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2章:九月【二合一】

    『PS:今天花了不少钱,心疼。』

    ————以下正文————

    “报!曲梁方向有火光传来!”

    九月初三入夜后,有于附近一带丘陵上监视周边动静的士卒向蒙仲禀报此事。

    得知此事后,蒙仲起初还误以为是庞煖夜袭了安平君赵成或奉阳君李兑的营寨,当即带上蒙虎、华虎、穆武三人并千余士卒,看看是否有机会协助庞煖一臂之力。

    然而等蒙仲一行人到了曲梁一带他们才发现,烧起来的不止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的营寨,还有曲梁附近一带的田地——田地里那些农作物,此时已变成了一片火海。

    看到这一幕,蒙仲顿时就明白了,肯定是王师在后撤前,放了几把火,非但烧掉了自己的营寨,也烧掉了曲梁邑田地里的作物,免得田地那些即将成熟的粮食落到叛军手中。

    “真狠啊……”

    “居然将一座城邑的田地作物全部放火烧毁……”

    “哼,王师……简直像个笑话。”

    蒙虎、华虎、穆武三人也不傻,纵使起初看着那些遍布熊熊烈火的田地有些发愣,但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或感慨暴殄天物、或讽刺对面赵军的这种行为着实不配称作王师。

    平心而论,王师弃守曲梁,这件事并不出乎蒙仲的预料。

    在他看来,王师迄今为止还未有破解他“疲敌之计”的办法,以至于处处被动,故而等待王师的只有两个结局,要么被公子章率领的大军攻陷曲梁,要么主动弃守曲梁,退守邯郸。

    不过蒙仲亦没想到,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居然那般果断心狠,在撤退时毅然放火烧毁了曲梁邑周围田地里那些即将收成的作物,仿佛丝毫也没有考虑过曲梁城邑的百姓在失去了今年的收成后将如何生活。

    就像穆武所说的,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火海,再想到这把火正是此前驻守在这里的王师所放,这着实有些讽刺。

    “接下来我等该怎么办?”华虎转头问蒙仲道:“顺势占据曲梁?还是追击撤离的王师?”

    蒙仲闻言皱着眉头说道:“追击王师就算了,撤离的王师最起码仍有两万余兵力,别说我等身边眼下就只有千余兵卒,就算我军数千人全员在此,贸然追击,也不一定能讨到什么便宜,还是先……”

    他刚想说“先顺势拿下曲梁”,忽然隐隐听到远处的田地里好似传来了阵阵人声。

    压了压手示意蒙虎等人安静下来,蒙仲侧耳倾听,这次他果然听到了人声。

    “来救火啊——”

    “水——再取水来——”

    “北边田里的救不回来了,到那边去,那里的火势还可以扑灭。”

    远处,传来了诸如此类的声音。

    『莫非是曲梁城邑的赵人在救火?』

    蒙仲心下暗暗猜测着,越想越觉得大有可能。

    毕竟王师可以狠下心在撤退时放火烧毁田地里的作物,但曲梁城邑的赵国百姓未必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一年的收成葬身于火海,于是在王师撤离后,立刻组织人手试图扑灭火势——这很有可能。

    问题是,都烧到这种程度了,能挽回多少?

    蒙仲抬头打量着远处的火海,心中对此并不乐观。

    在思考了片刻后,他下令道:“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我等先暂且撤退,待明日天亮后再来。”

    就这样,蒙仲率领千余叛军再次返回了群丘营寨。

    次日天明,蒙仲带领蒙虎、华虎、穆武与千余叛军,再次前往曲梁邑。

    至于蒙遂、乐进、乐续、向缭等人则留在营内准备迁营之事——毕竟,要是王师果真已从曲梁撤离,退守邯郸,那他们也没有必要再驻扎在此。

    大约巳时前后,蒙仲率军抵达了曲梁邑一带。

    最先入眼的,即阳文君赵豹的营寨旧址。

    对于这片土地,蒙仲颇为熟悉,因为在上个月,他就是在这里跟赵贲、廉颇等人斗智斗勇,只不过后来邯郸军支撑不住了,放弃了这座军营投奔奉阳君的军营,与后者合兵一处。

    此后没过几日,奉阳君李兑也坚持不住了,终于在昨日全军撤离。

    是的,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后,蒙仲就看到了奉阳君的那座军营,当然眼下只剩下一片废墟,由此可见,王师确实是真的撤退了。

