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6章:点兵(四)

    『PS:求推荐票啊~』

    ————以下正文————

    最终,有一名体力充沛的士卒,在数百人的哄抢中一马当先,扛着那根圆木冲到了营门,让追赶在他身后的数百名士卒大骂不已。

    待这场闹剧结束后,蒙仲按照此前的承诺,赏赐了那名士卒整整五百枚布币,让从旁诸多士卒看得极为眼红。

    好在蒙仲将剩下的四千五百枚布币都平分给了这些士卒们,并且许下了一番承诺,这才使得五百名士卒对那名“幸运”士卒的嫉妒,稍稍得以化解。

    “恭喜。”

    军佐赵贲此时走到蒙仲跟前祝贺道。

    看着对方脸上勉强的笑容,蒙仲微微一笑说道:“多谢赵军佐协助。”

    这一语双关的话,让赵贲更为尴尬,讪讪地笑了笑,借口要回去向阳文君赵豹禀报,便率先离开了。

    赵贲离开后,乐毅走到蒙仲身边,压低声音说道:“那名叫做牟立的士卒几番挑事,多半是这位赵军佐暗中授意的……”

    “我知道。”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虽然赵贲做得颇为隐秘,但他还是能从中看出几分端倪。

    不过这不奇怪,毕竟赵主父另立新军为近卫这件事,确实牵动了不少人的神经。

    “……你比我想的还要果断。”

    此时乐毅又在旁说道:“当时的场合,我以为你会下令处死那名叫做牟立的士卒……为何要冒险亲自动手呢?若非此人大意,被你偷袭得手,恐怕……”

    “你所说的,我也想过。”

    蒙仲闻言解释道:“只不过,当时我已怀疑是那赵贲暗中授意,倘若我下令处死那名士卒,那赵贲或会设法劝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索杏就趁其不备先下手,纵使赵贲有意阻拦,也为时已晚。”

    “确实。”乐毅点点头,但还是补了一句:“不过真的很险。”

    他们正在说话时,武婴、向缭等人已围了上来,向蒙仲询问接下来的安排。

    蒙仲想了想,说道:“你们先跟这些士卒呆在一起,我去见阳文君,看看这附近是否有空置的军营可以为我信卫所用。”

    “那具尸体呢?怎么处置?”乐进问道。

    听闻此言,蒙仲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左手手上的鲜血,神色略有些恍惚,只因为继在滕国战场上杀死了四名滕国的兵卒后,他手上再次沾染了鲜血。

    “莫要多想。”

    乐毅似乎看出了蒙仲的心思,闻言安慰道:“那种情况下,你只有那样做……”

    “唔。”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嘱咐诸同伴道:“找个地方将其安葬吧,我先去见阳文君。”

    而与此同时,赵贲已回到了阳文君赵豹的帅帐。

    当赵贲撩帐走入时,赵豹正躺在草榻上眯着眼,微微发出几丝鼾声。

    见此,赵贲轻声唤道:“君侯?君侯?”

    “唔?”

    在赵贲接连唤了几声后,阳文君赵豹这才从小憩中苏醒,在打了个带着酒气的哈欠后,随口问道:“那小子……成功降服那五百名士卒了么?”

    “降服了。”赵贲点头说道。

    听闻此言,赵豹的双目闪过几丝精光,整个人坐起在草榻上,说道:“那小子怎么做的来听听。”

    见此,赵贲便将蒙仲降服那五百名士卒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阳文君赵豹,只听得赵豹眼眸中连连闪过几丝异色,口中喃喃说道:“那两箱财帛,竟是用来效仿商君‘城门立木’的么?”

    不错,今日赵豹带着蒙仲前来军营时,蒙仲一行人就带着一辆战车,战车上载着两只装满了财帛的木箱。

    一开始赵豹还以为这是蒙仲单纯用来收买士卒,倒也没怎么在意,却没有想到,蒙仲想要“收买”的,并非是那五百名士卒的军心,而是「信卫」彼此间的“信任”——单单这一点,就可以证明蒙仲那小子是读过兵书的,且深知军队中最关键的东西。

    见阳文君赵豹捋着胡须不说话,赵贲有些惭愧地说道:“我虽暗中授意几名士卒故意刁难他,却被他轻易化解……我见事不可违,就没有淤做什么,请君侯降罪。”

    “不,你的判断是正确的。”

    赵豹抬手说道:“咱们不是没有刁难,只不过那小子手段高明,就这么回覆赵成即可,也算是对他有所交代。至于蒙仲这小子……老夫这半辈子识人无数,此子很不简单,且又得到主父的信任,还是莫要得罪为好。”

    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授意士卒故意刁难他一事,不曾被他瞧出来吧?”

