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3章:赌斗【二合一】

    『PS:求订阅~推荐票~月票~』

    ————以下正文————

    “田相意下如何?!”

    蒙仲迈前一步,实质杏地威迫着薛公田文,这份胆魄,让在场所有赵国臣子无不刮目相看,甚至于,隐隐有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这小子竟敢……他竟然敢……』

    薛公田文的眼神变得凶恶起来,瞪着眼前这个与他争锋相对的少年,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他活了三十几年,却还从未有人在他面前如此狂妄过。

    然而蒙仲方才那一番杀气腾腾的话,或者说是宣告,却又仿佛一盆凉水,将他心中的那份怒火浇灭。

    他出五百名侠勇,对方出五百名士卒,使双方在城外厮杀?

    就算田文再看好他门下的那些侠勇们,也不会天真地以为那五百名侠勇就能战胜对方五百名正规士卒。

    可能一对一赌斗的话,侠勇方有着很大优势,因为侠勇很擅长这种单打独斗的方式,且掌握有精湛剑术的他们,单人实力还要胜过一般的士卒。

    这不奇怪,因为彼此的训练侧重不同。

    剑士,因为大多都是孤身一人行走天下,因此他们的剑技都是以个人为主,什么挥劈挑刺、闪转腾挪,总而言之就是尽可能挖掘个人的潜力。

    但士卒恰恰相反,

    但凡上过战场的老卒都知道,在那种拥挤并且混乱的战场,根本没有给你施展个人武力的空间,只要你陷入敌军的包围,就算你能短时间内杀退围攻你的敌卒,也绝对活不到明日——如何与行伍的友卒同进同退,彼此配合掩护,这才是唯一能保住杏命的办法。

    因此,士卒的训练基本上都是化繁为简,且训练的项目都是最最基础的东西,比如体能,比如如何更快地刺出手中的长戟并且快速收回,至于什么双手握戟、周身回旋,施展出大开大合的招数,那么很抱歉,在你被敌卒杀死之前,你身边的同泽会先砍死你——因为你会连累到他们,威胁到他们本来就宽裕的立足位置。

    谁都知道,在战场上如果被压缩了立足的位置,那么就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总而言之,士卒向的训练,反而是要打压个人的武力,一切向在旁的友卒看齐,除非你的职位是将官,肩负着冲击敌军阵型的重任,否则根本没有给你施展勇武的机会。

    当你刺出手中的兵器时,要么敌卒死,要么你死,就是这么简单,哪有什么给你施展花里胡哨剑技的机会?

    正因为这个原因,在一对一的场合下,士卒很难击败侠勇,哪怕这名士卒身披重甲,因为二人比斗的空间太大,这就无形中让擅长闪转腾挪的侠勇具有了很大的优势。

    而倘若十名侠勇对战十名士卒,侠勇方的优势就会大幅度被削弱,因为那些士卒基本上都懂得彼此配合——只要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士卒,他们都知道这个道理,即个人的勇武在战场上是微不足道的,想要在战场上活下来,就要懂得与同泽彼此配合,相互掩护。

    当然,即便如此,侠勇方还是具有很大的优势。

    但如果是百名侠勇对阵百名士卒,那么侠勇方就将渐渐失去他们的优势,因此将是一场龙争虎斗般的厮杀。

    而倘若再将人数扩大,扩大到万人对万人,那么,侠勇方基本上是毫无希望的——当然,前提是与他们对阵的万名士卒乃是相同士卒的正规军士卒,而并非乌合之众。

    至于眼下蒙仲所说的,以五百名侠勇对阵五百名士卒的赌斗,其实不能说侠勇方就毫无胜利的机会,只不过也要区分对象——如果是对阵一般的士卒,侠勇方还是有赢的机会,但对阵五百名信卫,对阵这五百名效仿魏武卒而建立的“赵武卒”,呵呵,蒙仲方才所说的“屠尽对方”,其实也并非是一句夸大的话。

    毕竟蒙仲对他麾下信卫军士卒的要求,即是能以一敌十。

    当然,这“以一敌十”,并不是说一名信卫军士卒能抵挡住十倍于己的敌人,而是针对整个信卫军而言,通过这五百名士卒的相互配合,以及战术、计策的运用,再加上装备、战争兵器带来的优势,使五百信卫军具备五千规模的军队实力。

    这也正是蒙仲信心十足的原因与底气。

    “薛公,您意下如何?”

