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6章:训军【二合一】

    “咱们新的那位师帅,你说究竟是什么来历?”

    在魏营西北角的营帐内,站在帐内的一名魏卒,询问着另外一名坐在草榻上的魏卒。

    这两人可并非寻常的魏卒,此刻坐在草榻上的、正在擦拭利剑的魏卒叫做「曹淳」,乃是军司马唐直麾下军中的旅帅,即统率五百名兵卒的官长。

    魏武卒编制中的旅帅,可想而知是何等的猛士。

    而站在曹淳面前的那名魏卒,亦是一名旅帅,叫做「蔡成」,他二人今日与另外三名旅帅一同,莫名其妙地被划到了一名叫做蒙仲的小子手底下。

    “谁知道呢,看上去挺年轻的。”

    将手中的利剑举在眼前,用目光仔细审视着剑刃,曹淳漫不经心地回覆着同僚。

    “听说是犀武的意思。”

    蔡成在旁环抱双手而立,皱着眉头说道:“难道是犀武的族人?”

    说着,他见坐在草榻旁的曹淳依旧擦拭着其手中的利剑,遂没好气地说道:“喂,曹淳,你他娘的能否上点心?老子在跟你聊正事!”

    “……”

    曹淳抬头看了一眼蔡成,旋即一边继续擦拭着自己手中的利剑,一边淡淡说道:“呵,事到如今再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还敢违令抗命不成?”

    “呃……”蔡成顿时语塞。

    或许世人都以为,作为魏国最精锐士卒的魏武卒,想必是一群桀骜不驯之辈,只忠诚于他们所认可的主将,对于其余将领的命令不屑而顾,但事实上并不然。

    与世俗的误会恰恰相反,魏武卒其实才是最遵守军纪、最听从主将命令的,哪怕他们的主将只是一个新来的,其原因就在于魏武卒的编制有着其独特的赏罚机制。

    记得当初蒙仲在赵国想要效仿魏武卒建立新军时,当时的赵相肥义就跟他聊过这方面的事。

    魏国的武卒,绝非仅仅只是「士卒」而已,确切地说应该是没有名爵的新晋下级贵族,按照魏国选拔魏武卒的机制,寻常平民只要被选拔为武卒,且通过考核,就能获得房屋、田地、仆从,俨然如小地主般,且这些由国家发放的赏赐,是可以世世代代相传的,纵使是某名魏武卒战死,他的儿子甚至女儿也可以继承这份家业。

    但有个前提,即不会被除名。

    除名,即剔除出魏武卒的名单,这是对魏武卒最严重的惩罚,当某名魏武卒犯下重大罪行时,他就会被剥除武卒身份,顷刻间将被国家收回所有赏赐的房屋、田地、仆从。

    这些重大罪行有降敌、临战而逃、造反、不服从上令等等。

    不错,不服从上令,也会有可能被剥夺武卒的身份,这因为这个原因,武卒并不抵触昨日从军司马唐直军中被调到蒙仲麾下,且他们也不会去想着反抗蒙仲这位新的主将——说白了,他们可不愿意为此舍弃自己的既得利益,被剥夺武卒的身份。

    但不反抗归不反抗,平白无故被调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手底下,且那个家伙看上去还过于年轻,这些魏武卒们难免也会感到担忧,为自己等人的前程感到担忧。

    主将吃肉、士卒喝汤,当世各国将领与其麾下士卒的相处模式,无非就是这个样子,倘若主将吝啬到连汤水都不肯分给手底下的士卒,那么自然不会有人为其卖命;不过更糟糕的,则是这名主将自己连汤水都喝不到,那就更别谈分给手底下的士卒。

    因此,在一名什么样的主将手底下当兵,才是对一名士卒影响最大的事。

    正因为如此,当这两千五百名魏武卒来到营地西北驻扎之后,他们当即各方打听那名叫做蒙仲的新任主将,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人如何,有几分本事等等,毕竟这些都与他们息息相关。

