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4章:安抚伤兵【二合一】

    『PS:前面两张序号弄错了,由于VIP章节不能修改标题,因此从这章开始纠正。』

    ————以下正文————

    黄昏后,蒙仲与太子戴武一同访慰伤兵。

    他用一则「兔死狐悲」的故事来告诉太子戴武:“兔与狐狸同盟,联合对抗猎人,当兔子死在猎人手中时,狐狸也会因此感到悲伤。”

    “狡诈的狐狸真会因此感到悲伤么?”太子戴武闻言笑着问道。

    蒙仲正色说道:“会!只因物伤其类,兔子今日之死,无疑也意味着狐狸将在明日而亡,如何不为此感到悲伤呢?……此时城内的那些伤兵亦是如此,他们在城墙上时因为齐军的关系顾不得悲伤,而此时得了空闲,他们难免会细细思忖今日发生的事,当得知今日与他们一同登上城墙的同泽,此刻却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们是否会意识到,自己或许也会在明日战死于城墙之上,且因此感到悲伤,使得士气低落?”“……”太子戴武闻言面色一正,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但凡是人,对死亡总有恐惧,哪怕是强悍如魏国的魏武卒,亦是如此。但为何魏武卒却甚少有士卒逃亡,且又能屡屡以寡敌众击败敌军呢?皆因曾经有主将吴起。……吴起虽然私德有亏,但却能做到为普通的士卒吸脓,因此他麾下的士卒无不感恩戴德,愿意为他而死。……正因为如此,当吴起还在魏国的时候,魏武卒可以凭五万之众击败秦军五十万,但当吴起离开魏国、前往楚国之后,十五万魏武卒却也只能与二十万秦军打个平手,是魏武卒变弱了么?不,只是魏国再无像吴起那般,能让其麾下士卒甘心为其赴死的主将了。”

    “戴武受教了。”

    太子戴武闻言面色严肃地朝着蒙仲拱了拱手,旋即跟着他前往访慰伤兵。

    鉴于目前逼阳城内的守军兵力尚且充足,因此,只要是在作战中受伤的士卒,都被蒙仲召回内城的外侧,即第二道城墙与第三道城墙之间的城郭,在临近东南西北四方城门的地方,皆设有一些简易的营帐与木屋,供士卒们居住。

    因为距离的关系,蒙仲与太子戴武先来到了北面的伤兵营。

    今日一战,遭到田敬军猛烈进攻的北城门一带,自然是伤亡最严重的,据北门守将边寇战后统计损失,此战约有一千六百多名守城兵卒战死,三千五百多人受伤,总共伤亡人数达到五千。

    相比较之下,西城门与南城门那一带,宋军的阵亡人数皆在两千左右,且其中各只有三四百人战死,其余皆只是受伤。

    换而言之,今日这场仗,逼阳城直接损失兵力接近两千五百人,受伤人数在六千五百人到七千人左右,可想而知今日这场仗的激烈程度。

    至于齐军的伤亡人数,虽然蒙仲暂时还未收到北门、西门、南门三处的简单通缉,只是在心中有个大致的判断:此战田敬军的伤亡可能接近两万,其中阵亡人数可能达到六千人;至于田触、田达二人麾下齐军,应该只是千人阵亡、两三千人受伤的程度。

    毕竟今日西城墙、南城墙那两边的战事,激烈程度确实远远比不上北城墙这边。

    “太子!”

    “太子!”

    在一干过往士卒的问候声中,太子戴武领着蒙仲等人走向伤兵居住的营房。

    其实严格来说,蒙仲才是今日指挥战事的主将,但奈何他在宋国名声不显,逼阳城内的宋军兵将几乎都不认得他,不能够服众,因此太子戴武才对外宣称由他担任主将,毕竟他是太子,乃是一国储君,相比较名声不显的蒙仲,自然是他能更加激励士卒们的士气。

    推开一座长形木屋的木门,太子戴武隐隐就感到迎面袭来一股压抑的气氛,待他定睛仔细观望时,就看到在屋内昏暗的火把照拂下,一名名重伤的宋军士卒正躺在由干草、柴垛垒起的卧铺上,既不合眼歇息,也不说话,大多都是呆呆地靠坐在哪里,双目无神地看着屋内来回走动的人。

    “咳!”

