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3章:乐邑一行【二合一】

    『PS:感谢“JmySu”书友一万起点币打赏,感谢“烈火青铜”书友两万起点币打赏~』

    ————以下正文————

    鉴于母亲葛氏的催促,再考虑到乐氏一族那边的看法,蒙仲也没敢耽搁此事,于是便在两日后,也就是正月初四,便前往乐氏一族的乡邑。

    此番同行有不少人,首先是长老蒙荐,毕竟当初这门婚事是这位长老撮合的,再者这种事亦理当由家族的长老出面。

    另外还有蒙仲的母亲葛氏与妹妹蒙嬿,前者主要是为了代儿子向乐氏一族表达歉意,毕竟她儿子因为赵国一行,白白将人家乐氏一族的女儿耽误了近三年,纵使葛氏早已将那名叫做乐嬿的女子视为了自己的儿媳,但发生这种事她心底终归过意不去。

    至于蒙嬿嘛,她纯粹只是不愿自己一个人呆在家中而已。

    除了以上三人,此番同行的,还有蒙虎、蒙遂、乐毅、荣蚠以及后者麾下的数名宋国士卒。

    撇开蒙虎、蒙遂这两个纯粹凑热闹的,乐毅才是蒙仲想带往乐氏一族去的,毕竟乐毅也是子姓乐氏一族的后人,与宋国的乐氏一族同出一支,此番来到宋国,顺便看看祖先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这对于乐毅来说,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至于荣蚠与其麾下数名宋国士卒,他们主要就是受太子戴武之命保护蒙仲等人,因此也可以说,荣蚠等人即是蒙仲的近卫,哪怕蒙仲如今又恢复了白身。

    说起乐氏一族的乡邑「乐邑」,它位于蒙邑的东北方向,东临「虞城」,北临一个叫做「孟诸」的湖泽,地理环境颇为优越,因此乐氏一族平日里除了耕种、狩猎以外,亦会到孟诸湖内操船捕鱼,也是周边诸多家族中较为富裕的家族。

    蒙邑距离乐邑并不远,平时骑马坐车只需要两个时辰多点,跟蒙邑与庄子居的距离差不多,考虑到这会儿路上的积雪尚未消融,因此蒙仲一行四辆战车,总共还是走了三个多时辰,这才抵达乐邑。

    跟蒙邑一样,乐邑亦有专门放哨巡逻的年轻人,一般是以十几岁的小孩子居多,倘若发现有野兽啃食田里的庄稼,亦或是有郁人前来袭掠,这些小孩子便告知乡邑,介时乡邑再出动成年的男子。

    正因为如此,蒙仲等人还没靠近乡邑,就被那些在乡邑外玩耍的乐氏一族的孩童给发现了,随后这些孩童连忙告知了乡邑内的大人,以至于当蒙仲等人的战车才刚刚停在乡邑西侧的门口,就有蛹十几名乐氏一族的年轻男子个个手持利剑、长戈,迎了上来。

    在这些人当中,便有蒙仲等人关系极好的乐进、乐续兄弟二人。

    “乐进、乐续,是我们啊。”

    还没等蒙仲说话,蒙虎早早地就看到了乐进、乐续兄弟二人,扯着大嗓子喊了起来。

    “阿虎?”

    乐进、乐续兄弟二人愣了愣,再定睛一瞧,对面那四辆战车上站着的,不就是他们熟悉的蒙仲一行人么。

    当即,乐进挥挥手遣散他身后的族兄弟:“散了吧,散了吧,是蒙邑的蒙仲、蒙虎、蒙遂他们,都不是外人,我与阿续招待他们就行了。”

    说着,他将手中的兵力丢给族兄弟,带着乐续当即迎了上来。

    结果正好看到蒙氏一族的长老蒙荐,以及蒙仲的母亲葛氏与妹妹蒙嬿,分别从两辆战车上走下来。

    见此,乐进原来脸上的嬉笑,顿时严肃起来,毕竟蒙仲、蒙虎、蒙遂他们,彼此都是共甘同苦过的兄弟、同伴,他与乐续接待足以,但接待蒙荐与蒙仲的母亲葛氏,以他们在族内的身份就不够资格了。

