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8章:宫筵(二)

    『肥义……』

    在寂静的殿内,赵主父看向赵相肥义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

    曾几何时,肥义是鼎力支持他的重臣。

    想当年赵主父初继位时,赵国面临秦、魏、齐、楚、燕五国的瓜分危机,是肥义为他出谋划策,拉拢韩国、宋国,贿赂娄烦、越国,这才使赵国化解为难,使得赵主父平稳地度过了王权传递最艰难的初期。

    再到施行「胡服骑射」改革的时候,赵主父的叔父赵成,以及赵造、赵俊等赵氏王族子弟,为了保留手中的权力,皆反对赵主父提倡的胡服改革,又是肥义在旁支持他,劝说他。

    「……“臣听闻,做起事情犹豫不决就无法成功,行动在即却顾虑重重就不会成名。现在大王既然下定决心背弃世俗偏见,就不要去顾虑天下人的非议。……」

    这一番话,赵主父至今仍念念不忘。

    毫不夸张地说,肥义是赵雍迄今为止最信任的臣子。

    然而,这样一位最让他信任的臣子,今日却首先站出来反对他,这让赵主父感到莫名的失望与伤感。

    而此时的肥义,想来也没有猜到赵主父的心情,一脸激动,义正言辞地说道:“臣闻,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天下岂有‘一国二王’之理?请主父务必收回成命,此乃乱我赵国之言!”

    旋即,赵主父的王叔、安平君赵成亦开口说道:“国相所言极是。”

    随后,有包括奉阳君李兑等人在内的数人起身应和肥义、赵成。

    “那是何人?”

    期间蒙仲指着一名与安平君赵成年纪相仿的老者,低声询问田不禋道。

    田不禋瞧了一眼,压低声音解释道:“乃「阳文君赵豹」,亦乃赵主父的王叔。”

    摇了摇头,田不禋低声对蒙仲说道:“安平君赵成、阳文君赵豹、奉阳君李兑,还有肥义,这四人皆是赵肃侯生前时的重臣,且都担任过赵国的国相之位,赵主父……”

    说到这里,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不知该如何评价赵主父方才的行为。

    虽然他亦希望公子赵章真能成为代王,但他实在不敢奢望,因为他知道朝中肯定有人会反对,而且是连他都得罪不起的赵国重臣。

    『赵主父究竟在想什么呢?莫非他是故意想试试究竟都有谁会反对他么?』

    田不禋捋着两撇小胡子,暗自揣测着赵主父的想法。

    “够了!”

    面对着肥义、赵成、李兑、赵豹等人的反对,赵主父愤然一拍面前的案几。

    不得不说,赵主父殿内诸臣面前还是有莫大的威慑力,这不,在他愤然地一拍案几后,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乱我赵国之言?”

    赵主父冷冷扫了一眼肥义、赵成、李兑、赵豹,沉声喝道:“尔等这话,说的可是我赵雍么?!我赵雍在位近三十年,西结秦国,东抗齐国,促成「赵秦」、「赵宋」、「赵燕」诸盟,魏罃亦向我赵雍低头,此后败林胡、败匈奴、败娄烦,攻亡中山国,我赵雍赫赫功劳,足以媲美任何一位先祖!……今日你等却说,我赵雍乱国?唔?!”

    面对着赵主父那凌厉的眼神,赵成、李兑、赵豹等人不约而同地转移了视线,不敢跟眼前这位他赵国的雄主接触目光。

    他们此刻在意识到,眼前的赵雍,那可不是十五岁初继位时的那个赵雍,而是使他赵国强大到竟能介入秦国立嗣之事的雄主——普天之下,谁能逼迫强大的秦国改变太子储君的册立?

    唯有他赵国的君主赵雍!

    仅一言,便让秦国弃公子芾、迎接在燕国作为质子的公子稷继位,使赵秦两国从此结成了稳固的同盟,使赵国从那至今再无一场战争。

    “是你令赵国变得似今日般强盛?”赵主父手指着安平君赵成质问道。

    赵成低头不语。

    “还是你令赵国变得似今日般强盛?”赵主父再次用手指向奉阳君李兑。

    李兑默然不语。

    包括他们在内,在场所有人都必须承认,赵主父绝对是历代赵君中最英明神武的那几位,是他将赵肃侯事后变得衰弱的赵国,发展到似今时今日这般足以影响天下局势的地步。

    此时,只见赵主父转头看向赵王何,问道:“我儿意下如何?”

    赵王何张口结舌,在父亲近乎逼迫的目光下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看向肥义,却见后者不断地摇头示意,于是他咽了咽唾沫,鼓起勇气说道:“儿子认为……国相大人所言……不无道理……”

    “你难道就忍心年长你十岁的兄长,在你面前卑躬屈膝么?”赵主父失望地说道。

    “我……”赵王何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此,肥义生怕赵王何一事失言使这件事无法返回,大声说道:“君上与公子章虽乃手足,然君臣有别,手足情谊断不能乱祖宗法制,否则日后必有祸端!”