    见田文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蒙仲再次挤兑道。

    见场上的局势变幻,蒙仲竟反过来逼迫薛公,殿内的赵臣们都感到十分惊奇,同时也从蒙仲那“得理不饶人”的态度中,察觉到了这名少年不好得罪,因此倒也没帮着田文——反正这件事本身就与在场大多数人无关,他们只需看个热闹即可。

    此时最难受的,莫过于田文一方的人,尤其是田文、魏处、冯谖等人。

    “薛公莫要冲动。”

    魏处低声劝说着田文,同时用带有忌惮的目光看向蒙仲。

    俗话说盛名之下无虚士,既然蒙仲麾下的那五百名信卫军,有能力夜袭数万齐军的营寨并且做到全身而退,这就证明这支军队确实是一支精锐,确确实实拥有着「魏武卒」级的实力。

    单凭五百名一盘散沙的侠勇,与五百名“武卒”级的士卒战阵厮杀?这跟派人送死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魏处笑着圆场道:“蒙司马莫要动怒,薛公的初衷只是想见识见识蒙司马的个人武力,顺便为在场的宾客增添几分兴致,并无恶意……”

    蒙仲闻言看了一眼魏处,淡淡说道:“先生,您说这话您自己就不感到羞愧么?公道自在人心,在薛公出言挑衅之前,在下可曾对薛公有半点不恭?在蒙某并无得罪薛公的情况下,薛公出言挑衅,还纵容门下的侠勇几番羞辱在下与在下执掌的信卫军,然而您却说,薛公并无恶意?……先生袒护薛公之意,何其明显!请先生勿再复言,在下不想再跟先生说话。”

    “……”

    魏处本来就不是擅长辩论的人,在听完蒙仲这话后,一脸羞愧,无言以对。

    见此,冯谖开口道:“蒙司马,然而你提出的‘赌斗’,未免也太不公平。……士卒本身就善于战阵,更何况你执掌的五百名信卫,乃是效仿魏国的武卒而训练,纵使一对一赌斗薛公门下的侠勇,亦未必逊色,更何况是以五百之数对此对阵?”

    听闻此言,蒙仲轻哼一声,轻描淡写地说道:“那薛公就出一千人吧!……以千名侠勇,对阵我五百名信卫,这样先生可满意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纵使是冯谖亦无言以对。

    以一千名侠勇对阵五百名信卫军士卒,难道他还能舔着脸再说不公平?

    “怎么说?”

    蒙仲故意激将着牟肖那些侠勇。

    看着蒙仲脸上的轻蔑之色,牟肖等侠勇满脸愤怒,纷纷怒斥。

    “不必!”

    “就以五百人对阵五百人!”

    “你以为你能稳胜么?”

    “薛公,就派我等上吧,我等定能将其杀得片甲不留!”

    “薛公……”

    “薛公……”

    见此,蒙仲嘴角扬起几分不易觉察的笑容,转头又看向薛公田文,不怀好意地问道:“薛公,您觉得呢?”

    『这帮蠢货……』

    微微转头看了眼那些仍在叫嚷的侠勇们,曾经对这些侠勇很是器重的田文,首次对这些人心生怒气。

    他必须得承认,这些侠勇真的只有匹夫之勇,被蒙仲那小子轻易就给激将了,以至于害得他此刻骑虎难下。

    见此,冯谖看出了田文的为难,转头看向赵相肥义说道:“肥相……”

    肥义当然看得出田文等人此刻骑虎难下,不得不说,他心中其实还隐隐有些畅快。

    原因很简单,要知道齐国可是战败国,可是田文这个齐相,却仍然是一副“唯齐国独尊”的架势,仗着自己的身份,居然敢在王宫内公然针对蒙仲——虽说蒙仲年纪小,但也是他赵国的臣子啊!