    因此他立刻让族兄弟回乡邑通知族长「乐郭」,请后者亲自前来。

    旋即,他们立刻来到蒙荐与葛氏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候:“宗祝大人,婶婶。”

    蒙荐与葛氏对乐进、乐续二人皆不陌生,微笑着点点头作为回应。

    片刻后,在乐进、乐续二人领着蒙仲一行人到乡邑内时,乐氏一族的族长乐郭便匆匆迎了出来,待瞧见蒙荐后,开怀大笑地说道:“原来是蒙氏的宗祝大人到访,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乐族长此话岂不是叫蒙荐愧煞?”

    蒙荐拄着拐杖笑骂道,看得出来,他与乐氏一族的族长乐郭关系很不错。

    寒暄几句后,乐郭笑着问道:“我原本还打算过几日前往蒙邑,找蒙箪兄与贤兄一道饮酒,不曾想贤兄今日来我族邑……是有什么事么?”

    见此,蒙荐便招招手将蒙仲唤到身边,旋即对乐郭说道:“此子便是我蒙氏族内的翘楚,蒙仲……三年前,原本由我做媒,定下族长幼女与其的婚事,但恰巧其义兄惠盎叫他到赵国历练,本该去年就返回宋国,没想到去年齐国进犯我宋国,此子便在我宋国太子戴武身边出任军将,抵抗齐军,以至于去年的十二月中旬才得以返回蒙邑……因此耽误了族长幼女三年之久,无论是我,亦或是此子,亦倍感过意不去。”

    “哦……”

    听闻此言,乐郭便上下打量着蒙仲。

    其实有关于蒙仲的事,这位乐氏一族的族长亦多有了解,毕竟蒙仲的小伙伴乐进、乐续二人,便是他的侄子,通过乐进、乐续二人,乐郭亦知晓了许多事,比如说蒙仲的人脉,再比如说蒙仲出任赵主父近卫司马的经历等等,唯独蒙仲协助太子戴武抵抗齐军一事,他倒还是头一回听说。

    “那么小女这门婚事……”乐郭眯着眼睛试探道。

    听闻此言,蒙荐笑着说道:“今日,此子的母亲葛氏亲自前来拜会族长,难道族长还不知么?”

    一听这话,乐郭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不得不说,对于蒙仲,乐郭的态度亦有些复杂,本来嘛,蒙仲作为庄子的大弟子,且蒙仲本人亦颇具才华,将女儿许配给此子,这当然是一桩好事,但蒙仲一声不响前往赵国,且一别就是近三年,这事确实让乐郭有些恼怒,毕竟他最年幼的乐嬿当时就已经十六岁了,一晃眼过了三年,都到了十九岁了。

    在当代,但凡是正经人家的女儿,哪有十九岁都没有婚配的?这岂不是平白无故让人说闲话么?

    更可恶的是,这个叫做蒙仲的小子在这三年里都未提这件事,害得乐郭亦有些患得患失,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这门婚事。

    好在眼前这小子还有点良心,不曾在这会儿提出悔婚,否则,乐郭真不知该如何向女儿交代。

    “乐族长。”

    此时,葛氏亦走了过来,一脸歉意地行礼道:“此事实在是过意不去,妾身今日携幼子特来向族长请罪。”

    “亲家母这是说的哪里话。”

    见这件事终归没有出现什么变故,乐郭的心情亦是极好。

    也难怪,毕竟蒙仲确实优秀,这等女婿,简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

    闲聊几句后,乐郭便将蒙荐与葛氏等人请到了家族内的祖屋。

    期间,乐进、乐续二人也明白了此番蒙仲等人前来的目的,一脸嬉笑地与蒙仲开个玩笑:“我与阿续本来打算着年后跑到蒙邑去,叫你小子给我堂姐一个交代,好在你小子还算识相……”说着,乐进揽住蒙仲的脖子,挤眉弄眼的笑着说道:“那么过些几日,咱们就是真的兄弟了。”

    在旁,蒙遂见此忍不住插嘴道:“那还不叫声堂姐夫来听听?”