    见屋内毫无反应,管理这座伤兵屋的一名两司马咳嗽一声,朝着屋内那些士卒们说道:“诸位,太子殿下来了。”

    『太子?』

    『太子殿下?』

    屋内的伤兵们闻言纷纷转过头来,脸庞上露出的惊诧的神色,不明白太子戴武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见此,早已得到蒙仲暗授的太子戴武当即走上前几步,面色肃穆地朝着屋内的伤兵们深深拱手行了几礼,郑重其事地说道:“感谢诸位今日助戴武拼死守城,诸位皆是我宋国的猛士!”

    说着,他缓缓走向离他最近的那张卧铺。

    在这张卧铺上躺坐着的,是一名被齐军士卒齐肩砍下了右臂的士卒,而对于这样失去一臂的士卒来说,纵使他们日后退伍回到故乡,恐怕也只能成为一个无法从事农事的“废人”。

    因此当太子戴武前来探问之前,这名士卒面色阴晴不定地在思索着一件大事:与其日后拖着这样一具残破的身躯回到故乡,拖累家中老小,不如索杏战死在这场战事中,好歹还能让家中的老小得到一笔抚恤,不至于被他拖累。

    正因为如此,他那双眼眸显得颇为灰败,就仿佛已彻底失去了生存的希望,直到太子戴武径直走到他面前,用双手握住他唯一还剩下的左手,他那张麻木的脸孔这才浮现几丝激动与不知所措。

    “我叫戴武,是这个国家的太子,失去了一条手臂的勇士,请告诉我你的名字。”握着那名士卒的左手,太子戴武郑重其事地说道。

    “我……我叫……我叫什么来着……”

    可能是因为过于激动,这名方才还对生存彻底失去希望的士卒,此刻竟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惹得屋内的伤兵们、以及跟随太子戴武而来的士卒们皆发出一阵哄笑,最后就连那名士卒自己也弄得不好意思起来。

    好在这时,旁边那张卧铺上有一名伤兵笑骂道:“干陌,你叫干陌。……你这蠢材,怎么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太子殿下,他叫干陌,我叫干习,咱们都是「干溪」那一带的人。”

    干溪,即宋国国内一个因河得名的小城。

    听闻此言,太子戴武朝着那名自称「干习」的伤兵微微一笑,旋即对面前这名独臂的伤兵轻声说道:“你叫干陌对吗?”

    “是、是的……”士卒满脸通红地干笑了几声,似乎显得很窘迫。

    而此时,却见太子戴武重重握了握他的双手,正色说道:“作为宋国的太子,我感谢你今日奋力杀退齐军,也感谢你为这个国家付出的牺牲……”说着,他用左手轻轻抚了抚这名士卒已用布包扎起来的右肩,看着其右肩下空空如也之处,他再次说道:“我宋国,绝不会亏待有功于国家的猛士,待这场仗结束之后,戴武会叫人推荐你为干溪一带的驿长或里正,是故……请千万要活下来!”

    再次握住对方的左手,太子戴武郑重其事地问道。

    听闻此言,屋内的笑声戛然而止,在场所有人无不面色动容,用崇敬、感动的目光看向太子戴武,尤其是那名只剩下一条手臂的士卒干陌,这名纵使被齐军砍掉一条胳膊亦无惧色的悍卒,此刻竟感动地双目含泪,甚至不禁哽咽起来:“喏!干陌一定、一定会活下来!活到亲眼看到、看到那些该死的齐军败退!”

    “好!”

    太子戴武笑着点点头,旋即又轻轻拍了拍他没有受伤的那边肩膀,继而放开双手,转身走向旁边那张卧铺,笑着对那名士卒说道:“你叫干习,对吧?”

