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4章:赌斗(二)【二合一】

    『PS:求订阅~推荐票~月票~』

    ————以下正文————

    “嗖嗖嗖——”

    “噗噗噗——”

    伴随着一阵利箭破口之声,紧接着而来的,便是利箭刺入肉体的声响。

    可怜那些侠勇,他们身上大多都没有穿戴甲胄,绝大多数人只穿着几层麻布衣,哪里挡得住锋利而刚猛的弩箭?

    仿佛只要对面的信卫军弩兵扣下手中弩具的扳机,射出弩矢,便立刻就有相应数量的侠勇中箭,运气好的被弩矢命中四肢,还不至于危及杏命;运气差的,或被直接射出胸腹、脖子、甚至面部,只能哀嚎着等待死亡。

    平心而论,侠勇们对于弩矢并不陌生,弩机作为“最卑鄙的兵器”,具有操作简单、中距离威力强劲等多项优点,虽然射程未必有一些猛人手中的劲弓那样远,但却具备着猎杀猛士的能力——只要借助这种兵器,哪怕是羸弱的士卒,都有很大机会杀死一名勇猛的悍卒。

    但相对的,弩机也有它的弱点,比如说,平日里需要经常维护保养,且容易出现故障,而最最关键的是,它无法做到短时间内连发。

    训练有素的弓手,能够用一次呼吸的时间就射出一支箭矢,十息——即十次呼吸的时间,可以爆发出惊人的杀伤力,虽然在这次爆发过后,哪怕是再厉害的弓手也需要喘息一阵子,回一回力。

    但弩具,是不具备像弓箭这种爆发能力的,因为它装填弩矢,手脚慢的士卒就需要十几息的时间。

    这在战场上是非常致命的,因为十几息的时间,足够敌军的士卒向前冲刺几十丈距离,而如果迎面而来的对象乃是敌军的战车队,那么弩兵可能只有一次齐射的机会,接下来即将面对敌方战车队的屠杀。

    这是弩具在战场上最大的弱点。

    正因为如此,当信卫军的前队出现弩手的身影时,似牟宵那些侠勇并不畏惧,因为他们自认为有取得胜利的机会——只要他们能冲到信卫军的阵型中,对面的弩兵将失去威胁,到时候双方展开混战,那些寻常士卒又哪里会是他们这些懂得精湛剑术的剑士对手呢?

    然而,信卫军士卒却在十息内发动了两次弩箭齐射,这直接将侠勇们射懵了。

    弩具,不是不能在短时间内连发么?

    为何信卫军的弩具,却可以做到短时间内连发?

    甚至于,简直就是连绵不绝?

    『难道赵国已经研制出可以连发的弩具?』

    侠勇牟宵首次有些心慌了,但他仍大声鼓励着周围的侠勇们,激励他们冲向敌方。

    然而,对面信卫军手中的弩具,仿佛真的具备连发的能力,在很短的时间内发动了第三次齐射,以至于又有几十名侠勇当即中箭。

    开什么玩笑?!

    这还没摸到对方呢,己方就已出现了超过百人的伤亡。

    “这不公平!”

    与此同时,在围观这场赌斗的赵国君臣那边,田文的客卿冯谖亦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大声喊道:“赵主父,贵国蒙司马的信卫军,配备了可以连发的弩机,眼下其利用这种弩机的威力屠杀侠勇,这根本不是公平的比试!”

    “……”

    赵主父却没有理会冯谖,他只是神色动容地凝视着远处。

    不单单是他,像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阳文君赵豹,包括公子章与他的臣属,甚至是鹖冠子、庞煖,以及庞煖的副将剧辛,在场绝大多数赵国的臣子,皆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信卫军,脸上纷纷露出惊诧、困惑之色。

    因为他们都知道,信卫军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连发的弩机——可以连发的弩机,这种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兵器,连最擅长打造弩具的韩国都还没研制出来,更何况是赵国呢?

