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4章:初次接触【二合一】

    『PS:考虑到目前的亲密度与关系,先这样吧,浅尝即止,日后再适当加以笔墨,丰润一下杏格。多女主不容易描写,而这如今才第一个女主,没问题的!!』

    ————以下正文————

    在北屋的堂屋内,蒙仲与乐嬿无声地对视着。

    仅仅对视了不到一两息,乐嬿便迅速低下了头,白皙的脸庞以及裸露在外的脖子,便逐渐染上了几许绯红。

    向氏的本意也是好的,希望这两位日后的小夫妇二人能趁此机会了解一下彼此,毕竟在此之前,蒙仲与乐嬿从未见过面,他俩对彼此的了解,皆只是通过旁人的转述而已,这就导致此刻二人单独处在堂屋内,竟不知该说什么。

    好在当向氏主动回避的时候,有意将让乐进、乐续二人将蒙虎、蒙遂、乐毅、荣蚠等人支开了,否则,倘若这帮人此刻扒在门外偷偷张望,恐怕蒙仲与乐嬿二人会感到更加尴尬。

    当然,即便是空无外人,这会儿也足够尴尬了。

    “呼……”

    屋内的沉闷气氛,让蒙仲稍感不适,本着身为男儿应当主动打开话题的心思,他试探着问道:“不如……去屋外走走?”

    听闻此言,乐嬿轻轻抬起头,用略带异样的目光看了一眼蒙仲,旋即低着头小声应道:“嗯。”

    说着,她便盈盈站起身,低着头走向蒙仲。

    『我这提议有什么问题么?』

    心思颇为缜密的蒙仲当即便察觉到乐嬿的反应有些奇怪,但一时半会也没反应过来,直到他转身迈出堂屋的门褴,看到屋外那尚未消融的厚厚积雪,他这才恍然大悟。

    恍然大悟之余,他站在门槛外犹豫了一下,回过身对站在他身后的乐嬿说道:“屋外似乎挺冷的,要不还是在屋内吧?”

    稍有些尴尬的蒙仲回头看时发现,站在他身后乐嬿好似忍不住笑了下,纵使低着头,蒙仲仍能看到她脸上那份甜美的笑容。

    旋即,她轻声说道:“不碍事的。……奴家正好也想到屋外走走。”

    听闻此言,蒙仲忍不住又打量了几眼乐嬿身上所穿的衣裳。

    在这个时代,男女身上所穿的衣服皆普遍叫做「衣裳」,衣指上衣,裳指下衣、下裙,男女皆是如此。

    若再细分一下,此时乐嬿身上穿着的,是一种叫做「(曲裾)深衣」的服饰,它从诞生到目前大概只有一两百年。

    与旧时传统的衣裳稍有区别,「深衣」指的是一种上衣、下裳分开裁剪随后再缝合到一起的服饰,亦是俗称的袍服,具有一定的制作规范。

    比如说传统的衣裳,上衣一般采用正色,即青、赤、黄、白、黑五种原色,而下裳则采取间色,即这五种原色调配而成的混色;而深衣的衣色泽更加鲜亮多变。

    再比如在款式上,传统的衣裳一般以小袖居多,衣长通常在膝盖部位,而深衣这种新型的连体服饰,则稍稍改宽了袖口,且衣长通常在脚踝左右,特点是使身体深藏不露,也就是所谓的被体深邃,故而称为深衣。

    与传统的衣裳相比,深衣更显雍容典雅。

    而此刻乐嬿身上所穿的这件(曲裾)深衣,上衣采用白色,至于衣服的边缘、即衣缘,则用缝有黑色纹路的赤色布料所制,至于下裳的位置,则是赤色的裙,腰间窄而下摆的边缘较宽,在乐嬿走动时,隐约可见她赤色的裙内还露出几许白色——蒙仲猜测可能是赤白黑三色的深衣下还有一件白色的深衣。