    “是、是的。”

    方才还在笑话干陌的干习,此刻说话也不利索,但屋内却并没有人笑话他,因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于太子戴武身上,看着他逐一与受伤的每一名士卒说话,真诚的鼓舞他们,激励他们。

    最后,在足足过了一刻辰后,太子戴武这才向这间屋内的所有伤兵告别:“戴武还要前往视察其余受伤的兵卒,不能在此久留,请诸位见谅。……在离去之前,戴武希望……”

    说着,他环视了一眼屋内的伤兵们,忽然郑重其事地拱手行礼:“请诸位务必保重,务必要活下来!”

    听闻此言,屋内的士卒们无不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会坚强地活下来,不为别的,就为了太子戴武希望他们活下来。

    在踏出这间伤兵屋的时候,太子戴武稍稍顿足,回头看了一眼屋内。

    他明显感觉到这间屋内的氛围与方才他来时已大不相同:记得他刚来时,刚踏足屋内,就有一股令人感到沉重、压抑的氛围扑面而来,但此刻此刻,屋内却是欢声笑语,那些伤兵们仿佛都淡忘了自己的伤势,相互取笑,取笑彼此方才在他这位太子面前时有多么失态。

    这使他真正意识到,蒙仲提议他亲自访问每一名伤兵,这究竟是一件多么重要、多么关键的事。

    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除了这一点意外,其实周围那些宋军士卒看待他的目光也与此前大不相同,即充满了敬意。

    而蒙仲却注意到了这一幕,虽然感觉有点惋惜,但他也明白,他在宋国的声望,远远不如太子戴武,因此唯有太子戴武出面,才能鼓舞士气。

    不过让蒙仲感到意外的是,在随后他们来到的一座伤兵屋内,有几名伤兵在经过太子戴武的安慰与鼓励后,居然亦向他表示了感谢:“多谢您在城墙上救了我等……不知您叫什么?”

    蒙仲仔细辨认,这才隐约想起那几名士卒似乎是他亲自率队增援时及时救下的士卒。

    而见此,太子戴武亦不错失机会,指着蒙仲对周围的士卒介绍道:“诸位,这位乃是我无比信赖的佐司马蒙仲,别看他年轻,但今日,在我无暇顾及的时候,正是他代我指挥城上的兵将,使我逼阳方能无惊无险击退进攻的齐军!”

    不得不说,在经过安抚伤兵这件事后,太子戴武在这群伤兵们心目中的地位再次提高,以至于让他介绍蒙仲时,周围的士卒皆下意识就相信的太子戴武的话,看着蒙仲暗自惊诧,惊诧于这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是借助太子戴武指挥整个战事的佐司马。

    “原来是佐司马啊……”

    “我还以为是太子的近卫……”

    “如此受到太子殿下的重视,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

    “那是当然,我今日正是被他救下的,别看他年轻,杀起齐兵来毫不手软,你是没瞧见那小子……不,没瞧见佐司马他当时的样子,甚是威风,就仿佛……仿佛……反正就是很厉害就对了。”

    在屋内伤兵们的议论声中,太子戴武带着蒙仲离开了。

    走出伤兵屋后,戴武对蒙仲说道:“戴武自作主张,还请蒙卿莫要在意。”

    蒙仲淡淡一笑,他不想向士卒透露他才是主将的原因,一来是考虑到齐军的主帅田章,二来就是因为他太过于年轻,且此前籍籍无名,这些宋军兵将并不见得愿意听从他的命令,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不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军司马——毕竟,就算他不看重军司马的位置,但在赵国的经历已经使他明白,有时候必须得到高位,才能避免发生一些令人感到悲伤的事,否则,当面对危机时,纵使他也无法扭转局势。

    “此乃太子殿下的好意,在下又岂会不识好歹?”

