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7章:抵达高唐【二合一】

    从清河往南,赵主父一行人便来到了一片名为「鄃(shū,夏津)」的土地。

    可能是途中闲着没事,也可能是为了转移背上箭创引起的痛处,赵主父便向蒙仲、庞煖等人讲述了有关于鄃地的历史。

    鄃,乃周朝古俞伯国的首都,国君为伯爵,称作俞伯,最初这个小国坐落于别处,后来北迁至此,在这里重新建立了国家,并建造了名为「鄃」的城池。

    在晋楚争霸的后半段,晋国的晋平公与齐国的齐景公在鄃地会盟,史称「晋齐会盟」。

    晋平公是一位毁誉参半的君主,在他执政晋国的岁月中,晋国仍在持续百年称霸中迎的状态,且晋平公在位初中期,亦先后击败齐国、楚国,使晋国独霸中迎。

    或许是因为失去了对手的关系,晋平公在执政的后半段岁月中渐渐不再勤勉于国事,于国内大兴土木,导致国内大权被「晋国六卿」把持,这才有了后续的「六卿内斗」与「三家分晋」。

    而与晋平公恰恰相反,齐国的齐景公,则是一位希望恢复祖先齐桓公霸业的君主,在齐景公执政的初期,齐国国政被权卿把持,在晏子(晏婴)等贤臣的帮助下,齐景公夺回了王权,逐步率领齐国迎头赶上晋、楚两大强国。

    而晋齐会盟,即发生在晋国即将衰败、齐国即将崛起的关键时刻,当时晋国见齐景公夺回了王权,不希望后者介入晋楚两国的战争,故而与齐国结盟;而齐景公当时刚刚夺回王权,王位尚不稳固,因此欣然同意了与晋国的结盟。

    据赵主父所言,晋齐会盟,是当时中迎各国所发生的一件大事,令整个天下为之瞩目。

    然而在短短不到两百年的时间内,中迎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首先是曾经的霸主国晋国,被魏、韩、赵三国所分,而曾经的姜姓齐国,亦被田氏齐国所代替,甚至于就连曾经强大到能与晋国抗衡的楚国,亦在这不到两百年的时间内迅速衰败。

    如此,也那怪赵主父在提到这段历史时感慨唏嘘不已。

    “那么俞伯国呢?难道是被晋国或者齐国灭亡了?”蒙仲好奇地询问道,因为他这片称之为鄃的土地颇为荒凉。

    赵主父闻言干干笑了两声:“唔……是被我赵国攻亡了。”

    据赵主父所言,在当年三家分晋后的初期,赵、魏、韩三国内部还算融洽,因此三国皆致力于对外扩张,而俞伯国,也正是在这段时期被赵国所灭。

    正是在赵国灭了俞伯国后,赵国的疆域进一步与齐国接壤,继而展开了赵国与齐国的恩恩怨怨。

    在谈聊期间,赵主父一行人便抵达了鄃县。

    虽然说是鄃县,但是在蒙仲、庞煖等人看来,只不过是一座荒凉败落的废城而已,不过据鄃县方向传来的点点火光,可见这座古城废墟一带如今仍有人居住,因此蒙仲、庞煖等人决定找对方交换些粮食。

    考虑到身背后尚有牛翦的追兵,其实蒙仲等人并不敢在鄃县久留,但问题是他们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炊具,纵使从鄃县的百姓那边交换来米粮,也没有办法将其煮熟,因此他们决定在鄃县外暂时停留片刻。

    商量完毕后,蒙遂、向缭等人便带着十几名骑着战马的信卫军士卒一同前往了鄃县。

    依稀间,蒙仲、庞煖等人隐约看到鄃县那边突然出现了许多的火把,甚至于还传来了一些惊恐的呼喊声,好在这些异常响动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否则,蒙仲、庞煖多半会担心那一带埋伏有牛翦麾下的骑兵。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鄃县那边的动静很快就平息下来,旋即,蒙遂骑马回来向赵主父覆命。

    正如蒙仲、庞煖所猜测的那样,鄃县那边的平民一开始是被蒙遂、向缭等人的马蹄声惊动了,误以为是强盗、或者扮作强盗的兵卒前来抢掠,是故县内的男丁纷纷举着兵器冲了过来,直到蒙遂向他们解释过后,那些人这才将信将疑地用粮食与蒙遂等人做了交易。