    但遗憾的是,纵使是经过多方打听,他们对那位叫做蒙仲的年轻主将仍是一无所知,后者似乎是凭空冒出来的,此前在魏国毫无名声,唯一能打听到的,即他们的调令来自于他们的三军主帅犀武。

    然而其中究竟是什么缘故,却不得而知。

    正因为如此,以蔡成为例子的好些魏武卒私底下难免有些忐忑。

    而对此,曹淳倒不着急,毕竟魏国给予武卒的待遇非常优厚,足够全家老小吃用,只要注意点不犯下重大过失,比如临战而逃、违抗上令等等即可,至于自身的安危——那就看那名新来的主将,是否是那种过于贪功、不知进退的类型。

    但愿不是!

    “急什么?”

    将擦拭好的利剑收回剑鞘,曹淳淡淡说道:“待相处几日,咱们那位主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便一目了然。”

    话音刚落,帐外走入一名魏武卒,抱拳禀告道:“启禀两位旅帅,新任的师帅传来令来,命全军集合。”

    与蔡成对视一眼,曹淳点了点头:“知道了。……该来的躲不过,走,去看看那位新来的师帅究竟想做什么吧。”

    蔡成点点头,与曹淳一同走出帐外。

    途中,他们遇到了吕闻、魏续、於应另外三名旅帅。

    此前曹淳与魏续的关系并不融洽,甚至于平日里撞见可能还会彼此冷嘲热讽一般,但今日他俩却都没有斗嘴的心思,这不,魏续看到他后,也只是平淡地朝着他点了点头。

    仅片刻工夫后,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五名旅帅,便集结好各自率下的士卒,等待着那位新任的师帅训话。

    而从始至终,他们的新任师帅蒙仲都在远处观瞧着,心中默数着这支军队集结的速度。

    测试的结果让蒙仲很满意:这支魏武卒集结的速度,完全不亚于当年他与乐毅训练的信卫军,甚至于可能比后者还要快。

    在两千五百双眼睛的注视下,蒙仲带着蒙遂、乐毅、蒙虎、华虎等一干兄弟以及荣蚠等人,缓缓走到阵列前。

    环视一眼面前的诸魏武卒后,蒙仲沉声说道:“虽然我与诸位昨日便曾见过面,但相信诸位对我并不熟悉。……我叫蒙仲,宋国蒙邑人士,初到魏国并不久,此前得见大王受封中大夫之职,如今在军中担任师帅……”

    『这小子……似乎不简单啊。』

    曹淳暗暗想道。

    此刻,他与蔡成、魏续、吕闻、於应四名旅帅,亦站在阵列的最前方,相隔蒙仲仅几步远,因此曹淳能仔细观察到蒙仲在说话时的面色。

    不可否认,眼前这新任师帅确实过于年轻,曹淳很怀疑对方可能还未到弱冠的年纪。

    这个年纪的寻常少年,若站在两千五百名精锐士卒面前,想来大多连话都说不完全,这此人,一边说话一边用双目扫视四周,从容不迫,似乎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说并非首次。

    『看来是带过兵的,似乎此前带兵的数量还不少的样子……』

    曹淳暗暗点头,在心中为这位新任师帅加了点分。

    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位新来的主将过于厉害,反而担心他太过废物,毕竟跟着一名废物主将,他们这帮人也要遭殃。

    好在这个新任主将看上去气势很足,甚至于居然还见过他魏国的君主,受封中大夫之职。

    『应该是真的的,没人敢拿大王的赏赐开玩笑……如此说来,这位主将很不简单啊。』

    曹淳暗暗想道。

    “……昨日与今日两次相见,蒙某很高兴诸位将士皆遵守军纪,并没有人出言挑衅,虽然这让蒙某失去了杀人立威的机会,但蒙某还是很高兴,因为诸位皆是出色的精锐之士……不愧是武卒!”环视着面前的诸武卒,蒙仲面带着笑意说道。