    毕竟此时仍在冬季,重复穿上几身衣裳以抵御寒冷,这也是非常常见的事,就拿蒙仲来说,他也一样穿着两套衣袍,只不过再多一件在赵国购置的褌衣(裤子)罢了——至于乐嬿的话,当代的女子在较为宽大的衣袍外,应该也是穿着一身贴身的小衣。

    总而言之,就乐嬿此刻身上的衣袍而言,蒙仲确实觉得挺好看,既清爽又大气,雍容典雅,不愧是出身乐氏一族的大家闺秀。

    可能是感觉到被蒙仲盯的时间长了,乐嬿的脸庞越发羞红,头也越发低垂,下颌几乎都快垂到胸前。

    “不、不去外边吗?”她声若蚊呐地问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羞涩。

    “哦,对。”蒙仲当即点点头,顿时意识到他方才打量对方身上衣裳的举动其实颇为失礼,忍不住咳嗽一声纾解尴尬。

    随后,蒙仲徐徐走向屋外,而乐嬿则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考虑到女子所穿的深衣与男子较为不同,衣服的腰腿部分比较窄而不方便快步行走,因此蒙仲亦放慢了脚步,权当散心般,带着乐嬿走在内院的小径上。

    “冷么?”

    蒙仲忽而停下脚步问道。

    “不。”乐嬿摇摇头,低着头轻声说道。

    此时,迎面走来几名宅院内的仆从、仆女,待瞧见蒙仲与乐嬿一前一后走在迎面,皆愣了一下,旋即急忙绕路,不敢阻挡这两位。

    但在此期间,这些人亦免不了窃窃私语一番,甚至还有人偷偷在远处观瞧,这让蒙仲感觉这里并非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

    而就在他苦恼之际,忽听身后的乐嬿轻声说道:“家中的西边有一片菜园,眼下并无作物,应该不会有什么人……”

    “哦,好,那就去那里吧。”

    蒙仲点点头,便带着乐嬿来到了后者口中所说的那片菜园。

    只见那片菜园此刻皆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以至于来到那边蒙仲顿足观瞧,四周皆是白茫茫的一片,风景倒是还真不错,更重要的是,这里视野开阔,纵使那些乐嬿家中的仆从、仆女有意偷偷张望,也不敢过于靠近。

    此时,蒙仲停下脚步,转头面向乐嬿,在斟酌了一番后,自我介绍道:“我……叫做蒙仲,家住在蒙邑的东南侧,家中还有一位母亲,以及一个妹妹……”

    乐嬿起初有些不解,抬起头困惑地看向蒙仲,可听着听着她就明白了,待蒙仲说完后,她点了一下头,轻轻说道:“嗯,奴家知道。嗯……你不在蒙邑的这两年,奴家去过蒙邑,也曾探望过……婶婶与……蒙嬿妹妹。”

    “这事我听说了。”

    蒙仲笑着说道:“据我母亲说,你还曾带着家中的仆从,帮忙我家耕种与收成,非常感谢。”

    “不、不值得感激,我只是听说你……家中仅只有婶婶与蒙嬿妹妹在,是故……”她低着头,双颊绯红地低声说道:“只要别嫌我多事就好了……”

    不得不说,当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乐嬿心中着实羞涩。

    平心而论,倘若作为儿媳,从娘家找些仆从作为帮手,帮忙婆婆家耕种与秋收,这也不算什么,但未过门的媳妇,且仅仅只有口头上媒妁之言的女子,主动带着娘家的仆从帮忙婆家,这确实是一件颇为稀奇的事。

    也亏得蒙仲的师承、人脉都不一般,乐嬿的双亲乐郭、向氏夫妇都希望促成这门婚事,故而对三女儿所做的这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换做旁人,相信女方的父母是绝对不会允许的——确实,这叫什么事嘛!

