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3章:点兵

    就当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两人试图教唆阳文君赵豹设法阻扰蒙仲训练新军一事时,在邯郸王宫内,赵主父也正向蒙仲谈论着这件事。

    蒙仲持剑硬闯阳文君府的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邯郸名流的耳中,至于赵主父这边,其实在蒙仲于阳文君府外吃闭门羹的时候,赵主父就已经得知了。

    但赵主父并没有插手,因为他想看看,蒙仲究竟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没想到,蒙仲居然敢手持利剑硬闯阳文君府,这让赵主父当时都有些犹豫是否要派人出面。

    然而,待等赵主父派出的人来到阳文君府,准备待蒙仲摆平这件事时,蒙仲却领着蒙虎、蒙遂、乐毅等人,安然无恙地离开了阳文君赵豹的府邸,这让赵主父感到十分惊奇,是故召见蒙仲询问此事,想知道蒙仲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摆明了他那位不好相与的叔父赵豹。

    而对此,蒙仲亦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将经过告诉了赵主父,让赵主父听后乐地抚掌大笑。

    “妙!哈哈哈哈。”

    当蒙仲讲述到他用剑指着阳文君赵豹,却又口口声声表示自己胆怯、不希望被威胁时,赵主父哈哈大笑。

    说实话,就连赵主父也没想到,他的叔父阳文君赵豹,竟然会在一名年仅十五岁的少年手中吃亏。

    不过话说回来,相比较蒙仲如此胆大的举动,他此后用道理说服赵豹“揭过此事”,这才最最让赵主父感到欢喜——勇敢并非是鲁莽,似蒙仲今日的做法,才称得上是有勇有谋。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赵主父对蒙仲以及他的「信卫」,更增添了几分期待。

    当然,期待归期待,对于有些事,他也会事先提醒蒙仲,比如他对蒙仲说道:“虽然阳文君已应允了此事,允许你在他军中挑选兵卒,但不难猜测,他会设法让他的亲信混入其中,你若无法区分识别,就等同于时时刻刻在那些人的监视之下……”

    对于这件事,蒙仲当然清楚。

    要知道,赵主父曾经的近卫,是由赵氏一族为他训练的,数百名近卫中最起码有三分之一是赵氏一族的子弟,甚至是赵成、赵豹、赵造、赵俊等赵臣的直系或旁系族人。而现如今,赵主父与这些宗族的王叔们出现了矛盾,准备舍弃那些近卫而另外选人,这自然会引起赵氏族人的不满、警惕与惊慌——派几个内应奸细监视赵主父的举动,这是在太正常不过了。

    “我会想办法剔除的。”

    蒙仲对赵主父说道。

    见他似乎颇有自信的样子,赵主父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就目前来说,他对蒙仲的期待很高,认为此子足以担任重任。

    次日清晨,蒙仲领着蒙虎、蒙遂、乐毅等一干小伙伴,按照约定再次来到阳文君赵豹的府上。

    因为发生了昨日的事,阳文君府当然不会再让蒙仲等候在府外,在通报后没过多久,蒙仲等人就被允许入府,他们在前院的屋宅大堂,喝着茶坐等着阳文君赵豹。

    大约半个刻时左右,就见阳文君赵豹身披着甲胄来到了屋内。

    “阳文君。”

    “唔,小子你来了。”

    在彼此相互问候见礼时,蒙仲感觉这个老头嘴里有几分酒味,神态也略有些醉醺醺的,于是他好奇问道:“阳文君今日莫非又是早早起来在卧居内饮酒么?”

    “老夫与你很熟么?老夫喝不喝酒关你什么事?”

    阳文君赵豹故作笑骂地回了一句,似乎对昨日蒙仲用剑指着他一事仍记忆犹新。

    但事实上,赵豹昨晚一宿都没有睡好,因为他在犹豫,犹豫于是否要按照赵成、李兑二人所说的计策,想办法阻扰蒙仲训练新军一事。

    说实话,赵豹并不想这么做。

    一来他并不想违抗赵主父的命令,二来,他也不想加剧他与蒙仲之间的矛盾——虽然昨日他与蒙仲确实有些不愉快的经历,但总的来说,他还是很看好这个知晓进退的小子的。

    但是,昨晚上安平君赵成对他讲起的一桩事,却让阳文君赵豹有所犹豫,那就是蒙仲此子与公子章、与田不禋二人的关系。

    据赵成所述,公子章隐隐表现出不服赵王何的态度,若此事不能加以遏制,他赵国或会发生内部夺权的悲剧,仿佛当年赵献侯与赵桓侯的内斗——那场内斗,对他赵国实在是影响深远。

    平心而论,赵王何继位也好,公子章继位也罢,其实阳文君赵豹都不在乎。

    甚至于,当年赵主父废太子赵章而立次子赵何时,他赵豹也曾以当年赵献侯、赵桓侯时期的内乱一事,劝阻赵主父莫要轻言废立太子,免得遗祸日后。

    好在当年废立太子之事,并没有使国家引起太大的动荡,且此后太子赵何在国相肥义的辅佐与教导下,也逐渐将国事处理地像模像样,于是赵豹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没想到在前几日的宫筵中,赵主父竟然想要将赵章册封为代王,试图使他赵国形成「一国二王」的局面,他赵豹当然不会坐视不管,毕竟赵相肥义已说得明明白白:此乃取祸之道!

