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0章:薛公客卿(三)【上架倒计时一日】

    『PS:明日这本书就上架了,在此恳请书友们订阅支持~万分感谢~』

    ————以下正文————

    片刻,赵主父领着蒙仲、乐毅二人,亲自来到营外,迎接了田瞀与公孙闬二人。

    不得不说,以赵主父现如今在赵国以及在中迎的威望,他能亲自出来相迎,着实是给足了田瞀与公孙闬二人面子,哪怕是田瞀与公孙闬二人心里也这样认为。

    待彼此相见行礼之后,赵主父将田瞀与公孙闬二人请到了他的帅帐,并吩咐军中下卒准备酒菜。

    由于是在军中,菜肴自然不会丰富到哪里去,赵主父便借鉴了胡人的方式,在帐内支起一口青铜鼎,鼎内放入水,放入一只前几日麾下赵卒献上的鹿,一边用小铜炉烫酒闲聊,用肉干、果脯等干货下酒,一边坐等鹿肉煮熟。

    “营内简陋,招待不周,还请两位莫要见怪。”在邀请田瞀、公孙闬二人就坐后,赵主父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田瞀、公孙闬一边说,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坐在赵主父下手的蒙仲、乐毅二人,很意外于“陪席”的竟然是两名目测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他们原以为最起码也得公子赵章、田不禋那样的人。

    说实话这个讯息并不好,因为这意味着赵主父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他们二人到来的目的,礼待也只仅仅只是出于对他们二人的尊重而已。

    “我听说田先生在薛邑打理薛公的家业……”

    趁着煮酒煮肉的空档,赵主父率先打开了话匣。

    田瞀闻言笑道:“想不到老朽的贱名,竟亦能传到赵主父的耳中……”

    “田先生这话说的。”赵主父笑着说道:“当今世上,谁人不知田先生乃靖郭君的心腹幕佐,就连薛公(田文)亦持长者之礼以待先生……薛公能有今日的威望,先生功不可没。”

    “赵主父言重了。”田瞀连忙谦逊地说道:“此皆「魏处」、「夏侯章」、「冯谖(xuān)」、「公孙弘」几人的功劳,这些年轻俊杰,才是薛公如今的左膀右臂,至于老朽,半截入土之人,哪里值得赵主父夸赞。”

    他口中所说的「魏处」、「夏侯章」、「冯谖」、「公孙弘」几人,皆是薛公田文座下的门客,据说田文曾在薛地蓄养三千门客,只要你是有一技之长的“士”,都可以投奔他,在田文府上吃住,无论呆多久都可以。

    不得不说,这个标准非常低。

    要知道这里的“士”,可不是蒙仲这种正儿八经的“甲士”,也并非是“儒士”、“道士”等掌握了至少一门学识的“学士”,大多都是一些其实经不起推敲的那种“士”。

    比如说,有个农民不想再种地了,自己买把利剑,学几手剑术,他也能跑到田文的府上以“游士”、“士侠”自称,混一口饭吃,总之只要有一技之长。

    是故,薛公田文手底下才会有“鸡鸣狗盗”之徒,说白了,即会学鸡叫的人,与擅长偷盗的人——还别说,多亏了这两位“鸡鸣狗盗”之徒,当年薛公田文才得以从秦国逃回齐国。

    就连鸡鸣狗盗之徒都可以成为田文的门客,可想而知这个“士”的标准有多么的低,而这也导致有许许多多的人自称是士,跑到田文府上骗吃骗喝,以至于田文坐拥万户薛邑,竟然难以养活手下数千门客,还要靠在邑地内收取“息钱(高利贷)”来弥补。

    而「魏处」、「夏侯章」、「冯谖」、「公孙弘」等人,即田文门下三千食客当中的佼佼者,那都是有真才实学的。

    聊了片刻后,酒水率先煮沸,此时赵主父与田瞀、公孙闬三人,才一边喝着烫酒,一边聊起了薛邑的事。

    据田瞀所言,薛邑此时已经被宋国的军队攻占了。

    这让在旁静静倾听的蒙仲感到十分惊讶,惊讶于他宋国攻占薛邑的速度。

    “难道赵主父竟不得而知吗?”

    见赵主父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田瞀隐隐带着几分深意说道:“此番宋国出兵薛邑,是由宋王偃亲自率军,其麾下景敾、戴不胜、戴盈之等一众司马,率军猛进……”

    听闻此言,赵主父暗暗点头:果然还是宋王偃可靠,讨伐齐国,就只看赵宋两国的军队,至于燕国……他实在是欠缺几分信心。

    “宋王偃亲自掌军督战吗?”