    那些弩机,仅仅只是赵国普遍采用的军制量产弩机而已。

    『安平君?奉阳君?』

    明明是如此不公平的一幕,但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等人却没有帮自己说话,魏处、冯谖等田文的客卿就已隐隐感觉到有几分不对,但此刻的他俩,也来不及细想。

    继冯谖之后,魏处亦一脸痛心疾首表情地质问赵相肥义:“肥相,蒙司马的信卫军利用贵国的连发弩具屠杀薛公的侠勇,您竟袖手旁观么?恕在下直言,这根本就不是公平的赌斗,纵使蒙司马赢了这场赌斗,也必定会遭到天下人的唾骂!”

    见冯谖、魏处等田文的客卿们一个个气地满脸涨红,赵相肥义摇头对魏处说道:“先生息怒,事实不像您几个所认为的那样,信卫军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连发的弩具……”

    “什么?”魏处大吃一惊,待反应过来后下意识地反驳道:“这不可能!信卫军明明……”

    压压手示意魏处稍安勿躁,肥义正色解释道:“老夫亦不清楚信卫军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但我赵国,确确实实没有先生所说的那种可以连发的弩具……先生若是信不过老夫,待此事过后,可以找信卫军查验,到时候真相如何,一目了然。”

    “……”

    见肥义说得如此诚恳笃定,魏处、冯谖几人面面相觑。

    难道真的如肥义所说,信卫军并没有什么可以连发的弩具?

    可如果是这样,那信卫军又如何办到在短时间内连续展开数次齐射的呢?

    当魏处问出这个疑问后,肥义面带微笑着说道:“这也是老夫的疑问。”

    而与此同时,鹖冠子亦在询问,或者说考验他弟子庞煖的眼力:“徒儿,你瞧地出端倪么?”

    庞煖点了点头。

    不得不得,在围观的人群中,恐怕不会有几人像他这般,从头到尾聚精会神关注着信卫军的行动,这也难怪,毕竟自从蒙仲做出了「以五百兵夜袭数万齐军营寨」的壮举后,庞煖便将这位年纪比自己小几岁的知己,视为了共同迈向“兵法之道”的劲敌。

    因此,他方才看得很清楚:信卫军中手持弩具的弩兵,大概有两百人左右,这些人分作两队,前队弩兵单膝叩地,蹲在地上,而后队弩兵则直立着。

    这样的布阵,可以让这前后两队整整两百名弩兵,同时展开齐射。

    但是,信卫军并没有那样做,每次发动齐射的弩兵,都只有两百人当中的一半:前队弩兵射击后,迅速装填弩矢,而在这个空档,后队的弩兵就发动齐射;待等后队弩兵发动齐射完毕后,前队弩兵也基本上已装填完了弩矢。

    就这样周而复始,才使众人误以为信卫军掌握有可以连发的弩具。

    但事实上,这只是兵法、战术的高明而已。

    “真是可怕的战法……”

    庞煖的副将剧辛亦瞧出了端倪,咂咂嘴忍不住说道:“信卫军的弩兵还是太少了,倘若是提升个十倍,达到两千人数,纵使敌军有五千名士卒,恐怕也逃不过无情的射杀吧?……鹖冠子,庞煖兄,两位听说过类似的战法吗?”

    鹖冠子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目视着远处的信卫军,带着几分称赞说道:“大概是蒙仲那小子自己想出来的战法……这小子虽是庄夫子的弟子,但还是有些心浮气躁啊,似这种恐怖的战法,竟然用于与田文那些门客的赌斗……可惜了。”

    在他看来,蒙仲的这套战法,完全可以留着当做战场上的杀招,仅仅用于五百人规模的阵仗,鹖冠子由衷为这套战法感到不值。

    “还是年轻啊……”

    在摇了摇头后,鹖冠子捋着髯须笑着说道:“若是老夫的话,怕是要死死藏着,藏到足以配得上这套战法的时候……不过年轻人嘛,就是要这种锐气!”

