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章:决定(二)

    『PS:求推荐票~』

    ————以下正文————

    “阿仲,什么事不能留到明日再说啊?”

    无缘无故被穆武叫醒,蒙虎一脸抱怨的说道。

    然而,蒙仲却没有理会蒙虎,对诸同伴解释道:“我想了很久,认为有件事应该事先告诉你们内情……”

    说罢,他转头看向乐毅,眼眸中闪过几丝迟疑之色。

    倒不是蒙仲不信任乐毅,事实上在经过相处后,他感觉到乐毅也是重情重义之人,但问题是这件事利害太大,而乐毅终归是已经亡国的中山国人,他是否会愿意为了宋国的利益而守口如瓶呢?

    乐毅看出了蒙仲的迟疑,故作不在意地说道:“要不,由我值守在赵主父身边吧。”

    听到这话,蒙仲想了想,对乐毅说道:“阿毅,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我要讲述的这桩事厉害关系太大。……另外,这件事跟你其实毫无关系,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但如果你想听,我仍然会告诉你,因为你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只不过,如果你最终决定不置身事外,我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

    看着蒙仲的双目,乐毅微微有些动容,但他仍然冷静地说道:“假如你们愿意信任我,请告诉我实情,我不想……”

    他看了看左右,意思很明白:他希望融入蒙仲等人当中,不希望被排斥。

    见此,蒙仲点点头,旋即转头对蒙虎说道:“阿虎,你在这值守,若有变故就大喊。”

    “哈?”

    蒙虎闻言一愣,不满地说道:“我也想听啊。”

    “回头告诉你。”

    “那好吧。”蒙虎无奈地应了一声,旋即,他在一阵冷风中缩了缩脖子,催促道:“那你们可要快点回来啊,这儿怪冷的。”

    他与蒙仲是从小玩到大的族伴,当然不会去考虑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事实上,蒙仲最信任的,恐怕也就是蒙虎与蒙遂二人了。

    蒙仲点点头,便带着蒙遂、乐毅等其余一干同伴,来到了沙丘行宫后殿的一间小殿,即他们这些人的住处。

    在来到这间小殿时,蒙仲打发走了在走廊上值守的赵卒——以他如今在赵主父身边的地位,倒也有权力指挥那些寻常的赵卒。

    关上殿门,蒙仲示意诸人围坐成一圈,旋即他压低声音说道:“赵王何亲齐国而远宋国,是故,田不禋田大夫希望助公子章夺取王位……”说到这里,他见诸人面露惊骇之色,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阿仲,你的意思是,公子章与田大夫想要……谋反?”向缭一脸惊骇地问道。

    在旁,乐毅亦是满脸震惊。

    旋即,他看了一眼蒙仲,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毕竟正如蒙仲所言,这件事利害太大了,然而蒙仲却愿意将真相透露给他,这岂非就是信任么?

    微微点了点头,蒙仲压低声音说道:“今日,我为此询问过蒙鹜叔的态度,蒙鹜叔决定助公子章一臂之力,眼下我将这件事告诉你们,由你们自己做决定,如果你们不愿参合,我可以设法让你们回宋国……”

    “你这话说的!”

    乐进打断了蒙仲的话,略有不满地说道:“你觉得我等是胆怯怕事之人么?”

    旋即,向缭皱着眉头说道:“赵王何亲向齐国,必然对我宋国不利……那这件事还真必须插手,只是,以我等的能力,真能助公子章夺取王位么?”

    听了他的话,诸人亦是面面相觑。

    要知道,尽管他们这几个月来受赵主父亲自指点武艺,但毕竟还年轻,充其量也就只是一名赵卒实力而已——只不过是多了他们这几名士卒,公子章就能夺取王位了?这简直在开玩笑!

    听到向缭的话,蒙仲亦沉默了片刻。

    因为向缭说得没错,以他们的年纪、能力,还有于赵国的地位,想要插手赵国王王室内部的争夺,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但反过来说,倘若袖手旁观,或者逃回宋国,蒙仲对此又心中不甘——确切地说是惶恐,惶恐于公子章夺位失败,介时,一旦赵主父身亡,宋国或许就将失去赵国这个盟国。

    总而言之,无论成与不成,蒙仲都希望自己能参与这件事,为宋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这样日后才不至于后悔。

    在听了蒙仲的解释后,诸人皆微微点了点头。

    旋即,素来沉默寡言的武婴率先开口说道:“阿仲,你的思虑是正确的,如今我宋国面临危机,无论是为了国家还是为了国内的族人,我等都务必要竭尽努力,挽留宋国与赵国的盟约……虽然我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我还是愿意留下,助你一臂之力。”

    “武婴,你这话说的,你要是都起不到什么作用,那我等怎么说?”乐进笑嘻嘻地说了句,旋即对蒙仲说道:“就像武婴所说,这件事我等不能回避,否则,日后宋国必遭大祸。”