    假装没有听出田瞀话中几分淡淡的嘲讽意味,赵主父转移话题问道:“那宋国国内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田瞀思忖了一下,怏怏说道:“据说宋偃已传位于太子戴武,令惠盎、薛居州辅佐之……”

    听闻此言,非但赵主父倍感意外,就连蒙仲心中亦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太子戴武、惠盎、薛居州,这三人蒙仲都不陌生。

    当然,真正熟悉的,只有他的义兄惠盎,而太子戴武与薛居州二人,蒙仲只是当初听惠盎提及过——薛居州,即惠盎推荐为“太子师”,拜托其尽心教导太子戴武的学士。

    『宋王偃……居然也将王位传给了太子戴武?』

    在听了田瞀的话后,蒙仲多多少少对宋王偃有些改观了。

    记得曾几何时,宋王偃曾当面对他说,他发兵讨伐滕国,是为了使宋国更加强大,但当时蒙仲并不是很相信宋王偃的话,私底下多少仍认为这是宋王偃的“王欲”。

    可如今,当得知宋王偃亦效仿赵主父,将王位传给了太子戴武,以便于能专心带兵攻略疆土,蒙仲必须得承认,宋王偃恐怕还真不是那种贪恋王权的人。

    他跟赵主父一样,都是为了使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强盛——这两位,皆是进取心非常强的雄主。

    不得不说,此刻蒙仲的心情有些复杂。

    此后,话题兜兜转转,便说到了「赵燕宋三国伐齐」这件事,田瞀对此感慨道:“赵齐两国,何以竟弄到今日这般局面?遥想当年赵肃侯还在位时,赵齐两国携手抵御他国……”

    听着田瞀的话,赵主父的眼眸闪过几丝柔和与追忆之色。

    田瞀口中的赵肃侯,即赵主父的父亲赵语,也是赵主父心目中最憧憬、最敬佩的人。

    赵肃侯继位于「桂陵之战」后,当时魏国仍然非常强盛,而赵、齐则相对较弱,因此,在「桂陵之战」中受齐将田忌、孙膑的“围魏救赵”举措而保住了国家的赵国,自然而然与齐国亲近起来,彼此相互帮助。

    齐威王八年时,齐国遭到楚国的进攻,便派使者「淳于髡(kūn)」向赵国求援。

    淳于髡是齐国的赘婿——齐国有习俗,家中长女不得出嫁,要在家中主持祭礼,否则对家运不利,是故一般都招纳男子入赘,称赘婿。

    入赘女方家族,这一直以来都是一件很羞耻的事,并且赘婿亦难以得到他人的看重。

    淳于髡的名字“髡”,其实指的他曾受到当时一种极具侮辱杏的刑法,即剃掉头顶周围的头发——大概是因为他那“赘婿”的身份所致,毕竟当时“赘婿”、“后父”的社会地位是十分低下的。

    尽管出身卑贱、其貌不扬,且身高也不及七尺,但淳于髡的才能,却不在齐国另外一个矮小的大丈夫「晏子」之下。

    早在早在齐威王的父亲「齐桓公田午(非姜齐的齐桓公)」时期,就曾受齐桓公之命,创办稷下学宫,成为最早的“稷下先生”之一,为齐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而待等到齐威王继位时,因为这位君王最初沉迷酒色,导致齐国屡屡遭到其他国家的进攻。

    当时,淳于髡便隐晦地讽谏齐威王:“国中有大鸟,栖息在大殿之上,三年不飞不鸣,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齐威王知道这是楚庄王时期的“一鸣惊人”典故,便回答道:“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至此之后,齐威王励精图治,变法图强,对内重用邹忌整顿内政,对外整肃军威迎战诸侯,这才使得齐国逐步强盛。

    当时的淳于髡,地位犹在邹忌、田忌等人之上,他带着丰厚的礼物拜访赵国,恳请刚刚继位的赵肃侯出兵帮助齐国抵御楚国,遂由此展开了赵肃侯的戎马一生。

    马陵之战后,魏国逐渐衰弱,失去了霸主地位,而赵国,则因为赵肃侯的英明治理,迅速崛起,这使得赵齐两国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最初联合赵国攻打魏国的齐国,逐渐改变了国策,希望联合魏国打压赵国。

    赵肃侯十八年,公孙衍出面说服齐国联合魏国进攻赵国,这使赵齐两国的关系开始破裂。

    由于赵肃侯的强势,所以在他病故后,在赵主父刚刚继位的初期,才有秦、楚、燕、齐、魏五国联合打压赵国,想趁赵国新君即立之际,彻底斩断赵国崛起的势头。

    但很可惜,继位的赵主父,是一位雄才伟略丝毫不亚于其父赵肃侯的雄主,他继承了赵肃侯励精图治逐渐变强的赵国,以一系列的权谋运作,使赵国变得更加强盛,以至于到今日,赵国的强盛,仅此于秦齐两国,就连魏楚两国亦不能相提并论。

    “在下等此番受国君之命而来,希望赵齐两国能重建赵肃侯时的和睦与友好,化解当前的这场兵祸……为此,我齐国愿意再割让「千乘郡」于贵国。”朝着赵主父拱了拱手,公孙闬正色说道。

    “千乘郡?”

    纵使是赵主父,闻言亦不由地为之一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