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2章:再会田文(二)【二合一】

    『PS:月初求月票呀~~~』

    ————以下正文————

    平心而论,蒙仲此前并未有挟持薛公田文就范的念头,此刻拔剑,其实仅仅只是为了自保。

    毕竟,倘若他果真有这个念头,就看他此刻距离田文仅几步远来说,他轻易就能挟持田文,迫使田文乖乖就范。

    但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已经深刻感觉到,这位名声赫赫的薛公,实则是一个器量不大、报复心却颇强的人。

    『……这下可怎么办呢?』

    别看蒙仲此刻目光冰冷地盯着远处的田文,可他心中却颇为忐忑。

    要知道,他的义兄惠盎为了使他能与田文化解旧日的恩怨,特地将宋王偃封赠薛邑于田文的赐状交给他,让他带来魏国交给田文,可没想到,田文对他竟是积恨已久,待二人见面后还没等蒙仲道出来意,便下令招来府内的卫士欲将蒙仲等人置于死地,逼得蒙仲只能拔剑自保。

    蒙仲家中尚有母亲葛氏、妹妹蒙嬿与新婚的妻子乐嬿,岂会轻易引颈受戳?倘若田文执意要加害于他,他势必会先杀田文——问题是杀死田文的结果。

    正是考虑到这个后果,他才没有踏上前几步拿下田文,而是给田文留下了足够的、撤掉命令的时间。

    而与此刻的蒙仲心情类似,田文心中亦有些忐忑。

    跟冯谖一样,田文也知道这个蒙仲是个狠角色,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一旦起了杀心却极为果断。

    倘若是换做旁人,田文还不至于如此忌惮,甚至说不定会冷笑着反唇讥笑一声:“你敢杀我?”

    但面对着眼前那名少年,田文几次张嘴却始终不敢说出“你敢杀我?”这几个字,因为他知道,对面那个家伙,十有八九真的敢。

    懊恼于自己竟被这个年纪不到弱冠的小子给唬地倒退了半步,田文面色微微涨红,按捺着心中的惊恐,不动声色地又走上前半步,目视着蒙仲故作淡然地说道:“杀了田某,你必然无法活着逃离大梁。”

    『色厉内荏!』

    田文不开口还揣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而一开口,蒙仲立刻就猜到了几分,不由地在心中鄙夷了一句。

    他淡淡说道:“蒙某此番乃是奉我宋国君主之命,带着善意而来,然而薛公初见在下,却立即唤入卫士试图谋害在下等人的杏命,呵,在下可不会引颈受戮……倘若薛公执意如此,那在下也就只能为求自保而狠下杀手了……”

    说话间,他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冯谖,心想这冯谖怎么还不出面打圆场,再这样下去,他与田文岂非是必然得死一个?

    『难道这冯谖其实根本不在乎田文?』

    蒙仲皱着眉头想道。

    说冯谖其实根本不在意田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之所以迟迟没有出面打圆场,只是被蒙仲方才的气势一时给震住了而已,毕竟他本来就对蒙仲心存忌惮,更何况蒙仲在经历过沙丘宫变与齐宋之战后,气势已远非当年与田文、冯谖等人初见时那般,以至于冯谖在惊骇看到蒙仲拔剑的刹那,心中竟只有“不好”、“糟糕”这种念头,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

    说到底,还是因为蒙仲当初在赵国时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不过当看到蒙仲频繁看向自己时的视线,冯谖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误会、误会,薛公并不知蒙司马此番是带着善意而来,还以为是……呵呵,薛公?”他频频用眼神示意田文。

    “……”

    田文看了一眼冯谖,继而又深深看了一眼蒙仲,旋即脸上露出了几分淡淡的笑容:“阔别数年,蒙司马果然还是如此……骁勇。”

    说着,他朝着那几名卫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薛公过誉了。”