    『喂喂喂,杀人立威这种事,适合当众说出口么?』

    曹淳颇有些哭笑不得。

    杀人立威这种事,在各国军中都不少见,纵使是吴起、孙武这等兵家圣贤,在他们籍籍无名的时候,面对桀骜不驯的士卒也需要通过杀人立威的方式来竖立威信,叫士卒听从命令,但当面揭破这种事的,曹淳此前还从未碰到过。

    “……既然彼此都不了解,不如我等来约法三章……其一,蒙某绝不会因为一己私欲,使诸位出现无谓的伤亡;其二,蒙某绝不会贪墨诸位的军功与赏赐,甚至还愿意将蒙某的赏赐贴补给你等;其三,蒙某绝不会命令诸位去做违背正道之事……但以此三条承诺作为交换,诸位必须严格听从蒙某的命令,你们可以暂时不信任我,但必须严格遵守蒙某下达的指令。违令者斩!这是铁律!”

    『……』

    听到这里,曹淳与蔡成、魏续、吕闻、於应四人面面相觑。

    他们当然知道,今日蒙仲聚集众人的目的就是为了“降服”他们,这也是每一名将领在新上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甚至于,他们也很好奇这名年轻的主将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降服他们。

    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约法三章……么?』

    曹淳仔细打量着面前不远处的蒙仲。

    平心而论,他并不排斥蒙仲提出的“约法三章”,相反,他很满意于蒙仲给出的承诺,比如,不会以一己之私让他们无谓送死,再比如不会吞没他们的功劳与赏赐。

    基本上只要主将能确确实实做到这两点,就足以让士卒们心甘情愿地追随他了,至于后续的什么“违令者斩”,虽然听上去很不客气,但哪个军中不是这样呢?

    『这位主将……似乎看上去还不错嘛。』

    与关系亲近的蔡成交换了一个眼神,曹淳心下暗暗想道。

    “看来诸位并无异议,很好,那就以此作为约定!”

    满意地点了点头,蒙仲招招手叫乐毅、蒙遂二人走到自己面前,旋即沉声说道:“这两位,一位是我族兄弟蒙遂,一位是同伴乐毅,我不在军中的时候,就由这两位佐司……”说到这里,他的话音稍稍一顿。

    『喂喂喂,你只是一个师帅,居然还要任命佐司马么?』

    曹淳闻言心中一乐,但旋即转念一想,他心中便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等等!这位新任师帅方才明显是想说佐司马吧?如果不是他对军中编制一无所知,那就是说,他此前竟然担任过军司马么?不可思议……』

    曹淳的脸上露出几许惊讶,他可从来没见过如此年轻的军司马。

    “咳!”

    蒙仲稍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

    正如曹淳所料,他方才说得太顺口了,以至于下意识便说出了「佐司马」,好在半截咽了回去,否则就要闹出笑话了,毕竟他如今只是一介师帅,职位在佐司马之下,哪有什么资格任命佐司马。

    “总之,乐毅与蒙遂二人便是我的佐官,乐毅负责操练,蒙遂负责军中大概事物,若你等日后有要事禀告却找不到蒙某,可向他们二人禀报。……听到了么?听到了就回应一声!”

    “喏!”两千五百名士卒齐声应道。

    “大声点!”

    “喏!”两千五百名士卒再次应道。

    “很好!”蒙仲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又下令道:“旅帅一级的官长,何在?”

    听闻此言,,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依言上前一步,向蒙仲抱拳行礼。

    “曹淳。”

    “蔡成。”

    “魏续。”

    “吕闻。”

    “於应。”

    “……拜见师帅!”

