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0章:回营

    『PS:这两天手机端APP有这本书的推荐活动,满足条件的就能开启一些活动哟。』

    ————以下正文————

    巳时前后,此时安阳君赵章已攻陷了祝柯县,而作为这场仗最大功臣的信卫军,此刻却驻扎在齐营北侧约十余里的一片树林中,只见一名名信卫军士卒,仍穿着满身鲜血的衣甲,三三两两地并肩坐着,或靠在战车上,或靠在树木旁,或干脆缩着身体躺在地上,一个一个抱着名气呼呼大睡。

    想来昨晚的夜袭,着实已令这些士卒们精疲力尽。

    而蒙仲、乐毅等将领,直到方才仍在为受伤的士卒包扎伤口。

    总的来说,信卫军昨晚夜袭齐营的行动大获全功,几度杀穿齐营诸营区,让三四万齐军陷入混乱,而难能可贵的是,信卫军自身的伤亡却微不足道。

    昨晚撤到此地时,乐毅盘算军中的伤亡,发现约有上百人负伤、六十余人走失,不过在天亮后的几个时辰内,那些走失的甲士陆陆续续在赵袑军、许钧军的指引下回到了军中,此时再盘点军中伤亡,乐毅惊喜地发现,昨晚的夜袭竟然没有战死的士卒,这让蒙仲、蒙遂、蒙虎等人感到非常高兴。

    不得不说,这得亏于昨晚蒙仲那「一击即走」、「绝不恋战」的判断,也得亏于信卫军“兵贵于精”的训练初衷。

    “好好歇养。”

    在一辆战车上,蒙仲替一名受伤的信卫军士卒包扎好伤口,嘱咐后者好好歇息。

    别看那名信卫军士卒目测在三十岁上下,而蒙仲、乐毅等人尚不满二十岁,可是此刻的景象却是,那名信卫军士卒感动而激动地看着蒙仲、乐毅等人,一个劲地点着头:“多、多谢司马……”

    下了马车后,蒙遂环视四周,旋即低声笑谓蒙仲、乐毅二人道:“这些士卒家中老母得知后,或会因此哭泣吧?”

    蒙仲、乐毅二人闻言轻笑起来。

    这是一个梗,有关于魏国名将吴起的一个梗。

    当年吴起在魏国训练兵卒时,对待兵士卒仿佛亲子一般。

    期间,有一名士卒得了疮,则吴起亲自为其吸出疮中的脓毒。

    此事或被那名士卒的母亲得知,她嚎嚎大哭。

    旁人不解,询问那名士卒的母亲道:“军将如此看重你儿子,你有什么好哭泣的呢?”

    其母回答道:“当初吴起为我儿子的父亲吸伤口,则我丈夫奋战而死;如今我儿得了毒疮,他亲自为他吸掉毒疮,我儿子必然也会奋战而死了。……我正是为此而哭泣。”

    这即是「吴起吸脓」的典故。

    这个典故,当世很多人都知道,但真正能做到像吴起那样,与军中士卒同吃同睡,一切待遇都与士卒一般无二的将领,当世想来没有几人能够办到。

    想来这就是吴起毕生鲜有败绩的原因吧——谁会不愿为那样的将领献出杏命呢?

    在不远处烤火的蒙虎亦听到了蒙遂的笑话,于是当蒙仲在他身边准备坐下时,他笑着调侃道:“哟,这不是蒙起将军吗?将军,小的这里受了伤……”

    说话间,他撅起屁股,没想到蒙仲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混账,我是伤兵啊!”蒙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见此,蒙仲在篝火旁坐下,环视了一眼看好戏的武婴、华虎、穆武几人,微笑着说道:“我给大家讲个故事,有个人昨晚在爬齐营的时候,不慎……”

    “阿仲、阿仲,好兄弟,别、别,别这样。”

    蒙虎赶紧搂着蒙仲的肩膀求饶示好,原来,“蒙猛士”昨晚在爬齐营的时候不慎硌到了蛋蛋,痛得他当时顿足捶胸——这么丢脸的事,蒙猛士当然不希望传出去。

    就在诸人轻笑间,远处隐约有两三名赵卒急匆匆地赶来。

    因为赵将许钧派了一支五百人的军队在这附近保护信卫军,因此蒙仲等人倒也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待那三名赵卒走近后,他们环视四周,瞧了瞧四周睡得横七竖八的信卫军士卒们,旋即朝着这边的篝火走了过来,抱抱拳恭敬地问道:“请问哪位是蒙仲蒙司马?”

    见此,蒙仲在一干小伙伴挤眉弄眼的调侃中站起身来,平静说道:“我是。”

    听闻此言,那三名赵卒的面色变得更加恭敬了几分,为首那人恭谨地说道:“在下乃安阳君(赵章)率下的兵卒,奉主父之命前来向蒙司马传命。……主父请蒙司马您收拢麾下,回归军中,今日军中要举行庆功。”

    “我知晓了。”蒙仲点点头,旋即又问道:“现下军中是什么情况?”

    见此,那名士卒又说道:“眼下,安阳君已率军攻陷了祝柯县,赵主父命大军驻扎于祝柯县外,准备以此作为继续进兵的营寨,赵袑、许钧两位军将目前正在追击齐将田触的败军,具体战况还不得而知。”

    “唔,我知晓了。”

    蒙仲点点头,抱拳回礼道:“有劳了。请回禀赵主父,我信卫军即刻回归军中。”

    “喏!”

