

    然而,就当曹淳送蔡成、魏续几人走出帐篷时,他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几个愤怒的声音,再仔细一瞧,曹淳等人便瞧见远处围了一大帮武卒,不知在争执些什么。

    『出事了?』

    曹淳、魏续、蔡成、吕闻、於应对视一眼,当即快步走上前去。

    片刻后,他们便来到了远处的人群,只见在那边,一大帮他们一方的魏武卒正围着十几辆装有大木桶的战车,且旁边的地上还摆着几只木桶。

    而此时,在一群气愤填膺的魏武卒的包围下,有几名脾气暴躁的魏武卒正拽着几名兵吏的衣襟,愤怒地质问着。

    『这些是……军中负责全军吃食的兵吏吧?』

    曹淳走上前去,出声喝止道:“住手!”

    那些魏武卒回头一瞧,见曹淳、蔡成、魏续五人走来,这才逐渐平息下来。

    当即,有一名魏武卒指着不远处那些兵吏说道:“几位旅帅,这些人轻怠我军士卒!”

    “我等目前已不是旅帅,莫要叫错。”

    曹淳纠正了一句,旋即心平气和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听闻此言,附近的魏武卒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曹淳等人。

    按照往例,即是是寻常的魏卒,每顿饭菜中也至少会有一块肉,除非是在战场前线且肉食紧缺,而魏武卒的待遇则更在寻常魏卒之上,非但饭菜会稍微丰盛一些,甚至于还能尝到酒水——毕竟最近这段时间这座营内的魏卒还在修整阶段,因此也不至于全军禁酒。

    但是今日军中那些负责伙食的兵吏送来饭食时,却只见米饭,不见菜肉与酒水,因此有魏武卒开口询问原因,那些兵吏便推脱今日烧煮的菜肉不足,就只剩下米饭,是故此地的魏武卒们勃然大怒。

    “行了,我有数了。”

    挥挥手制止那些满心气愤的魏武卒,曹淳走向那些兵吏,问道:“你等谁是主事?”

    听闻此言,方才曾经一名魏武卒揪住衣襟的兵吏走到曹淳面前,抱拳说道:“在下周玎,是这些人的吏长。”

    “很好。”曹淳点点头,指着那些大木桶问道:“我军皆乃武卒,何以饭菜中只见米饭却不见菜肉?”

    看了一眼四周满脸愤怒的魏武卒们,那周玎苦笑着说道:“这位官长,此事着实与在下无关呐,在下只是奉了我上面的官长之令,将这些米饭送到贵营……”

    “你送来时就是这样?只有米饭,却无菜肉?”曹淳皱眉问道。

    “是啊,千真万确。在下一介小吏,岂敢克扣诸武卒的饭菜?”周玎苦着脸说道。

    『看来是粮官那边,有人针对我等……』

    曹淳心下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件事有些棘手。

    原因很简单,因为营内那些负责伙食的粮官,除官职最大的督粮官或许是公孙喜亲自任命以外,其余手底下的,基本上都是大梁一带的官吏,曹淳这群人是邺城一带的兵将,与大梁这边的官吏并不熟悉,虽说此事错在对方,但若闹得太大,势必会惊动主将公孙喜,甚至为此也受到惩罚。

    就在曹淳思索着此事该如何解决时,魏续一把将他推开,旋即迈步走上前,揪住了那个周玎的衣襟,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在开什么玩笑?哪怕营中菜肉紧缺,克扣也不应该是克扣我等武卒,喂,你们这帮粮官,难道是有意针对我等么?”

    “不是不是,在下岂敢针对贵军?据说今日是有一支军队多索要了些菜肉,是故……”

    “谁?”魏续面无表情地问道。

    “是来自防陵的军司马焦革,他说他今日是他生诞,是故向我的上官索要了更多的酒菜……”

    『焦革?』

    魏续皱了皱眉,缓缓松开了抓着周玎的手。

    “焦革……假若我没记错的话,此人是唐直军司马的旧友吧?”吕闻皱着眉头低声对曹淳、蔡成、於应等人说道。

    “你没记错。”蔡成回了一句,旋即亦皱起了眉头。

    他低声对曹淳说道:“看来,应该是焦革想给咱们新任师帅一个教训,牵连到了我等。”

    “唔。”

    曹淳微微点了点头,心中亦感到颇为棘手。

    他们都认得焦革,那是他们原先的军司马唐直的旧友,若非事出有因,并不会无缘无故针对他们,显然对方是为了给唐直出一口气,给他们新任的师帅蒙仲一个教训。

    『这可怎么办呢?』

    曹淳难免有些为难。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魏续一声暴喝:“焦革又怎么样?无缘无故欺负到我等头上,这口气我魏续咽不下!”说着,他振臂喊上附近的武卒,喝道:“走!找焦革问个清楚!”

    『这家伙……』

    曹淳皱了皱眉,赶紧与蔡成、吕闻、於应几人拉住满脸愤怒的魏续。

    而就在这时,就见蒙虎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满脸不解地问道:“都吵什么呢?连用饭都不顾了?话说这次都有些什么菜啊?”

    『……』

    与吕闻、於应二人对视一眼,蔡成便将事情经过告诉了蒙虎。

    此时,无论是满脸怒火的魏续,还是在旁围观的魏武卒们,皆安静了下来,冷眼看着蒙虎的反应。

    唯独曹淳看向蒙虎的目光有些忐忑。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蒙虎脸上的笑容徐徐收了起来,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可真是……被针对了啊,我还挺盼望着晚上能稍微喝点酒的……”

    说着,他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走上前一把揪住了周玎的衣襟,竟用一只手就将其提起来半截。

    他冷冷问道:“你的上官,就是那个负责我营伙食的家伙,叫什么?”

    “陈……陈昌……”看到蒙虎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睛,周玎只感觉头皮发麻。

    “陈昌么?很好。”

    蒙虎松开了手,面无表情地转身,忽然冷声喝道:“想要吃饭的,就跟我到后营去,宰了那个混账,将属于我军的饭菜抢回来!”

    『我就知道……』

    曹淳叹了口气,当即走上前准备劝说。

    没想到,在旁魏续却用赞赏的目光看了一眼蒙虎,大声说道:“说得好!小子,我对你另眼相看了……大伙,走!”

    『你就别添乱了!』

    有些恼怒地瞥了一眼魏续,曹淳赶紧劝说蒙虎道:“旅帅,若此事闹大,势必会惊动犀武,恐对师帅不利,卑下觉得,此事还是先禀告师帅为妙。”

    他知道,蒙虎为人鲁莽,杏格跟魏续差不多,行事不懂得轻重,但他们新任的师帅蒙仲,想来绝不是如此冲动的人。

    在曹淳的坚持下,众人立刻禀报了蒙仲,后者当即带着蒙遂、乐毅二人来到了这边。

    正如曹淳所猜测的那般,这位新任师帅在听完事情经过后非常冷静,依旧面带笑容地说道:“别急,可能事情并不像我等所猜测的那样是有人针对我们,走,一起去后营问个清楚,所有人都去,穿上甲胄,戴上兵器……如果对方不给咱们一个交代,咱们接下来就住在后营了。”

    曹淳越听越感觉不对劲,愕然抬头看向蒙仲,却见后者脸上虽然还带着几分笑意,但眼神却一片冷漠。

    『原来这小子才是最冲动的那个么?!』

    看了眼正在振臂欢呼大声附和的蒙虎、魏续二人,又看了一眼面带笑容从他们身边走过的师帅蒙仲,曹淳与蔡成、吕闻、於应三人面面相觑。

    『这下可完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