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6章:劝说【二合一】

    “不会是肥义让你来说服我……他应该知道,有些事就连他亦说服不了我,自然不会派你前来……”

    在盯着蒙仲看了半响后,赵主父似笑非笑地说道:“换而言之,是我儿赵何的授意?蒙仲,你几时成了赵何的臣子了?”

    凭蒙仲对赵主父的了解,他知道此刻的赵主父心中必定不快,于是他立刻说道:“赵主父,在下并非是君上的臣子。……在下初到赵国时,人生地不熟,全凭赵主父您看重,授予在下近卫司马的职位,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在下始终首先是赵主父您的臣子,其次是赵国的臣子,再次才是君上的臣子……”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呵,这是卫武公的诗啊。”

    在听了蒙仲的话后,赵主父的面色稍稍缓解了许多,放缓语气对蒙仲说道:“既然你自认为首先是我的臣子,那就不该想着干涉此事……”

    蒙仲摇摇头,说道:“在下只是不希望,让某些人趁着赵主父您与君上争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

    赵主父深深看了一眼蒙仲,这才缓缓说道:“你指的……是赵成、李兑那些人?”

    “是的。”蒙仲点点头,正色说道:“前些日子,我与君上讨论各国变法改制的利弊,相信赵主父您也知道,自魏相李悝、齐相邹忌、楚相吴起、秦相卫鞅、韩相申不害等人改革变法后,诸国皆出现了新法,唯独我赵国,只施行了仅仅针对于军队的胡服骑射改革,至于土地、亩收等等,丝毫未曾涉及,恕我说句不恭的话,赵国在这方面,已经落后于诸国了,倘若赵国想要与秦国争雄,我以为必须施行变法改革,重新规划国内的土地,废除‘士卿世袭’,剥夺那些对国家无功之人所拥有的大量土地,让这些土地回到王室手中,用于册封、赏赐有功之士,只有这样,才能激励四方之士投奔赵国,且为赵国效力……再者,有了充足的土地,我赵国亦能效仿魏国,大批训练赵武卒,与秦国的军功爵制相抗衡。”

    顿了顿,蒙仲又补充道:“我赵国必须施行全面的变法改革,能做到这件事的,唯有赵主父您……否则,纵使是君上,亦会遭到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的强烈抵抗。”

    “……”

    赵主父看了一眼蒙仲,旋即皱着眉头思忖着蒙仲的话。

    其实这些道理他都知道,并且,他也想过变法改革——他近段时间与鹖冠子所商议的,便是关于变法改革的事。

    与蒙仲所提出的、效仿魏国李悝的变法改革不同,赵主父瞩意的,是鹖冠子提出的「天曲日术」,简单地说即是经鹖冠子改良后的楚国的行政体制,即完善的「郡县制」,国、郡、县、邑、里,一层管治一层,最大化将权力集中于君王,而削弱了邑君、封君的权力。

    毫不夸张地说,这种「郡县制」,在赵主父看来是最完善的国家政治体制。

    但是这种体制,由于全盘推翻了赵国原有、甚至是中迎一直以来沿袭的旧体制,相信定会遭到阻碍,因此,赵主父原本决定在他重新夺回权力后,再在赵国施行这种变法改革。

    就像蒙仲所说的,如今赵国,只有他赵雍有能力排除万难,强行推行这种完善彻底的改革,除了他以外,纵使是赵王何,也是办不到的——毕竟赵王何年纪太小,真正效忠于他的臣子亦太少,若这位新君想要改革,最起码也得等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之后,待他羽翼丰满之时才能办到。

    “现下,还不是时候。”

    赵主父微微摇了摇头。

    他说这话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想要推行的「天曲日术」,或者说「郡县制」,那是为了最大化加强王权,若是他此时推出这项改革,赵国的权力将会全部集中于赵王何与赵相肥义手中,到时候,他赵雍的权力将流失地更快、更彻底。

    这岂非是在为人作嫁?