    那几名赵卒躬身而退。

    片刻后,蒙仲叫人唤醒了正在沉睡中的诸信卫军士卒,按照赵主父的命令,率军返回大军。

    待蒙仲率领信卫军回到祝柯县外时,他看到数以万计的赵卒正在修缮齐军留下的营寨——昨晚,齐军营寨被信卫军一把火烧了个七七八八,但营地的栅栏、木墙,大多还可以继续使用,因此,只要将营内的废墟整理一番,搭建好士卒们居住的兵屋或兵帐,这相比较重新建造一座营寨,能使赵军省下不少时间。

    “喂喂,那是信卫军吧?”

    “信卫军?昨晚夜袭齐营的信卫军?”

    “这帮人……都是疯子吧?居然敢以五百人夜袭数万人……”

    “魏武卒亦不过如此吧?”

    当远远看到信卫军返回军中时,营地外那些扛着木头的赵卒,纷纷停下了脚步,无意间让开了道路,以便让那五百名信卫军先行入营。

    而守在营门两侧的赵卒,亦一个个站得笔直——想来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要那样做。

    站在为首的战车上,蒙仲与乐毅二人清楚地看到了那些赵卒的反应,有敬重者、畏惧者,不一而足。

    在这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信卫军士卒们亦不觉地昂首挺胸,隐隐有种“理当如此”的态度。

    进入营地中,还是那样,但凡有迎面而来的赵卒,纷纷下意识地退让到两旁,让信卫军能够通过,这使得信卫军士卒们越发骄傲。

    当然,这份骄傲是应该的,古往今来的军队,能以五百兵击溃数万敌军的,又有几支?

    片刻后,身在中营帅帐的赵主父,便得知了「信卫军返回大军」的消息,他笑谓帐内的一干赵将道:“诸位,让我等去恭迎此番有功之士……”

    “主父所言极是,理当如此!”

    安阳君赵章笑着附和道。

    不得不说,在一干赵将中,最高兴的莫过于安阳君赵章与田不禋二人。

    首先,他们借昨晚「信卫军夜袭齐营」的壮举,今早趁势夺取了祝柯县,建立了一件大功。

    其次,赵章与田不禋终于见识到了蒙仲、乐毅这些少年的才能,而最最关键的是,这些少年跟他们是“自己人”。

    而最最尴尬,甚至于有些惶恐的,当然就是赵希了。

    一来事实证明蒙仲的判断全部正确,齐将匡章根本还未率军抵达;二来,他昨日口口声声表示「夜袭齐营」一事太过于凶险,可没想到,昨晚蒙仲等人仅率领五百名信卫军就办到了这件事,助赵军在短短一日之间,以极其微小的损失便攻占了至少方圆五十里的土地。

    这残酷的事实,简直就是在啪啪打赵希的脸。

    在赵主父的带领下,诸人走出帐外,在帐外等待着蒙仲、乐毅二人的到来。

    而此时,蒙仲也已将信卫军交付于蒙遂,带着乐毅回赵主父处复命——确切地说应该是请罪,毕竟他昨日是擅自带兵离营。

    没想到在帅帐外,蒙仲、乐毅二人却瞧见了正准备迎接他们的赵主父一行人。

    瞧见这一幕,蒙仲、乐毅对视一眼,稍稍悬起了心,已落回了原处——既然赵主父带着人来迎接他们,想来是不会再重罚他们了。

    当然,明白归明白,该做的还是要做,于是,蒙仲、乐毅二人几步上前,还不等赵主父开口,便率先单膝叩地,抱拳请罪:“蒙仲,乐毅,不尊将令,擅自率军夜袭齐营,请赵主父责罚!”

    “哈!”

    赵主父乐了,他才不信这两小子看不出眼下的情况。

    显然,这两个小子是在故意装蒜,为了就是逃避罪罚。

    不过嘛,自古以来都讲究“胜方优势”:你不听将令并且打输了,那就是自寻死路;可若是不听将令却打赢了敌军,这就叫“临机应变”、“智勇双全”。

    当然,前提是你跟你的上司关系不错,不会因此而恼怒。

    就像赵主父与蒙仲。

    “唔……”

    赵主父沉吟起来。

    本来他是夸赞蒙仲、乐毅二人的,但既然这两个人故意摆出这个架势,似乎是想维护军纪的样子,赵主父自然也会配合,于是他故作沉思了一番,斥责道:“你二人此番虽立下大功,但不尊军令,却是军中大忌……赵章,你说该如何惩罚?”

    一听这话,诸人就知道赵主父其实并没有惩罚蒙仲、乐毅二人的意思,否则,怎么会率先询问安阳君赵章呢?谁不知安阳君赵章与蒙仲关系亲近?

    只见安阳君赵章沉思了一番,这才说道:“主父,儿臣以为,虽此番蒙仲、乐毅二人立下大功,但其不从军令,擅自调兵离营,此事纵使杀了他们也不为过……看在此番助大军击破齐军的份上,就让他们功过相抵。”

    功过相抵,也就是不给赏赐?

    这话让牛翦、赵希等赵将大感意外:安阳君赵章,竟不趁机为蒙仲讨要赏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