    另外,蒙遂亦代鄃县人向赵主父转达了他们的要求,或者是请求。

    鄃县人的要求很简单,即希望赵主父身边的士卒莫要擅自进县,毕竟他们听说,赵主父这一行人有近两百名士卒,两百名身经百战的士卒,都足以将这座县乡的人全部屠杀了。

    对此,赵主父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在等待鄃县人煮米的时间,剧辛、赵奢、蒙虎、华虎、穆武等人骑马在附近一带望风,警惕着牛翦麾下的追兵。

    天见可怜,直到鄃县人将煮熟的米送到县外让赵主父一心人分食,牛翦麾下的骑兵都没有出现。

    为了节省时间,蒙仲命士卒们各自抓了几把饭揉成饭团,方便于在行军途中食用,旋即,他们很快就离开了鄃县。

    他们并不清楚的是,在他们离开鄃县仅半个时辰后,牛翦麾下的行司马张嵇,便率领着一千骑兵抵达了鄃县一带。

    “报!据县内鄃人所言,片刻之前确实有一支士卒路经此地,用布币与他们交换了一些食物。”

    当麾下的骑兵将这个情报禀报于张嵇后,张嵇皱着眉头不说话。

    在旁,或有他部下惊喜说道:“司马,想必那就是庞煖、蒙仲等人率领的叛军余党。”

    『叛军余党……』

    张嵇长吐一口气,眼眸中闪过几丝复杂之色。

    叛军余党,这是牛翦对庞煖、蒙仲等人的蔑称,据牛翦向其麾下骑兵的解释所称,在叛臣公子章败亡之后,庞煖、蒙仲这两个公子章麾下的叛将不甘心就此败亡,挟持赵主父逃出沙丘行宫,而牛翦所要做的,即是杀死庞煖、蒙仲等一干叛党,将赵主父营救回沙丘行宫。

    对于这样的解释,牛翦麾下的骑兵们大多深信不疑,但张嵇却知道这件事并不属实。

    要知道,张嵇曾被牛翦派到蒙仲麾下,协助蒙仲军围攻邯郸,在那期间,张嵇曾受到蒙仲的厚待,二人相处地颇为融洽,且亦中蒙仲口中得知了不少事。

    比如说蒙仲的身份,他根本不是公子章麾下的将领,而是跟庞煖一样,皆是赵主父最信任的近卫司马,换而言之,根本不存在「庞煖、蒙仲挟持赵主父逃亡」这种事,相反,而是庞煖、蒙仲为了避免赵主父被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以及牛翦等人迫害,保护着赵主父从沙丘行宫逃亡。

    换而言之,真正做出了“叛逆”举动的,反而是他们的上司牛翦,而不是庞煖、蒙仲等人。

    再考虑到牛翦对他的命令乃是杀死庞煖、蒙仲等人,一个不留——连赵主父都不留,张嵇内心深处其实并不希望撞见蒙仲那一行人。

    正因为如此,他将麾下一千骑兵全部拴在身边,不允许他们各自追击,否则,若是他将麾下骑兵分作十个百人队,马不停蹄地追击赵主父那一行人,恐怕赵主父一行人刚到鄃县,就已经被他追上。

    再好比此刻,哪怕明知道赵主父、庞煖、蒙仲等人就在前面,但张嵇却故意下令麾下骑兵在鄃县停留,目的自然是为了让赵主父那一行人能趁机逃得更远。

    但问题是,天色即将大亮,一旦天亮之后,张嵇就再没有任何理由故意拖延,只能老老实实带兵追赶,而一旦他追上了赵主父一行人……

    摇了摇头,张嵇将心中胡思乱想抛之脑后。

    事到如今,他也唯有祈祷赵主父、蒙仲等人快点逃离此地。

    不多时,天边渐渐放亮,再没有任何理由故意拖延的张嵇,唯有下令麾下骑兵继续向前追赶。

    而与此同时,赵主父一行人仍在向南逃亡的途中。

    此时,他们跳河逃亡的后遗症终于逐渐爆发,以至于有不少信卫军士卒出现了发烧、恶心、全身无力等症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他们为了逃亡,曾跳到冰冷刺骨的河水中,且此后为了逃避追兵,穿着湿漉漉的衣甲又在寒风中奔跑了好一阵子,纵使当时士卒们还并未察觉出异常,但不能避免的,还是有寒气逼入了人体。