    “无论如何,非常感谢。”

    蒙仲笑着说了句,旋即在想了想后,又说道:“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应该当面向你道个歉……三年前,当我族内的长老向我母亲提起这门婚事后,随后不久我便去了赵国,不曾给你、给你们一个交代……不过我也没想到,我当时前往赵国一去就是将近三年,以至于耽误了你三年……实在抱歉。”

    “……”乐嬿闻言低着头轻轻咬了咬嘴唇。

    要说她心中对蒙仲毫无怨恨,这当然是假的。

    毕竟在这三年里,她被与蒙仲的婚约束缚着,以至于到如今年已十九尚未成婚,附近不晓得有多少人在背后说闲话,甚至于不乏有带着恶心的无端猜测,使她平白无故遭受那些流言蜚语。

    但是这些怨恨,在蒙仲当着她的面在她母亲向氏面前答应这门婚事时就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仿佛苦尽甘来的欣喜,亦或是对此自己即将嫁给人妇的惊慌与羞涩。

    想了想,她轻声宽慰道:“男儿……当以事业为重。你……你并非是嫌弃奴家,奴家就已经颇为知足了……”

    “嫌弃?不至于的,只是当时觉得还太小了……”蒙仲解释道。

    “咦?”乐嬿不解地抬起头。

    “我是指你当时的年纪。”蒙仲又解释了一句。

    结果他不解释还好,解释之后,乐嬿的表情愈发古怪了,轻咬着嘴唇好似忍着笑。

    她当然知道,眼前这位她日后的夫婿,其实比她还要小一岁,虽然在当地的习俗中这属于是颇为般配的年纪,但她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她日后府夫婿却反而认为她当时年纪过小。

    不得不说,这让她感觉有些好笑,但为了不失礼,她还是忍了下来,好奇地问道:“你……喜欢稍微年长些的女子么?唔,这恐怕不好找,据奴家所知,寻常女儿家十五、六岁便成婚了,除非是一些……呃……”

    “不不不。”

    见乐嬿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蒙仲解释道:“不是单指你当时年纪小,而是说你我,十五六岁成婚,在我看来还是有点早。……不过因此耽误了你三年,还是非常抱歉。”

    乐嬿奇怪地看了一眼蒙仲,毕竟据她所知,当代宋国境内的女子基本上都是在十五六岁成婚,她的两位姐姐也都是在这个年纪嫁人的,唯独她,至今十九岁尚未成婚,引起了不少绯言绯语。

    摇了摇头,她轻声说道:“只要……未悔婚,早三年、晚三年,亦无妨……”

    “你不怪我么?”

    “父亲说,你前往赵国是为了做大事的,奴家虽然不曾念过什么书,但也晓得男儿应当以事业抱负为重,岂会因此责怪你……只是,只是这几年有些闲人,说些闲言闲语,奴家听了之后稍稍感觉有些刺耳……”说着,她好似意识到这话仿佛是在抱怨,连忙行礼道:“奴家失礼了。”

    蒙仲当然不会在意,在他看来,他耽误乐嬿三年,纵使乐嬿有什么怨言也是正常的——换谁谁会没有庸言呢?

    想了想,他对乐嬿说道:“关于我与你的婚事,我想有些话我得先说在前头……”

    一听这话,乐嬿的心顿时提了起来,颇有些紧张地说道:“请、请说。”

    只见蒙仲沉思了片刻,正色说道:“可能你不清楚,我宋国的局势,目前并不乐观,前两年我前往赵国,除了增进见识以外,主要还是为了稳固赵国与我宋国的盟约,但……我失败了,狼狈地逃回宋国。如今我宋国已无盟友,然齐国却对我国虎视眈眈。前段时间,我在逼阳一带带兵打仗,协助太子戴武抵抗齐军,待至冬季休战时,我亦曾抽暇前往滕县、薛邑一带,亲眼看到当地横尸遍野,其中不乏有逾受齐军屠戳的宋人……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若宋国有危,则蒙氏、乐氏亦恐怕不能保全,是故日后,我可能还会离开宋国,前往魏国或者楚国……唔,应该是前往魏国的可能杏更大……”

    “……”

    乐嬿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似懂非懂地听着蒙仲的讲述。

    起初当她见蒙仲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时,她还以为是蒙仲对她有什么要求,结果听了半响后却发现全然不是她所预想的那般。

    “……即便如此,你还肯嫁给我么?”蒙仲认真地看着乐嬿。

    听到这话,乐嬿又好气又好笑。

    气得是,蒙仲明知耽误了她三年,现在居然还问她这话——她都是十九岁的大姑娘了,除了嫁给眼前这个男人,她还剩下什么选择?