    旋即,蒙遂、向缭、华虎、穆武、乐续等人亦相继开口,表示愿意留在赵国,跟蒙仲、蒙鹜二人一同协助公子章。

    只剩下乐毅还未表态,于是乎,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乐毅。

    此时,蒙仲亦看着乐毅说道:“阿毅,如我方才所言,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完全不必牵扯其中,只希望你能保守……”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乐毅给打断了。

    他目视着蒙仲等人,诚恳地说道:“哪怕是为了回报你们对我的信任,我也愿意帮助你们。……我虽然出身中山,但宋国才是我子姓乐氏的祖籍所在,我也不希望它像中山国那样覆亡……”

    蒙仲等人闻言大喜,一时间,或有人搂住乐毅,或有人拍拍后者的背部,尽显亲近。

    在一番打闹后,诸人这才平静下来,此时,向缭重提了方才的疑虑:“阿仲,虽然事情定下来了,但我实在疑虑,单凭我等仅有的力量,如何能……提供助力?”

    “静待时机。”

    蒙仲低声说道:“对于公子章与田大夫的意图,其实赵主父是清楚的。……据我观察,赵主父似乎后悔于将王位传给赵何,是故最近一直与公子章亲善……难道你们不曾想过,近几个月,为何赵主父会尽心尽力地教授我等武艺么?”

    “你是说……”向缭好似想到了什么。

    “想来赵主父并不打算仅仅用我等为近卫。”乐毅看了一眼蒙仲后说道,这个疑问,他早前就对蒙仲提及过,只是当时蒙仲没有正面回答,没想到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

    朝着乐毅点了点头,蒙仲压低声音说道:“是故,我等要做的事很简单,即把握住赵主父给我们的每一个机会,取得军职,掌率军队……赵主父会给我们机会的,只要我们能把握住。”

    众人闻言点了点头。

    商议完毕后,蒙仲让乐毅、蒙遂二人去代为值守,而他则带着蒙虎回到这间小殿,将方才的话再告诉蒙虎。

    正如他所料,蒙虎对于赵国内争不内争什么的毫不关心,并且他的脑袋也不擅长去思考这件事对宋国的利弊,他只是大大咧咧的告诉蒙仲,只要蒙仲做出决定即可,毕竟他们三个族兄弟幼年时就曾许下同甘共苦的承诺。

    次日,赵主父在中午用饭时,才见到蒙仲、蒙虎二人来代乐毅、蒙遂二人的班。

    也不知怎么着,赵主父在盯着蒙仲看了半响后,忽然随口说道:“蒙仲,你的眼神变得不同了。”

    “眼神?”蒙仲不是很明白。

    只见赵主父喝了一口酒,平静地说道:“初见你时,你眼中并无几分锐色,以至于我一时没有看出,你竟然是一名在战场上杀过人的优秀士卒,直到你杀死那头鹿,鹿血溅在脸上而面不改色,我才隐约察觉到。而今日的你……”

    他转头看向蒙仲,看着后者的双目,平静地说道:“而今日的你,眼神极为锐利,让我想到了以往狩猎时遇到的那些野兽,那些凶猛的野兽在捕捉猎物时,大概就是你这种眼神。……究竟是什么事,让你的眼神发生了这样的改变呢?”

    蒙仲被赵主父的话说得有些发懵。

    他转头也让蒙虎瞧了瞧,但蒙虎却摇了摇头,表示没有看出什么。

    见到这一幕,赵主父轻笑着说道:“我这一生所见之人无数,岂会看不出来?”

    “那是好还是不好呢?”蒙仲姑且顺着赵主父的话说道。

    只见赵主父深深看了几眼蒙仲,旋即微笑说道:“这是相当好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当年,当年我父赵肃侯过世,诸国借悼念之名试图瓜分我赵国,我曾在邯郸王宫内的一口池子旁暗自发誓,发誓守护国家,为此不惜一切,当时我看到自己的眼睛,就跟你今日一般,这是人在有所觉悟……”

    正说着,忽然殿外有一名赵卒走入,抱拳禀告道:“赵主父,邯郸有使者至。”

    在经过赵主父的允许后,便有一名目测四十余岁的男子走入殿内,拱手将一封竹简递给赵主父。

    赵主父摊开竹简瞅了两眼,便将那名使者打发了。

    待那名使者离去后,赵主父目视着手中的逐渐,轻哼一声。

    见此,蒙仲好奇问道:“是不好的消息么?”

    只见赵主父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淡淡说道:“邯郸欲设宫筵庆贺我赵国覆亡中山,请我回邯郸……”

    说到这里,他负背双手微微吐了口气,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平淡说道:“我欲伐齐国的消息走漏了,被邯郸那边知晓了。”

    蒙仲愣了愣,旋即询问道:“那邯郸的宫筵……”

    只见赵主父冷笑一声,一双虎目中闪过几丝厉色。

    “我赵雍,从来不惧于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