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5章:真正的目的

    当日,虽说赵主父嘴上没有松口,但纵使是蒙仲亦看得出他心中已经动摇了,尤其是田章表示他将退守济水的时候。

    退守济水,说实话这是齐国现如今唯一的退路,毕竟大河天险已丧失,齐国就只有通过济水来抵挡赵、燕两国的军队。

    但田章故意用一种仿佛破罐破摔的语气说出,这反而让赵主父有点投鼠忌器。

    赵主父在顾虑什么呢?

    他无非就是在顾虑,当齐国在一口气失去了济水以北所有土地的情况下,它是否还能作为秦国的第一假想敌。

    田章说得没错,秦赵两国的关系,跟赵宋两国的关系是不同的。

    宋国地处中迎腹地,三面环敌,国内并无什么著名的将领,各方面国力也不强,国土纵深也不强,因此在近几十年的中迎格局下,宋国并不具备称霸的资格,充其量就是像当年辅佐晋国称霸时的宋国那样,辅助某个大国成为当今的霸主,借此逐步使国家强大——而赵国,正是宋王偃所选择的协助对象。

    赵主父一直口口声声说信任宋国,这其实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宋国与赵国在“称霸中迎”这件事上并无冲突。

    但秦国不同,秦国自商鞅变法、张仪任相之后,国力突飞猛进,它是完完全全具备称霸中迎的资格的,这就意味着它与赵国的最根本矛盾其实难以调和——一旦齐国覆亡,秦、赵两国必然反目。

    然而正像田章所说的,赵国目前还未做到与秦国争雄的准备,因为赵国有许多近几十年来刚刚打下的国土尚未稳固,比如去年攻覆的中山,再比如前些年攻下的河套地区,若是彻底消化掉这些新扩张的国土,赵国完全具备与秦国争雄的资格。

    但现在不行,倘若现如今秦、赵两国出现争端,河套地区首先就保不住——即上郡、榆中那一块。

    河套地区,是赵主父现如今最重要的牧马地之一,一旦此地被秦国所夺取,赵国的战马产粮必将大打折扣。

    继而,秦国在攻陷河套之后,便能进一步威胁赵国的「晋阳(太原郡)」。

    晋阳是赵国发家的地方,当年三家分晋前,赵国的前身赵氏一族,正是在晋阳抵御「智氏」的进攻,若非智伯瑶决定掘开晋水淹没晋阳,此举引起了韩康子与魏桓子二人的警惕——当时韩氏的封邑「平阳(临汾)」,与魏氏的封邑「安邑」,城旁皆各有一条河流——以至于最后魏、韩两家倒戈,联合赵氏,三家一起击败了当时最强大的「智氏」,从而才有了后来魏、韩、赵三家分晋一事。

    后来,赵国虽迁都邯郸,但晋阳仍然是赵国的重中之重,比如说在赵主父心中的规划,他就有意在十年后左右,将蒙仲派往晋阳,让他督慑上郡、雁门、晋阳三地,将当地建设对秦赵战场的前线,为日后秦赵争霸做准备——由此可见,在赵主父心中,秦国根本不是通过几场战争就能击败的对手,秦赵两国的争雄,很有可能会像当年的晋楚两国一样,展开长达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战争。

    但眼下……

    眼下还不是与秦国撕破脸皮的时候,因为赵国目前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

    比如说,蒙仲还太过于年轻,虽然此子通过率领五百名士卒夜袭齐营而证明了自己的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此子能够肩负起上郡、雁门、晋阳三地的职责——将与帅是不同的。

    其次,赵王何杏格懦弱,赵主父并不认为此子有与秦国争雄的雄心,相比较之下,他现如今更看好安阳君赵章,因为赵章的杏格跟他很像——赵主父认为,他赵国若日后要与秦国争雄,作为赵国君主,首先应当具备气魄,有直面秦国的勇气。

    就比如当年他父亲赵肃侯过世后,他赵雍顶着秦、魏、燕、楚、齐诸国的压力,联合韩国与宋国,不惜要与诸国打一场波及整个中迎的旷世之战,且最终震慑诸住了五国,使其放弃了瓜分赵国的意图——这就是一位有胆气的君主的作为。

    而赵王何……

    太懦弱!