    好笑的是,蒙仲居然会为了这点事就摆出那样严肃的面孔,要知道在这年代,男儿离家外出闯荡,女人在家中操持家业,照顾公婆以及丈夫的弟弟妹妹,这本来就是司空见惯的事。

    在这种又好气、又好笑的情绪下,她甚至感觉心中的羞涩都减轻了几分,低着头轻声说道:“只要你不相弃……”

    “那么……”

    想了想,蒙仲朝着乐嬿拱了拱手,带着几分笑容正色说道:“日后请……请你多照顾。”

    “噗——”

    见蒙仲如此正式的说着这样的话,乐嬿忍俊不禁,在以袖掩口笑了一声后,亦行礼回应,用一双美眸首次直视着蒙仲,轻声说道:“奴家这无礼之处,也请……莫要见怪。”

    说罢,他二人相视一笑,虽然因为首次见面,相处起来仍有诸般不适应,但好在已经有了一个很不错的开头。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哄笑。

    蒙仲、乐嬿二人下意识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乐进、乐续、蒙虎、蒙遂、乐毅、荣蚠等人不知何时来到了这边,显然是看到蒙仲与乐嬿这对日后的小夫妇此刻在雪地上相互行礼而感觉好笑。

    “阿仲,嬿儿姐,成婚的礼仪可不能如此草率呀……还是等过几日,两方家族准备妥当后你二人再相互行礼不迟。”乐进在远处嬉笑道。

    顿时间,乐嬿的脸庞一片通红,低着头轻咬嘴唇。

    而蒙仲亦感觉脸上颇为尴尬。

    其实他的本意,也只是与乐嬿确定一下关系,且日后请乐嬿多多照顾一下家中,毕竟他与乐嬿见面不久,日后彼此间肯定会有一些摩擦,客气一点终归是不会有错的。

    但乐进那番话就让蒙仲与乐嬿二人感到很尴尬,毕竟在成婚的礼数中,亦有夫妻对拜这一环节,意在希望夫妇二人在成婚后相敬如宾、莫生龌龊。

    而乐进此刻那么一说,就弄得感觉好像蒙仲与乐嬿彼此迫不及待似的,总之非常尴尬。

    “阿虎,帮我教训他!”

    为了纾解尴尬,蒙仲远远地朝蒙虎喊道。

    其实蒙虎方才也是起哄的其中一个,但在听了蒙仲的话后,他摇身一变仿佛站在了蒙仲那边,以至于乐进被他追得到处跑。

    “混蛋啊,阿虎,咱们不是一伙的么?”

    “没见阿仲都怒了么?我傻才跟你一伙……”

    “你这家伙实在太卑鄙了!”

    “哈哈哈……”

    在蒙虎与乐进彼此二人的笑骂声中,蒙仲与乐嬿二人一前一后徐徐走向蒙遂、乐续、乐毅等人。

    可能是见蒙仲此刻还板着脸,乐续连忙笑着解释道:“阿仲,可并非我等有意前来窥视,只是时候差不多了,族长叫我等到祖屋那边赴宴……”

    据乐续解释,他们本来是奉了乐氏族长乐郭之命,请蒙仲以及乐嬿二人到祖屋那边赴宴,毕竟长老蒙荐啊,蒙仲的母亲葛氏呀,目前都在祖屋那边。

    随后待等乐续来到族长家的堂屋时,却发现方才还在这里的蒙仲、乐嬿二人不见了去向,在询问后家中的仆从后,他们这才得知蒙仲与乐嬿来到了这边菜园,于是便朝着这边而来,结果正巧看到蒙仲与乐嬿聊得颇为投机。