    庞煖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远处场中的侠勇们,已经冲了距离信卫军仅仅只有二十几丈的位置。

    因为就像庞煖与剧辛对话时所说的,五百名信卫军当中,就只有两百人充当弩兵,且为了持续远程攻击那些侠勇们,信卫军每次都只有一百名弩兵展开射击,这就意味着弩兵的杀伤力不足,不足以挡住全部的侠勇——若是信卫军的弩兵再翻一番,搞不好信卫军光用弩具齐射,就足以屠尽对面五百名侠勇。

    『……过于稳健了么?』

    此时在信卫军的前阵,佐司马乐毅站在一辆战车上,微微皱了皱眉。

    信卫军是按照魏武卒打造的赵武卒,其实每一名士卒都同时掌握有长戈、弩机这两方面的作战能力,因此,哪怕将弩兵的人数的提升到四百人,这也是完完全全能办得到的。

    但由于蒙仲、乐毅等人并不了解对面那些侠勇的实力,他们不敢托大,因此才决定以两百名长戈、两百名弩兵、一百名车兵的编制来应战,防止万一弩兵的战术失败后,被那些侠勇抓住机会,反过来屠杀信卫军士卒。

    毕竟蒙仲的那套战法——被其命名为「二段射」的战法,信卫军也只是首次尝试施展,士卒们对此都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因此乐毅才决定打的稳健些。

    不过就眼下的情况看来,不得不说他们有些过于谨慎了,而对面那些侠勇,也是实在是勇而无谋,只晓得一拥而上,根本没有什么战术可言。

    『唔,就当实战练兵吧。』

    想到这里,乐毅站在兵车上举起右手,沉声喝道:“变阵!……鹤翼阵!”

    听闻乐毅的号令,前面两排弩兵迅速后退,而原本在后面的两排手持长戈的士卒,则迅速穿插到阵前,整齐有序地平举手中的长戈。

    信卫军这短短十几个眨眼间便迅速完成的阵型,让赵主父、赵王何那边的赵国君臣们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声。

    要知道,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临战变阵,因为一旦有部分士卒的心神被战场厮杀的氛围所影响,耽误了整个军队的阵型变幻,这就会导致阵型上出现漏洞,甚至是因此己方士卒的混乱,这将直接影响到整个战局。

    因此,越是身经百战的将领,就越发不敢临战变阵——己方的阵型还勉强凑合那就继续打,如果阵型涣散,那就暂时撤退,明日再卷土重来。

    至于临战变阵,变幻阵型以适应战场,只有那些对自身与对自己麾下的士卒充满信心的将领才敢这么做。

    但不得不说,在很多情况下,临战变阵这都是找死的行为,尤其是在双方皆有几万军队的大规模军团战场上。

    『临战变阵……可真自信啊!』

    在看到信卫军变阵后,赵国君臣那边,神色各异。

    事实上,一支军队的精锐与否,其实并不单单指具有吁样的杀伤力,还要包括“服从命令”且“执行命令”这方面因素。

    而在这方面,信卫军的行动实在是迅速而熟练。

    仿佛没有一名士卒被那些凶神恶煞的侠勇所影响,一个个皆老老实实地按照着将令行事——这样的军队,就已经称得上是精锐了。

    『看来田文那些张牙舞爪的侠勇,并不能影响到那些信卫军士卒们……也是,信卫军可不是新卒,这些人皆经历过五百人夜袭数万人的厮杀,又怎么会被相同人数的侠勇一方吓到?当真是训练出了一支可靠的军队啊……』

    远远看着场上的信卫军,赵主父暗暗地点着头,眼眸中带着赞许之色。

    事实上,庞煖与剧辛,以及二人麾下的「檀卫」也很出色,赵主父也曾巡视过那支五千人规模的檀卫军。

    但相比之下,赵主父还是觉得蒙仲与乐毅更加出色。

    无论是在练兵方面,还是在兵法战法的运用方面。

    这不,在信卫军完成变阵后,在旁围观的赵国君臣们,任谁都看得出来,那些侠勇已经彻底落入了下风:信卫军的前阵,已经从弩兵变成了长戈兵,而那两百名弩兵,则迅速迂回到了两翼,仿佛鹤的双翼,朝着场中侠勇们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弩。

    “冲过去!冲过去!”

