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7章:蒙仲与田章(三)【二合一】

    樗里疾,即嬴疾,因居住在秦国的「樗里」,是故被称为樗里疾、或樗里子。

    论出身,嬴疾乃是「秦孝公嬴渠梁」的庶子,「秦惠王嬴驷」同父异母的弟弟。

    秦孝公与秦惠王父子,皆是秦国的明君雄主,相比较赵国的雄主「赵肃侯赵语」,秦孝公更为杰出,他重用「卫鞅」实施变法,努力治理国家,为今日秦国的强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虽说父辈是秦孝公更为出色,但他们的继任者,即秦孝公之子秦惠王嬴驷,与赵肃侯之子「赵武灵王赵雍」,在才能、胆略确实不相上下,但非常关键的是,秦惠王嬴驷年仅四十六岁便过世了,他过世的时候,赵武灵王赵雍刚刚二十九岁,正值壮年。

    正因为秦惠王嬴驷的过世、且之后的继承者「秦武王嬴荡」因为跑到周国举鼎,年仅二十三岁就过世,使秦国在短短几年内连续失去两位君主,这才被赵武灵王抓住机会,趁机带领赵国崛起。

    当时或有人称,当时的赵国,是六国中唯一可以抵挡秦国西进的国家,但很遗憾的是,在十六年后,赵武灵王赵雍亦因为陷入两个儿子的夺权内乱而丧命,死时年仅四十五岁,这让人不禁为之感叹:上天不佑贤君,秦惠王如此,赵武灵王亦如此。

    再说嬴疾,秦惠王嬴驷初继位后,做了两桩事,第一桩,即杀掉商君卫鞅;而第二桩,即提拔他所信赖的兄弟嬴华、嬴疾二人,授予两者兵权,协助他统治国家。

    当时秦人皆称,嬴华勇武、嬴疾多智,这兄弟俩,都是秦惠王嬴驷当初最倚重的左膀右臂。

    秦惠王八年时,正值「齐楚争雄」的阶段,当时曾强横一时的魏国,因为马陵一战彻底衰弱,而齐国则强势崛起,因此魏相惠施促成了「徐州相王」,使秦魏相互承认对方的王位,且以「一同合力讨伐楚国」为条件,使齐国同意与魏国结盟。

    然而此事却引起了楚国的极大愤怒,于是在次年,楚国的君主楚威王,便亲自率领大军征讨齐国,当时齐楚两国在徐州展开大战,最终齐国战败,楚国步入了巅峰时期,实力空前强大。

    不过因为齐相田婴亲自出面劝说楚威王,楚齐两国最终和解。

    而此时,见楚国竟然击败了齐国,魏韩两国便立刻倒向楚国,并劝说楚威王讨伐秦国,试图借楚国的力量来抵挡秦国——毕竟这会儿,正是大丈夫张仪在魏国大出风头的时候,魏国虽然死扛着不肯屈服秦国,但也被秦国打地极其被动,因此希望借助楚国的力量来对抗秦国。

    于是在公孙衍的组织下,楚、齐、赵、魏、韩、燕六国以及后来加入进攻秦国行列的义渠,很快就形成了七国合纵讨伐秦国的局面,秦国面临自秦惠王嬴驷继位以来最大的危机。

    在这等危机面前,秦惠王始终没有屈服,他任命近几年在攻打魏国的战争中逐渐展露头角的嬴疾担任主将,率领秦军抗拒诸国联军的进攻,最终艰难击退了各坏异心的联军。

    至此,嬴疾与嬴华兄弟名声大涨。

    而在此期间,魏韩两国见合纵战败,再加上有张仪出使魏国,频频对魏国施加压力,导致魏、韩两国再次倒向了秦国。

    为了对抗秦、魏、韩三国联盟,楚国决定与齐国结盟,以默许齐国占领即将发生「子之内乱」的燕国为条件,换取齐国鼎力帮助楚国对抗秦国。

    此时的中迎,便形成了「秦魏韩联盟」对抗「齐楚联盟」的主流形势。

    其中,早已结下「赵宋联盟」的赵国与宋国,则隔岸观火,坐看秦、楚、齐三方角力;至于燕国,则因为陷入了「子之内乱」而自顾不暇。

    此时的赵国,尚未开始发力,且齐国亦希望将赵国拉拢到己方阵营,但是,齐国想要趁燕国内乱趁机吞并燕国的行为,却引起了赵国君主赵雍的警惕,毕竟齐国一旦成功吞并燕国,对赵国的威胁自然是大大增加。

