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3章:虚虚实实

    “杀——!”

    “咚咚!”

    “进攻——!”

    “咚咚咚!”

    卯时正刻,正值遥远的东方刚刚才有一丝光亮,在阳文君的营寨外,又一次地爆发了一阵震天般的喊杀声与军鼓声。

    然而即便清楚听到这阵响动,但营寨东门附近的哨塔上,那两名负责值夜的赵卒却是毫不在意,他们的脸上丝毫没有惊慌失措,正蜷缩在哨塔站板上避风的他们,甚至没有第一时间站起来向营外观瞧,查看动静。

    足足过了有七八息,才有一名目测二十几岁的年轻赵卒站起身来,打着哈欠随意地扫了一眼营外的漆黑之地。

    “有敌情么?”

    在哨塔上一同值守的同伴问道,是一名大概目测四十左右的老卒。

    “屁个敌情。”年轻的士卒耸耸肩。

    听闻此言,老卒晒笑道:“叛军那帮人还真能坚持……这都骚扰一宿了吧?”

    “哼,我看对面明明是傻。他们真以为能一次又一次地戏耍咱们么?”年轻的士卒轻哼着,再次坐了下来,利用哨塔上的挡风板遮挡吹拂而来的寒风。

    也难怪这名年轻的士卒心情很差,因为他这一晚上已经被“吓”了数次了,叛军每次都是在突然之间爆发出喊杀声与军鼓声,哪怕他后来也已经得知了叛军的“诡计”,但还是会这突然之间的惊吓给吓到,然后就被搭伴的老卒嘲笑胆怯之类的。

    可能是听到哨塔上传来的谈笑声,即便有巡逻的赵卒们路过,亦毫不停留,纵使营外喊杀声与军鼓声有震天般响亮,依旧继续朝前。

    因为类似的事,他们这一晚上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他们甚至有些佩服叛军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当然当代这时候还并没有这个词。

    “确实是傻。”

    老卒微微支撑起身体,使脑袋高过哨塔的栏杆,以便他随意朝外面瞄了一眼,旋即便再次坐了回来。

    “天都快亮了,这帮人还在外面……也不晓得是怎么想的。”

    “是啊。”

    年轻的赵卒与他的搭伴老卒轻笑谈论着。

    可能是天色即将放亮,他们的警惕心难免也有所松懈,毕竟再怎么想,袭营这种事大多都是发生在漆黑的夜里,谁会在大白天率军袭营呢?真当防守营寨的士卒一个个都是瞎子么,连那么大的活人都瞧不见?

    然而,就在以这两名士卒为典型的营内赵卒们因为即将天亮而掉以轻心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有数百名信卫军士卒,正在这初阳升起前夕的时候,正朝着这边疾奔而来。

    为首的四人,正是蒙仲、蒙虎、华虎、穆武四人。

    不得不说,数百人疾奔时发出的响动,若放在平时,保准会被营内值夜的士卒发现,但这次情况有些不同,因为那震天的喊杀声与军鼓声,遮掩了数百人的脚步声,哪怕仍有些许脚步声被营内值守的士卒听到,他们也只以为是叛军戏耍他们的诡计之一,并没有人引起重视。

    『太……太惊人了!』

    在尽可能放轻脚步潜近到营外外后,华虎与穆武看了一眼初阳渐渐升起的东方,旋即彼此对视一眼。

    他们很清楚地看到,其实在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放亮,只要营内的士卒们朝他们瞧上一眼,就能清楚看到他们这伙人,然而,却没有人那样做。

    从头到尾,营内的守卒都没有于意。

    想到这里,华虎、穆武二人对蒙仲的计谋佩服地五体投地。

    「上!」

    蒙仲对华虎、穆武二人使了个眼色。

    二人点头会意,旋即,他们二人以及其余几名信卫军士卒,悄然抽出鞘内的利剑,沿着营门门板的缝隙将其插入,悄悄将营门内部的门栓轻轻抬了起来,旋即皆转头看向蒙仲,等着后者发号施令。

    见此,蒙仲一挥手,低沉地喝道:“上!”