    “呃……”

    听闻此言,乐进、乐续二人愣了下,不由地面面相觑。

    他们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乐嬿是他们的堂姐,倘若蒙仲这小子与他们堂姐成婚后,那不就是他们的堂姐夫了?凭空高出半截?

    要知道算算岁数,蒙仲可还要比他们小几个月呢!

    想到这里,乐进当即讪讪说道:“各论各的,各论各的……”

    “哈哈哈——”

    蒙虎、蒙遂、乐毅,包括在旁的荣蚠等人,皆忍不住哄笑起来。

    “好了。”不动声色地打掉了乐进揽着自己脖子的手,蒙仲正色说道:“今日我来乐邑,主要为两件事,第一桩……唔,就是这事;至于另外一桩,你也看到阿毅了,你应该懂得的。”

    听闻此言,乐进转头看了一眼乐毅,笑着说道:“阿毅,你亦是子姓乐氏,这里亦与你的故乡无异,回头我带你四处走走看看,顺便请示一下宗主,翻找一下族谱,希望上面能找到你先祖的名讳,把你填到族谱内。”

    “好。”乐毅笑着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宋国的乐氏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强大的家族,即便家族的族谱内添上乐毅的名字,这对乐毅其实也没有什么帮助,但这个时代的人就是这样,他们对于「认祖归宗」的想法很强烈,纵使是乐毅亦不能免俗。

    然而听了乐进的话,蒙仲却感到很奇怪,忍不住问道:“你现在带他去不好么?”

    “那可不成。”乐进闻言与乐续对视一眼,贼兮兮地笑道:“现下我兄弟二人还有要事,比如说,带你去见见我堂姐,也就是未过门的妻室……”

    一听这话,蒙虎当即起哄道:“同去同去!”

    于是,在请示过乐郭,得到了后者的允许后,乐进、乐续二人以及蒙虎,便夹着对此无可奈何的蒙仲,身后又跟着暗自偷笑的蒙遂、乐毅、荣蚠与几名宋兵,一伙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族长乐郭的家中,一座看起来占地颇大的宅院。

    据乐进、乐续二人介绍,乐郭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长子名叫「乐曾」,今年也已经三十多岁了,目前亦在家族内,准备继承族长之位;次子名叫「乐猛」,二十七八岁上下,目前在虞城担任县里的佐司马,手底下亦掌管着两三百名兵卒,平日里主要负责虞城一带的治安缉盗。

    至于三个女儿,长女与次女皆已成婚,前者嫁到了距此不远「莘城」,后者则嫁到了华氏一族,嫁给了华虎他们一族的少族长,只剩下小女儿乐嬿,年已十九尚未婚配,以至于近两年难免有些人在背地里说闲话,议论这个小女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则怎么年纪那么大了还不找到婆家呢?

    这世上,永远不缺吃饱了闲着没事干的闲人。

    刚迈步走入这座宅院,迎面便走来一名看上去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

    当即,乐进招呼道:“堂兄,你妹夫来了。”

    原来这名男子,正是乐郭的长子乐曾,刚刚得到家中下人的消息,得知父亲乐郭命他前往祖屋一同接待蒙氏一族的长老蒙荐,因此才恰巧与蒙仲、乐进等人在这边撞见。

    “原来如此……”

    当乐进向乐曾简单介绍了蒙仲后,乐曾上下打量着蒙仲,笑着说道:“贤弟近三年都未曾给舍妹一个回应,这着实不应该,不过既然贤弟已认识到错过,愚兄倒也不至于怪罪……家母与舍妹皆在家中,阿进、阿续,你带着诸人入屋,愚兄先得到祖屋那边去一趟。”