    蒙仲微微一笑,顺势收回了手中的利剑。

    见此,蒙遂、乐毅、荣蚠三人亦将手中的利剑收回剑鞘。

    在旁,宋国的使者李史此刻仍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面色煞白,纵使蒙仲等人已收回了利剑,而田文脸上亦再度露出了笑容,他心中仍是七上八下。

    不得不说,李史此前早有隐约猜到蒙仲等人与薛公田文可能是有什么恩怨,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双方彼此的恩怨,竟到了一见面就拔剑相向的地步。

    “请坐。”

    片刻后,田文抬手邀请李史、蒙仲等人在书房内入席就坐,期间他淡淡对蒙仲说道:“当初你助赵公子章叛乱夺位,事败后我见赵国并未通缉你等,还以为你已死在赵国,不曾想,竟安然无恙回到了宋国……怎么,赵成、李兑二人对你手下留情了么?”

    蒙仲微笑着回覆道:“可能是看在我义兄田章的面子上吧。”

    『田章……』

    田文这才想起,眼前这名少年更是齐国名将田章的义弟。

    “呵,田章……”只见田文轻笑几声,忽而说道:“我听说去年,田地派田章率军进攻宋国,堂堂匡章,竟被你宋国击败,听到这消息,田某亦是颇感诧异……堂堂匡章,竟败在你小小一个宋国手中……”

    在旁,冯谖见田文将宋国说得如此不堪,连忙插嘴圆场道:“蒙司马几时回到宋国的,莫非你当时已在宋国,是故匡章才在宋国受挫?”

    “薛公与冯先生误会了。”蒙仲微笑道:“去年那场仗,齐宋两国只是打了个平手而已。归根到底,只是齐国错估了我宋国的实力,纵使使我兄田章,单凭十五万兵力,亦难覆亡我宋国……至于我兄田章,在下倒确实在战场上碰到,只不过,完全不是我兄的对手呢。”

    冯谖闻言笑着说道:“蒙司马过谦了。……别人不知蒙司马的本事,但薛公与在下,却是清楚地很。论练兵,当初蒙司马训练的信卫军一度被誉为赵武卒,丝毫不在魏武卒之下;论行军打仗,蒙司马与庞煖,那可是当初赵主父、公子章麾下的两员猛将,似赵国的阳文君(赵豹)、赵贲、李跻、廉颇等人,根本不是蒙司马的对手,若非牛翦,赵国的局势,恐怕未必是眼下这般。”

    “……”

    蒙仲颇感意外地看了一眼冯谖,没想到冯谖竟然也知道赵将牛翦的事。

    见此,冯谖捋着胡须笑道:“对于蒙司马这般的猛将,薛公亦是派人时刻关注着呀。”

    『怕只是盘算着如何置我于死地吧?』

    瞥了一眼田文,蒙仲故作惊讶,啧啧说道:“这可真是……未曾想到。”

    不得不说,有了冯谖打圆场,书房内的气氛着实改善了许多,不复方才那般紧张。

    当然,最关键的原因还得说是田文冷静下来了,不像方才,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聊着聊着,众人便聊到了「宋国欲与魏国结盟对抗齐国」这件事,也不等田文、冯谖等人故作为难借机索取好处,蒙仲主动说道:“此番在下前来魏国,乃是奉了我宋国君主之命,将薛邑的封赏状给薛公……”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那只竹筒,从中抽出了那份封赏状。

    见此,冯谖连忙起身,走到蒙仲面前准备接受,不曾想蒙仲却转头对田文说道:“在送出此物之前,在下有几句心里话欲对薛公言。”

    “……但说无妨。”田文平静说道。

    只见蒙仲目视着田文,微笑着说道:“当初在赵国时,在下年轻气盛,冒犯了薛公,然现如今,在下与薛公利害一致,不知薛公可愿与在下化解干戈,一致对抗齐国?否则,倘若在下每次请见薛公,薛公都要吓唬在下一出,这可受不了。”

    田文原本尚挂着几许笑容的面色,稍稍沉了沉,淡淡说道:“若田某不肯,是否你就不会将此物交给田某呢?”