    “为何?”蒙仲微微皱了皱眉,问道:“在下不明白。”

    赵主父看了一眼蒙仲,安抚道:“蒙仲,你与乐毅,我对你二人抱持有极大的期望。十年……待再过十年,我会将你派遣至晋阳,介时,我会将整个太原郡交付给你,让你成为我赵国西边的屏障,守护赵国不受秦国的侵犯……”

    “……”蒙仲闻言一愣。

    纵使是他,也没有想到赵主父竟然对他有着这么大的期待。

    “……是故你不必听从肥义,你日后的地位,绝不亚于他。”赵主父目视着蒙仲继续说道。

    蒙仲隐隐听出了几分端倪,心中有些不高兴,皱眉说道:“赵主父,您觉得在下是为了爵位或职权么?在下只是希望化解您与君上之间的矛盾,使赵国免除一场内乱……”

    赵主父深深看了一眼蒙仲,忽然晒笑道:“化解?怎么化解?难道就像前两日在宫筵中那样,让我坐席的矮桌更大些,菜色更丰富些?你认为,我赵雍想要的,就只是这个?”

    “不!”

    蒙仲正色说道:“赵主父想要的,是即便禅让了君位后,赵国的臣民仍念着您的好,念着您为赵国所作出的贡献,并且,在赵主父作出重大决定时,举国上下仍会像从前那样,全力支持您。”

    “……”赵主父皱着眉头抿了下嘴唇,一时间没了话。

    因为蒙仲所说的,确实就是他想要的。

    赵主父的杏格,与他的父亲赵肃侯非常相似,崇尚武力,毕生致力于使赵国变得更加强盛,他其实是不喜欢坐在宫殿内批阅国家的法令的。

    因此,他前几年才做了一番尝试,即让太子赵何继位,代替他处理国家内政,而他则率领赵国的军队南征北战,使赵国军政分离。

    但事实证明,这次尝试失败了,赵国的臣民无法适应这种模式,国家的权力逐渐流向赵王何,以至于赵主父这边逐渐失去权力——这才是赵主父与赵王何最大的矛盾所在。

    至于赵主父不喜赵王何,甚至于越来越反感赵王何,这只是后续的矛盾。

    “我与君上谈论过此事。”

    见赵主父抿着嘴唇不说话,蒙仲壮着胆子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君上亦自幼尊敬您、憧憬您,只是赵主父您嫌弃他体弱多病,并不与他亲近……但即便如此,君上还是很感激您立他为太子,甚至于立他为君,且君上也从来没有与赵主父您争夺权力的心思。就连我亦认为,此事完全没有必要……说句不好听的话,赵主父您如今已年近半百,还能在人世多少年呢?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待您过世后,赵国上下自然会以君上为尊,君上何必做多余的事?”

    “你这小子……”见蒙仲竟然敢谈及自己的寿活,赵主父又好气又好笑。

    但仔细想想,蒙仲的话倒是也有几分道理。

    不可否则,自春秋以来,各国王室不乏有父杀子、子杀父的丑闻,但那些丑闻的前提,是父子二人皆对权力有着强烈的渴望与执着,而赵王何,自幼杏格懦弱,怎么敢做出这样事呢?

    且赵主父其实也没有想要彻底架空赵王何的意思——架空了赵王何,谁为他治理赵国内政,使他能毫无后顾之忧地与诸国征战?

    从始至终,赵主父想要的只是赵国的军权,以及地位超过赵王的名分而已。

    而今日听蒙仲所说,赵王何似乎并不想要插手军权,并且,愿意真心尊捧他这个“主父”?

    “这是我儿赵何的意思?”赵主父惊讶地问道:“他就不怕失去权力么?”

    蒙仲摇摇头说道:“君上贵为赵君,怎么会失去权力?他只是尊重赵主父您。无论哪位君王,都是有父亲的。尊敬自己的父亲,顺从自己的父亲,这即是孝顺,举国上下,难道还会有人为此指责君上么?或者对此事不满么?”