    仔细打量了面前的五名旅帅,蒙仲沉声说道:“你等五人各降半级,作为新任旅帅的佐官。”

    说着,他招招手叫蒙虎、华虎、穆武、武婴、乐进五人站到面前。

    『喂喂喂,一上来就降我等军职么?还真是有魄力啊……』

    曹淳稍稍抬头看了一眼蒙仲。

    与蔡成、魏续、吕闻、於应四人的感觉类似,此刻的曹淳心中亦不禁有些怒火。

    也是,平白无故被降了半级,从旅帅变成了旅帅的佐官,换谁相信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正因为如此,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五人迟迟没有回应。

    见到这一幕,蒙仲顿时皱起了眉头。

    不得不说,似这样的举动其实非常危险,搞不好这些骄兵悍将都要闹腾起来了,但蒙仲却认为这是必须的,毕竟眼前两千五百名魏武卒是“借”来的,纵使有“约法三章”,但为了他的命令能迅速传达,他必须打散原来的编制,重新整顿军队,只有这样才能掌握这支军队。

    “你们五人有何异议么?”蒙仲沉声问道。

    此时,魏续瞥了一眼曹淳,见后者似乎还在犹豫,他首先按耐不住,走上前一步,抱拳说道:“师帅,在下认为这样不妥……”

    “这就是我的决定,不会更改!”

    打断了魏续的话,蒙仲沉声说道:“蒙某以约法三章许下承诺,并非是为了从你等口中听到一个‘不’字,你等要做的,即接受的我的命令,然后去施行!……退后,士卒,回到你方才的位置!”

    『……』

    魏续面色铁青,抱拳行礼的双手青筋迸现,满腔怒火地注视着蒙仲。

    然而蒙仲却丝毫不为所动,冷喝道:“我再说一遍,退后,士卒,回到你方才的位置!”

    “魏续!”

    吕闻赶紧拉住魏续,将他拖回原来的位置。

    在蒙仲强势的态度下,摸不清他底细的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五人,最终只能接受,默认自己无缘无故被降了半级的命运。

    见此,蒙仲心中亦是暗暗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就他方才的表现来说,其实他自己也觉得挺可恶的,但没办法,为了尽快掌握这支军队,他必须表现出强势。

    “很好!接下来,就由五名新任的旅帅重新选拔各级官长,在明日黄昏前完成,解散!”

    说罢,他在再次扫视了一眼鸦雀无声的诸兵将后,宣布解散。

    “那个混账!”

    片刻后,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集聚在曹淳的兵帐内,期间魏续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一脚就将曹淳的床榻给踹翻了。

    见此,曹淳颇有些不悦地说道:“喂,你这家伙就不能回自己的帐内发火么?你要我今晚睡哪?”

    只见魏续回头看向曹淳,恶狠狠地说道:“曹淳,你方才为何不出面?”

    “他是新来的师帅,你我怎么斗得过?”曹淳随口说了句,走上前整理着被魏续踹翻的草榻。

    “师帅?”魏续举起攥紧的拳头,咬牙切齿地骂道:“那种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老子一只手就弄死他……”

    “随后就被‘以下犯上’的罪名处死。”蔡成在旁嘲讽道,可见他原来与魏续的关系也不好。

    “蔡成,你这家伙……”

    “好了!”阻止了正准备扑向蔡成的魏续,於应沉声说道:“我等五人,以往关系确实不善,但眼下这种时候理当联合起来吧?”说着,他压低声音说道:“不如去请求一下甘、夏两位师帅?”

    他口中的甘夏两位师帅,指便是军司马唐直麾下的将领甘富、夏央,亦是他们五人原本的上官。

    “怕是无济于事……”

    吕闻叹了口气说道:“可能那小子着实来头不小,否则,(唐直)军司马又岂会将我等划给那小子?军司马都无法违抗的事,甘师帅与夏师帅又能做什么呢?”

    听到这话,曹淳、蔡成、魏续、於应四人尽皆沉默。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撩帐走入,魏续本要开口大骂这个不长眼闯入的,却猛然看到闯入进来的,正是蒙仲刚刚任命的五名旅帅之一,蒙虎。

    “咦?你们五人都在?在干嘛呢?”

    扫了一眼帐内面色各异的五人,蒙虎笑嘻嘻地问道:“不会是在背后说我兄弟的坏话吧?”

