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6章:围城断薪【二合一】

    『PS:今天状态不佳,一家人都感冒了,我也是,头涨、头疼、咽喉痛,非常难受。诸书友们注意一下自己衣服的保暖啊。』

    ————以下正文————

    “咚咚——”

    “咚咚——”

    在阵阵战鼓声中,邯郸与城外南郊的叛军用弓弩互射。

    按理来说,邯郸的城墙高达五丈余,即有蛹五名成年男子垂直叠起来那么高,凭借地势上的高度,邯郸城上的弓弩手理当占据上风。

    然而,叛军的楼车却打破了这个本该出现的局面,当井阑车停止向前后,数十名叛军弩手纷纷登上井阑车的顶台,站在毫不亚于邯郸城高度的平台上,朝着城墙方向发射一波又一波的箭矢。

    一时间,王师与叛军的弓弩手们相互争锋,皆试图压制对方,以至于此刻城上城下到处都是飞矢,无论是王师那边的阳文君赵豹等人,还是叛军这边的蒙仲、乐毅等人,都老老实实地躲在盾牌与掩体后,以免被流矢所伤。

    “啊!”

    “啊!”

    在时而响起的惨叫声中,或有王师方、叛军方的弓弩手中箭,继而从城墙上、从井阑车上摔落下来,纵使没有因为中箭而亡,也死在这次坠亡中。

    看似很激烈,可实际上,两军的伤亡并不严重,毕竟两军可是隔着一条护城河展开的相互的射击。

    提到这条护城河,武婴曾亲自来询问蒙仲:“为何不渡河?我军已打造了木桥,完全有能力将井阑车推过护城河,抵达城下。”

    在武婴看来,井阑车与弩手的组合,的确也只有很大杀伤力,但再怎么样也没有井阑车与步卒的组合来得凶猛——只要井阑车顺利抵达敌城城下,咣当放下挡板,使其成为一条连同城墙与井阑车顶层的通道,这就能彻底将敌城的城墙视为无物。

    而似眼下这般用弓弩射杀敌军城上的士卒,这要射到什么时候?以双方此刻相距的距离来说,十枚箭矢能命中一、两枚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而这对于攻陷眼前这座城池能有多大的助益?

    对此蒙仲耐心宽慰武婴道:“公子章那边负责主攻,而我等则负责佯攻,佯攻的作用,无非就是分散敌军的兵力,偶尔吓唬对方一下,让对方不敢小觑我等,不敢从这边抽调兵力去阻挡公子章。更何况……”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邯郸城,低声对武婴又说道:“更何况这还只是第一日,急什么?”

    见蒙仲好似心有定计,武婴也不再多说,点点头就离去了。

    当日,蒙仲军就只是与邯郸城上的王师互射了几轮,然后就草草地结束了当日的进攻。

    这让张嵇颇感惊诧,他问蒙仲道:“蒙司马,安阳君命你佯攻邯郸,可你麾下士卒今日甚至没有跨过护城河,你这也太……”

    其实张嵇很想说,你这也太敷衍了吧?你难道不怕公子章怪罪于你么?

    对此,蒙仲笑笑说道:“公子章忙着进攻城池,哪有工夫管我呢?”

    张嵇将信将疑,对此感到很不可思议。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张嵇后来才得知,似蒙仲这般“敷衍战事”,也并非是首例,早在曲梁战役前后,蒙仲就曾在带有三千兵卒的情况下,“冷眼旁观”公子章进攻曲梁邑的整场战事,且从头到尾都没有派兵支援。

    这让张嵇感到很不可思议。

    当日,相比较蒙仲军的“敷衍战事”,公子章那边的情况也不乐观,卫援、田璜、翟丹三员将领,包括许钧与其部将蒙鹜所率领的军队,在这一日都参与了攻城,且不止参战的一回,只可惜邯郸城上的防守过于强硬,以至于叛军方虽竭力攻城,但却无法对邯郸造成什么威胁,至少暂时是这样。

    而在撤兵后,公子章亦在不久之后得知了蒙仲、庞煖二人今日的成果,在得知蒙仲那番敷衍态度后,他没有任何懊恼。

    反而是牛翦,对此很是惊诧,问公子章道:“那蒙仲虽负责佯攻,然今日敷衍了事,安阳君不派人敦促斥责一番么?”