    “堂兄且去。”乐进点了点头。

    看了一眼乐曾离去的背影,蒙仲暗自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确实挺忐忑于见到那乐嬿的家人,不过就目前来看,至少乐曾还算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外兄,否则若碰到脾气不好的,不由分说揍蒙仲一顿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虽然未必揍得过蒙仲、蒙虎、蒙遂几人。

    而与此同时,乐郭的妻室向氏,正与小女儿乐嬿在屋内说话。

    说了几句后,见女儿手中正在缝制一身衣衫,向氏又忍不住抱怨起来:“那个叫做蒙仲的小崽子,当真不是东西,耽误了我家女儿足足三年,到如今连个音信也没有……亏你还给他妹妹缝制新衣。”

    听闻此言,乐嬿声音轻柔地说道:“他……他的母亲葛氏,平日里既要辛劳于田地里的事,又要照顾他妹妹,颇为辛苦,女儿前一阵子去探望他家时,见他妹妹的衣服有些旧了,是故……女儿叫做嬿,他妹妹亦叫做嬿,这或许也是一种缘分……”

    “就怕那小子不领情。”

    向氏不满地说道:“听乐进、乐续那两个小子讲,那小子颇有些本事,在赵国时,居然出任了赵王的近卫司马,执掌过数千人的军队……啧啧,数千人呐,蒙氏与咱乐氏的族人加上一起,恐怕都没有数千人,可惜这小子实在是……”

    “娘。”乐嬿轻柔地劝了一句。

    “好好,先不说。”向氏揉了揉女儿的秀发,笑着宽慰道:“再过些日子,娘叫乐进、乐续那两个小子跑到蒙邑再去问问,看看蒙仲那小子是否回来,总之,娘无论如何都得让那小子给咱女儿一个交代……”

    正说着,乐进急匆匆地闯到了屋内,笑嘻嘻地说道:“伯母,嬿儿姐,蒙仲那小子来了。”

    一听这话,向氏与乐嬿母女二人亦不禁有些紧张。

    旋即,向氏急切地说道:“你可打探清楚他来做什么的?莫不是……”

    听闻此言,乐进笑着说道:“那小子是带着他族内的蒙荐长老以及他母亲葛氏一同前来,您说还是能为什么呢?当然是与伯父、伯母商量与嬿儿姐的婚事咯。”

    “……”

    听闻此言,乐嬿亦好似隐隐松了口气似的,旋即面颊上飞起两片绯红,低着头不说话。

    “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

    向氏亦是松了口气,旋即又问道:“那小子现在在哪呢?”

    “嘿嘿。”乐进嘿嘿一笑,低声说道:“我跟阿续,把他给绑过来了……”

    “做得好!”向氏闻言大喜,连忙说道:“把那小子带进来,让妾身仔细瞧瞧。”

    “好嘞!”乐进应声而退。

    此时,乐嬿有些惊慌地放下了手中正在缝制的衣衫,怯怯地说道:“娘,女儿先回避一下……”

    “回避什么?”

    向氏一把拉住女儿的手,低声说道:“你也是大姑娘了,还怕羞什么?你难道不想见见你未来的夫婿么?”

    一听这话,乐嬿亦不由地有些心动。

    毕竟这些年,她虽然经多人口述,得知了蒙仲一些事,比如相貌、家世、师承,但却从未亲眼见过,因此她又岂会不好奇呢?