    “……”

    赵主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倘若赵王何当真是真心尊重他,愿意将举国的军权都交给他征战,并且尊重他作为“主父”的名分,那他与赵王何,倒是还真没什么矛盾。

    不!

    还是有矛盾的:即他近些年越来越喜欢勇武且与他杏格相似的长子公子章,不喜欢杏格懦弱的赵王何。

    『……』

    赵主父陷入了沉思。

    见此,蒙仲小心地试探道:“赵主父,对此您意下如何?只要您与君上联手,即能立刻在赵国施行变法改革,介时,似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皆无力抗拒您二人。”

    赵主父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你这番话,确实很有道理,只不过……赵章呢?”

    他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蒙仲,语气莫名地说道:“据我所知,公子章与田不禋皆待你不薄,而你,却劝我与赵何化解干戈,似这般,将公子章置于何地?蒙仲,你在我身边多时,且与赵何、赵章、肥义等人也熟络,相信有些事也瞒不过你,我对你索杏也就实话相告,赵章一心想要夺回本该属于他的权力与地位,而我,亦想弥补当日亏欠韩氏、亏欠赵章的愧疚,倘若我听取了你的建议,岂不是又一次让赵章面对绝望?”

    听闻此言,蒙仲皱着眉头说道:“公子章那边,我会再去劝说……”

    “……”

    赵主父的脸上,露出几许怪异的表情。

    旋即,他微微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尝试劝说赵章看看罢,若是赵章愿意放弃,我便听取你的建议,否则……此事你就莫要再提了。”

    “……喏。”

    蒙仲稍稍迟疑了一下,拱手而退。

    看着蒙仲离去的背影,赵主父脸上露出几许沉思之色。

    对于蒙仲,赵主父一向寄以厚望,但今日蒙仲劝说他与赵王何和解的做法,还是让赵主父有些不喜。

    尤其是蒙仲口口声声表示「首先是他赵主父的臣子、其次是赵国的臣子、再次才是赵君上的臣子」,却一个劲地为赵王何说话。

    『虽然此子心地不坏,但心太大,还是有必要敲打敲打……使他明白,他如今的一切,皆是我赵雍给他的,而不是赵何与肥义……』

    赵主父暗自想到。

    次日上午,蒙仲先去请见了赵王何。

    在赵王何屏退左右后,蒙仲向这位赵国君主说起了昨日劝说赵主父的经过。

    在听了蒙仲的话后,赵王何颇为惊喜地说道:“蒙卿,主父当真这么说?”

    “是的。”蒙仲点头说道:“据我所见,赵主父当时已有所意动,但是他放不下安阳君(赵章)……赵主父昨日曾说,他曾经对韩氏与公子章有所亏欠,又岂能再次让公子章面对绝望?”

    听到这话,赵王何脸上的惊喜之色逐渐退散,忍不住亦叹了口气。

    对于公子章,赵王何的心情其实也很复杂。

    平心而论,他对公子章是没有恶感的,或者说,是生不起什么恶感,毕竟严格来说,确实是他夺走了公子章的太子之位与君王之位,他有什么立场去憎恨公子章呢?——只是公子章单方面憎恨他以及他的母亲惠后(吴娃)罢了。

    若非兄弟二人之间有着这样的恩怨仇恨,赵王何其实还想过重用公子章,借助后者打压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毕竟这两人在赵肃侯时期就担任过赵国的国相,平日里难免有些倚老卖老,其实赵何也不喜欢他们。

    如果有选择的话,赵王何当然更倾向于重用自己的兄弟,比如公子章,再比如年纪还小的赵胜、赵豹两个弟弟。

    在沉思了一番后,赵王何对蒙仲说道:“蒙卿,待你去劝说寡人的兄长时,请告诉他,若是他肯放下当年的恩怨,寡人愿意册封为他「武安君」,作为我赵国的「假相」。”