    从赵豹军与李兑军两座军营旧址的中间穿过,蒙仲率领千余叛军踏入了曲梁邑境内。

    与天底下大大小小的城邑类似,整个曲梁邑,亦是由围绕着曲梁城所建造的众多乡邑组成,这些众多的乡邑就像蒙仲、蒙虎的故乡蒙邑一样,是一座座仿佛小乡村的存在。

    这不,往前没走多远,蒙仲军就路过了一片小乡村似的乡邑。

    颇为可惜的,这片乡邑四周的田地,原本在这个时节应该长满即将收成的农作物,但此时此刻,田地上却只有一片焦黑的灰烬。

    而值得一提的是,远处倒是有一小片作物幸存了下来。

    蒙仲凑近打量了一番,发现那片作物的边缘有被火烤焦的痕迹,显然是昨晚附近乡邑里的乡人好不容易救下来的。

    “咣咣咣——”

    远处的乡邑中,传来了一阵敲击金属的声音。

    对于这个声音,蒙仲、蒙虎、华虎、穆武几人皆不陌生,他们知道这是预警的声音,多半是乡邑内的青壮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故而对村子里发出警讯,与他们的故乡蒙邑并无太大的区别。

    在蒙仲的印象中,当初他的故乡蒙邑,时而也会响起类似的预警声,大多都是因为附近发现了野兽的踪迹,偶尔则是为了抵御流亡的贼寇。

    蒙仲还记得,当初他故乡为了驱赶一只啃食庄稼的大野猪,同村的青壮们敲响预警,继而打一帮人带着兵器去围杀那只野猪。

    至于结果……野猪肉挺好吃的。

    “嚯!”

    从旁,传来了蒙虎的轻笑声。

    蒙仲抬起头看了一眼左前方,只见在不远处的那片乡邑,村门紧闭,而透过那扇木质的村庄大门的缝隙,隐隐可以见到人影闪动。

    而在村口旁的哨塔上,亦能见到两三名手握长剑却没有穿戴甲胄的年轻人,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蒙仲一行人。

    “看来咱们把他们吓得不轻。”蒙虎低声笑道。

    这不奇怪,据蒙仲目测,眼前这片乡邑最多百余户人,满打满算几百个族人,而他身后的叛军,却足足有一千人的队伍,且都是兵甲齐全的兵卒,突然间经过此地,当然会引起对方的警惕。

    “要不要去吓唬吓唬他们?”蒙虎嘿嘿坏笑道,一脸恶作剧的表情。

    “别多事!”蒙仲低声阻止了蒙虎。

    蒙仲当然相信,以蒙虎、华虎、穆武几人的秉杏,绝对做不出来抢掠无辜乡民的事来,但此刻跟在他们身后的代郡兵卒就未必了,在这个兵卒抢掠百姓甚至被认为司空见惯的年代,蒙仲可不想因为蒙虎一时的恶作剧,使一片乡邑遭到代郡兵卒的抢掠。

    不开玩笑,只要蒙仲默许,他身后的代郡兵绝对会洗掠那座乡邑,甚至为此杀死阻止他们的乡民。

    而这是蒙仲不想看到的。

    率军向前,途中经过了一片又一片对他们的到来抱持警惕的乡邑,蒙仲等人终于抵达了曲梁城的南城门。

    而在此期间,蒙仲没有看到任何王师的行踪。

    值得一提的是,就跟先前经过的那些乡邑一样,此刻的曲梁城亦是城门禁闭,且因为蒙仲等千余军队的抵达,城头上的守卒们一阵慌乱,如临大敌。

    “你、你等是什么人?哪里的军队?!”