    公子章闻言笑着说道:“军将大可放心,蒙仲欲助我夺回王位的心思,并不亚于我自身多少……别看他今日看似敷衍,若是我没有料错的话,他保准是在偷偷施行什么计策……”

    “……”

    牛翦神色异样地看了几眼公子章,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可能是上次的疲敌之计让公子章对蒙仲充满了期待,但事实上,关于如何攻陷邯郸,实际上蒙仲此刻心里也没有什么底。

    井阑车可能是一个奇招——毕竟直到今日叛军下令撤退,邯郸都没有趁机追击试图摧毁叛军的井阑车,这意味着邯郸城内应该无人知晓井阑车的厉害,不晓得这种楼车除了能使弩兵射的更远以外,还能帮助步卒迅速抢占城墙。

    因此,井阑车应该可以作为蒙仲的一个奇招,但也仅仅只是这样而已——毕竟井阑车是很容易被摧毁的,它无法在敌城驻扎有近五万军队的情况下,作为一招杀手锏来使用,是故蒙仲得另想办法。

    当晚,蒙仲亲自来到了公子章的营寨,在帅帐请见了公子章。

    而当时,公子章正与牛翦、田不禋、许钧、卫援、田璜、翟丹几人照着邯郸城的城防图,讨论着破城的办法,听闻蒙仲前来,公子章当即命人将后者招入。

    在蒙仲见到公子章时,公子章故意板着脸说道:“据传令的士卒所说,你麾下军队今日干脆连护城河都没有渡过……”

    瞥见田不禋在旁满脸微笑,蒙仲就知道公子章只是在跟他开玩笑罢了,若换做以往,他多半会配合一下,但如今嘛,他可没这个兴致,抱抱拳正色说道:“我军仅五千人,而城内有近五万守军,纵使我军能攻到城上,只要城内守军展开反击,我军亦难逃败退的结局,既然如此,强攻何益?”

    见蒙仲没有配合自己的意思,公子章微微皱了皱眉,亦感觉有些无趣,在点了点头后问道:“那你此番前来,莫非有什么破敌之计?”

    “不敢说破敌之计。”蒙仲摇了摇头,旋即抱拳说道:“我只是觉得,王师的兵力并不亚于我方,且又有邯郸城作为己助,若我军选择强攻城池,我方士卒势必伤亡惨重,白白流失了我方迄今为止建立的优势……”

    帐内众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们都觉得蒙仲说得没错,但问题是,王师已退入邯郸城内,他们唯有强攻。

    “莫非蒙司马有妙计可以引出城内的王师?”牛翦忽然笑着问道。

    『……』

    蒙仲闻言看了一眼牛翦,感觉牛翦看向他的目光有点奇怪。

    顾不得细想,蒙仲沉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在下的建议是,强攻不如围城!”

    “围城?”

    田不禋捻着他两撇小胡子,笑吟吟地对蒙仲说道:“阿仲,你是想断绝城内的柴薪?”

    “……”

    蒙仲略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田不禋,旋即点头说道:“是的,田相。”

    见蒙仲仍旧称呼自己为田相,田不禋也不气恼,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旋即对公子章等人解释道:“公子,邯郸城内本来就有万户国人,而如今又有近数万进驻城池,每日柴薪的消耗,难以估量,若我军能围住城池,断绝城内的柴薪,则过不了几日,城内就得拆屋取木,来做饭以及取暖,如此一来,城内士气必定下跌……”

    顿了顿,他又说道:“倘若城内按耐不住,率军出城驱赶我军,那正合了我军的心意,有牛翦司马麾下骑兵相助,我军定能一举击败王师。”

    听了这话,蒙仲看向田不禋的目光神色稍异。

    他必须得承认,虽然田不禋德行有亏,做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此人确实多智,这不,代他将他提出的策略解释地头头是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听了田不禋代蒙仲解释的围城之策后,公子章揉着双手,在帐内来回地走动,似乎在权衡着利弊:到底是强攻,还是围城。

    其实在他心底,他更倾向强攻,毕竟此时已临近十月,天气已逐渐转冷,可能只要再过一个月的工夫,天空便将降下大雪,到那时候,更别想再攻克邯郸。

    两个月,最多两个月!

