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章:点兵(二)

    蒙仲决定剔除赵氏、李氏以及邯郸籍的兵卒,这也是情非得已。

    毕竟在这个年代,族兵对于宗族基本上都是非常忠诚的,倘若留着赵氏、李氏出身的贵族子弟在军中,难保这些人不会偷偷向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通风报信,这是蒙仲不希望看到的。

    在他看过的兵法中,无论是孙武兵法还是吴起兵法,亦或是孙膑兵法,皆注重军中兵将“上下一致”,为了日后不出现麻烦,蒙仲当然要剔除这些立场不一的兵卒,只留下那些非贵族世家出身的平民兵卒,以便日后贯彻他的命令。

    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工程量颇大的任务,毕竟阳文君赵豹率下的军队,亦有一军兵力,即一万两千五百人,要将这些兵卒的兵籍全部看一遍,哪怕这些兵卒每人都只有一行字,这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好在有蒙虎、蒙遂、向缭、乐毅等人帮他一起。

    待等到当日下午大概未时前后,辛苦了大半天的众人,这才初步删选完毕——在剔除了赵氏、李氏以及邯郸籍的兵卒后,阳文君赵豹麾下的士卒,大概有三千左右符合蒙仲的“招募要求”。

    蒙仲带着由向缭几人抄录的兵册,返回帅帐去寻找阳文君赵豹。

    当蒙仲再次见到赵豹的时候,赵豹这老头似乎已经喝地醉醺醺了,他在见到蒙仲时就毫不客气地质问道:“喂,小子,为何剔除赵氏、李氏以及邯郸籍的兵卒?难道这些兵卒不配入的什么……什么信卫么?”

    面对着仿佛怒气冲冲的赵豹,蒙仲脸上毫无惧色,反而似笑非笑地回答道:“阳文君不知其意么?”

    赵豹闻言愣了一下,在嘿嘿笑了两声后,端起酒碗抿了一口酒水,挤兑道:“小小年纪,这心思倒是挺重。……还剩下多少人?”

    “约三千左右。”蒙仲如实回答道。

    “哦?”赵豹闻言捋了捋胡须,随口问道:“那你准备如何从这三千兵卒中挑出你想要的五百人呢?”

    蒙仲闻言轻笑道:“既然是作为赵主父的近卫,当然是择优,请君侯下令让这三千人绕着军营跑上十圈,最先达成的五百人,在下将抽调为信卫军的一员。”

    听闻此言,赵豹有些莫名地瞧了一眼蒙仲,似笑非笑地说道:“小子,你到底懂不懂练兵?体力好,并不代表就是最优秀的士卒。”

    “这个在下自然知道,但体弱的士卒,绝对不会是优秀的士卒。”

    “……嘿。”赵豹晒笑一声,转头对跟着蒙仲回到帐内的军佐赵贲道:“赵贲,去下令吧。”

    “喏!”

    赵贲抱了抱拳,转身离开了帅帐。

    趁着那三千人正在“考核”的空档,赵豹邀蒙仲与他吃酒。

    期间,赵豹直言不讳地询问蒙仲道:“小子,你跟公子章、田不禋,究竟是什么关系?”

    显然,他对此还是不能释怀。

    蒙仲愣了愣,如实回答道:“在下与公子章,此前并无交情。而田不禋田相……曾经乃是我宋国的士大夫,我的兄长惠盎与他有些交情,是故我此番前来赵国时,兄长叫我带上他的手书前来拜访田相,以便能有个照应。”

    他之所以将田不禋称为田相,那是因为田不禋已被公子章任命为代郡的郡相。

    “哦。”

    阳文君点了点头,蒙仲的解释,与他所了解的情况差不多。

    不多时,蒙仲便告辞前往巡视那三千兵士卒接受“考核”的过程了,在他离去之后,赵豹身边有一名甲士低声说道:“君侯,您真的决定让此子带走五百名兵卒么?”

    这名甲士,即昨日阳文君府上向蒙仲拔剑的那名卫士,名叫周召。

    见赵豹喝着酒不说话,这周召又说道:“那该如何向安平君交代?”

    “交代?老夫要向他交代什么?”

    赵豹皱着眉头瞪了一眼周召。

    确实,他与安平君赵成乃是一个辈分的堂兄弟,彼此身份地位都相当,自然无需畏惧赵成。

    “可是……”周召欲言又止。

    仿佛是猜到了周召的心思,阳文君赵豹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慢条斯理地说道:“先静观其变。……老夫率下的兵卒,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降服的……”顿了顿,他又说道:“老夫已吩咐赵贲去安排,相信赵贲定然会设法叫几名士卒当场给那小子难堪……倘若此子不能化解,就证明他充其量也不过这种程度,老夫对赵成也好交代;倘若此子化解了此事,那就顺其自然吧……何必过分得罪一个有勇有谋的年轻人呢?”

    周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大概在距离黄昏约半个时辰的时候,那三千名士卒皆达成了蒙仲的要求,绕着整个营寨跑满了十圈,其中最先达成的五百人,被蒙仲召到了校场上。

    此时,领着蒙仲等人挑选士卒的军佐赵贲,率先将这次“考核”的目的告诉了那五百名士卒,并且告诉后者,他们这五百人,将有幸成为「信卫」的一员。

    听完这一番话,那五百名士卒顿时就炸开了锅。

    “娘的,就是那小子让咱们在冷风中绕着营寨跑了十圈么?”

