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3章:赵王四年

    『PS:今天一直咳嗽、咽痛、发热,本想请假休息,但想想还是坚持码一章,不过第二章实在坚持不住了。』

    ————以下正文————

    转年开春,即赵王何四年、宋王偃三十四年,赵主父决意联合燕、宋两国,共同出兵讨伐齐国。

    关于伐齐一事,自赵主父于去年十月中旬返回邯郸之后,便遭到了国内诸大臣的劝阻,此后,在蒙仲忙碌于训练信卫军的期间,赵主父亦曾多次就此事与赵王何、肥义、赵成、李兑、赵造、赵俊等人争论。

    此时的齐国,齐王辟疆已在数前年亡故,谥号为「齐宣王」,由太子「田地」继位——此事还在赵主父传位于赵王何之前。

    对于齐宣王,蒙仲了解地不多,而且还是曾经与孟子谈聊时听后者言及的。

    比如说,齐宣王好音乐,于是孟子便曾投其所好地劝说前者“独乐(yuè)乐不如众乐乐”的道理,希望能使这位君王采用他的仁政思想。

    但很可惜,齐宣王看重的仅仅只是孟子的名气,于是孟子最终离开了齐国。

    齐宣王谈不上什么明君,但不能否则他在位的期间,齐国的发展非常迅速,若非当年赵主父介入了「齐灭燕国」的战争,说不定齐国已经彻底吞并燕国,成为继楚、秦两国后的第三个国土面积上的巨国。

    因为这件事,赵国与齐国的关系一度十分紧张。

    待等到齐宣王过世,齐太子田地继位,初掌王权的「齐王地」,多次派使臣出使赵国,贿赂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赵国的臣子,希望缓解赵齐两国的关系,这才使得赵齐关系逐渐缓和下来。

    这也难怪,毕竟齐国的新君田地,他对于赵主父还是颇为忌惮的,谁让赵国在赵主父施行胡服骑射的改革后,国力突飞猛进,竟击败了林胡、匈奴等异族而攻入了「榆中」。

    赵国军队的强劲实力,着实让世人震惊。

    正月十六日,赵主父自邯郸城来到信卫军的营寨。

    此时,蒙仲与乐毅等人正领着信卫军在雪地中训练,旋即便惊讶地看到赵主父仅带着一队卫士,乘坐战车来到了营寨。

    将训练的事宜交给乐毅,蒙仲迎了上前,在见礼之后好奇地问道:“赵主父,今日鹖冠子前辈不曾陪同吗?”

    “鹖冠子……”赵主父轻哼一声,旋即意味不明地说道:“我叫他代我去应付那个烦人的「貌辩」去了。”

    “貌辩?”蒙仲仔细想了想,问道:“莫非是那位齐国的来使?”

    “哼!”赵主父轻哼一声,算是回答了蒙仲。

    蒙仲恍然大悟,齐使貌辩,他与此人有过几面之缘,不过彼此只是混个脸熟,倒也没有过多接触——主要还是彼此立场的关系。

    据蒙仲所知,赵主父在覆亡中山国后,将得胜而归的军队驻扎在沙丘一带的前后,齐国便急急忙忙就派来了使者「貌辩」,毕竟齐人也不是傻子,岂会看不出赵主父屯重兵与赵齐边境的用意?是故遣貌辩前来劝说赵主父与赵王何,希望能劝阻赵国攻伐齐国。

    “据肥相所说,那个貌辩似乎是齐国「靖郭君田婴」的门客。”一边与赵主父在雪地上走着,蒙仲一边说道。

    靖郭君田婴,乃是齐威王时期的齐国臣子,此又辅佐齐宣王,宋王偃试图谋取的薛地,即是此人的封邑——靖郭,即古薛国的城池名。

    田婴死后,他的儿子田文继承了家业,人称「薛公」,如今担任着齐国的国相。

    值得一提的是,虽说田文担任齐国的国相,但近两年他却并不在齐国,而是在魏国,主持齐、魏、韩三国攻伐秦国的事宜。

    齐魏韩三国伐秦,这场已持续好几年的战争,就算是蒙仲亦有所耳闻,齐国的匡章、魏国的犀武(公孙喜)、韩国的暴鸢,这三位当世名将各率本国军队攻伐秦国的函谷关,据说正打地火热——这也正是赵主父想趁机联合燕、宋两国攻伐齐国的原因之一。

    “你还知道靖郭君田婴?”

    转头看了一眼蒙仲,赵主父略带惊讶地问道。

    见此,蒙仲便笑着解释道:“是前一阵子肥相请我到他府上赴宴时,彼此闲聊时得知的。”

    “哦……”

    赵主父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关于蒙仲在邯郸的交际,赵主父一清二楚,他知道,尽管彼此立场不同,但蒙仲还跟赵相肥义、阳文君赵豹二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想了想,赵主父问蒙仲道:“蒙仲,你对肥义有何评价?”