    不多时,城门上便有人朝着城下喊话。

    在蒙仲的事宜下,蒙虎策马上前,朝着城上喝道:“我乃信卫军卒长蒙虎,在我身后的,乃是我信卫军司马蒙仲!……城上的,还不打开城门?!”

    “信卫军……”

    城头上传来了一阵慌乱,然后就没了回应。

    哪怕蒙虎随后又连番喊了一阵,城头上也毫无回应。

    “怎么办?”

    策马回到蒙仲身边,蒙虎挠挠头问道:“城内似乎不肯投降?”

    “别急。”蒙仲宽慰了一句。

    他很清楚,曲梁城不是不肯投降,而是畏惧——几万人的王师都被他们打退了,只有区区几百兵卒驻守的曲梁城,怎么可能敢阻挡叛军?

    只不过是城内的百姓恐惧叛军而已,至于恐惧什么,当然是恐惧被叛军洗掠——毕竟叛军这个称呼,怎么听也难以让人信赖。

    说实话,别说城内的人不信任他们,就连蒙仲也不怎么信赖他身后的代郡兵。

    他吃不准,待眼前这座城郭开门献降后,他身后的代郡兵会不会一拥而上,到城内大肆抢掠财物。

    想到这里,蒙仲忽然觉得不进城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至于眼前这座城,待公子章率领大军抵达后,将此事丢给后者即可。

    而就在蒙仲准备率领撤离,到附近一带巡逻确保王师已经撤离时,不远处的曲梁城南城门稍稍开启了一丝缝隙,旋即,两名拄着拐杖的老者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一看这情况,蒙仲顿时就明白了,翻身下马走了过去。

    见此,蒙虎、华虎、穆武三人亦翻身下马,跟在蒙仲身后。

    那两名拄着拐杖的老者,大概就是曲梁城邑的乡师、里正。

    与宋国的情况类似,乡师、里正这些地方上的官职,一般由当地德高望重的家族长老担任,平日里处理乡邑百姓的事务,不过在特殊情况下,也会由他们出面来平息事态,就好比眼下千余叛军临近城邑这件事。

    “这位……这位年轻的军将,不知如何称呼?”

    待双方走近后,那两名老者拱手行礼道,强装镇定的脸上还是看得出有几分惊慌。

    见此,蒙仲亦拱了拱手拜道:“在下信卫军司马蒙仲。”

    一听「信卫军」三个字,明显那两名老者眼眸中的恐惧更浓了几分,小心翼翼地询问道:“蒙司马不知……不知有个贵干?”

    “两位不必如此,在下亦是知礼数的人。”蒙仲宽慰了两句,旋即问那两名老者道:“据我所知,安平君、奉阳君的军队,昨日已撤离了曲梁……”

    听着这话,其中一名老者叹了口气,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又讪讪赔笑,而另外那名老者,在听到安平君、奉阳君的称呼后,脸上闪过几丝怒意,冷笑着回道:“确实,临走前还毁了我曲梁今年的收成……”

    可能是见蒙仲谈吐有礼,俨然一副大家族子弟的做派,并非是那种蛮横的叛军士卒,那两名老者心中的恐惧渐渐消退了几分,向蒙仲透露了一些内情。

    比如说,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在驻防曲梁时,曾向曲梁城内的家族索要了一批金钱用于激励其麾下士卒,但在昨日决定退守邯郸时,赵成与李兑却没有知会曲梁,甚至于在撤军前还心狠地放火烧毁了附近的田地,使得城内的赵人对那二人愤恨不已。

    随后,当谈到曲梁城将何去何从的这个问题时,其中一名老者小心翼翼地对蒙仲说,只要蒙仲保证他麾下的叛军进城后不会在城内抢掠、杀人,他们便愿意献城投降。

    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代郡兵,蒙仲最终还是放弃了进驻城内的想法,免得到时候发生什么他不希望看到的事。

    他对那两名老者说道:“今明两日,安阳君赵章即将率领大军进驻曲梁,皆时两位可向其说项。……至于我军,暂时就不进城了,不过,希望城内给予些酒水,犒劳军卒。”

    见蒙仲这么好说话,那两名老者颇为欢喜,连连点头答应:“应当的,应当的!”