    于是赵雍便暗中联合秦国,阻止齐国吞并燕国——这使得赵国后来哪怕被迫被齐国卷入联合攻伐秦国的队伍中,亦是出工不出力。

    结果,由于燕国人的反抗,纵使名将匡章在五十日内覆亡了整个燕国,也无法彻底使燕人降服,不得不率军退回国内。

    而在齐国谋取燕国的期间,秦国亦做了一件大事,即派张仪设法破坏楚国与齐国的联盟关系,这即赫赫有名的「商於六百里地」的事件——口似悬河的张仪,以「秦国愿意割让商於六百里地给楚国」作为条件,骗取楚怀王主动与齐国断绝关系,结果在事后,张仪却拒不承认此事,只推说六里地。

    此事让楚怀王大怒,便倾尽举国兵力攻伐秦国,这即大名鼎鼎的「秦楚丹阳之战」。

    这场战争,楚国最终战败,阵亡八万精锐,惊地魏、韩两国迫于秦使张仪的威胁,不得不再次倒向秦国,直到数年后秦惠王过世,厌恶说客的秦武王继位,且将张仪驱逐,魏韩两国这才回到齐国的阵营。

    而在「秦楚丹阳之战」期间,齐国见秦楚两国发生战斗,便趁机携裹赵、宋两国军队攻打当时已倒向秦国的魏国。

    由于那时赵国已与秦国有了私底下的盟约,是故故意拖延,迟迟不至,而与赵国一个鼻子出气的宋国,则干脆彻彻底底地阴了一把齐国。

    此事发生于丹阳之战后,为了支援魏国,刚刚在「丹阳」击败楚国的秦将嬴疾,便立刻率军前往魏国,与韩国的上将「韩冯」一同救援魏国。

    随后,嬴疾率军于濮水一带与齐军对峙,然而就在双方即将决战时,作为齐军侧翼的宋军,突然临阵后撤,导致齐国侧方空虚。

    期间,秦将嬴疾趁机亲自率队迅速进入宋军的阵地,一举击败齐军,逼得田章这等名将亦只能狼狈逃亡。

    不得不说,这是田章至今为止唯一的一场败仗——吞并燕国那场不能算,那是齐国抵不住秦赵魏韩诸国的压力而主动撤兵的——亦是他此生最狼狈的一场败仗。

    但是对于这场败仗,田章输得并不服气,毕竟归咎当年他战败的关键原因,乃是暗中与秦国有联系的宋军临阵后撤,彻彻底底地阴了他一把。

    当然,这个不服气,只是说田章自认为当时那一场仗他败地冤枉,毕竟他是被宋国军队摆了一道,并不意味着他就有把握击败嬴疾。

    就算没有宋国军队临阵后撤这件事,其实他也没有什么把握击败嬴疾。

    毕竟在濮水决战之前,他就跟嬴疾有过多次小规模的交锋与试探,可从头到尾,田章都没有从对面那个被秦人称作“智将”的嬴疾手中占到半点便宜,就仿佛嬴疾每每都能彻底看破他的意图。

    不夸张地说,当时放眼天下,唯独嬴疾能让田章感受这种“处处受制”的感觉,而除此之外,其余诸国将领都无法让他感受到这种无力。

    时隔十六七年,被田章暗暗视为劲敌的嬴疾,早已因病而故,可没想到在宋国的逼阳,田章却再次感受到了当年面对嬴疾时的那种错觉,就仿佛对面那个“宋军主将”,亦能像嬴疾那般,每每看穿他的意图,这让田章燃起了浓浓的战意。