    武安君,顾名思义就是封于武安的邑君,这是赵国最为尊贵的封君。

    原因很简单,因为武安城就在邯郸城的西北侧大概四十里处,是赵国的陪都。

    曾经,苏秦代表赵肃侯出使六国,促成六国合纵抗秦,赵肃侯为了表彰苏秦的功劳,曾册封苏秦为武安君——不过在齐国背叛盟约后,苏秦害怕被赵国追究,就从赵国逃往了燕国,而赵国事后也收回了苏秦的武安君爵位。

    而「假相」,通俗说就是副相,地位在目前担任相国的肥义之下,但亦是相当了不得的职位了。

    “在下记住了。”

    蒙仲点点头,告别了赵王何,前往请见公子章。

    公子章,也就是安阳君赵章,虽然他麾下的军队不允许进入邯郸城,但他本人在邯郸城内却有府邸。

    大概在巳时前后,蒙仲与蒙虎二人骑马来到了公子章的府邸。

    不得不说,公子章的府邸,论规模与气派,丝毫不亚于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

    想想也是,毕竟公子章就算是“废太子”的尴尬身份,但他怎么说也是赵主父的长子,并且战功卓著。

    在公子章的安阳君府门下翻身下马,蒙仲走上台阶,朝着值守在府门外的几名兵卒抱拳说道:“在下蒙仲,请见安阳君。”

    公子章府前的兵卒,皆是公子章麾下的近卫兵卒,他们当然听说过蒙仲的名字。

    这不,当蒙仲自表身份后,当即有一名兵卒惊讶地询问道:“莫非是赵主父身边近卫,信卫军司马蒙仲?”

    蒙仲点点头。

    见此,那名士卒连忙说道:“公子与田(代)相曾嘱咐过,若是蒙司马前来拜访,可以直接进府。……请!”

    “多谢!”

    蒙仲解下了腰间的佩剑,递给那几名士卒。

    见此,那名士卒又说道:“蒙司马,您与公子、田相的交情,我等都知道,您不必解剑……”

    虽然蒙仲有些感动于公子章、田不禋对他的信任,但最终他还是解下了剑,因为在他看来,解剑是做客对主人的尊重。

    片刻后,在几名府内仆从的指引下,蒙仲、蒙虎二人来到了府内内院的主屋。

    在得知蒙仲二人的来意后,主屋内有一名面容姣好的侍女轻声告知道:“蒙司马、蒙卒长,两位且在此稍坐,容奴婢禀告公子与田相……公子昨晚与田相饮酒到深夜,怕是还未起身。”

    “有劳。”蒙仲抱了抱拳,同时不动声色地用手肘顶了一下蒙虎的肋骨。

    “啊!”蒙虎措不及防,吃痛地叫唤起来:“你干什么,阿仲?”

    待那名侍女走远后,蒙仲这才没好气地说道:“你方才盯人家哪呢?”

    “看看又不少块肉。”蒙虎不满地嘀咕道:“你没瞧见,她方才还冲我笑哩。……你肯定是嫉妒我。”

    “……”

    蒙仲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这厮。

    仅过了片刻,居住在东苑的田不禋,率先来到了屋内,瞧见蒙仲后,拱拱手笑着打招呼道:“阿弟”

    “阿兄。”蒙仲与蒙虎起身回礼,且笑着问道:“阿兄这么早就起来了?我听说,贤兄与公子昨晚喝酒到深夜。”

    “哈哈哈……”

    在一番寒暄后,三人重新在屋内坐了下来,此时田不禋又问道:“阿弟,今日怎么有空来公子府上?”

    蒙仲犹豫了一下说道:“阿兄,请屏退左右。”

    田不禋愣了愣,便示意屋内众人退下后。

    见此,蒙仲便将来意低声将来意简单说明了一下。

    然而这番话,却听得田不禋面露惊诧,神色诡谲。

    就在这时,公子章从屋内的内门转了出来,只见他用手扶着额头,满脸痛苦、疲倦之色,这显然是宿醉的后遗症。

    “是阿仲啊。”

    在瞧见蒙仲后,公子章笑骂道:“大清早的,搅人清梦……有什么要事么?”