    蒙仲毫不犹豫地称赞道:“肥相,乃忠义礼信的贤臣……”

    “我不是问你这个。”赵主父打断了蒙仲的话,旋即说道:“我是问你……”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仿佛在迟疑什么。

    良久,赵主父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不说这个了。”

    说罢,他抬头看向远处,只见此时,远处五百名信卫军正在茫茫雪地中相互丢雪球,且隐约能看到一些士卒猫着腰,鬼鬼祟祟地似乎有什么隐秘的行动。

    “他们在做什么呢?”赵主父好奇问道。

    蒙仲瞧了一眼,解释道:“是训练期间的歇息空档……在下见士卒们日日操练,精神紧绷,就让他们用这种游戏调和一下……”

    赵主父捋了捋胡须,好奇问道:“似乎这游戏还有什么规矩?”

    “是的。”

    “与我说说。”

    “是……”

    在赵主父的要求下,蒙仲将「雪仗」的规则告诉了前者。

    规则很简单,即是让士卒们设法“杀死”彼此的“主将”,即双方阵地中两个颇为显眼的雪人。

    保护己方的雪人,设法摧毁对方的雪人,这就是这场游戏唯一的规则。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倘若行事鲁莽,就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几十名士卒用雪球砸中——这些五大三粗的士卒们用力捏出来的雪球,若砸在脸上、头上,那还是很痛的。

    因此,士卒们在各自卒长的率领下,纷纷用起了诈术,比如先假装冲锋骗对方耗完雪球,然后在一鼓作气冲到对方的阵地——乍一看,倒也有点兵法权谋的意思,是故引起了赵主父的兴趣。

    以至于赵主父在了解了游戏规则后,亦加入了其中。

    此后数日,蒙仲一边与乐毅等人训练信卫,一边则关注着「赵国伐齐」这件事。

    据他所知,安平君赵成、阳文君赵豹、奉阳君李兑等一干赵国臣子,皆反对讨伐齐国,理由是目前的齐国实力很强劲,与他赵国不相上下,若赵齐两国彼此攻伐,很有可能让秦国渔翁得利。

    平心而论,这话其实倒也没错,毕竟此时的齐国,内有「薛公田文」担任国相,外有名将「匡章」执掌兵马,与秦国并称当世的两大强国。

    甚至于在「垂沙之战」后,就连楚国亦向齐国臣服,以至于齐国的威势,尚隐隐在秦国之上。

    因此,赵成、赵豹、李兑等人皆支持「富丁」所提出的的纵横策略。

    富丁,亦是赵人,前几年受赵主父之命前往魏国,此人主张「赵国联合齐魏两国攻伐秦国」,试图借此消耗秦国与齐国的国力,使赵国能坐收渔利。

    此人与赵国派往宋国的遣臣仇赫,在主张上是对立的——仇赫主张「赵国联合秦宋两国打压齐国」。

    但最终,赵主父还是采取了仇赫的建议,毕竟齐人都不傻子,岂会乖乖顺从赵人的期待,去跟秦国拼个你死我活呢?

    关于这件事,蒙仲也曾询问赵主父。

    当说到这件事时,赵主父再次称赞了宋王偃,据赵主父所说,只有他与宋王偃签订的盟约,才是稳固而可靠的,而除了宋国以外,其余诸国都不可靠,哪怕是目前与赵国存在盟约的秦国。

    这并非是赵主父的片面之词,其实早在前几年,即齐王田地刚刚继位那会儿,秦国与齐国就偷偷摸摸地有所接触——先是秦国派遣「泾阳君嬴芾(fèi)」前往齐国作为质子,也就是那位本能有机会成为秦王却被赵主父搅和的秦公子芾,试图以此交换当时还未成为齐相的田文前往秦国担任相位。

    齐国同意了此事,次年便派田文前往秦国,仿佛试图以此促成「秦齐互盟」的默契。

    似这种事,赵主父岂能允许?

    因此,当时赵主父立刻命令身在秦国的遣臣「楼缓」,叫后者设法解决此事。

    于是楼缓便在秦国释放了对田文不利的谣言,使得秦国非但收回了田文的相位,甚至想将其除掉,逼得田文连夜逃离秦国。

    逃回齐国后,齐王田地愧疚于险些让田文命丧在秦国,便命田文担任国相,田文深恨秦国,便设法联合魏、韩两国,攻伐秦国,是故才有近两年齐将匡章、魏将犀武、韩将暴鸢三位名将联合率军攻伐秦国。

    正是这个原因,近两年宋国攻伐滕国时,齐国不敢出兵支援滕国,而赵国攻伐中山国时,齐国也不敢出兵支援中山国,唯恐因此激怒了赵、宋两国的其中之一,而提前引发「赵燕宋三国伐齐」。

    而反过来说,倘若赵燕宋三国果真要瓜分齐国,现如今正是最佳的机会。

    二月,宋国率先行动,出兵攻打齐国薛邑。

    随后,燕国亦起兵十万,挥军南下讨伐齐国。

    至于赵国,尽管赵成、李兑等人百般劝阻,但乃是无法改变赵主父的意志。

    赵王何四年二月初十,赵国出兵十五万,进攻齐国的「高唐邑」、「平原邑」。

    赵燕宋三国,终于发动了瓜分齐国的战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