    听闻此言,五人面色微变,曹淳当即站出来抱拳说道:“旅帅误会了,我等岂敢私议师帅呢?”

    “哈哈哈,我就是随口说说,别在意别在意。”蒙虎笑着摆了摆手。

    『……』

    深深看了一眼蒙虎,曹淳岔开话题问道:“不知旅帅来此有何贵干?”

    “你叫曹淳对吧?我是来找你的。我兄弟……不,师帅不是传下令来,令我等重新选拔官长么?你是我的佐将,当然要协助我负责此事,走吧。”

    “此刻?”曹淳有些迟疑。

    “对!”蒙虎嘿嘿一笑:“赶紧弄完,这影响到阿毅那家伙对咱们的评价……那小子总喜欢来这这套。”

    说着,他不由分说将不敢违抗的曹淳拉走了。

    见此,蔡成、魏续、吕闻、於应面面相觑,片刻后,吕闻叹了口气说道:“姑且……姑且先忍一阵子吧。”

    “可恶!”

    魏续抬脚将曹淳的床铺再次踹翻,怒不可遏地离开了。

    见此,蔡成、魏续、於应三人相识一眼,亦相继离开。

    片刻后,曹淳便按照蒙仲的吩咐,聚集了他麾下的五百名魏武卒,他试探蒙虎道:“旅帅,请问以什么作为选拔官长的标准呢?”

    “唔……”

    蒙虎摸着下颌想了想,旋即笑着说道:“让他们打一架吧?”

    “打一架?让这五百人?”

    曹淳闻言愣了一下,要知道旅帅的军职下即是卒长,即统率百名士卒的长官,难道要让一百名士卒来个群架?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蒙虎笑呵呵地说道:“这不是很公平么?最厉害的人就当卒长咯?”

    『公平个屁啊!』

    曹淳在心中暗骂一句,忍着心中的不快劝道:“旅帅,此事不可。或会引起其他营区的混乱,惹来麻烦……”

    蒙虎歪了歪头,一脸不快地说道:“我军选拔官长,关其他营区屁事?”

    『这小子……啧!』

    暗自撇了撇嘴,曹淳强自耐心劝道:“旅帅三思,若惊动了犀武,说不定会给师帅惹来麻烦……”

    “这样啊……”

    蒙虎闻言想了想,又说道:“既然如此,就让原来的卒长、什长、伍长接受其余士卒的挑战,谁赢了,谁就是官长!这样谁都服气,对不对?”

    “……”

    曹淳愣了愣,表情有些古怪地看着蒙虎。

    他很想问问眼前这位新任的旅帅,你这真的不是离间计么?

    但看着蒙虎满脸笑容的模样,曹淳也有些困惑:这小子看上去如此天真爽朗,应该不至于会想到那么阴损的主意吧?可能真的只是挑选实力最强的士卒而已。

    他刚这么想完,却忽见蒙虎嘿嘿一笑,故作阴险地笑道:“在军职的诱惑面前,相信就算是原来彼此有交情的士卒,恐怕也不会手下留情吧?……哈哈,说笑说笑,别在意。”

    『……』

    深深看了一眼蒙虎,曹淳不知该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魏续亦忍着怒气,按照武婴的命令集结了士卒。

    只见他带着几分讥讽对武婴说道:“旅帅,您打算怎么选拔官长呢?”

    “交给你。”武婴淡淡说道。

    “什么?”魏续愣了愣,不解地指了指自己:“交给我?”

    “唔。”武婴点点头,正色说道:“此番重新整顿军队,只是为了确保将令能够施行,并非是排挤有才能的将领。而据我观察,你是一名很勇猛的将领……”

    “……”

    被一名被自己小一轮的年轻人给称赞了,魏续错愕之余,着实有些莫名其妙,皱着眉头问道:“选拔官长的事交给在下,那你呢?”

    “我会看着你等,确保你等不会犯下疏漏。”武婴沉声说道。

    “……”

    魏续莫名其妙地打量了几眼武婴。

    『这家伙……什么毛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