    “噗通。”

    在行军途中,有几名信卫军士卒毫无征兆地倒在了雪地上。

    见此,蒙仲连忙上前检查了那几名信卫军士卒的身体状况,正如他猜测的那般,这是感染风寒的症状。

    平心而论,感染风寒的症状其实倒也并不严重,只需找个安全的地方静养几日,以这些信卫军士卒的体魄,基本上都能痊愈。

    但问题是,此刻他们哪有空闲找个安全的地方让这些士卒静养?

    “司马,不碍事的,我等还能坚持。”

    在蒙仲关切的目光中,那几名信卫军士卒挣扎着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赶路。

    看着他们脚步蹒跚地继续向前赶路,蒙仲心中颇不是滋味。

    因为他很清楚,他们不可能为了个别士卒而耽搁,但若是强行要求这些感染风寒的士卒继续随军赶路,这无疑是将他们逼上死路。

    他找到了庞煖,与后者商量对策。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有不少士卒感染了风寒……”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此刻我等岂可放缓行程?”

    “……至少,至少将这些士卒托付在附近的乡邑……”蒙仲提出了他的要求。

    倒也不是庞煖心狠,毕竟此刻最重要的即是保护赵主父逃离赵国,别说有一些信卫军士卒感染了风寒,就算是蒙仲感染风寒,在必要的情况下,庞煖亦会放弃蒙仲而选择赵主父——这一点,蒙仲也是清楚的。

    但是,蒙仲无法舍弃那些跟随自己一路至此的信卫军士卒,更不忍看着他们拖着病躯继续坚持赶路,直到最终病情加重,死在途中。

    『必须想个办法,将这些士卒安顿在什么地方……』

    想到这里,蒙仲唤来华虎、穆武二人,命他们骑着马先行一步,到附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场所,比如山村、乡邑什么的。

    运气还算不错,再往前行走了约十里地,华虎、穆武二人就在那一带找到了一处小山村,整个村庄也只有十来户人。

    蒙仲亲自跟那座村庄的老人解释道:“我等乃是赵主父身边的近卫,因逃避叛军的迫害逃亡至此,途中不幸有士卒感染风寒,恳请贵庄代为照顾这些士卒。”

    可能是因为蒙仲身边有近两百名信卫军士卒的关系,村庄内的老人虽然心中并不情愿,但却不敢拒绝。

    不过,待等蒙仲等人凑了钱财,又交付了两柄利剑作为酬劳后,那座村庄终于答应照顾那十几名感染风寒的信卫军士卒。

    为了保证那十几名感染风寒的信卫军士卒的安全,蒙仲又额外留下了三名并无症状的士卒,防止那座村庄内的百姓反复。

    随后,在逐一嘱咐过那些士卒安心养病后,蒙仲这才带着赵主父等人重新上路。

    然而颇为无奈的是,仅仅半日左右,便又有二十几名士卒相继出现了发烧、呕吐、头晕等症状,而遗憾的是,这附近并未找到有人烟的村庄。

    无奈之下,蒙仲只能将这二十几名士卒安顿了旁边的山林里,额外派了三名健康的士卒照顾他们。

    待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几次之后,赵主父身边就只剩下了寥寥四十几名信卫军士卒。

    而更糟糕的是,在当日的晚上,乐续、向缭,以及其余十几名信卫军士卒,亦出现了类似的症状。

    无奈之下,蒙仲唯有唤来族叔蒙鹜,希望蒙鹜带着乐续、向缭以及另外十几名信卫军士卒先在附近一带找地方养病,待乐续、向缭等人的病情稳定之后,再想办法逃回宋国。

    为了保证蒙鹜、乐续、向缭以及其余十几名信卫军士卒的安全,蒙仲留给他们五名健康的信卫军士卒,这使得当夜赵主父再次启程时,身边就只剩下二十几人。

    因为这些事,庞煖对蒙仲有些不满,因为在庞煖看来,目前当务之急是保证赵主父的安全,但遗憾的是,纵使他不满于那些健康的信卫军士卒离队,却也没有一名信卫军士卒听从他的命令。

    相比之下,赵主父的态度就很乐观,在赵主父看来,倘若他们此番注定要被牛翦麾下的骑兵找到,有四十几名信卫士卒在旁,或者只有二十几名信卫军士卒在旁,这有什么区别么?