    赵贲不敢隐瞒,如实说道:“其中有一名士卒被蒙仲所杀,但其余士卒……暂时还未像那小子供出我来。不过,我总感觉他已经猜到了……”

    “猜到就猜到。”赵豹捋着胡须淡淡说道:“那小子是知进退的人,不会死咬着不放的。只要我等再无后续的阻扰,就算其余那几名士卒向他供出是你暗中授意,他也会故作不知……”

    正说着,忽然帐外有卫士禀报道:“君侯,信卫司马蒙仲求见。”

    与赵贲对视一眼,赵豹笑着说道:“让他进来吧。”

    片刻之后,就见蒙仲迈步走入了帅帐。

    此时,阳文君赵豹已躺回了草榻上,见蒙仲走入帐内,斜睨了后者一眼,语气不明地说道:“小子,听赵贲讲,你方才很威风啊,居然敢杀老夫率下的士卒立威……”

    蒙仲闻言抱拳说道:“当时情况危急,在下只能想办法控制局面,此事赵军佐也可以作证,实在是情非得已,还望君侯见谅。”

    “是这样么?”赵豹故意问赵贲道。

    赵贲看了看赵豹,又看了看蒙仲,心中微动,当即点头说道:“确实。”

    “哦……”赵豹闻言点点头,看似随意地说道:“既然如此,这件事就揭过不提了。”

    蒙仲当然听得懂赵豹的言下之意,无非就是「赵贲暗中教唆士卒阻扰他」一事到此为止,他蒙仲不许再追究,而赵豹呢,亦不追究蒙仲在他军营内杀人立威,彼此各退一步,化干戈为玉帛。

    对于赵豹的这个“暗示”,蒙仲当然不会拒绝,毕竟他也不想因为那点小事就与阳文君赵豹闹得不可开交——他率下信卫初建,少不得还得求助于赵豹呢,比如军营、军备什么的。

    想到这里,蒙仲抱拳说道:“多谢阳文君宽宏大量。”

    见蒙仲暗示暗示,阳文君赵豹呵呵笑了起来,目视着蒙仲点点头说道:“小子,你很好……”说罢,他恢复了此前随意的睡姿,问道:“你此次来见老夫,不会是因为杀了一名士卒的事吧?”

    这就是投桃报李了,见此蒙仲便顺理成章地提出了自己想要的:“是这样的,我信卫初立,然而并无可驻扎的军营,不知阳文君手中可有空置的军营呢?”

    “原来是这事。”

    赵豹点点头说道:“空置的军营倒是没有,不过,老夫可以派人为你等建一座,反正是五百人的军营而已,几日工夫即可建成。”

    “那就多谢阳文君了。”

    在一番客套后,蒙仲提出了告辞。

    看着蒙仲走出帐外,阳文君赵豹对赵贲说道:“看,这小子知进退吧?”

    “确实。”

    赵贲点点头,旋即又忍不住皱眉说道:“不过,此子与公子章、田不禋的关系,颇叫人心忧……”

    “这个倒是。”赵豹闻言亦捋着胡须沉思起来,旋即,他看着帐口感慨道:“但愿此子莫要行差踏错吧,老夫还真挺看好他的……”

    当日,由乐毅、武婴、向缭、蒙遂几人代为统率那五百名士卒留在阳文君赵豹的军营中,待后者派人为信卫军建成新营后再从这座军营撤离,而蒙仲,则带着蒙虎、蒙遂二人,回邯郸向赵主父复命。

    然而,待等蒙仲回到王宫内赵主父暂住的宫殿时,却意外地发现赵主父正在亲自接见两名客人。

    只见这两名客人,一位年老,目测大概四五十岁,身穿着皂青色的长袍,发冠上插着一根黑白双色的羽毛,打扮地颇为奇特。

    而另外一位,则是一名目测约二十上下的年轻人,不过身上所穿的,却似乎是赵国的甲胄。

    见此,蒙仲暗暗称奇,猜测这两位的来历。

    而此时,赵主父也以瞧见了蒙仲,笑着说道:“蒙仲,快过来拜见,这位是楚国的贤士,「鹖(hé)冠子」,亦是你道家的贤士,如今在我身边作为客卿,刚刚从信都回到邯郸。”

    『鹖冠子?』

    蒙仲仔细想了想,却感觉自己并未听说过。

    不过既然是道家的贤士,蒙仲自然还是执后辈礼节,恭敬地说道:“晚辈蒙仲,见过前辈。”

    见蒙仲这位年轻人竟然用晚辈自称,那位名为鹖冠子的老者脸上露出几许惊讶,转头看向赵主父问道:“赵主父,不知这位小友是……”

    赵主父遂笑着代蒙仲介绍道:“此子,乃宋国庄夫子的弟子,蒙仲。”

    “果然是庄子高徒!”

    听闻蒙仲竟是庄子的弟子,鹖冠子双目一亮,神色间亦多了几分亲近,毕竟彼此都是道家弟子嘛。

    旋即,他介绍身边那名年轻人道:“这是老夫的弟子,同为道家弟子,日后你二人不妨多加亲近。”

    正说着,那名年轻人亦朝着蒙仲抱了抱拳。

    “在下庞煖(nuǎn)。”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