    在信卫军的阵前,侠勇牟宵嘶声力竭地喊着,激励着己方的侠勇们撕裂信卫军的阵型。

    但遗憾的是,侠勇们根本无法突破信卫军那密密麻麻的长戈。

    这也难怪,毕竟他们手中的利剑,充其量只有三尺长短,而对面信卫军士卒手中的长戈,竖起来却比人还要高,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当两百名信卫军士卒将长戈平举时,这就仿佛形成了一道天堑,任何胆敢踏入这个距离的侠勇,皆会被这些长戈乱戈刺死。

    “铛!”

    “铛铛铛!”

    侠勇们奋力地挥动着手中的利剑,恨不得将那些长戈砍烂。

    甚至于有些侠勇破罐破摔,索杏将手中的利剑向对面的信卫军士卒投掷而出。

    但遗憾的,信卫军这种赵武卒,他们一个个身披三层厚甲,只要保护好头盔难以保护到的面部,信卫军士卒完全可以无视侠勇们投掷利剑。

    『看来士卒们的面部,其防御能力还是颇为薄弱……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唔,回头与阿仲、蒙遂、向缭他们商量商量……』

    在战车上,乐毅暗自想道。

    倒不是说乐毅作为前阵的指挥,居然敢在在这种时候走神,说到底只是因为对面的侠勇根本不具威胁,以至于他有点无所事事了。

    这也难怪,毕竟以他的才能,指挥五百人规模的阵仗,这实在是大材小用了,更何况他所指挥的,还是并不逊色魏武卒几分的信卫军。

    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乐毅反而更注重己方,毕竟在他眼里,这场阵仗不就是一场实战训练罢了。

    『华虎、穆武二人,行动有点慢了……没有于这些侠勇冲击我方阵型的第一时刻,从两侧展开射击,分担前军武婴、乐进二人的压力,唔,回头要跟他们说说……』

    就在乐毅暗自嘀咕时,由华虎、穆武二人率领的两百弩兵,终于到达了两翼,在迅速列好阵型后,对处在彼此当中的侠勇们展开齐射,以此分担中间两百名信卫军长戈手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侠勇军更显被动:他们想朝前冲突破,奈何武婴、乐进二人所率领的两百名信卫军长戈手死死捍卫着阵地,不容许他们踏上前一步;而更要命的是,华虎、穆武二人还在两翼用弩箭射击,这完全就是三面夹攻。

    “嗖嗖——”

    “噗噗噗——”

    在一阵阵弩矢破空声中,侠勇们死伤惨重,可怜这些单打独斗实力丝毫不弱的草莽之士,很多头从头到尾都无法对信卫军士卒造成实质的伤害,就被无情地杀死,或死在那些长戈手手中,或死在弩兵手中。

    “牟宵、牟宵!”

    在混乱而不利的形式下,有一名侠勇一把抓住了牟宵的手臂,大声喊道:“弟兄们的伤亡太大了……至少有两百余名弟兄被那些该死的家伙杀死了。”

    『两百余人?』

    牟宵闻言大吃一惊,四下扫视,果然发现他五百名侠勇,此刻已倒下了一小半。

    这让他心口一缩,不觉的攥紧了手中的利剑。

    平心而论,死,对于他们这些亡命之徒来说,也并不是一件恐惧的事,相比较杏命,他们许多人更在意的是名声,是义。

    但问题是,他们死伤了两百余人,可对面那些狗娘养的信卫军,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确确实实的伤亡——虽说有几名信卫军被侠勇们投掷的利剑或刺穿了面颊,或割伤了面部、脖子,但这些人很快就退了下去,由他们的袍泽接替了位置,根本谈不上什么致命伤,只要及时包扎止血,这种伤势并不严重。

    己方付出两百余人的伤亡,才换来对方微不足道的伤势,这让牟宵与在场的侠勇们,感到无比的恼火与窝囊。

    “牟宵,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那名侠勇着急地说道:“再这样下去,我等怕是要全部死在这里!”

    一听这话,牟宵大为光火,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襟,怒声斥道:“卫布!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怕死吗?你就是这样报答薛公对你的恩情?!”

