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0章:薛公田文(二)

    傍晚,蒙仲收到了来自安平君赵成的邀请,后者专程派人请他到府上赴宴。

    显然,安平君赵成确实将薛公田文邀请到了自己府里,并且在府内大设筵席,款待宾客。

    不过这份邀请,却被蒙仲回绝了——他借口身体不适,推辞了此事。

    原因很简单,首先田文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他是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那边的人,与公子章完全不是一路人。

    看今日公子章那愤怒的态度,显然公子章就算也收到了安平君赵成的邀请,心高气傲的他也不会去赴宴——去什么?看赵成如何拉拢田文?

    而在刨除掉公子章后,在安平君赵成将会邀请的宾客中,大概也就只有赵相肥义与阳文君赵豹与他有不俗的交情。

    一场筵席,相识的只有两个人,并且那里还是赵成的地盘,说不好赵成会不会故意挑唆田文与其门客针对他,这种筵席有什么好去的?

    “可是如果不去的话,岂不是就任由赵成、李兑等人在田文面前挑唆?”蒙遂在了解了这件事后,皱着眉头说道。

    “无妨。”蒙仲摇摇头说道:“肥相不会坐视不理的。”

    的确,肥义一心指望蒙仲辅佐赵王何,当然不会容忍赵成、李兑等人借田文的手来对付他——哪怕不能阻止,肥义也肯定会派人来暗中通知他,至少不会让他毫无防备。

    再者,阳文君赵豹那个老狐狸,多多少少也会看在“忘年交”的份上,派个人来提醒他。

    果不其然,次日,蒙仲便分别收到了肥义、赵豹二人派人送来的口信,他二人托人转达的都是同一件事:安平君赵成果然故意挑事!

    事情经过很简单,即赵成故意在田文面前提起了那些没有赴宴的人名,有安阳君赵章,有鹖冠子,以及他蒙仲。

    安阳君赵章是手握数万兵权的赵国公子,鹖冠子是名声享誉赵、楚等国的道家圣贤,田文多多少少会容忍一些,但蒙仲这个此前毫无名声的家伙居然也不赶赴他田文的接风筵,这就让田文有些不快。

    于是乎,田文问起了蒙仲的底细,安平君赵成顺水推舟将蒙仲的底细通通告诉了田文。

    比如说,蒙仲今年只有十六岁,出身宋国,前一段时曾率领五百名士卒夜袭祝柯齐营,击溃了手握数万兵权的齐将田触,等等等等。

    十六岁,宋国人,靠着成功偷袭齐国军队一朝成名,在田文面前提这些关键词,这不是故意挑事又是什么?

    对此,肥义派来的人转达道,虽然肥义当时竭力为蒙仲圆场,但看田文的表情,这位名声享誉天下的贵公子还是很不高兴,以至于肥义也摸不准田文会不会针对蒙仲,因此特地派人让蒙仲小心提防。

    相比较肥义,阳文君赵豹这个老狐狸纯粹就是派人知会他蒙仲一声:田文可能要针对你,你要小心。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赵豹也不想得罪田文,或者说,他与蒙仲的交情,还没好到让赵豹不惜冒着得罪田文的风险也要为他辩护的地步。

    在得知这件事后,乐毅、蒙遂、向缭几人都很担心,但蒙仲倒是没有这种紧张。

    毕竟他与赵主父与赵王何都有着很不错的关系,只要这两位不允许,纵使是薛公田文又怎么样?这里终归是赵国,而不是齐国!——而事实上,就算是在齐国,蒙仲也有他新结识的兄长田章庇护,也无需畏惧田文。

    更别说公子章昨日被田文落了面子,肯定会设法报复。

    总而言之,蒙仲想不到他为何要畏惧田文的理由。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蒙仲平静地安抚着他的小伙伴们。

    他这话,指的是今日晚上的宫筵——似田文这种地位的人造访赵国,赵国那是肯定会在宫中设宴的。

    到时,田文对他究竟是什么态度,一目了然。

    果然,没过两个时辰,蒙仲便收到了宫中传来的消息,即赵主父与赵王何将在主殿的正殿宴请田文这件事。

    又过了两个时辰,赵相肥义派人通知蒙仲,邀请蒙仲赴今晚的宴席,——没办法,昨日蒙仲可以拒绝安平君赵成的邀请,但今日赵主父、赵王何都会到场,蒙仲自然不好再缺席了。

    值得一提的是,肥义给了蒙仲“一主三从”四个坐席的名额,即蒙仲可以带三个人赴宴,不得不说这已经是非常优待了。

    刨除掉蒙仲以外,剩下三个名额如何分配,蒙仲与小伙伴们商量着。

    结果,蒙虎率先站起来抢占了一个名额,并夸口道:“倘若那田文当真敢惹事,我来收拾他!”

    这厮,从来不知畏惧为何物。

    “我占一个吧。”

    乐毅在环视了一眼诸小伙伴后说道:“阿仲虽然平日里冷静,但怒上心头时,也难免会做出冲动的举动,我如果在场,可以尽量确保事情不会朝着最坏的局面演变。”

    “我?冲动?”

    蒙仲一脸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

    乐毅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你因为赵主父三番两次不肯听从你的建议,一怒之下就带着区区五百兵夜袭数万齐军的营寨,此事你忘了?”

