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7章:夜袭(三)

    『ps:调整心态,从零开始。』

    ————以下正文————

    “杀——!!”

    寂静的齐营西营,突然间爆发出一阵震天的呐喊,惊动了那些正在沉睡的齐军士卒。

    待一名名齐卒听到营内的动静,从兵帐中钻出来时,他们骇然发现,附近一带火势熊熊,一帮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敌兵,或踢翻铜盆中的炭火,将炭火泼在附近的营帐上,或手持火把,将一顶顶兵帐陆续点燃。

    “让开!让开!今日乃我猛士蒙虎的扬名之日,不长眼的小卒子,通通给我滚到一旁!”

    一辆战车疾驰而后,撞飞了几名齐卒,只见在战车上,有一名年轻的敌军将领正挥舞着利剑,砍杀一名又一名呆站在原地的齐卒。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敌军到底哪冒出来的?

    话说……这些敌军到底是谁?赵军?

    众齐军士卒起初呆若木鸡,旋即忽然惊恐起来,此起彼伏地大声呼喊道:“敌袭!敌袭!赵军杀进来了!”

    就在他们万分惊恐的时候,一干信卫军士卒面露狰狞之色,手持长戟、利剑杀了过来。

    那场面,简直好比是砍瓜切菜,一剑一个,一戟又一个,杀得本来就几无斗志的齐卒节节败退。

    “阿虎!”

    在不远处另外一辆战车上,蒙仲喝止了正大显神勇的蒙虎,旋即吩咐周围的士卒道:“所有人,紧跟战车,径直杀向中营!”

    “喔喔——”

    数百名信卫军士卒高声应和,快步聚拢到武婴、蒙虎、华虎、乐进、穆武这几位卒长所乘坐的战车旁,一队人马自冲齐营的中营。

    『仅五百兵,夜袭驻扎有数万兵卒的齐营不算,还要杀到其中营去……简直疯了!』

    在战车上,乐毅揉了揉额头。

    其实潜入齐营后,他与蒙仲曾为如何进一步袭击齐营简单商量过几句。

    当时乐毅建议众人悄然行动,说白了,即偷偷摸到那些兵帐内,将兵帐内的齐卒逐一杀死。

    但蒙仲却说,似这般行动,就算再隐秘,也迟早会被营内的齐军发现,更何况营内有数万齐卒,照这种方式杀,他们能杀多少?

    介时一旦行迹暴露,其他几个营区的齐卒一齐杀向西营,他们区区五百人,如何抵挡?

    还不如索杏就将水彻底搅浑,让整个齐营陷入一片混乱,让那些齐军兵将摸不清到底有多少赵军夜袭他们。

    “不可!这样太凶险了!”

    当时乐毅是持反对意见的。

    可……

    看了眼自己所乘坐的战车,以及正前方齐营中营方向,乐毅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我明明是反对的……”

    他低声嘀咕道。

    “佐司马?”

    同在一辆战车上的信卫军士卒似乎听到了乐毅的嘀咕声,带着几分畏惧问道:“您、您方才有什么指示么?”

    听闻此言,乐毅的面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左手扶着车栏,右手指着前方,沉声说道:“叫所有士卒紧跟司马的战车,不许掉队!……若有谁胆敢丢我信卫军的颜面,我先斩了他!”

    “是、是……”那名信卫军士卒连声应道。

    在蒙仲、乐毅二人的指挥下,五百信卫军并未在西营耽搁许久,在点燃许多兵帐制造了混乱后,便迅速杀向齐营中营。

    沿途但凡看到有空置的战车,信卫军士卒们立刻夺取,这使得仅片刻工夫,信卫军就得到了十几辆战车。

    此后,蒙仲命这十几辆战车开道,在齐营内横冲直撞,可怜那些听到动静刚刚从兵帐内钻出来的齐卒,还未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这些战车撞飞,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而旋即,就被步行追赶而来的信卫军士卒,顺手用兵器捅死。

    “杀!”

    “杀!”

    一名名信卫军大声喊着,用手中的兵器杀向迎面的齐卒。

    尽管沿途遇到的齐军士卒,论人数其实已经有信卫军的数倍,但是,却丝毫无法阻碍信卫军杀向中营的速度。

    一方面是营内的齐卒们还未醒悟过来,大部分人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而另一方面,则在于信卫军自身的实力。

    “赵武卒”并非是一句玩笑,蒙仲与乐毅严格这些的这些兵卒,纵使暂时还比不上真正的魏武卒,但也并非这些普通的齐军士卒可比,几乎都只是一个照面,那些齐卒就被信卫军的士卒杀死,变成一具尸体。

    营地内的动乱,很快就传到了齐军统帅田触这边。

    当时田触还抱着匡章的书信在草榻上呼呼大睡,就有几名近卫冲入进来,使劲推动田触,大声喊道:“军将、军将,大事不好,赵军杀到营内了!”

    “什、什么?!”

    仍睡意朦胧的田触,被这个噩耗惊地发了一身冷汗,连醉意都消失不见,只是他的脑袋还不是很清醒,抓着一名近卫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赵军为何能杀到营内?”