    相反,人数减少之后,剩下的人就个个都有战马,这反而加快了速度。

    见赵主父都这么说了,庞煖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十一月初九,即成功从沙丘行宫逃离后的第三日,赵主父带着蒙仲、乐毅、蒙遂、蒙虎、华虎、穆武、庞煖、剧辛、赵奢以及其余二十几名信卫军士卒,骑马快速朝着高唐邑方向逃离。

    然而不幸的是,在下午的时候,他们便被张嵇率领的一千名骑兵给追上了。

    不得不说,当时张嵇也很意外,因为他这两日已经刻意放慢了麾下骑兵行军的速度,故意带着他们在不可能藏人的地方瞎转,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追上赵主父、蒙仲一行人——他并不知道,为了安顿那些感染风寒的士卒,蒙仲等人亦浪费了许多时间。

    既然看见了,那张嵇自然就不好再故意拖延,只能下令追击。

    而赵主父、蒙仲等人,也当然不会束手就擒,于是乎一方逃、一方追,两拨人马在这片地势平坦的雪地上展开了逃亡与追击。

    遗憾的是,区区三十人,自然跑不过千名骑兵,在追赶了近半日的后,张嵇麾下的骑兵死死咬住了赵主父一行人。

    更要命的是,途中赵主父代步的战马竟然累毙于途中。

    在无可奈何之际,蒙仲保护着赵主父躲入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之中。

    很快地,张嵇麾下的骑兵便将这片树林围住,且张嵇亲自带着约三百余名士卒入林搜查赵主父等人的踪迹。

    为了欺骗追兵,蒙仲等人放弃了战马,让那二十几名战马朝着东边狂奔。

    但遗憾的是,此举虽然骗过了不少张嵇麾下的骑兵,但却似乎没能骗过张嵇本人,只见他翻身下马,仔细检查了雪地上的脚印,旋即,他的目光便看向了赵主父等人藏身的位置。

    而要命的是,由于这两日一直忍饥挨饿,以至于蒙虎的肚子里居然传出了咕噜噜的声音,一下子就引起了张嵇的注意。

    “你等站在这里。”

    在吩咐身边近卫原地待命后,张嵇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来,一眼就看到了躲在树背后的赵主父、蒙仲、庞煖三人。

    当时,庞煖已经将腰间的佩剑抽出了一半,试图挟持张嵇趁机帮助赵主父逃跑,但蒙仲一把将他手中的剑给握住了,因为蒙仲知道,张嵇本人的武艺不弱,纵使是庞煖,也很难在这种时候一招控制张嵇,反而会引起附近那些骑兵的主意。

    朝着庞煖摇了摇头,蒙仲转头看向张嵇,与张嵇四目交接。

    看了一眼蒙仲,又看了一眼蒙仲、庞煖护在身后的赵主父,张嵇犹豫一下,压低声音说道:“牛军将已在高唐邑一带设下重防。”

    说罢,他在赵主父与庞煖惊诧的目光下转身离开,大声喝道:“叛军余党好似往东边逃了,速速前往追击!”

    在张嵇的命令下,仍在这一带搜查的百余骑兵当即闻讯向东边追赶。

    待等张嵇等人离开之后,赵主父一行人从藏身之地走了出来,此时庞煖惊讶地询问蒙仲道:“你与方才那名骑将有旧?”

    “姑且算是有点交情吧。”蒙仲点点头,旋即对赵主父解释道:“当初牛翦助安阳君攻打邯郸时,安阳君曾要求牛翦分兵助我与庞煖兄一臂之力,当时牛翦派了两名行司马协助我等,方才那名骑将,便是当初牛翦派来助我一臂之力的张嵇,此人乃晋大夫解张之后,为人豪爽又重情义,与我当时相处得还算融洽……”

    “原来如此。”赵主父恍然地点点头,正色称赞道:“确实是一位义士!”