    “信卫军?他娘的听都没听过?”

    “那小毛孩什么来头,还敢自称司马?”

    见底下那五百名士卒议论纷纷,军佐赵贲的嘴角微微扬起几分笑意,旋即平静地朝着蒙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感情是在这里等着我啊。』

    蒙仲暗暗想道。

    他又不是傻子,又岂会看不穿赵贲那番举动的目的?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阿虎、阿进。”

    蒙仲与蒙虎、乐进二人低语了几句,二人点点头,不知做什么去了。

    此时,蒙仲这才走到那五百名士卒的正前方,大声喝道:“安静!”

    那五百名正议论纷纷的士卒闻言一滞,旋即再度变得嘈佑起来。

    而就在这时,就见蒙仲沉声喝道:“我乃赵主父身边所命司马,蒙仲!”

    『……』

    见蒙仲最终还是假借赵主父的名号,赵贲在旁轻哼一声,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可能在他看来,这蒙仲充其量也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不得不说,赵主父的威名还是很大的,在听到蒙仲这声喝令后,那五百名士卒终于安静了下来。

    见此,蒙仲便继续往下说道:“我受赵主父之名,训练一支五百人的军队作为近卫,诸位有幸被选入其中……”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见队伍前头有一名士卒打断道:“你小子有什么资格统率我等?”

    听闻此言,不少士卒亦纷纷起哄响应。

    “想要让我等听从,除非你打败我等!”那名士卒举起右手握成拳头说道。

    “……”

    蒙仲仔细打量那名士卒,只见对方目测大概二十五岁上下,身强力壮、身材魁梧,乍一看倒还真不失是一名优秀的士卒。

    说实话,纵使蒙仲自幼学习武艺,但因为年龄的关系,还真不见得能够击败这样一名久经训练的兵卒。

    “怎么?堂堂的司马,竟然畏惧了么?”那名士卒不依不饶地笑道,引起在场诸士卒的一阵哄笑。

    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军佐赵贲嘴角再次扬起几分笑意。

    那名士卒叫做「牟立」,正是他事先安排的——他乃军中的副将,就算蒙仲剔除了赵氏、李氏以及邯郸籍的兵卒又怎么样,他赵贲只是随口吩咐几句,自然有一般士卒愿意为他出面刁难蒙仲。

    『……』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蒙仲,想看看后者究竟会怎么做。

    而此时,蒙仲亦注视着眼前那乱糟糟的场面,思考着对策。

    亲自下场与那名士卒较量?尽力打败对方?

    这只是下下策!

    且不说凭他仅十五岁的体格,还未见得能够稳胜对方,就算能取胜又能怎样?看这情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挑战他——毕竟他这十五岁的体型,看起来很好“欺负”,难保那些士卒不会想将他作为提高名气与军职的踏脚石。

    难道他还能击败这在场的所有士卒不成?

    『难道最终还是免不了要杀人立威么……』

    蒙仲皱着眉头暗自想道。

    深吸一口气,蒙仲指着那名士卒问道:“你叫什么?”

    “牟立!”那名士卒毫无惧色地回答道。

    蒙仲点点头,指着那名叫做牟立的士卒说道:“第一次。”

    『??』

    名为牟立的士卒还未反应过来,此时就见蒙仲面朝所有士卒,沉声说道:“我被赵主父任命为新军司马,显然是赵主父认为我有这方面的才能……”

    听闻此言,底下的五百名士卒皆纷纷嘲笑起来。

    见此,蒙仲也不气恼,淡淡说道:“真不明白你们笑什么?你等也自认为有这方面的才能么?倘若果真如此,何以被任命为军司马的是我蒙仲,而不是列位呢?”

    听了这话,底下的士卒稍稍安静下来,在此期间,队伍中或有一名士卒叫道:“我等只不过没有机遇而已!”

    “说得好!”蒙仲闻言脸上露出几许笑容,点点头说道:“蒙某也是这么认为的。听闻这世上,曾有一人善于相马,叫做伯乐,世人便说,这世上先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然而在伯乐之前,这世上就没有千里马么?未必!只不过没有像善于相马的伯乐去发现他们而已……蒙某也认为,诸位皆是阳文君率下兵卒的佼佼者,只不过没有晋升的机遇而已,而现如今,蒙某愿意当那个伯乐,给诸位出人头地的机会。我蒙仲乃赵主父亲自授命的司马,在我率下,尔等晋升的机会可要远远比在别的军队多得多,你们无需在意我有多少才能,你们只要知道,我有能力让你们出人头地,甚至被赵主父所看重……”

    听了蒙仲的话,那五百名士卒忽然安静下来,静静思考着蒙仲的话。

    『这小子……』

    在旁,赵贲环抱双臂而立,在听到这番话后,颇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蒙仲。

    因为他发现,底下那五百名士卒在听了蒙仲的一番话后,竟然露出了思索犹豫之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