    公子章迫切希望在十一月底前,攻陷邯郸,否则,这场战事恐怕就得拖到明年了。

    而这对于缺少御寒衣物的叛军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但问题是,与蒙仲昨日进攻邯郸时那敷衍似的命令大为不同,公子章麾下的军队,昨日那可是全力以赴,但由于防守方的天然优势,以至于叛军昨日损失许多兵力,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收获。

    就像蒙仲所说的,邯郸城内有近五万王师防守,就算与叛军持续相互消耗,王师也不会是吃亏的那一方——毕竟考虑到城墙的助益,那肯定是叛军方的损失更大。

    想到这里,公子章沉声问田不禋道:“不禋,据你猜测,若我军围住邯郸,邯郸几日将陷入断柴的局面?”

    “这个不好说……”田不禋捻着小胡子猜测道:“保守估计,七日吧……七日差不多了。”

    “七日……”

    公子章闻言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显然是觉得七日的时间太长了。

    让叛军冒着风险围住邯郸整整七日,却不下令攻城?要知道最多两个月,今日的寒冬就将袭向这片土地。

    仿佛是猜到了公子章的想法,田不禋低声说道:“公子,咱们可以先围城,然后再思考具体策略……”

    公子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听取了蒙仲、田不禋二人的建议。

    在向公子章献策之后,蒙仲便离开了前者的帅帐,准备返回自己的营寨。

    没想到,牛翦却主动喊住了他,与他闲聊了片刻。

    “断绝邯郸城内的柴薪,这当真是一条妙策,蒙司马年轻有为,他日不可限量啊。”

    “哪里哪里,牛司马您言重了,待我等围住邯郸,断了邯郸城的柴薪后,城内必定派兵出击,介时,还要仰仗牛司马与牛司马麾下的骑兵,助我等击败王师……”

    “哈哈哈,好说好说。”

    在一番交流后,牛翦畅笑地离开了,似乎是蒙仲的那些回答,让他感到十分满意。

    但看着牛翦离开的背影,蒙仲却感觉有些奇怪。

    他感觉,牛翦对他似乎抱持着莫名的敌意与警惕,但奇怪的是,方才当蒙仲说出“介时还要仰仗牛司马与牛司马麾下的骑兵”时,那牛翦爽朗的笑容,又不像是作伪。

    总而言之,非常奇怪。

    『那牛翦,总不至于担心我与他抢功吧?』

    当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时,蒙仲亦有些好笑自己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要知道,他与牛翦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虽然彼此互称司马,但蒙仲的司马,只是千名信卫军的司马,而牛翦的司马,则是统率过万骑兵的司马,虽说都是统率兵卒的将领,但两者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因此蒙仲才会好笑于他的想法:牛翦需要担心他与其抢功?根本不需要好吧!

    次日,公子章便改变了战术,下令叛军包围邯郸。

    如何包围邯郸,其实就是在邯郸城的护城河外,在邯郸城的攻击范围外建造营寨,封死邯郸的出路,让邯郸城内的赵人无法出城砍伐木头作为柴火。

    而根据围三厥一的兵法,公子章明明可以派卫援、田璜等人分兵前往邯郸城的西城门,但他故意放过了这处城门。

    当然,公子章的此举可不是好心,他只是故意设下诱饵,引诱城内的赵军从西城门出城,前往附近的树林砍伐林木,而一旦城内的赵军敢这么做,牛翦会立刻率领骑兵截断其归路,在这片平坦的地形上,将出城的赵军士卒杀得片甲不留。