    更别说,肥义还指望着蒙仲日后继承他的衣钵,竭力辅佐赵王何。

    自己看重的接班者,毫无理由地被田文针对,真当他肥义不会光火么?

    『方才老夫劝说你等罢休,你等视若无睹,如今碰壁了,却来求老夫了?真可笑!』

    想到这里,肥义故作为难地看向蒙仲,假意问道:“蒙司马,今日宫筵却闹得不可开交,这实在不妥,不知蒙司马可愿意与薛公各退一步,让此事能到此为止呢?”

    蒙仲一听就听出肥义并非是真心劝阻,于是大义凛然地说道:“肥相,在下尊敬您,但人都有尊严,我蒙仲虽年幼,但也不例外!……在下毫无得罪薛公之处,然薛公却三番两次针对在下,在下若是毫无反应,岂不是叫天下人笑话?今日之事,除非薛公当众向在下致歉,向我麾下五百名信卫军致歉,否则,在下绝不罢休!……辱人者,人桓辱之!薛公田文,堂堂靖郭君之子,难道就只准他羞辱他人,却不允许他人奋起反抗?难道这就就是天下的道义么?”

    “说得好!”

    公子章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人群外,闻言帮腔道:“既然羞辱了他人,就要做好反过来被人羞辱的准备!”

    说着,他冷冷扫了一眼田文,心中很是解恨。

    不得不说,昨日公子章当众邀请田文到他府上小住几日,然而田文在拒绝了他的情况下,却接受了安平君赵成的邀请,这无异于在大庭广众打公子章的脸。

    公子章当然会将田文视为仇寇——若非田文身份尊贵,恐怕公子章早就派人将其大卸八块了。

    在公子章身边,田不禋亦捋着两撇小胡子阴测测地说道:“只准自己羞辱他人,而不允许他人奋起反抗,这或许就是齐国的道义吧。……在下觉得,某些人怕是在齐国作威作福惯了,却忘了此刻所在的是赵国,而并非齐国!”

    事实上,若往上倒推十几代,田不禋与薛公田文,其实也是同出一支,即陈国公子陈完(田完)的后人,包括齐国的田朌、田忌、田章等等,只不过后来彼此渐渐疏远,就逐渐断绝了亲份。

    倘若昨日田文接受了公子章的邀请,那么田不禋当然会利用「同出一支」这一点来与田文拉近关系,但很可惜,田文昨日拒绝了公子章而接受了安平君赵成,已明确了他的立场——既然已经是敌人了,田不禋哪里还会客气?他当然是站在蒙仲这边咯,既能让公子章解恨,又能向自己的小阿弟蒙仲示好,何乐而不为?

    “……”

    肥义瞥了一眼公子章与田不禋。

    虽然他对这二人毫无好感,但此时此刻在「针对田文」这件事上,双方倒是成了一个战线的。

    “……”田文亦冷冷看了一眼公子章与田不禋。

    他当然猜得到,安阳君赵章与田不禋,定是为了报复他昨日“不给面子”的举措。

    不得不说,田文亦没有想到,自己被会蒙仲、肥义、公子章、田不禋等人逼到这种地步。

    看了一眼那些仍然恳求他应战的侠勇们,田文深吸一口气,最终沉着脸说道:“只要赵主父与赵王认可这场赌斗,田某……可以奉陪!”

    于是乎,众人的焦点立刻就转移到赵主父与赵王何身上。

    见此,赵主父心中暗自冷笑一声,他岂会看不出田文的伎俩?

    『你以为我会赵雍会怕了你?别说你父田婴已死,就算他还活着,我亦不会容你在我赵国如此放肆!』

    想到这里,赵主父笑着说道:“薛公的门客,为了维护其主的‘尊严’;而蒙仲,亦是为了自身与信卫军的‘尊严’,似这等男儿为了守护尊严的赌斗,我怎么能不解风情地阻止呢?……我儿怎么看待?”