    听闻此言,十几名信卫军士卒奋力撞击营门,只听“咚”地一声巨响,门内的门栓便掉在地上,旋即,双扇营门当即被他们撞开。

    而此时在营门内,其实正站着八名士卒,四四站立,站立成两排。

    当营门被信卫军士卒撞开时,那八名此前还打着哈欠的赵卒,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目瞪口呆地看着闯入进来的信卫军士卒。

    尤其是当他们借助火盆的光亮看清楚营门外居然站着密密麻麻的信卫军士卒时,他们先是目瞪口呆,旋即,脸上便露出了浓浓的惊恐。

    “敌——”

    还没等这八名赵卒喊出警讯,就见持剑一指前方,故意表现出狰狞的模样,厉声喝道:“杀!”

    听闻此言,数百名信卫军士卒一拥而入,顿时将那八名赵卒淹没。

    “蒙虎队,跟我来!”

    “华虎队,随我杀进去!”

    “穆武队的士卒,紧跟着我!”

    在迅速控制住营门后,蒙虎、华虎、穆武三人便一分为三,率领着各自麾下的信卫军士卒杀入营中。

    期间,沿途遇到的巡逻士卒,无不被信卫军士卒所杀,而沿途遇到的火盆、篝火,皆被信卫军用来点燃营内的帐篷与辎重。

    可怜诸多兵帐中那些睡得迷迷糊糊的士卒,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所睡的帐篷已经被点燃,仍在那呼呼大睡。

    更不可思议的是,有些赵卒其实也听到了营内的混乱声,但他们却并未在意,嘴里叽里咕噜地嘟囔着。

    “是哪个傻子又被叛军的把戏戏弄?”

    “这都一宿了,还有上当?”

    “叛军那群人,还真是烦人……”

    嘟囔着类似的话,那些赵卒在铺着干草的草铺上翻了个身,或捂着耳朵,或用单薄的被褥裹着头,继续呼呼大睡。

    然而下一刻,却有一队信卫军士卒持剑闯入,在看到兵帐内的情况后,彼此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啊——”

    “敌——敌袭!该死的……”

    “噗——”

    短短时间,营寨的东边区域,便响起了邯郸军士卒的惨叫声,简直此起彼伏。

    可怜许多邯郸军士卒根本没有想到信卫军士卒竟然会杀入营中,丝毫没有防备,以至于被信卫军士卒所杀。

    期间,亦不乏有那些邯郸军士卒向信卫军士卒投降求饶,希望信卫军士卒能看在以往彼此都是邯郸军一员的份上,放过他们。

    然而让他们绝望的是,那些信卫军士卒却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抱歉,军令难违!”

    一句军令难违,使得信卫军士卒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很快,便有士卒将「叛军攻入营内」的消息传给了行司马周革。

    当时,行司马周革正带着几个士卒,在营内做最后一轮的巡逻,待等这轮巡逻结束后,他就要与其他的行司马交接,然后回自己的兵帐歇息。

    可就在他巡逻之际,他忽然听到东营区传来阵阵喊杀声。

    起初他并没有于意,可听着听着,他就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因为他觉得这阵喊杀声实在是太近了,仿佛根本不在营外,而是在营内。

    旋即,东边营区徐徐燃起的大火,则证实了周革的猜测。

    『叛军当真袭营了?!』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周革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他下意识抬起头瞧了一眼天色,却见此时天色已渐渐放亮,按理来说,几乎没有谁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奇袭敌军的营寨。

    然而,蒙仲的信卫军却偏偏那样做了。

    『糟了……糟了!』

    心中暗呼一声,周革连忙对身后一名士卒下令道:“快!快禀报阳文君与佐司马,叛军偷袭我军营寨!”

    说罢,他立刻带着其余的士卒朝着东营区飞奔。

    然而,待等周革来到东营区时,此时的东营区已是一片火海,且四周到处都是因为惊慌失措而胡乱奔走的士卒。

    『叛军在哪?在哪?』

    周革四下寻望,然而一时之间,却无法找到叛军的踪迹。

    这也难怪,毕竟邯郸军是赵军,而蒙仲麾下的信卫军也是赵军,双方彼此身上所穿戴的甲胄是非常相似、甚至于是一模一样的,因此自然很难区分。

    “莫要慌!镇定下来!都镇定下来!”