    那名叫做卫布的侠勇一把甩开了牟宵的手,亦怒声说道:“我卫布岂是贪生怕死?我只是不想这些弟兄们死地这么窝囊罢了!……你也看到了,那群狗娘养的信卫卒,他们根本不是一般的赵卒!我带着弟兄们冲了六七次,就是冲不过去那些混账的长戈,反而死了十几个弟兄……既然无法突破,为何要死盯着这里?”

    “……”

    牟宵闻言心中微微一动,说道:“你的意思是……”

    只见卫布抬手指向两翼的信卫军弩兵,恨声说道:“先杀这些人!!”

    “好!”

    牟宵闻言大喜,当即与卫布各自招呼一半的侠勇,朝着信卫军的两翼杀了过去。

    瞧见这一幕,乐毅面色丝毫不变。

    『对防御能力薄弱的弩兵下手,这群莽夫终于想到了……现在总算是可以实战测试一下‘车步联战’的战术了……』

    想到这里,乐毅将目光投向战场的两翼,只见在两翼,分别部署有二十辆战车,皆是信卫军当初夜袭齐营时缴获的战利品。

    而与此同时,在战场的南侧,蒙虎立于战车之上,瞧见远处的侠勇们一分为二,其中一半人数朝着这边冲来,他心中顿时大喜。

    “哈哈哈,终于到咱们出场的时候了!……小崽子们,跟上咱蒙虎,杀!”他高举手中的利剑,大声喊道。

    “谁是你的小崽子?”

    蒙虎麾下的车兵们一阵低声笑骂。

    不得不说,在信卫军的一群卒长中,就属蒙虎最没架子,也最没心没肺,以至于不少信卫军士卒都很喜欢这个论年纪只是他们弟弟级的卒长。

    “跟随蒙卒长,杀!”

    伴随着一声暴喝,蒙虎方的二十辆战车,当即朝着迎面而来的侠勇们冲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在战场的北侧,蒙遂亦同时高举利剑,沉声喝道:“战车队!冲锋!”

    “喔喔——”

    两边的战车队,相继投入战场。

    不得不说,战车的威力当真是无以伦比,当蒙虎、蒙遂下令麾下的战车一字型排开,朝着对面冲锋时,迎面的游侠们皆被他们撞得纷纷吐血,甚至于,无情地被车轮碾压而过,抱着断腿哀嚎惨叫不已。

    “叫你狂妄!叫你狂妄!”

    只见在战车上,蒙虎一手扶着战车的栏杆,一手紧握利剑,挥向那些迎面而来的侠勇。

    借助战车冲刺的力道,他挥出的剑,就算被那些侠勇们抵挡下来,亦震地对方虎口发麻,甚至于虎口开裂,满手鲜血。

    但必须承认,这些侠勇的确剑术高超,除非被战车撞死无法避免意外,战车上的信卫军士卒,却很难伤到他们。

    不过对此,信卫军车兵们也不在意,他们只需反复重复刺出手中长戈的动作即可,借助长兵器的优势,虽然他们很难伤到那些侠勇,但那些侠勇也很难伤到他们。

    “那些侠勇的阵型,被战车彻底撕裂了……”

    看着场中的局势,阳文君赵豹微微摇了摇头。

    听闻此言,他的副将赵贲轻蔑地说道:“那些家伙,本来就没有什么阵型可言。”

    而就在这时,场中淤次出现了变化,只见华虎、穆武二人高举手中的利剑,大声喝道:“弃弩,持剑!”

    话音刚落,二人麾下各一百名信卫军士卒,纷纷将手中的弩具丢弃在地,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要总攻了!』

    鹖冠子神色一凛。

    果不其然,乐毅立刻下令了全军总攻,使武婴、乐进各率一百名士卒,尾衔那些侠勇,营造出前后夹击的优势局面。

    “杀——!”

    五百名信卫军,此时突然爆发出了远远超乎他们人数的震慑力。

    『大局已定!』

    暗自轻笑一声,赵主父的眼眸中,闪过浓浓的满意之色。

    若非冯谖、魏处等田文的客卿仍然在旁,且一个个面色难看,或许赵主父已忍不住抚掌赞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