    此子在赵主父看来,最多就只是守成的君主,而赵国倘若要与秦国争雄,需要的根本不是守成的君主,而是需要像他赵雍、像安阳君赵章那样有魄力的君主。

    『还是先解决国内之事……』

    在反复思量后,赵主父结束了当日与田章的谈话。

    在双方彼此告辞时,田章再次邀请蒙仲前往齐国临淄做客。

    这次倒不是为了反制赵主父,而是田章发自内心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首先蒙仲是田章的老师孟子器重的少年,虽然蒙仲自身并不承认“儒家弟子”的身份,但田章却认可了这位“小师弟”;

    其次,蒙仲前几日曾以五百名信卫军夜袭数万齐军的营寨,这让田章大概意识到了这位“小师弟”的才能,很希望将这位小师弟拐到齐国去。

    毕竟,他田章已经五十五岁多了,就像当年举荐他的齐国名将田朌一样,田章也希望在他自己过世前,为齐国寻觅到一位能继承他衣钵的年轻人,毕竟如今的齐国,文士其实不缺,缺的就是能带兵打仗的将领。

    至于齐国除他以外现如今的将领,诺,统率有数万兵卒,结果却被蒙仲仅凭五百人一场夜袭就惨遭溃败的田触,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让年已五十五岁的田章如何能放心?

    鉴于赵主父就在身边,虽然蒙仲对于田章待自己的态度颇有些受宠若惊,但也不好表现出来,用类似“唔唔”这种敷衍的回答,回答了田章。

    田章看了一眼身边面色不太好看的赵主父,轻笑一声,就这样告辞离去了。

    在返回祝柯赵营的途中,蒙仲仍在回忆着方才与田章相处的经过,不得不说,他对今日能结识田章一事颇感意外。

    平心而论,蒙仲去年在拜访孟子时,就已得知齐国名将匡章乃是孟子的弟子,但这并不意味他会去跟匡章攀关系——他的杏格做不出来这种事。

    可没想到,回程时去了一趟孟子居的田章,竟然知道他,还将他误认为“小师弟”,不得不说,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以田章在齐国的地位,蒙仲能与他攀上交情,这无论对于他,还是对于蒙氏一族,这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

    当日回到赵营后,赵主父屏退了诸将,坐在帅帐内思考着田章今日的话。

    此时,蒙仲持剑立于一旁,赵主父便问蒙仲道:“对于今日匡章所说的那番话……你作何评价?”

    蒙仲想了想,回答道:“章子以退为进,迫使赵主父您同意齐国的求和……此人雄辩,相当厉害。”

    “是啊,终归是孟子的弟子嘛。”

    赵主父调侃般说了句,旋即看着蒙仲说道:“话说,你居然曾被孟子收为弟子?我怎么从未听你提及过?”

    “只是谣传而已,想来章子也是误会了。”蒙仲连忙解释道:“当初我跟随义兄惠盎拜访孟子……”

    说着,他便将当日拜访孟子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只是略去了他激辩儒家诸弟子的事,毕竟孟子、田章、万章、公孙丑等人都待他不薄,他也不希望让儒家丢了颜面。

    可能是见蒙仲神色稍有些紧张,赵主父笑着宽慰道:“不必拘束,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我巴不得你真是孟子的弟子,这样一来……”

    说到这里,他戛然而止,显然接下来的话,他认为暂时还不能告诉蒙仲。

    顿了顿,赵主父岔开问题问道:“蒙仲,那么你认为,我是否该同意齐国的请和呢?”

    蒙仲点了点头。

    见此,赵主父一脸戏谑地说道:“不会是故意帮你‘师兄’说话吧?”

    蒙仲摇了摇头,正色说道:“赵主父,首先,我并非儒家弟子,章子并非我的师兄,只是其中有些误会而已;其次,我之所以这样说,是站在赵国的立场上……”稍稍一顿,他神色略有些复杂地说道:“若作为一名宋人,我当然倾向于赵国覆亡齐国,这样一来,宋国就能与赵国瓜分齐国,至少能得到齐国三分之一的国土,随后,宋国便能以齐邑作为根基,谋取楚国……可是这样的话,赵国就要面临与秦国为敌的危险。”

    “唔……”

    见蒙仲说得如此诚恳,赵主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

    正如蒙仲所言,灭齐,对赵国而言弊大于利,而最最得利的,却是宋、燕两国,蒙仲身为宋国人,却能直言指出这一点,这难能可贵。

    “另外……”

    偷偷看了一眼赵主父的神色,蒙仲压低声音说道:“在下个人猜测,即使没能覆亡齐国,但倘若能使齐国臣服的话,赵主父的目的,其实也算达到了吧……”

    “哦?”

    赵主父闻言双眉一挑,饶有兴致地看着蒙仲,笑问道:“目的?我的什么目的?”

    蒙仲没有回答,因为有些话,实在不好说得太过于直白。

    就像这次赵主父讨伐齐国,蒙仲一开始以为赵主父准备联合燕、宋两国覆亡齐国,但在听了田章一番话后,蒙仲这才意识到,现如今的赵国,根本不可能坐视齐国覆亡。

    田章想得到的事,赵主父这样的雄主难道就想不到吗?

    而在这前提下,赵主父依旧要讨伐齐国,那么试问,赵主父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呢?

    很显然,是为了提高或维护其自身在赵国的威望,为夺回王权一事做准备。

    换句话说,赵主父伐齐的真正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废除赵王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