    就这样,蒙仲暂时在曲梁城的南郊驻扎了下来,而曲梁城内,亦按照约定搬来了足够的酒水与菜肴,让蒙仲可以犒劳他麾下的代郡兵,稍微安抚后者因为无法进城而带来的不满情绪。

    次日,即九月初四,公子章便率领近三万叛军抵达了曲梁。

    不得不说,公子章其实也是明事理的人,或者说他也不想失去民心,因此在田不禋的劝说下,公子章也没有派兵进驻曲梁城,只是隐晦地向曲梁城内的各家族索要了一批金钱,使他能犒赏有功之士。

    虽然心狠,但城内的家族还是同意了,付出了一笔不菲的铜钱。

    九月初五,因为王师大规模撤离的关系,乐毅从肥邑北部撤离,回到了曲梁,而原本驻军在信都的庞煖、剧辛、赵奢等人,亦在公子章的召唤下,前来曲梁赴庆功宴。

    当晚,公子章犒赏诸军,论功行赏,将从城内各家族索要的金钱发放给麾下的叛军兵将。

    而蒙仲,理所当然被公子章列为首功,并且公子章还单独赏赐了蒙仲一大箱的布币钱,不过蒙仲通通散发给了他麾下的兵卒,无论是信卫军还是那几千代郡兵,皆一视同仁。

    据事后所知,蒙仲麾下代郡兵对于前者没有默许他们进城抢掠收刮一番有些不满,不过见蒙仲将自己的赏赐通通发放给他们,这些兵卒还是很佩服的,且军卒的凝聚力也有所增强。

    其实平心而论,只要主将不贪财,时不时就将自己所得到的犒赏发给底下的士卒,自然而然会有士卒愿意给他卖命,跟蒙仲的个人魅力,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

    九月初六,蒙仲派往邯郸一带的斥候传回了消息,得知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等人已退守邯郸,在邯郸城东约十里左右的地方建造了营寨。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二人的军队外,王师方又多了一支军队,这支军队打的是「雁门守」、「赵袑」的旗号,想来正是驻军雁门郡的郡守赵袑。

    对于王师方多了一支赵袑的军队,公子章虽然对此愤恨不已,但也没有什么办法,顶多说几句「待日后我夺回王位、定要将那赵袑如何如何」的狠话而已。

    九月初八,赵将李疵、牛翦二人分别率领军队抵达邯郸、曲梁一带。

    不同的是,李疵是从信都的西北绕过,直接前往了邯郸,从头到尾都没有派人与公子章交涉;而牛翦,则是率军抵达了信都,在信都的东南、曲梁的东北建造了军营,并且,牛翦本人还派了几名士卒到曲梁,知会公子章他已率军抵达。

    所以说这二人的立场,一目了然。

    九月初九,公子章在曲梁城西新建的叛军营寨,邀见了牛翦、蒙仲、庞煖,与他们商议进攻邯郸的策略。

    别看对面的王师在这段时间前后得到了赵袑、赵固、李疵等人的率军支援,而叛军方就只有牛翦率军前来援助,但考虑到王师的援军都是步卒,而牛翦麾下却有足足过万人的骑兵,这使得公子章信心倍增,在军议会上慷慨激昂,仿佛根本不将对面的王师放在眼里。

    不过说实话,尽管多了些援军,但王师的胜算确实不高。

    在当日的军事会议中,田不禋提出了他的意见。

    “蒙仲、庞煖,我希望你二人近几日向邯郸推进,为接下来的决战做准备,而牛翦军将,公子希望您先击溃赵希的军队……”

    “赵希?”牛翦一脸不以为然。

    “正是!”田不禋对牛翦说道:“近几日,韩具几番派人前来求援,希望公子派兵支援,否则赵希恐将突破清河,袭击沙丘行宫,然而公子麾下目前没有多余的兵力支援韩具,唯有仰仗牛军将您了……”

    “此事就交给牛某。”牛翦点了点头,忽然又问道:“许钧那边,目前是什么状况?”