    “那不至于。”蒙仲笑着说道:“此物乃宋王赠予薛公,与在下之事无关,在下岂敢拿此物作为要挟?”

    说着,他为了表示诚意,率先将薛邑的封赏状递给了冯谖。

    冯谖接过封赏状,并未立刻离开,而是转身看向田文,用眼神向后者示意。

    他当然是倾向于田文与蒙仲和解的,毕竟蒙仲自身本领不俗,又有惠盎、田章那等人脉,更重要的是彼此利害一致,何必拘泥于当年的恩怨呢?

    相比较在旁那个李史,显然是这名少年更适合成为田文与宋国之间的沟通纽带。

    “……好。”

    在冯谖的频繁眼神暗示下,田文又足足迟疑了好一会,这才点点头说道:“就看在你冒着风雪送来此物的份上,田某不再计较你当初的冒犯。”

    『很勉强啊……』

    虽然蒙仲感觉田文的承诺着实勉强,但此刻他也只能假装欢喜,拱手道谢:“多谢薛公宽容大量。”

    见此,冯谖暗暗叹了口气。

    连蒙仲都看得出来的事,他作为田文身边的幕僚侍臣,又岂会看不出来?

    但不管怎样,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毕竟田文最好面子,只要是亲口答应的事,纵使心中不喜也不会反悔。

    若针对蒙仲这件事来说,田文未必会与蒙仲改善关系,但至少不会在明面上对付后者,比如像方才那样,召来府上的卫士欲将蒙仲置于死地。

    “薛公。”

    捧着那份封赏状,冯谖走到田文面前,将此物递给后者。

    田文立刻接过封赏状,摊开在面前的案几上,仔细端详。

    不得不说,对于宋国的这份厚礼,田文还是颇为在意的,毕竟薛邑乃是他父亲田婴留给他的家业,他“薛公”这个名号,亦是得来于此,因此他无论如何都要重新得到薛邑,否则他堂堂薛公却失去了封邑薛邑,这岂非是个笑话?

    “宋王慷慨!”

    见封赏状中清楚写明,宋国承诺薛邑世世代代归田文与其子孙所有,田文满意地点点头,欣慰至于,甚至与连看待蒙仲都稍微顺眼了些。

    他收起那份封赏状后,他笑着对李史说道:“李大夫,对于李大夫欲请见大王之事,田某已事先安排妥当,明后日便可以促成此事,并且,介时田某亦会在旁帮衬,务必会帮李大夫说服大王,与宋国缔结盟约。”

    其实李史也很清楚,他到魏国这段时间,其实正是田文多番阻扰,以至于魏王根本不搭理他,但此时此刻,他也得感谢田文:“多谢薛公。……介时就仰仗薛公了。”

    “好说好说。”

    田文哈哈大笑,当即吩咐府上庖厨准备酒菜,款待李史、蒙仲等人。

    在随后的酒席筵中,蒙仲亦见到了田文身边其余几名追随者,比如夏侯章。

    夏侯章,乍看长相颇为粗犷,但事实上此人心思非常缜密,且他帮助田文的方式也最特别。

    其余田文的门客,无不是为田文传播善名,唯独此人专门在外面说田文的坏话,甚至虚构一些田文无须有的缺点,以至于有不少人都指责夏侯章品德低下,明明受薛公田文优待,却仍如此诋毁恩主。

    曾经有亲近人询问夏侯章,问为何要这么做时,他解释道:我这般诽谤薛公,薛公却从不计较,依旧厚待于我,岂非是衬托了薛公的胸襟?我这是不惜玷污我的品德来报答薛公啊,岂是你等单单用美言报答薛公可比?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在酒席筵间,夏侯章私下对薛公田文说道:“那人,便是当初在赵国冒犯薛公的那个蒙仲么?是否要在下替薛公杀了他?”