    虽然他很清楚对面的“宋军主将”不可能会是嬴疾,但由于这两人给田章的感觉非常相似,这使得田章有意无意地将对面的宋军主将当成了嬴疾,想以击败这个“假嬴疾”,来纾解他心中淤无机会击败已过世的嬴疾的遗憾。

    而就在他率军返回二十里营,思索着如何击败对面那个酷似嬴疾的宋军主将时,正巧有此前派出去的细作回营向他禀报要事。

    “启禀章子,据我等打探,太子戴武似乎有意在逼阳一带筑建城池。”说着,那名细作便从怀中取出一份地图,递给田章。

    “筑城?”

    田章皱了皱眉,接过那块绘着地图的布仔细观望,只见在这份地图上,清晰绘有标注着「逼阳」二字的城池,而在其四周,在地形比较紧要的地方,则画着几个叉叉,据细作所言,皆是宋国准备筑造城池的大致地点。

    『这个时候筑城?而且看样子还要一口气筑造数座城池?这……这有什么意义么?』

    田章皱着眉头沉思着。

    正巧此时田触、田达二人撩帐走入,在得知情况后,忍不住嘲笑道:“宋人还真是难以理喻,我军都已经攻到逼阳了,他才想着在附近筑城阻挡我军,不觉得为时已晚么?哼,不等他建成城池,我军早已攻陷逼阳了!”

    『……是啊。』

    田章闻言暗自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宋人此时在逼阳一带筑城毫无必要,除非对面的宋人自信他齐军无法攻克逼阳。

    『是自认为我军无法攻陷逼阳么?看来对面的‘嬴疾’很有把握啊……』

    因为至今都不清楚对面的宋军主将到底是谁,田章干脆就以曾经的宿敌“嬴疾”代称,毕竟二者给他的感觉非常相似。

    在暗自冷哼一声后,田章随后将手中的地图放入怀中,走到帐内的矮桌旁,俯身审视行军图。

    期间,他的目光起初汇聚于逼阳,旋即徐徐深入宋国的腹地,最终定格在宋国的王都彭城。

    『今日我攻戴不胜,你居然不救,可若我进兵彭城,你还能如此镇定么?』

    想到这里,田章当即招来部将邹习,对后者吩咐道:“邹习,我命你率领三万军队,绕过逼阳,进逼彭城。”说着,他又对邹习附耳嘱咐了几句。

    “遵令。”邹习抱拳接令,退出帐外准备出征。

    而此时,田章又叮嘱田触、田达二人道:“田触、田达,我命你二人各率一万兵卒,做好随时进攻逼阳的准备。”

    “喏!”

    田触、田达二人抱拳领命。

    当晚,按照田章的吩咐,邹习率领着三万名手持火把的兵卒,越过逼阳深入宋国腹地。

    三万名兵卒手持火把走在夜里,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逼阳城上的宋军只要不是瞎子,哪怕隔着十几里地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不,逼阳城上看到这一幕的宋军士卒们,立刻将此事禀报太子戴武,惊地太子戴武当即带着蒙仲、乐毅二人上城墙观瞧。

    当远远看到具体不知数量几何的敌军举着火把,迂回绕过逼阳深入宋国腹地,远远看去仿佛一条蜿蜒绵长的火蛇,太子戴武面色顿变,惊呼道:“齐军莫非欲奇袭彭城么?!……蒙卿,这可如何是好?”

    蒙仲淡定地扫了两眼远方的那条火龙,旋即笑着对太子戴武说道:“太子,那只是齐军欲盖弥彰的诡计而已,当做没看到即可,我等回城内去吧。”

    太子戴武不明白蒙仲的意思,皱着眉头惊疑地说道:“蒙卿,齐军明摆着就是打算偷袭彭城啊,这如何能视而不见?”