    “我、我也不知啊……”

    那名近卫哭丧着脸,一脸惊恐地回答道。

    “……”

    松开那名近卫,田触将匡章的书信放入怀中,伸出双手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面颊,试图令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约十几息后,他猛然走出帐外,四下张望之余急声问道:“哪?哪里遭到赵军偷袭?”

    “据说是西营!”

    身边的近卫回答道。

    “西营?”

    田触下意识转头看向西营方向,果然瞧见西营火光冲天,且骚动不小。

    『难道赵军已经识破了章子的计策,是故派兵前来偷袭?』

    摸了摸怀中的竹简,田触深深皱起了眉头。

    忽然,他眉头一皱,聚精会神地盯着西侧,旋即语气莫名的问道:“只是西营遭遇偷袭么?为何这喊杀声……如此的近?”

    听闻此言,他身边的近卫们亦侧耳倾听。

    听着听着,田触与这几名近卫的面色渐渐变了,因为他们感觉,那阵喊杀声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而就在这时,远处有几名士卒连跑带走、连滚带爬地奔来,在瞧见田触立于帅帐之外后,更是加快步伐几步来到田触面前,抱拳禀报道:“军、军将,不、不好了,赵军、赵军杀到中营来了!”

    “……”

    田触先是面色急变,随后不安地咽了咽唾沫。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从西营杀到中营,莫非赵军竟是全军出动么?为何我麾下士卒竟完全不知情?……真该死!』

    攥着拳头,田触在心底痛骂他派往河边驻守巡逻的那些齐卒:他娘的赵军都全军夜袭了,你们这帮人竟然不曾派人预警!

    他正暗骂着,就瞧见远处飞奔来十余辆战车,战车上的赵卒手持长戟、利剑,肆意屠杀阻挡在他们面前的齐卒,致使那些齐军士卒惶恐地四散奔跑。

    “这么快?!”

    田触失声惊呼,因为他还没想到用什么应对之策,那支赵军竟然就杀到了中营。

    “军将,此地不宜久留,请速速退避!”

    左右近卫连忙说道。

    田触下意识瞪了那两名近卫一眼,他本想说:敌军已杀至面前,你等竟要我逃跑?

    可当他转头看到视线范围内那些惊恐奔走的齐卒,以及对面那些杀人如砍瓜切菜的赵卒,他心中的勇气顿时就凉了半截。

    倒也不是他懦弱,问题是眼下附近的齐卒一片混乱,他根本来不及组织,如何抵挡得住迎面而来的赵军?——天晓得那支赵军究竟有多少人?

    “军将请速速退避!”

    眼瞅着那些赵军越来越近,左右近卫顾不得其他,拉扯着田触,将其带往安全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蒙仲、乐毅率领五百名信卫军杀到中营,在中营内杀人放火,横行无阻。

    期间,或有一名名勇敢的齐军将官,努力地聚拢周遭的散兵,试图阻止迎面而来的赵军,只可惜,还没等他们结成阵型,就被蒙仲、乐毅二人率领的几十辆战车冲地支离破碎。

    “痛快!”

    “太痛快了!”

    一名名信卫军士卒难掩心中的激动。

    也是,此前他们在阳文君赵豹麾下,何曾经历过如此痛快的阵仗?

    仅五百人,就杀到几万敌军的营寨,杀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这简直不敢想象!

    而更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的,即是在他们“蒙司马”的率领下,他们至今为止还未有一人战死——齐军的反击,根本不痛不痒。

    “阿仲,接下来呢?”

    见齐军的中营竟然也被他们攻破,本来还觉得此行凶险的乐毅,对此已经无话可说了。

    哪怕蒙仲接下来说再到北营、南营、东营闯一番,他也不会再感到有什么吃惊。

    “各个营区都闯一遍吧。”蒙仲平静地说道。

    “……你还真说啊?”乐毅一脸古怪之色。

    “什么?”蒙仲不解地看了一眼乐毅,旋即解释道:“西营、中营已被我军搅乱,但其余几个营区尚未出现混乱,若那里的齐军展开反击,我军无法抵挡……唯有先下手为强!”

    “道理是没错,只是太凶险……”

    刚说到这,乐毅忽然一愣。

    这中营都被他们攻破了,其余几个营又能凶险到哪里去?

    “……好吧。”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见此,蒙仲挥舞手中的利剑,沉声喝道:“诸君,随我杀!”

    “喔喔——!”

    五百名信卫军此时已对他们的蒙司马佩服地五体投地,再加上心中豪情澎湃,根本不顾什么凶险,紧跟在战车身上,杀向北营。

    然后是东营、南营。

    谁能想到,驻扎有数万齐军的联营,竟会被区区五百名赵卒杀穿诸营。

    而与此同时,在大河的北岸,赵主父裹着衣袍站在岸边,正一脸惊容地看着河对岸齐军联营那冲天的火势。

    良久,他徐徐吐了口气。

    “十五万赵军兵将……竟不如区区五百卒么?”

    他喃喃说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