    此时殿内,唯独赵相肥义依旧目不转睛地直视着赵主父。

    因为他心中无愧。

    不同于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阳文君赵豹几人,肥义乃白狄出身,受赵雍之父赵肃侯器重而成为赵国的重臣,他身背后并没有庞大的家族负累,也从来没有做过损公肥私的事,他今日之所以站在赵主父的对面,只是因为他曾经受赵主父嘱托,尽心尽力地辅佐新君赵何。

    仅此而已!

    深吸一口气,他目视着赵主父沉声说道:“主父,当年您吩咐臣下辅佐新君时曾叮嘱我,莫要改变宗旨,莫要改变心意,坚守心志始终如一,直到这具残躯入土。这番叮嘱告诫,肥义终不敢忘,是故今日臣下提出反对。”

    “……”赵主父眼眸闪过一丝异色。

    他微微有些动容,因为他也没想到,他曾经嘱咐肥义的话,后者竟然牢牢记在心中。

    而此时,肥义则继续说着。

    “……公子章有功于国家,您要封赏他,臣下没有异议,有功之臣,理当得到封赏。然而,你欲册封公子章为王,此事万万不可。臣闻天下的禽兽,皆只有一颗头颅,此方能进退。而传闻中,有一种奇蛇生双首,然而最终进不能进、退亦不能退,最终崩折而亡。一国、一王,治理臣民,历代皆是如此,若一国二主,则必然会使臣民迷惑,不利于国家上下团结……”

    不得不说,肥义的话极有道理,只可惜,却不符合赵主父的心意。

    符合他什么新意?

    自然是废赵何、另立赵章的心意!

    同时也是他趁机夺回权力的心意!

    正如蒙仲所猜测的,当初因为宠爱的吴娃临终前的恳求,赵主父才将王位传给赵何,而现如今,吴娃已过世三年余,曾经的悲伤渐渐淡去,以至于赵主父对此事深感后悔。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在于,此时他仍在壮年,却在逐渐丧失权力,这对于一名掌控欲颇强的君王而言,是难以忍受的。

    是故,他有意册封公子章为代王,与赵王何并起并坐,如此一来,他就能通过兄弟俩彼此的分歧与矛盾,重新将权力掌握在手中,真正成为凌驾于王之上的“主父”。

    但他没有想到,曾经最信任的臣子肥义,居然态度如此坚决地反对此事。

    『看来今日只能这样了……』

    在故作沉思了片刻后,赵主父亦松了口,沉思对肥义说道:“罢了,既然如此,就册封公子章为「安阳君」,命他镇守代郡,为我赵国北方屏障。……这样,总没有异议了吧?”

    肥义微微皱了皱眉。

    赵主父所指的安阳,即代郡境内的「东安阳」,将这座城邑作为封邑赏赐于公子章,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关键在于赵主父有意让公子章镇守「代郡」,那可是一整个代郡,虽说当地贫穷落后,但却是赵国的兵源地之一,并且代郡一带大多都是被赵国兼并后的异族,是故代郡兵卒比较邯郸等地普遍强壮,让公子章执掌这块国土,肥义很担心会引发后患。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代郡接壤燕齐两国,兹事体大,公子章尚且年轻,怕是不能治理……”

    “那你觉得国内何人可以胜任呢?”

    赵主父瞥了一眼殿内几名重臣。

    如他所料,被他视线扫到的殿内重臣,皆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这次他们倒不是畏惧赵主父,而是谁也不愿意跑到代郡去,毕竟相比较邯郸一带的繁华,北方的代郡简直就是穷乡僻壤,更要命的是那里时常仍有异族作乱,试问有资格坐镇代郡的赵成、李兑、赵豹等人,谁会愿意镇守代郡,远离邯郸这个国家的权力中枢呢?

    见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阳文君赵豹几人并没有出言支持自己,肥义暗自叹了口气。

    见此,赵主父淡淡一笑,说道:“既然无人有异议,那就这么定了吧,册封公子章为安阳君,卫戎代郡。”

    “谢主父,谢君上。”

    公子章颇为激动地拱手而拜。

    看着公子章满脸激动之色,肥义、赵成、李兑、赵豹几人相互看了一眼。

    而在此期间,蒙仲亦关注着这四位的神色。

    他可以预感到,今日之后,赵王何一系与公子章……不,与安阳君赵章一系,将视彼此为仇寇而展开争权夺利。

    而引发此事的赵主父……

    『您究竟是真心想扶持公子章夺回王位,还是想使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呢?』

    看了一眼赵主父,蒙仲心下暗暗想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