    考虑到太子戴武并没有领兵作战的经验,蒙仲遂耐心解释道:“不,太子,这只是齐军的诡计,目的则是为了骗我等出城。……您根本无需担心彭城,据我等近几日观察,田章麾下仅五万兵卒左右,纵使全部前往袭击彭城又如何?难道就能一举攻陷彭城了?彭城最起码还有两万余兵力,更别说当地各家族的族兵,区区五万齐军,根本无法攻克彭城,田章乃当世名将,他不会不清楚此事,因此,他派兵袭击彭城的可能杏极低,这是其一。至于其二……”

    他朝着远方那条火蛇努了努嘴,笑着说道:“既然选择在夜里行军,摆出一副欲偷袭彭城的架势,可又叫其麾下士卒高举火把,仿佛生怕我等瞧不见,似这般掩耳盗铃的做法,着实是让人好笑……”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对面的齐军主帅乃是他另外一位义兄田章,连忙咳嗽一声改口道:“总而言之,田章的意图我已了解,即效仿当年围魏救赵之策,摆出欲奇袭彭城的架势,诱我军出城回援彭城,他好趁虚而入,趁机攻陷逼阳。”

    “原来如此……”

    太子戴武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旋即,他又皱着眉头问道:“蒙卿,你对此有几分把握?万一齐军当真袭了彭城,而父王却疏忽防范……”

    “这就是此计最高明的地方。”蒙仲转头看了一眼齐军营寨的方向,低声说道:“田章知道彭城距此逼阳仅两百里地,且又是我宋国的王城所在,若换做他人驻守此城,哪怕他明知齐军的诡计,亦不得不分兵回援彭城,而这,恰恰就中了田章的诡计。……总而言之不必在意,最多两三日,那支齐军就会知难而退,乖乖退回其营寨。”

    而就在这时,乐毅忽然插嘴提醒道:“阿仲,别忘了援军。”

    “援军?”

    蒙仲愣了愣,旋即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点头说道:“对对,我差点忘了还有赢军……”

    说罢,他对面露不解之色的太子戴武解释道:“太子殿下,阿毅他指的是从彭城前来增援逼阳的援军,虽然我等识破了齐军的诡计,但从彭城而来的援军,却未必知晓这件事,若是那支齐军埋伏在半途,而我方的援军又碰巧经过,并且其在行军途中又没有防备,就有可能遭到这支齐军的伏击。……这是唯一值得警惕的。”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亦不禁有些汗颜,毕竟他近几日只想着如何凭手中的兵力挡住齐军,迄今为止还未让太子戴武向彭城求援,以至于下意识不曾去考虑到援兵的问题——归根到底,他是否让太子戴武求援,这与彭城是否发兵救援,两者可没有什么关联,毕竟宋王偃会有他自己的判断。

    或者干脆点说,在得知了逼阳一带的情况后,宋王偃是绝对会召集兵力增援逼阳的。

    想到这里,蒙仲颇有些惆怅地看了一眼齐军营寨的方向,苦笑着说道:“考虑到援军的因素,看来我等还真地做点什么了,最起码得将齐军的意图告知彭城,免得从彭城而来的援军遭到齐军的伏击……”

    想了想,蒙仲首先让太子戴武立刻派士卒作为使者前往彭城,将「齐军或将袭击彭城」的意图禀报宋王偃,好使得彭城有所防备,随后,他又让太子戴武派人请来戴不胜与戴盈之两位军司马。

    此时,戴盈之尚且驻军在逼阳城东北角的营寨里,而戴不胜,此前驻军在逼阳城西北角的营寨,但今日由于营寨遭到齐军攻打,于是他便按照蒙仲的指令放弃了守营,便在甩掉追赶的齐军后,从逼阳的南城门进驻了城内。

    不多时,戴不胜便先带着几名近卫匆匆赶来。

    见此蒙仲也不着急说明情况,直到片刻后戴盈之亦带着几名入城,来到了这边,蒙仲这才将齐军的异常举动告诉了戴不胜与戴盈之二人。

    值得一提的是,他原以为戴不胜会像太子戴武那样着急彭城的安危,因此他事先他准备了一番说辞以便劝说这位军司马,可没想到的是,戴不胜虽然起初有些着急,但在听了蒙仲的判断与分析后,他脸上居然丝毫都没有着急之色了,只是兴致勃勃地看着蒙仲,就仿佛在等着蒙仲下达指令。

    别说蒙仲,就连太子戴武都对此感到惊讶,好奇问道:“不胜叔,难道你也猜到了齐军的诡计么?”