    只见周革一把拉住一名奔跑的士卒,旋即朝着四周大声喊道:“我乃行司马周革,你等速速向我靠拢……”

    但遗憾的是,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下,周围那些惊慌失措的士卒根本听不进周革。

    哦,也不对,倒是有一队士卒在听到周革的喊话后,直接朝着他疾步奔走过来。

    见此,周革连忙喊道:“你等是何人麾下的兵卒?”

    “我等是赵文赵司马麾下的兵卒……”

    那队兵卒为首一人有些含糊地回答道。

    “赵文赵司马”周革愣了愣,由于此刻情况紧急,也顾不得盘查仔细,挥挥手示意道:“我乃行司马周革,你等暂时归我指挥,听我号令。”

    “喏!”

    那队士卒彼此相互瞧了一眼,纷纷低着头走向周革。

    而此时,周革则转过身,继续呵斥那些仍在四下奔走的士卒们。

    忽然间,他心中闪过一丝惊诧。

    『等等!为何营内士卒个个惊慌失措,衣甲不整,却唯独这队兵卒非但全副武装,且脸上几无惊慌之色?』

    双眉一挑,周革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顿时间惊地后背泛起一阵凉意。

    只见他猛然转身,同时右手握住腰间的佩剑拔剑而出,却没想到眼前闪过一道寒光。

    但听一声闷哼,一柄利剑斩在周革的脖颈处。

    “抱歉,周革行司马……”

    只见一名赵卒手持利剑,神色颇有些复杂地看着周革,低声说道:“我曾经确实是赵文赵司马麾下的兵卒,但……那只是曾经。”

    “噗——”

    鲜血四溅,这名赵卒收回了利剑。

    “你……”

    周革捂着脖颈缓缓倒下,用憎恨、懊恼等复杂地目光看着在他眼前的这一队赵卒,嘴里徐徐迸出三个字:“信、卫、军!”

    说罢,他的双目渐渐失去了神采,捂着脖颈的左手亦无力地垂落,以至于鲜血顿时急涌而出,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见此,附近的赵卒们更为慌乱,纷纷朝着其他营区逃离。

    而这时,蒙虎率领几十名信卫军杀到,待瞧见立于此地的那一队士卒后,皱眉问道:“郑勇,你等站在这里做什么?……他是何人?”

    他指着倒在地上的周革。

    “蒙卒长。”郑勇当即抱拳禀报道:“此人乃阳文君军中的行司马周革,碰到被我等撞见,见他误以为我等是他军中的士卒,是故我便……”

    见郑勇以及在旁的士卒神色都有些低落,蒙虎拍了拍郑勇的臂膀,低声说道:“蒙仲司马曾反复说过,这场赵国的内战,乃是无意义的战争,但即便是无意义的战争,我等也必须得争取胜利,否则,下一个倒在地上的,可能就是你我了……振作起来,随我杀向营内深处!”

    “喏!”

    郑勇等信卫军士卒重重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行司马周革派出去的士卒,已飞奔到中军营区,来到了佐司马赵贲的兵帐外,当即便有值守在帐外的卫士将他拦了下来。

    见此他大声喊道:“我乃周革周行司马身边近卫,奉命前来传达警讯,信卫军袭击我营……佐司马!佐司马!”

    值守在帐外的几名卫士面面相觑,而就在这时,就听到帐内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旋即,就见佐司马赵贲冲出了出来,瞪着微微泛着红丝的双目,一脸惊色地质问道:“是你么?方才你说什么?信卫军袭击我营?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

    说罢,那名士卒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东边营区,旋即指着该处大声说道:“佐司马,不信您看!”

    听闻此言,赵贲立刻转过头去,果然瞧见东边营区火光冲天。

    『怎么会……』

    瞧见那冲天的火势,赵贲脸上煞白一片。

    在片刻的失神后,他连忙大声下令道:“快!传我令,命其余营区的士卒迅速支援东营!快去!”

    “喏!”