    “……”蒙仲张着嘴无言以对,讪讪地笑了笑。

    最终,最后一个名额给了武婴,因为武婴比其他人都年长,且长得最为敦实强健,但论力气与武艺,就连蒙虎、华虎、穆武几人也并非他的对手。

    考虑到今晚的宴席中,田文或许会让他那些剑士来挑事,带上武婴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那就这么定了,我,阿毅,阿虎、武婴兄,我们四人赴宴……”

    还没等蒙仲把话说完,就见华虎面色凶狠地说道:“阿仲,你放心,咱们几个,到时候就带着信卫军侯在宫殿外,要是那个田文胆敢叫他身边的随从以多欺少,咱们几人就杀进来!”

    听闻此言,穆武、乐进纷纷点头,甚至蒙虎还哈哈大笑地附和道:“好,就这么办!”

    “你们几个可别给我惹事。”

    蒙仲赶紧让这些小伙伴放弃这种危险的想法。

    带兵杀到赵主父、赵王何皆在场的宫筵内?这是要谋反作乱么?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啊!

    看着这乱哄哄的局面,蒙遂与向缭对视一眼,皆觉得自己有必要看着这几个,免得这帮人真的做出来无法返回的事。

    傍晚时分,蒙仲带着蒙虎、乐毅、武婴三人,跟在赵主父身后,徐徐前往设有宫筵的宫殿。

    此时在那座宫殿内,宴请的宾客都已到场,就连赵王何与公子章也已到场,神色各异地注视着薛公田文与肥义、赵成、李兑、赵豹等赵国的臣子闲聊说笑。

    “赵主父到。”

    随着一声谒报,赵主父带着蒙仲几人迈步走入殿内。

    此时以赵王何、公子章、肥义等人为首,殿内宾客纷纷起身,拱手行礼。

    看得出来,赵主父的确热衷于这种群星捧月般的感觉,朝着殿内诸宾客摆摆手,满脸笑容地来到了属于他的席位。

    在来到属于他的席位前时,他忽然愣了一下。

    因为往常,他跟赵王何的案几是一样的,无论造型、雕纹、以及摆放的位置。

    但今日,他的矮桌明显要比赵王何大上一圈,且摆放的位置,也比赵王何稍稍靠后半个身位,这仿佛意味着,这个坐席,才是这座宫殿内最尊贵的。

    “主父请入席。”

    在诸宾客面前,赵王何朝着赵主父躬身行礼道。

    “……”

    看看赵王何,又看看属于自己的那张矮桌,赵主父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忽然,他转头看向本来在他身后的蒙仲几人,却发现蒙仲已经已经到他们的座位去了。

    『必然是蒙仲这小子……』

    赵主父隐隐猜到了几分。

    但猜到归猜到,受到尊重的感觉,让赵主父很快就“原谅”了蒙仲,甚至于,在回覆赵王何时,脸上的笑容也明显要比平日里多上几分。

    旋即,宫中的宫女们献上酒水、菜肴,赵主父转头瞧了一眼赵王何的坐席,就发现他的菜色还是比赵王何多一个。

    是的,仅仅只是多一个,但感觉却大不一样。

    “主父?”

    赵王何主动提醒赵主父为这场宫筵致酒辞。

    赵主父点点头,端起酒樽说了几句,无非就是欢迎薛公田文什么的,另外再说两句「祝赵齐两国从此和睦相邻」这种连赵主父本人都不相信的场面话。

    旋即,就进入了宫中乐女献舞的环节。

    不得不说,赵国女子、尤其是宫中乐女那种婀娜的舞姿,着实是叫人感到惊艳。

    但今日,蒙仲却无心欣赏那些赵女的舞蹈,而是暗中观察着坐在对面那边的田文。

    有那么一次,田文的视线刚好与蒙仲撞上。

    见蒙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且目光也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田文在与他对视了大概几息后,忽然略带轻蔑地笑了一下,转头对旁席的安平君赵成低声说了几句。

    旋即,安平君赵成也朝着蒙仲看来了过来。

    『看来是无法避免了……』

    抿了一口酒樽内酒水,蒙仲面无表情地想道。

    果不其然,待等到宾客相互劝酒的环节,就看到田文端起酒樽,似笑非笑地,径直朝着他走了过来。

    在他身后,跟着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以及一大帮田文的门客,有彬彬有礼的幕僚,亦有粗犷粗俗的侠勇。

    待走到蒙仲面前,田文端着酒樽似笑非笑地说道:“足下,想必就是率五百兵卒夜袭齐营,侥幸取得成功的蒙仲蒙司马吧?呵,若非这份侥幸,怕是田某无缘见到足下。”

    听闻此言,蒙仲缓缓站起身来,举起酒樽面无表情地回道:“足下,想必就是侥幸生为靖郭君之子的田文田相吧?……若非这份侥幸,足下无缘见到的,又岂止是在下?”

    “……”田文面色顿变。

    而在蒙仲身后的席位中,在蒙虎的嘿嘿坏笑声中,乐毅啪地一声用手捂上了额头。

    顿时间,宫殿内的嘈佑声一下子就安静了不少,一双双眼睛,皆目不转睛地看着田文与蒙仲二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