    顺着来路走出树林后,蒙虎忽然瞧见雪地上似乎落下了些什么,走上前一看,却发现是几个装干粮的包袱,他欣喜地说道:“哈哈,这队骑兵走得匆忙,竟然连干粮都不慎落下了。”

    『真的是不慎落下么?』

    对此微微一笑的蒙仲转头看向张嵇等人离开的方向,心中暗暗感慨。

    他知道,他今日欠了张嵇一个天大的人情。

    虽然因为张嵇的追击导致失去了代步的战马,但好在虚惊一场,又得到了不少张嵇麾下骑兵“不慎落下”的干粮,赵主父一行人索杏在这片树林饱食了一顿,然后继续向南逃亡。

    事实上,他们此刻距离高唐邑已经不远,但考虑到张嵇警告过他们高唐邑一带已被牛翦部署了重兵防御,于是赵主父、蒙仲、庞煖等人便决定向西绕过高唐,直奔大河。

    然而就在次日天明,就在赵主父一行人试图绕过高唐邑时,前方却出现了无尽的骑兵。

    见此,庞煖怒声骂道:“该死!那张嵇欺骗了我等!”

    “不!”赵主父摇了摇头说道:“那张嵇确实是一位义士,他若要抓住我等,昨晚就能办到。而这些骑兵,想必是牛翦麾下的骑兵,想来是张嵇麾下有人将我等昨晚的行踪禀报于牛翦,才使牛翦率军围堵在此。……这是那张嵇亦无法阻止的。”

    “那现下该怎么办?”庞煖低声问道。

    “现下?”赵主父轻哼一声,沉声说道:“若不想束手被擒,那就唯有拼死突围了……”

    说罢,他抽出了腰间的佩剑,提着剑徐徐朝迎面而来的骑兵走去。

    见此,蒙仲、庞煖等人亦纷纷拔出佩剑,紧跟在赵主父身后。

    而此时,迎面而来的数百名骑兵们,已分作两拨一左一右将赵主父一行人包围其中,为首,有两名骑兵将领缓缓拨马上前,其中一人,看上去似乎并不像是中迎人士。

    『胡骑?』

    赵主父见此眼睛一亮,用胡语喊道:“我乃赵国的王,赵雍!尔等乃是欲与我为敌么?!”

    当即,那名看上去不像中迎人士的骑兵将领闻言一愣,拨马上前,一脸惊疑地用胡语质问赵主父道:“您是南方的王?”

    旋即,在得到赵主父的证实后,他大声用胡语高呼起来。

    顷刻之间,附近的胡人骑兵亦异口同声高呼起来。

    “他们在喊什么?”蒙仲好奇地询问赵主父道。

    只见赵主父颇为倨傲地笑了笑,解释道:“大多数胡人都不清楚中迎之事,误以为我赵国是他们南边唯一的国家,是故他们尊称我为‘南方的神王’。”说到最后,他自己亦忍不住笑了起来。

    蒙仲颇为惊讶,转头看向那名胡人骑将,却见其身边那名赵国将领曾神色激动地对其说着什么,结果,却被那名胡人骑兵用马鞭狠狠抽在脸上。

    丝毫不顾那名赵人骑将怒骂着策马奔远,期间口中大声呼喊聚集麾下的骑兵,那名胡人骑将策马来到赵主父面前,翻身下马,右手抚胸,低下头颅,用略显生硬的赵国语言沉声说道:“比林胡之王更加伟大的南方的神王,阿奴夫愿意率领战士为您而战!”

    “很好!”

    赵主父翻身跨上阿奴夫的坐骑,用胡语大声喊道:“牛翦背叛了我的信任,他不再是我赵国的勇士,而是一个可耻的叛徒,林胡的勇士们,助我将背叛我的人全部杀死!”

    “喔喔——”

    附近数百名林胡骑兵挥舞着战刀大声呐喊起来。

    见到这一幕,蒙仲与庞煖面面相觑。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赵主父在林胡、娄烦、匈奴等异族心中有着无法估量的威望,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仅凭“赵雍”这个名字,赵主父即可策反牛翦麾下骑兵当中的这些胡骑。

    而此时,赵国大将牛翦正率领着大队骑兵疾奔至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