    当即就有数名士卒慌忙前往传令。

    “蒙仲……”

    低声喃喃自语着,赵贲紧紧攥着双拳,神色复杂地盯着东营那边的火势。

    对于蒙仲,赵贲谈不上什么喜恶,因为他二人此前并无利益上的冲突,哪怕后来蒙仲“委身”于公子章的叛军一方,赵贲对蒙仲的态度也仅仅只是「若有机会撞见,杀了也就杀了」的程度而已。

    虽然阳文君赵豹很看好蒙仲,但赵贲却有些不以为然。

    他从未想过与蒙仲去比较,一来是蒙仲过于年轻,两者比较毫无意义,二来嘛,赵贲从来不觉得蒙仲的才能会在他之上。

    然而此时此刻再想到这件事,他却感觉面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赵贲。”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声轻唤。

    赵贲转头一瞧,便看到阳文君赵豹带着十几名卫士走向这里,他连忙抱拳行礼:“阳文君。”

    “唔。”

    阳文君赵豹点了点头,旋即目不转睛盯着东营方向的火势,用带着几分无奈的口吻问道:“是蒙仲的信卫军?”

    “……是的。”

    赵贲低了低头,有些羞愧地说道:“我……我自认为看穿了他的诡计,却没想到……”

    还没等他说完,就见阳文君赵豹一拍赵贲的手臂,催促道:“此事待之后再说,你先去稳定局势。”

    “喏!”

    听闻此言,赵贲立刻抱拳领命,带着一队卫士朝着东营方向而去。

    看着赵贲离去的背影,再看看东面营区的火势,阳文君赵豹长长吐了口气,喃喃说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这蒙仲,深谙孙子兵法《虚实篇》的精髓啊。”

    他没有羽怪赵贲,那是因为他也没有料到蒙仲会在天亮前的一刻骤然发难。

    是的,自从昨晚得知信卫军在营外骚扰他军中士卒后,阳文君赵豹就不敢掉以轻心,独自一人坐在帐内饮酒,并没有就此安歇。

    当时他也在猜测,猜测蒙仲在骚扰他们一次、两次后,是否会在第三次忽然间展开夜袭。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蒙仲麾下的信卫军士卒迟迟没有展开袭营的行动,仿佛单纯就只是骚扰而已。

    难道真的只是骚扰?

    待等到天色即将放亮,警惕了一宿的阳文君赵豹不禁有些意外。

    毕竟按常理来想,怎么也不可能有人会在天亮后率军袭营吧?因为那是几乎不可能会得手的。

    然而,蒙仲偏偏就反其道而行,在黎明时分展开突袭,在朝阳即将升起的前一刻,骤然发难,率领信卫军攻入了他赵豹的营寨。——是的,事到如今,赵豹多少也能猜到个大概。

    既然是连他赵豹都没有猜到的事,赵豹自然不会怪罪赵贲。

    要怪,只能怪那个叫做蒙仲的小子实在过于狡猾。

    『如没有公子章叛乱这件事的话,那小子,注定会成为我赵国的名将,绝不亚于‘齐之匡章’的名将……赵主父啊赵主父……唉……』

    负背双手,赵豹神色复杂地看着东营方向的火势,惆怅地叹息着。

    大约又过了一刻辰左右,信卫军徐徐撤退。

    当时赵贲已聚集起一支兵力,正准备将信卫军驱逐,却没想到信卫军自行撤退,这让他很是气恼,仿佛有种奋力挥拳却打在空处的感觉,让他很是难受。

    但没有办法,相比较追击信卫军,他当务之急是扑灭营内的火势,阻止火势扩散以免造成更严重的损失。

    至于追击信卫军,他实在是有心无力了。

    卯时三刻,正当赵贲率领着士卒在营地内救火时,廉颇率领着五千兵卒赶到了军营。

    由于此时信卫军早已逃之夭夭,廉颇便叫麾下五千兵卒暂时停驻在阳文君营寨的营外东侧,而他则入营请见阳文君赵豹与佐司马赵贲。

    此时,阳文君赵豹正在东边营区查看损失情况,得知廉颇前来,便叫士卒将后者请到他面前。

    “阳文君。”

    在见到赵豹时,廉颇抱拳禀明来意:“廉颇受命前来支援,且不知袭击贵营的叛军……”

    “你是指蒙仲那小子执掌的信卫军吧?”