    “那就好,那就好。”太子戴武点点头由衷地说道:“我此前还不觉得,但此刻我逐渐发现,蒙卿是把受士卒爱戴的机会让给了戴武,这让我总感觉欠了蒙卿……”

    正说着,迎面走到几个人,在快步走近后抱拳唤道:“太子殿下,蒙司马。”

    太子戴武与蒙仲二人定睛一瞧,这才发现来人乃是向触、向恺兄弟二人以及其余几名族兵打扮的男子。

    “太子殿下与蒙司马来这里有什么要事么?”向恺好奇地问道。

    太子戴武闻言解释道:“今日我军伤亡甚多,因此我特来视察伤兵……向卒将受伤了?”

    戴武记得,向恺乃是北城门一带的将领。

    “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看了一眼蒙仲,向恺笑着说道:“我都说了不碍事了,但北城门的边寇司马硬是让我到这里歇养……”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蒙仲,带着几分恳求说道:“蒙司马,我这伤势真的不碍事,你就让我回去吧,我还想着捞点军功日后弄个军职呢,你也知道,日后家业都是留给我兄长的,我捞不到多少……”

    “阿弟!太子面前你胡说什么?”向触有些窘迫地呵斥了弟弟向恺,同时惊讶地看向了蒙仲。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他弟弟向恺对那名年仅十七岁的主将是抱持怀疑的,然而方才他弟弟的口吻中,却明显带着几分敬意,这让他感到很意外。

    见向恺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蒙仲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先在这边好好歇养,若明后两日齐军攻城急切,那时候我自会启用伤兵,介时你就能回去了……”

    “不能立刻让我回去么?”向恺有些不满地说道。

    蒙仲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也只能这样了……”

    在向恺无奈的叹气下,太子戴武带着蒙仲离开了。

    在离开的途中,太子戴武笑着对蒙仲说道:“看来纵使不用我出面,蒙卿在军中亦逐渐开始有了威望……也对,以蒙卿的才能来说,这是必然的。”

    “太子过誉了……”

    正如太子戴武所言,经过了今日的攻城战,曾经对蒙仲抱持怀疑的向恺,此刻对这名年轻的主将充满了敬意,以至于当太子戴武与蒙仲离开时,向恺一直目视着他们离去。

    这使得他兄长向触都感觉有些奇怪:“阿弟,我怎么感觉你对那小子变了态度?”

    “是蒙司马!”

    向恺纠正了兄长的话,旋即目视着蒙仲离去的背影,由衷说道:“阿兄今日不在北城墙,因此不知,否则,你必然会像我一样,改变对那名少年的看法。……那是一位值得信赖的主将,怪不得太子对其那般器重。”

    听了这话,向触很是不解,毕竟他是东城门的守将,也是今日唯一没有逾受齐军进攻的方向,他当然不清楚发生了北城门这边的事。

    在告别向触、向恺兄弟后,当晚太子戴武带着蒙仲访问了每一名受伤的伤兵,以至于安慰过每一名伤兵后,时间早已到了次日的丑时,这使得错过了晚饭的他们无不饥肠辘辘,但换来的,却是逼阳城内每一名安慰过的伤兵无不对太子戴武的到来与安慰感到惊喜,感到激动,且士气爆棚,恨不得提着兵器再与齐军拼杀一回。

    不为别的,只为太子戴武的礼遇。

    “想不到,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得到了士卒们的爱戴……”

    在前往最后一处伤兵营的途中,太子戴武颇有些感慨地对蒙仲说道。

    蒙仲闻言笑了笑,反问道:“不然呢?”

    只见太子戴武轻轻握了握拳头,笑着说道:“我亦曾读过兵法,曾经亦渴望带领兵将击败进犯的敌军,凭此赢得士卒的爱戴,就像宋王,而不是……”

    说到最后,他稍稍有些惆怅。

    “太子殿下所言,恕我不敢苟同。”蒙仲摇了摇头,劝解太子戴武道:“一支军队,首重乃是看军心能否能凝聚,至于士卒的实力、主将的能力,关系是有,但比不上军心。……纵使是一支平民组成的军队,只要他们能坚守一心,不畏生死,哪怕是面对魏武卒,亦有一战之力;否则,倘若军心涣散,纵使是强如魏武卒,亦会遇到他们无法击溃的对手。……今日太子安抚伤兵,避免了那些伤兵因伤势而士气低落,甚至于影响到其余士卒的士气,这才是对逼阳帮助最大的事。至于带领兵卒击退进犯的敌军……”他微微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道:“若是太子戴武能面面俱到,还需要军司马做什么?”