    可贸贸然与尚未谋面的未来夫婿见面——不不不,对方还未亲口承认这门婚事,还不能算作她的夫婿……

    可是……

    就在乐嬿思绪混乱之际,乐进、乐续二人已经带着蒙仲走到了这间屋内。

    “伯母,嬿儿姐,这小子就是蒙仲!……阿仲,这两位就是你日后的岳母与妻子了。”

    似乐进这等直白的介绍,虽然让向氏很是高兴,但却让蒙仲以及乐嬿颇为尴尬。

    见横竖躲不过去,蒙仲恭恭敬敬地朝着向氏行了一礼,正色说道:“小子蒙仲,拜见……伯母。”

    见蒙仲称呼自己为伯母,向氏亦不在意,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名少年。

    还别说,虽然他此前对蒙仲有诸多不满,但直到亲眼看到蒙仲,她心中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毕竟蒙仲在她看来的确出色,外貌仪表堂堂,而且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显然与其带领过成千上万的兵卒有关。

    期间,乐嬿亦低着头,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蒙仲,不过因为害羞,她并不敢直视面前的那名少年。

    然而就在这时,乐进在旁笑嘻嘻地说道:“阿仲,不问候一下你日后的妻子么?”

    听了这话,蒙仲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坐在向氏身边的乐嬿,正好与后者的视线撞上。

    顿时间,乐嬿面颊绯红,迅速地低下头。

    此刻的她,只感觉胸口砰砰直跳,面庞亦分外灼热。

    『……确实很漂亮。

    惊鸿一瞥间,蒙仲亦看到了乐嬿的容貌,只见此女肤色白皙,在披落在脸庞两侧的轻柔青丝下,双眉如柳叶,旋即一双美眸微微闪着晶莹,端正挺直的鼻梁下,那是一张小巧的嘴唇,在蒙仲转头看她的那会儿,红唇微启,似乎是颇为惊慌。

    平心而论,因为蒙仲曾在邯郸宫见过宫中那些经过精心装扮的赵女,因此此刻瞧见乐嬿,虽然亦感觉后者甚至美艳,但也不至于到惊为天人的地步,但不可否认,此女属于是那种大家闺秀般的美丽端庄,与邯郸宫那些精心装扮过的赵女想必,两者的美是不同的。

    至少乐嬿的这份美,浑然天成,让人看了颇感赏心悦目。

    也正因为这样,蒙仲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而乐嬿尽管是低着头,但却仍能感觉到眼前这名少年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脸庞上,不由地心慌意乱,甚至惊慌地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双手紧紧攥着衣角,不知所措。

    好在这会儿,向氏无意间为女儿解了围,她见蒙仲这名少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女儿,心中亦是欢喜,忍不住问道:“蒙仲,妾身的女儿是否称得上美貌?”

    “呃……”蒙仲讪讪笑了笑,考虑到乐嬿就在面前,最终还是厚着脸皮点了点头:“美貌。”

    一听这话,向氏更加欢喜,又问道:“那你二人的婚事……”

    此时当着向氏的面,蒙仲自然不敢再说什么「先让我们相处相处」这种在对方听来混蛋至极的话,在稍一迟疑后,便拱手说道:“全凭乐族长与伯母做主。”

    “好,好啊。”

    向氏闻言顿时眉开眼笑。

    不得不说,她此刻也算是去掉了心中一块巨石——否则若是蒙仲不满意这门婚事,考虑到她女儿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她也不知该怎么办。

    好在结果并不坏,眼前这名少年似乎对她女儿挺满意的样子。

    『可惜就是晚了三年,平白无故叫闲人说了不少风言风语……』

    向氏暗暗想道。

    而此刻,乐嬿已经羞得什么都听不到了,当她听到蒙仲说出「全凭乐族长与伯母做主」这句话后,她便感觉自己的心跳声盖过了周遭所有的声音,哪怕是随后她母亲称赞蒙仲的那番话,她亦听得断断续续。

    待等她平息慌乱的心神,再次偷偷抬起头来时,却愕然发现屋内就只剩下她与站在对面的那名少年。

    “呃……伯母说,让我跟你聊聊,了解一下彼此,待会再一同到祖屋那边去。”

    瞧见乐嬿脸上那惊慌且困惑的表情,蒙仲面色讪讪解释道。

    听闻此言,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乐嬿,脸上再次浮现浓浓的绯红之色,看起来颇为诱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