    阳文君赵豹苦笑着摇了摇头,旋即指指四周的惨状,摇头说道:“明明已经叫士卒有了防备,却还是……蒙仲那小子,着实不可小觑啊。纵使是老夫也没有料想到,惊扰了我军一宿却毫无袭营意图的他,竟然选择在天色放亮前那短暂的一瞬偷袭我营……没有料到,当真是没有料到。”

    廉颇闻言沉默了片刻,旋即问道:“阳文君,营内的损失情况如何?”

    “损失倒不是很严重。”赵豹摇摇头说道:“据老夫估测,兵卒的伤亡大概七八百人左右,应该不到一千,毕竟那蒙仲……说他狡猾也好,机智也罢,总之他算到奉阳君会派兵赶来援救,是故在放火烧掉了东营后便立刻撤退,丝毫不给我等反击的机会……拜此所赐,其余营区并无损失。”

    “那还好。”廉颇微微点着头。

    “还好?”赵豹闻言看了一眼廉颇,摇摇头说道:“不,在老夫看来,却是相当严重的损失,老夫且问你,待明日晚上那蒙仲再来惊扰时,老夫究竟是防,还是不防?营内的士卒,是否还敢入睡?”

    “呃……”

    一听赵豹的话,廉颇这才意识到今日被蒙仲偷袭得手的严重杏。

    就像阳文君赵豹所言,待明日晚上蒙仲故技重施时,赵豹麾下的士卒,那是绝对不敢合眼的,若有什么动静,肯定是抱着兵器满心警惕地防备,而如此一来,便恰恰中了蒙仲的诡计。

    果不其然,当日晚上,蒙仲再次故技重施,派兵在阳文君赵豹与奉阳君李兑二人的营寨外潜伏,时不时就弄出巨大的动静作为骚扰,以至于两营的赵卒皆不敢放松警惕,死死抱着兵器枯守了一宿。

    而结果呢,直到次日天亮,蒙仲也没有率军再袭击任何一座军营。

    第三日,也就是八月二十三日,公子章再次率领大军前来进攻曲梁邑。

    因为他收到了蒙仲派人传递的消息,得知近两日夜里,蒙仲频繁骚扰赵豹军与李兑军的营寨,让两营士卒烦不胜烦,夜里根本得不到充足的歇息。

    此乃疲敌之计!

    蒙仲借传达讯息的士卒的口,向公子章解释了他的意图,让公子章大为惊喜。

    “好一招疲敌之计!妙!实在是妙!”

    在田不禋、卫援、田璜、翟丹等人面前,公子章忍不住夸赞蒙仲的妙计。

    不得不说,八月二十日那天,即当公子章率军进攻曲梁邑、而蒙仲率领三千士卒却从始至终在旁看戏的那一日,其实事后公子章确实是有些不高兴的,毕竟那时蒙仲真的是毫无贡献。

    只不过碍于此前他允许蒙仲自主决策的承诺,公子章也不好因为这件事去责怪他罢了。

    可没想到,这才过了一两日,蒙仲就送了他一份大礼,前前后后只用了千余名士卒,便骚扰地赵豹军、李兑军两营士卒夜不能寐、烦不胜烦。

    于是乎,得知这个消息后的公子章,立刻率领大军再次进攻曲梁邑。

    尽管这第二回交战,公子章还是没能攻克曲梁,但他明显可以感觉地出李兑军的士卒、尤其是赵豹军的士卒,一个个似乎都很疲惫,以至于打到后半程,李兑军与赵豹军只能退入营寨,借助营寨的防御来抗击公子章的叛军。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必须想个办法!』

    当日,看着公子章所率领的大军再次暂时撤退,廉颇满脸凝重地沉思着。

    他很清楚,叛军是否能攻陷曲梁,其实关键并不在公子章的叛军主力,而是在那诡计多端的蒙仲身上。

    『若能除掉蒙仲,则公子章的叛军根本不足为惧!那么……该如何设法除掉那蒙仲呢?』

    廉颇暗自思索着对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