    为了不打搅此刻蒙仲与乐嬿二人此刻的气氛,乐进等人便躲在这棵树背后,顺便窥视一下这两个即将成婚的小夫妇究竟在聊些什么。

    遗憾的是,由于两地相距稍远,且蒙仲、乐嬿说话也轻,纵使乐进、乐续、蒙虎、蒙遂等人屏着呼吸偷听,也听不到什么,唯独蒙仲与乐嬿相互行礼的那一幕,被他们看得真真切切,因此,这帮不明究竟的人这才忍不住笑了出声。

    “……不信你问阿遂跟阿毅。”

    在听了乐续的话后,蒙遂与乐毅皆面带笑容地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在诸人当中,蒙遂与乐毅还算是偏帮蒙仲的,因此反对蒙虎、乐进等人前来窥探,但没想到还是让他们看到了颇为有趣的一幕。

    此时,远处蒙虎已经拽着乐进走了回来。

    可见,乐进的力气并不如蒙虎,以至于被后者轻轻松松就拽了回来。

    待走到蒙仲面前,蒙虎好似献功般说道:“阿仲,敌将已抓到,如何处置?依我之见,不如就杀了吧?”

    “阿虎你这混蛋。”乐进闻言不禁笑骂起来:“阿仲,我举报,阿虎方才才是笑得最大声的那个,他是个奸细啊!”

    在旁,蒙遂冷笑道:“我瞧着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如都砍了吧。”

    “附议。”乐毅亦忍着笑插嘴道。

    “阿遂、阿毅,你们俩太过分了!”

    “就是!……方才偷偷观瞧时,也没见你俩闭上眼睛啊!”

    在蒙遂与乐毅二人的攻歼下,蒙虎与乐进一下子就联合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闹了。”

    蒙仲制止了一帮小伙伴的打闹,回头瞧了一眼仍满脸通红的乐嬿,说道:“这样,你们先到祖屋那边去,乐续,你留下来帮我带个路。……乐进,我把话说在前头,若是你待会说些不合时宜的话……”

    “不会、不会。”

    乐进笑嘻嘻地说道,毕竟他是知晓分寸的人。

    于是乎,由乐进带着蒙虎、蒙遂、乐毅、荣蚠几人前往祖屋那边而行,至于乐续,则留了下来,与蒙仲、乐嬿二人一同前往。

    这样安排,一来是蒙虎、乐进二人太闹腾,二来嘛,蒙仲也是考虑到乐嬿或许会添置身衣裳什么的,毕竟乐嬿怎么看都像是那种很柔弱的样子。

    当晚,乐氏族长乐郭在祖屋内设了筵席,招待今日前来的宾客。

    蒙氏一族的长老蒙荐与葛氏、蒙仲、蒙嬿一家就不用说多了,前者乃是蒙氏一族的宗祝,又是乐郭相识几十年的好友,至于后者,那可是日后的亲家与女婿。

    至于蒙虎、蒙遂、乐毅等一干年轻人,乐郭亦用招待宾客的规格来招待,毕竟蒙虎等人虽然别看尚未弱冠,但在赵国时一个个都曾出任过卒长(百人将),乃是几度经历沙场的年轻人,不用想也知道日后不可限量。

    也是在当晚的宴席上,蒙荐、葛氏、乐郭三人敲定了蒙仲与乐嬿的婚期,决定在今年的春耕之后,让蒙仲与乐嬿二人完婚。

    如此一来,双方家族都有充足的时间邀请宾客,也不影响到春耕。

    毕竟蒙仲有几位想要邀请的宾客,距离还是比较远的,比如说惠盎、田章这两位他的义兄,再比如孟子……

    『要不要请孟子呢?』

    想到这个问题时,他犹豫了一下。

    首先,他的老师庄子是肯定要请的,且庄子也必定会赏脸前来,在这种情况下再邀请孟子……

    “应该没什么事吧。”

    蒙仲暗自嘀咕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