    田文闻言看向蒙仲。

    他很信赖夏侯章,因为夏侯章的杏格好比智伯瑶的门客豫让,别看平日里嘻嘻哈哈也没个正行,甚至于时而还在外面说他田文的坏话,但田文很清楚,只要他有什么命令,夏侯章哪怕是付出杏命也会竭力为他达成。

    就好比此刻,他田文只要点头说出“替我杀了此人”这番话,夏侯章绝对会不惜代价杀死蒙仲,哪怕与后者同归于尽。

    但没有必要,毕竟就现如今的情况来说,他与蒙仲确实是一条路上的盟友,哪怕他心中仍对后者有着深深的仇怨。

    “此子乃宋相惠盎义弟,宋国刚刚赠予田某厚礼,田某便杀宋相之弟,这算什么呢?”田文淡淡拒绝道。

    听闻此言,夏侯章又说道:“那要不要在下找几个剑士,借比试剑技之名,设法使其出出丑?不取其杏命,只是叫他丢点颜面。”

    不得不说,这个建议田文还是颇为意动的。

    但仔细一想,田文还是摇头否决了。

    一来是他今日得到了薛邑,心情不错,不想把局面弄僵;二来是他发现蒙仲的实力似乎是有了很大长进,想来是在沙丘宫变与齐宋之战中,一刀一剑与敌人搏杀时磨砺出来的。

    他身边那些剑士,如今未必是蒙仲这种从战场上走出来的悍卒的对手。

    更别说,他发现蒙仲手中似乎还有一柄非常锋利的利剑,以至于方才一剑就轻易斩断了那名卫士的剑,一旦真打起来,说不定那蒙仲一剑就斩断他剑士手中之剑,继而再复一剑顺势就将那名剑士给杀了。

    田文很清楚,那小子可是个狠角色,当初率信卫军屠杀他五百名剑士时毫不留情,眼睛都不眨一下。

    想到这里,田文微微摇头对夏侯章说道:“算了,今日心情好,就不与他计较了。”

    见此,夏侯章亦回到了自己的坐席,似笑非笑地在远处打量着蒙仲。

    还别说,夏侯章的态度算是好的,至少相比较田文手底下那些一看到蒙仲对他报以仇恨、敌意目光,甚至立刻拔剑想冲上来的剑士,夏侯章算是最冷静的那位了。

    而在田文与夏侯章私下谈话的期间,蒙仲亦在跟冯谖交谈。

    倒也不是他与冯谖有什么交情,只不过是因为在田文身边这群人当中,唯冯谖最冷静,懂得以大局为重,不至于因为当年的恩怨就恶言相向。

    说起来,在今日的宴席中,蒙仲也见到了不少田文身边的剑客,但唯独没有见到魏处,于是他问冯谖道:“怎么不见魏处先生,魏处先生不在魏国么?”

    听闻魏处,冯谖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旋即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魏子……故去了。”

    “怎么回事?”蒙仲吃惊问道。

    见此,冯谖简单向蒙仲解释了一番。

    原来,前两年齐王田地就因为“田甲劫王”一事怀疑过薛公田文,认为田文与田甲合谋,为此,魏处赶赴齐国,在齐王宫前拔剑自刎,用自己杏命向齐王田地保证,保证田文并无牵扯其中,这才让齐王田地打消对田文的怀疑。

    不曾想才过一年多,齐王田地竟再次怀疑薛公田文与叛臣田甲有干系,魏处可谓是白白牺牲了。

    “薛公为此深恨齐王,蒙司马切莫在薛公面前提及,无论是齐王田地还是魏子。”在叹了口气后,冯谖低声提醒蒙仲道。

    听闻此言,蒙仲颇感意外地转头看了一眼田文。

    他必须得承认,虽然田文的胸襟器量远不如传闻中那么大,但是对于他身边愿意追随他的门客、剑士,田文确实是做到了厚待,无论说他是重情义也好、护短也罢,倒也并非是无情无义之辈。

    只不过对于外人嘛,这田文就完全没有这份宽容与袒护了。

    约两个时辰后,酒足饭饱的李史与蒙仲、蒙遂、乐毅、荣蚠四人,在冯谖的相送下离开了薛公田文的府邸。

    此时,李史终于忍不住问道:“蒙小兄弟,你与薛公田文……”