    蒙仲还未开口,便见田不禋神色莫名地说道:“公子,不如到内室再详谈。”

    “……”

    公子章愣了愣,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田不禋,点点头。

    片刻后,公子章带着田不禋、蒙仲、蒙虎几人来到了内室,此时,公子章这才有些紧张地询问蒙仲道:“阿仲,莫非是你打探到什么不利于我等的消息么?……莫非是肥义那些人准备有什么行动?”

    “不……”

    蒙仲摇了摇头,在斟酌了一番用词后,小心翼翼地说道:“在下此番是受君上的嘱托而来……”

    “赵何?”公子章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蒙仲:“他想做什么?”

    见此蒙仲便解释道:“君上希望与公子和解……”

    “和解?”

    公子章闻言面色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在足足笑了几息后,他这才恨声说道:“他母子二人,逼死我母,夺走本该属于我的君位,居然还有脸提什么和解?”

    听闻此言,蒙仲连忙劝道:“公子息怒,在我看来,赵国现如今有着问鼎霸主的潜力,这个时候实在不宜引发内乱,您与君上的争斗,只会让赵成、李兑等人有机可趁,让秦国有机可趁……我来时君上曾对我说,倘若公子你肯放下这段恩怨,携手使赵国变得更为强盛,君上愿意册封您为武安君,并任命您为假相……”

    “武安君?假相?”

    公子章愣了愣,脸上露出几许意外。

    同时露出意外之色的,还有自进屋起就一言不发的田不禋。

    “公子意下如何?”蒙仲问公子章道。

    公子章闻言看了一眼田不禋,田不禋摊了摊手,颇有些无奈地说道:“君上能说动阿仲作为说客,臣能说什么呢?……臣不方便开口,请公子自行决定。”

    公子章点点头,目视着蒙仲正色说道:“蒙仲,你是不禋的义弟,且我素来欣赏你,方能容忍你今日所说的这番话,若换做是旁人,我定会命人将其乱棍逐出……”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他必须承认,公子章对他确实已经是很大度了。

    此时,就听公子章沉声说道:“赵国的君位,本身就属于我赵章,本该由我来册封他人为武安君、为假相,赵何窃取了我的尊位,赐我蝇头小利,还指望我会对他感恩戴德么?”

    说到这里,他长长吐了口气,正色说道:“赵何想要和解?可以!我给他两个选择,一,退让君位,将君位还给我赵章;二,下诏剥夺吴娃那贱人的‘惠后’谥号,将其生前所作所为,昭告全国。似那种善妒阴狠的女人,也配用‘惠’这个谥号?”

    这就是彻底没得谈了。

    毕竟赵王何是不可能让出君位的,毕竟那是他母亲吴娃为他争取到的。

    至于赵章所说,让赵王何下诏剥夺其母惠后的谥号,赵王何更加不会接受。

    想到这里,蒙仲劝说赵章道:“公子……”

    “够了!”

    赵章抬手打断了蒙仲的话,沉声说道:“我曾经堂堂一国太子,一日之间失去所拥有的一切,人人避而远之,试问我犯了什么过失?皆只因吴娃那贱人在背后搬弄是非罢了。……这些年来,有无数人前来劝说我与赵何和解,哼,真是可笑!这些人可清楚我当年所经历过的那些屈辱?他们有什么资格来劝我与赵何和解?……这话,我也是对你说的,蒙仲。”

    深深吸了口气,赵章再次沉声说道:“你回去告诉赵何,要么退位,要么下诏剥夺吴娃那贱人的谥号,只要做到任何一项,我赵章愿意放弃这段仇恨,视他为兄弟手足,决不食言!否则……我与他绝无和解之日!”

    “……”

    听着公子章这番坚决的话,蒙仲陷入了沉默。

    毕竟公子章所说的话,也是句句在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