    总而言之,若只关乎赵主父的事,阳文君赵豹并不打算为难蒙仲,但倘若这件事的背后,果真如安平君赵成所言,与公子章有关,那么,赵豹自然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虽然赵主父确实是一位雄主,但是雄主难道就不会犯错么?

    在赵豹看来,当初赵主父废长立幼,废赵章而立赵何,这就是一件错误的决定。

    而现如今,在他赵国国家稳定的情况下,倘若赵主父试图再次废立新君,那就是第二桩错事,且这件事将导致的后果,将远远超过前一桩。

    “先到军营去吧。”

    在深深看了一眼蒙仲后,阳文君赵豹决定先带蒙仲等人前往城外的军营再说。

    阳文君赵豹率下的军队,肩负着卫戎邯郸的重任,在这一军兵力中,约有三千名士卒驻扎在邯郸城,负责城门的防守与城内的警戒与巡逻,而其余兵卒则驻扎在邯郸城东北约十里处的军营里——昨日阳文君赵豹下令聚集的,便是这座军营内的兵卒。

    前前后后大概用了一个时辰左右,赵豹带着蒙仲等人骑马来到了这座军营。

    当蒙仲等人来到军营时,军营内似乎正在操练,数千名赵国兵卒整齐有序地站在校场中,一边从口中发出“喝喝”的呐喊声,一边在诸将官的巡视下挥舞着兵器,远远看去,颇具声势。

    见此,阳文君赵豹颇有些自得对蒙仲说道:“小子,老夫率下的兵卒雄壮否?”

    蒙仲笑着点了点头,哪怕只是稍稍观瞧一阵,他也看得出来这些赵卒的精气神都相当不错,丝毫不亚于目前驻扎在沙丘一带、曾参与攻取中山国的那二十万赵国军队。

    旋即,赵豹领着蒙仲等人来到了军中帅帐。

    此时在帅帐外,已有蛹十几名赵将集聚,这些人大概是方才得到了消息,是故早早等候在此。

    领着蒙仲等人走入帅帐,赵豹先是将「赵主父欲在他军中抽调兵卒组建新近卫」的事告诉了他率下的将领们,然后他对一名约四十岁左右的将领说道:“赵贲,你配合蒙仲,协助后者挑选士卒。……其余人等,都听从赵贲的命令。”

    “喏!”

    包括那名叫做赵贲的将领在内,那十几名赵将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

    蒙仲当然明白,这些将领那冷淡的表情并非是针对阳文君赵豹,而是针对他们一行人。

    旋即,这老头便吩咐士卒在帅帐内煮了酒,看这样子,似乎是不打算帮助蒙仲等人。

    见此,蒙仲便询问赵贲道:“赵军佐,不知贵军兵卒的兵籍,可在营内?”

    他所称的「军佐」,是一种军职,源于晋国的「三军六卿」制度,按地位高低分别为:中军将、中军佐、上军将、上军佐、下军将、下军佐。

    其中,“将”即主将、统帅,而“佐”即辅佐、佐官。

    而赵国作为三晋之一,一定程度上沿袭了晋国的制度,将一军副将称之为军佐——相当于宋国的「佐司马」的职务。

    听闻此言,赵贲皱着眉头略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在后营的库房。”

    “请带路。”

    “……”

    在蒙仲的要求下,赵贲带着前者一行人来到军营内的库房,翻找出了数十箱的竹简。

    此时赵贲对蒙仲说道:“我军上下所有兵卒的兵籍都在这里了。”

    蒙仲点点头,转身对蒙遂、向缭、乐毅等人说道:“开始吧,剔除所有赵氏、李氏,邯郸籍的兵卒,从剩下的人当中选。”

    “……”

    赵贲在旁听到,微微一愣,趁蒙仲等人正在忙碌并不注意时,召来一名随行的兵卒,吩咐后者将这件事禀告阳文君赵豹。

    仅片刻工夫,正在帅帐内喝酒的阳文君赵豹,便得知了这件事。

    “什么?那蒙仲要求剔除所有赵氏、李氏以及邯郸籍的兵卒?”

    在听了那名兵卒的禀报后,阳文君赵豹眼中闪过几分思虑之色,他当然明白蒙仲此举是什么意思。

    勾了勾手指,让那名兵卒靠近自己,赵豹低声对其嘱咐了几句。

    “喏!卑下立刻转告军佐。”

    那名兵卒当即转身离去。

    看着那名兵卒离去的背影,赵豹瞅了一眼铜炉上正冒着热气的酒壶,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