    但话说回来,想要在邯郸城内赵军兵将的眼皮底下建成一座营寨,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这却难不倒蒙仲,他命令士卒们砍下树木,削去枝干制成圆木,然后将底端削尖,每三根圆木用麻绳牢牢捆绑,作为一块挡板,然后搬到邯郸城的南郊,一一竖立起来,每一块挡板亦相隔一块挡板的距离。

    然后第二排的挡板与第一排错位,而第三排再与第二排错位。

    至于目的,除了为防御来自邯郸城方向的箭矢以外,也是为了能更快地袭击邯郸——倘若果真遇到什么好机会。

    而在这几排用来挡箭矢的挡板后,蒙仲军亦在徐徐建造一座军营。

    既然是在邯郸城的眼皮底下建造营寨,邯郸城当然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这些,当即,似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阳文君赵豹几人,纷纷聚拢起来,猜测叛军的用意。

    在会议时,奉阳君李兑对在座的诸将说道:“显然是昨日公子章攻城不利,是故改变主意,欲围困我邯郸而断邯郸的粮、水、柴……”

    对于粮食与水源,众人倒是并不担心,毕竟拿粮食来说,且不说邯郸刚刚收成了附近田邑里的粮食,邯郸的城郭内,亦堆积着许多往年积累的粮草,至少度过今年冬季不成问题;而水源嘛,邯郸城内本来就有引水渠流入城内,且城中亦多有水井,哪怕叛军截断了那些引水渠,邯郸城内也不至于陷入无水可饮的处境。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柴薪,毕竟城内无论做饭、取暖,都要用到柴薪,数万人乃至十余万每日的柴薪消耗,那数字非常惊人,倘若叛军断绝了邯郸的柴薪,那么过不了几日,邯郸城就将陷入没有柴火做饭、取暖的处境。

    “想办法驱逐蒙仲、庞煖二人……”

    在思忖了一番后,奉阳君李兑最终还是决定挑软柿子捏,即选择进攻兵力相对薄弱的蒙仲军与庞煖军,但遗憾的是,此时蒙仲军已经在城外南郊立起了一座座挡箭的挡板,且在这些挡板前多放置鹿角等防御设施,以至于当王师士卒出城试图驱逐蒙仲军时,还未攻到蒙仲军正在建造的营寨,就遭到叛军弓弩手们的射击。

    尤其是那六座井阑车,叛军弩手们居高临下,让王师士卒无所遁形。

    九月三十日,即叛军围困邯郸的次日,邯郸派兵从西城门出,前往西郊砍伐林木搬到城内作为柴薪,但遗憾的是,半途遇到牛翦所率领的数千骑兵,以至于非但没能砍伐大量的木头运回城内,反而被牛翦军杀了一阵,损失颇重。

    此后几日,邯郸城多次试图夜袭叛军,但叛军早就料到邯郸城会有这种反应,以至于邯郸城的王师没能得手。

    而在此期间,蒙仲则时刻关注着邯郸城内的炊烟。

    一直到十月五日,有巡逻的信卫军士卒抓到了十几名奸细,一问之下才知道是邯郸城内的百姓。

    据这些城内百姓透露,此时邯郸城内已经把城郭内能砍的树木都砍了,用于王师士卒取暖、做饭,甚至于,还派人在城内征收柴薪,半强迫地要求那些百姓卖给军队,这使得原本柴薪还算充足的邯郸百姓人家,现如今连烧火都成问题,只能拆一些家具、甚至是把自己家院内其他的房屋拆除,将柱子、房梁劈成柴火。

    而当就连拆房都不能满足自家对柴火的需求时,一些人终于决定铤而走险,或恳求守卒、或趁着守卒不注意,偷偷从城墙上顺着绳索爬下来,希望到这附近的树林砍些柴火带回城内。

    『看来,差不多是时候了……』

    在听到那些百姓的解释后,蒙仲心下暗暗想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