    听闻此言,公子章脸上露出了几许笑容,因为据他所知,许钧此刻依旧驻守在高唐邑,无论是对王师与叛军的厮杀,还是韩具与赵希的交锋,皆视若无睹,由此可见,许钧或许也可以被笼络到他叛军一列。

    于是他对牛翦说道:“待击败赵希后,军将您不妨约见许钧,若是许钧肯为我效力,我亦绝不会亏待于他。”

    “呵。”

    牛翦轻笑了一声,点点头说道:“恩威并施……此事就交给在下吧。”

    当日,待会议结束后,叛军方的各军就陆陆续续展开了一系列的行动,牛翦率领过万的骑兵直奔沙丘以东的清河,目的在于击溃赵希军,解除叛军方的后顾之忧;而蒙仲、庞煖二人,则各自率领各自麾下军队,向西推进。

    九月初十,蒙仲率领麾下军队来到了肥邑,决定在这片邑地驻扎。

    得知叛军入境,肥邑目前的拥有者、赵相肥义之子肥幼,起初亦难免有些惊慌失措,但在打听到这支叛军的统帅乃是蒙仲后,肥幼就不慌了。

    一来肥邑并不殷富,居住在这里的肥族人(白狄肥氏一族),以往都靠耕种、打猎、捕鱼为生,就算叛军前来抢掠,也抢掠不到什么好东西。

    二来,此番统领叛军的蒙仲,与肥幼的父亲肥义交情不浅,且此前还亲自送还了肥义的尸体,让肥幼乃至赵王何都颇为感动。

    重情重义的蒙仲,怎么可能坐视叛军抢掠肥邑境内的肥族人呢?

    果然,在率军进入肥邑后,蒙仲三令五申约束了麾下的代郡兵不得抢掠当地的肥族人,可能是因为蒙仲这段时间屡次击败王师得到了代郡兵的信赖,也可能是蒙仲将自己的赏赐发散给这些代郡兵而得到了他们的拥护,总而言之,倒还真没代郡兵冒着触犯军纪的危险偷偷去抢掠那些肥族人。

    这让肥幼大大松了口气。

    次日清晨,待蒙仲正在巡视新营的建造速度时,忽然有士卒前来禀报:“司马,有一人自称‘肥幼’,在营外请见司马。”

    “请他进来,不,我自己去。”

    说着,蒙仲径直走向营外,果然在营外见到了阔别多日的肥幼,微笑着与后者见礼道:“肥幼兄亲自到此,莫非是担心蒙某袭掠这片乡邑?”

    因为父亲肥义与蒙仲的交情,肥幼与蒙仲亦不见外,笑着说道:“倘若别人,我自然恐惧,不过蒙司马嘛,那就另当别论……”说着,他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似蒙司马这般的人才,委身于叛军,岂非是将明珠投掷于暗处?诚然可惜。”

    蒙仲闻言淡淡一笑,不置与否。

    见此,肥幼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我亦知我劝不了你,那就换个人来劝你吧。”

    说罢,他让开了些许。

    此时,只见他身后一名穿着寻常布衣的老者徐徐抬起头来,看着蒙仲微微一笑:“小子,别来无恙。”

    “阳文君……”蒙仲的眼中闪过几丝异色。

    他怎么有没想到,阳文君赵豹竟乔装打扮成肥幼的随从前来见他。

    “哈哈。”阳文君赵豹笑了笑,旋即压低声音神秘的说道:“蒙仲,老夫此番可是奉君上之命前来私下见你,难道还不值得你置备好酒好菜款待老夫么?”

    『君上?赵何?』

    蒙仲面色微变,脑海中闪过了赵王何的容貌。

    看着笑容可掬的赵豹,他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最终他这才抬手相请。

    “……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