    听闻此言,戴不胜哈哈笑道:“我怎么猜得到?我若猜得到,那我就是比肩田章的宋国名将了……我相信蒙仲这小子的判断!”说着,他好似为了表示亲近,重重一拍蒙仲的肩膀,痛得后者微微吸了口凉气。

    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被戴不胜拍地稍稍有些刺痛的肩膀,蒙仲正色说道:“考虑到援军的因素,我逼阳不能放任齐军肆意绕过城池深入腹地,因此有劳司马您带兵追击那支齐军……我不难预测,那支齐军多半会在半途等着伏击司马,而介时,我等亦可以将计就计。”

    说罢,他附耳对戴不胜、戴盈之各自低声说了几句,只听得戴不胜连连挑眉,忍不住嘿嘿直笑,而戴盈之则捋着髯须满脸微笑。

    “有劳两位司马了。”蒙仲拱手拜道。

    “这是说得哪里话?”戴不胜与戴盈之二人摆了摆手,旋即向太子戴武告辞:“太子,事不宜迟,我二人立刻动身。”

    当晚,戴盈之率领麾下军队假意回援彭城。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率军往南走出三十里远,他就遭到了那支齐军的伏击。

    原来,邹习所率领的三万军队,在远离逼阳足够的距离后,便立刻熄灭了手中的火把,埋伏在半途上,等着宋军回援彭城。

    随后,戴盈之果然“上当”,半途遭到齐军的伏击,麾下士卒溃败逃逸。

    黑灯瞎火的,齐将邹习其实也不知究竟有多少宋军士卒被击溃,立刻返回逼阳,联络田章趁机强攻逼阳。

    田章虽然对此有些惊讶与怀疑,但机会放在眼前,他又岂能错过,遂立刻下令田触、田达二人,联合邹忌猛攻逼阳城。

    而就在田章、田触、田达、邹习等人将全部注意力放在进攻逼阳的时候,被击溃的戴盈之早已聚拢了此前他假意被击溃的麾下士卒,趁机进攻了防备空虚的齐军营寨。

    “司马!我军营寨!我军营寨!”

    在进攻逼阳的期间,田章忽然听到身边士卒大喊,下意识回头一瞧,却愕然看到己方的「二十里营」方向,此刻竟燃烧起熊熊火势。

    “……”

    纵使是田章,此时亦不禁愣了一下,想不通究竟是哪来的宋军袭击了他的营寨,毕竟在得知邹习击溃戴盈之军队的消息后,田章便立刻下令进攻逼阳,按理来说,逼阳是没有机会出兵袭他营寨的。

    而这附近,也不可能会有其他的宋军。

    足足思考了十几息,田章忽然顿悟,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居然是戴盈之麾下的军队么?”

    不得不说,纵使是田章,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被一支明明已经击溃的军队给袭了后方的营寨。

    『这可真是……』

    看了眼面前丝毫没有破城迹象的逼阳城,又回头看了一眼正燃烧着熊熊大火的己方军营,田章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撤退,结束这场敌方其实早有对策的攻城战。

    见齐军撤退,逼阳城城门敞开,戴不胜率领兵卒趁机追杀了一阵齐军,虽然因为田章撤退得法,戴不胜并没有找到机会扩大优势,但也足以让他与他麾下的士卒一扫此前接连败在齐军手中的溃势,顺便,亦援护戴盈之返回逼阳城。

    然而,返回逼阳城后,戴不胜却没有解散麾下士卒,只见他率领着士卒们自北门入,从东城门出,竟悄然朝着东面而去。

    别说此刻正忙着回营救火的齐军,就连逼阳城内的宋军士卒,都沉浸在击退齐军的欢喜当中,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戴不胜以及他麾下军队的去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