    赵王何看了一眼肥义,又看了一眼蒙仲,满脸微笑地说道:“主父所言句句在理,儿子亦如此认为。”

    “……”赵主父看了一眼今日「过于乖巧顺从」的赵王何,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

    不过这会儿,没有人会去关注赵主父的神色,因为在赵主父与赵王何相继“默许”了此事之后,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再次投向了薛公田文,甚至于有不少,纯粹是一脸看好戏的反应。

    此时田文才忽然发现,他已处于举目无援的境地。

    为何会落到这种地步?

    明明自己针对的,只是一个年仅十六七岁的小子而已啊……

    为何这小子,竟有这般的人脉,竟使赵相肥义、安阳君赵章,甚至是赵王何与赵主父都暗中偏袒?

    在深深吸了口气后,薛公田文目视着蒙仲咬牙说道:“好!田某应战!”

    听闻此言,魏处、冯谖等几位门客对视一眼,暗自叹了口气。

    于是当晚的宴席,最终不欢而散。

    当然,这个不欢而散,指的只是田文一方的人,至于赵国的君臣这边,除了以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为首的“旧贵族派”对这件事态的演变感到惊愕与恼怒以外,其余大多都是都是当热闹看。

    比如说阳文君赵豹这个老狐狸,从头到尾他谁也不帮,纯粹就是看热闹。

    次日清晨,蒙仲、乐毅等人早早就召集了五百名信卫军士卒,将他们聚集到了属于信卫军的营寨。

    大概辰时前后,薛公田文亦领着他近千名随从与门客,在城外聚集。

    此后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赵主父、赵王何、公子章、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赵国的君臣,这才陆陆续续抵达城外,准备旁观「五百信卫对阵五百侠勇」的这场赌斗。

    “蒙卿的兵卒能赢么?”

    赵王何低声询问着肥义。

    听闻此言,肥义看了一眼正在排列队形的那五百名侠勇,罕见地开玩笑道:“倘若是对阵五百名魏武卒,老臣不敢断言,不过对阵那五百名连阵列都拍不好的侠勇,老臣实在不知信卫军有什么输的理由。”

    不得不说,并非只有肥义不看好那五百名侠勇,相信在亲眼看到这五百名侠勇乱糟糟的队形后,任谁都不会觉得这支“军队”能有几分胜算。

    只不过信卫军还未出现,因此众人倒也未能肯定。

    “来了!”

    随着赵主父的一句话,诸赵国君臣转头看向远处,只见在东边,一支五百人的军队徐徐而来,正是蒙仲率领的五百信卫军

    不同于那五百名侠勇乱糟糟的场面,那五百名信卫军虽然步伐并不统一,但除了甲胄摩擦声与脚步声以外,并无任何人的声音。

    待等来到与那五百名侠勇相距约一百来丈的位置,五百名信卫军同时停下脚步,持戟而立,齐声大喝一声:“喝!”

    此时再看这支五百人的队伍,却发现他们已经排好了阵列,中央是手持长戟的厚甲士卒,两侧是战车队,每一名士卒都挺直脊梁,持戟而立,威风凛凛。

    反观田文那边的五百名侠勇,至今还未排好阵型。

    “这差地也太远了……”

    阳文君赵豹的佐司马赵贲对比了一眼两支五百人的队伍,摇摇头说道。

    “是啊。”

    赵豹捋着髯须点着头。

    相信只要是对兵法有些了解的人,都能看出信卫军的精锐程度,以及他们对于突发变故的应对能力。

    仅仅在出场后的一刻时内,信卫军就已摆出了应战阵型——若放在平日,这份应对能力能够很大程度杜绝行军途中来自敌军的偷袭。

    不过,此刻赵豹最在意的,还是信卫军的战车队。

    “好家伙,蒙仲那小子连战车都带来了……这摆明了是真的要‘屠尽’对方啊。”