    听闻此言,跟在他们身后的一队近卫笑出声来,连带着太子戴武亦笑了起来。

    “先去弄点东西吃吧?昨晚就没吃什么。”

    “好。”

    待等太子戴武与蒙仲随便弄了点吃食填饱肚子,此时已是寅时二刻,距离天亮只剩下寥寥一个多时辰。

    “今日齐军会来攻城么?”太子戴武问蒙仲道。

    “十有八九。”蒙仲点点头,解释道:“昨日虽然齐军付出了很大伤亡代价亦没能攻上城墙,但我观齐军士气未泄,因此今日,那田敬多半会继续攻城,不给我等喘气机会。甚至于,明日、后日,说不定田敬会连续攻城……”

    听闻此言,太子戴武长长叹了口气。

    “太子殿下先去歇息一阵吧。”

    “睡不着。”

    太子戴武摇了摇头说道:“见过那些伤兵的伤势,我哪里还睡得着呢?戴武虽不通兵事,但至少,请让我与蒙卿一同,亲眼见证这场战事,见证我宋国儿郎的英姿。”

    见太子戴武态度坚决,蒙仲也不再劝说,于是与前者一同回到北城门的城楼上。

    此时,代蒙仲守在城楼上的蒙虎,正靠躺在一根柱子下呼呼大睡,鼾声如雷,看得蒙仲暗暗摇头。

    不过他并未叫醒蒙虎,毕竟在昨日蒙仲亲自增援向恺的同时,蒙虎亦率领另外一支宋军增援了另外一侧城墙上的宋兵,不夸张地说,当时蒙虎比蒙仲还要英勇,以至于战后已有一部分宋兵对蒙虎心悦诚服,恭恭敬敬地唤蒙虎为卒长。

    越过鼾声如雷的蒙虎,太子戴武与蒙仲走到城楼内,喝了些酒水提提神。

    待等到时辰前后,齐将田敬、田触、田达三人果然卷土重来,仍然像昨日那般布局,在城外排兵布阵,准备进攻城池。

    诚然,城外的齐军人数依然占据绝对优势,但逼阳却胜在城墙坚固,且守城士卒万众一心,这让蒙仲坚信,纵使田敬当真连续攻打逼阳数日,他逼阳亦能抵挡得住。

    果然,当日的攻城战,逼阳宋军依旧无惊无险守住了城池。

    在这种情况下,齐将田敬只能不计伤亡,连续进攻逼阳,以至于在七月十六日、十七日已连续攻城两日的情况下,齐军又于十八日、十九日、二十日持续攻城,一连攻打了逼阳整整五日。

    别说逼阳城内的宋军因此精疲力尽、伤亡巨大,而齐军亦是如此,甚至于齐军的消耗与伤亡比逼阳城还要大。

    而在此期间,正挥军攻打彭城的田章得知此事,连忙将战事交给邹习,日夜兼程返回逼阳一带。

    逼阳能守住,田章对此并不意外。

    意外的是,田敬连续攻打逼阳五日,竟然一次也没有成功攻上城墙,这才让田章感到吃惊,以至于他立刻来到了逼阳一带,准备亲自督战。

    若是他齐军始终无法真正威胁到逼阳,那就意味着,他们离攻破这座城池还差得很远。

    『到底是谁在指挥宋军?』

    苦思冥想足足一两个月,田章还是不得其解。

    他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即他“名将匡章”的赫赫之名,搞不好要毁在宋国,毁在一个远远不如秦国强大的国家。

    谁让他这个击败了强秦的名将,却连一个小小的弱宋都无法击败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