    不得不说,今日刚刚见到田文时那会,着实是把李史吓得不轻。

    “只是些过去的恩怨罢了,李大夫,不如你先回驿馆吧,我等随意在城内走走。”蒙仲笑着说道。

    李史有心想了解蒙仲与田文的恩怨,但又不敢逼问,只好点点头率先乘坐马车离去。

    他这一走,蒙仲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收了起来。

    在旁,乐毅淡淡说道:“看来田文并没有与我等化解恩怨的意思,我看他当时答应地极为勉强。”

    “哼!”蒙遂闻言冷笑道:“什么薛公,徒有虚名而已。……据说当年只因他人说他矮小,他便带着那一干所谓的侠士,屠了赵国一座县城。”

    在旁,荣蚠见乐毅、蒙遂二人对薛公田文竟是这种态度,闻言不解问道:“蒙司马,你等与田文果真有什么恩怨么?”

    见蒙仲没有制止的意思,蒙遂便将当年发生在赵国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荣蚠,只听得荣蚠气愤填膺,恨恨说道:“没想到闻名天下的薛公田文,竟是如此心胸狭隘之辈,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说罢,他转头对蒙仲问道:“司马,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听闻此言,蒙仲、蒙遂、乐毅三人皆陷入了沉默。

    在此番前来魏国之前,他们原本以为凭着惠盎交给他们的那份薛邑的封赏状,可以与田文化解当日的恩怨,借机让田文出面将他们推荐于魏王,使他们能在魏国有一展拳脚的机会。

    所谓的历练、所谓的增涨见识,指的是设法接触魏国的君臣与权贵,拓展人脉,难道只是到魏国游玩一圈,看看魏国有什么土特产么?

    “不如去拜访翟章、犀武?”蒙遂在旁建议道。

    翟章,此人乃是魏文侯时期魏国国相翟璜的后人,据宋雷所言,在“犀首”公孙衍亡故之后,翟章便成为魏国的顶梁上将,曾与秦国的名将樗里疾分庭抗衡,称得上是当世名将。

    而犀武,即指公孙喜,亦是魏国名声在外的名将,三年前曾助田章攻破秦国的函谷关。

    不得不说,事实上曾经魏国,能担任上将的人才颇多,自吴起之后,仍有公孙衍、公叔痤、庞涓、公子卬、龙贾、孙何、魏章、魏错等等,只可惜这些上将后来死走逃亡,以至于现如今就只剩下翟章与公孙喜,着实是叫人感慨唏嘘不已。

    “可是我等与翟璜、公孙喜二人素无交情,他们岂会在魏王面前推荐我等?”乐毅摇头说道。

    “那怎么办?”蒙遂皱着眉头说道:“单靠田文维系魏国与我宋国的盟约?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可靠!”

    “好了,别说了。”

    蒙仲打断了蒙遂的话,旋即在思忖了片刻后说道:“事到如今,只能去拜访段干氏了。”

    “段干氏?”蒙遂、乐毅、荣蚠三人面面相觑:“一个家族么?好似不曾听说过?”

    蒙仲微吐一口气,沉声说道:“段干氏,即魏文侯时重臣「段干木」的后人。段干木曾拜儒家圣人孔子的弟子子夏为师,其子孙世代皆是‘西河之儒’的子弟,只要我打出孟师的名号,段干氏应该会看在孟师的面子上,对我等照拂一二,至于其他……待先拜访过段干氏,看看情况再做打算罢。”

    此时的他,隐隐已经猜到他老师庄子为何松口允许孟子收他为弟子的原因,恐怕就是老师猜到魏国一行必须得借助儒家在魏国的势力,否则,恐怕很难在魏相田文对他抱持成见的情况下,在魏国得到施展拳脚的机会。

    想到这里,蒙仲不由地对老师庄子心生莫大的感激。

    这位恩师,着实是对他竭尽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