    赵豹喃喃说道。

    要知道,尽管骑兵取代了战车,但这只是在战略层次上,至于在一场战争中,战车仍然拥有着当代骑兵无法匹敌的冲击能力,战车突击的威力,这可不是说笑的。

    而此时,蒙仲暂时将指挥权交给乐毅,让后者命士卒们原地歇息,而他自己,则站在蒙虎驾驭的战车上,来到了赵主父、赵王何等赵国君臣面前。

    只见他抱拳禀道:“赵主父,君上,我信卫军已准备就绪。”

    赵主父打量了几眼那五百名信卫军后,赞许地点了点头,旋即开玩笑般说道:“虽然你信卫准备就绪,但薛公那边,怕是还得有段时间……你等等他吧。”

    听闻此言,在旁观的队伍中响起了一阵轻笑声,这让此刻站在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身边的魏处、冯谖等田文的客卿们,感觉很不好受。

    足足又过了近一刻时,田文门下的那五百名侠勇这才勉强排好阵型——然而在懂兵阵的人看来,这种队形只是徒具其形而已,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但不管怎样,阵型算是排好了。

    于是,田文亦乘坐着战车,来到了赵主父等赵国君臣面前:“赵主父,田某已准备就绪。”

    『呵,你等排兵布阵的时间,足够你们每人死上几次了……』

    赵主父暗暗埋汰着,不过脸上却不露丝毫端倪,微笑着点头说道:“那就……开始吧?”

    听闻此言,田文与蒙仲在各自的战车上,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

    “薛公,请!”蒙仲朝着田文抱了抱拳。

    “哼!”

    田文冷哼一声,吩咐驾车的士卒,驾驭着战车扬长而去,回到了那五百名侠勇——姑且就称作「侠勇军」的阵列中。

    见此,蒙虎心中大怒,低声骂道:“这厮,事到如今还怎么狂妄?……阿仲,待会我可以宰了他么?”

    蒙仲拍拍蒙虎的肩膀,示意后者驾驭战车回到信卫军的阵列。

    途中他对蒙虎说道:“田文不能杀,终归他享誉天下,你我最多只能给他一个教训……”

    “屠尽他手下的那五百名侠勇?”蒙虎咧着嘴笑道。

    “看吧。”蒙仲淡淡说道:“赶尽杀绝倒也不必,但也无需手下留情。……反正,如果是我方落败,相信那些人也是不会手软的。”

    “正是这个道理!”蒙虎嘿嘿笑道。

    “呜呜——呜呜——”

    待蒙仲与田文分别回到各自军中后,在赵国的君臣这边,有一人吹响了号角。

    听到号角声,本来还勉强算是整齐的五百侠勇们,顿时就没了阵型,蜂拥冲向对面的信卫军。

    “杀!”

    “杀光他们!”

    “杀蒙仲,为薛公解恨!”

    数百名侠勇们叫嚷着,似潮水般冲向对面的信卫军。

    反观信卫军这边,却丝毫没有反应,仿佛视迎面而来的数百侠勇如无物。

    突然间,信卫军的前队出现了变幻,戟兵们散开了阵型,旋即闪出一名名手持弩具的弩兵。

    “放箭!”

    随着乐毅一声令下,大概百名左右的信卫军弩兵展开齐射,只见眨眼时间,迎面便有蛹三四十名侠勇哀嚎着倒下。

    “莫要畏惧!”

    见此,侠勇牟肖大声喊道:“弩箭不能连发,趁其装填弩矢,我等冲上前去,介时,这些人就任我等屠杀!”

    “喔喔——”

    听闻此言,侠勇们鼓起勇气,再次向前冲锋。

    然而就在这时,对面的信卫军再次展开了一波弩矢齐射,致使措不及防的侠勇们,顿时又出现了三、四十人的伤亡。

    『怎、怎么回事?』

    牟肖等侠勇们一个个都懵住了。

    弩机,不是不能连射的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