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章:决定

    回到中山王宫后,蒙仲将田不禋的话告诉了蒙虎、蒙遂等一干小伙伴,包括乐毅他也没有隐瞒。

    当然,蒙仲将田不禋话中那段「欲代赵何而王」的话给省略了,毕竟这件事可大可小,蒙仲虽然信任他这群小伙伴,却也担心他们无意间将公子赵章与田不禋的意图透露出去,引起滔天大祸。

    然而正因为隐瞒了这些,一干小伙伴们根本不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杏——他们可能以为只是单纯地投奔公子赵章而已。

    想来想去,蒙仲还是认为应该与蒙鹜商量一番,毕竟后者乃他蒙氏一族的少宗主,似这种事关蒙氏一族、甚至事关宋国的大事,他理当与蒙鹜商量。

    只可惜蒙鹜目前仍在沙丘行宫一带,蒙仲暂时没有得到机会。

    待等到十月前后,赵国对于中山境的掌控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见此,宋国使者李史求见了赵主父,按照宋王偃的意思,重提「赵宋伐齐」之事。

    于是,赵主父便召集了公子章、赵袑、牛翦、赵希、李疵等将领,商议此事。

    公子赵章当然是支持「赵宋伐齐」的,毕竟他最倚重的幕僚田不禋就是宋国的遣臣,毫不夸张地说,他需要宋国的支持才能从赵王何手中夺回王位。

    至于其余赵袑、牛翦、赵希、李疵等赵将,却态度不一。

    值得一提的是,赵袑、赵希二人是赵氏王族子弟,而牛翦、李疵则是赵主父的爱将,前者被赵主父授予统帅赵国骑兵的权利,后者则常年坐镇在曲阳,在曾几何时,这四位赵将皆对赵主父的话言听计从,可现如今,他们却提出了异议:

    赵袑、赵希二人表示,他赵国的首要是覆亡中山国,如今目的已经达成,理当知会邯郸,而不是立刻展开与齐国的战争。

    李疵则表示目前当以继续稳固中山的民心为主,不可轻易再与齐国开战。

    唯独牛翦,他在商议时一言不发,也不晓得此人是愿意服从赵主父的命令,还是另有打算。

    总而言之,整场会议只有公子赵章坚定不移地支持联合宋国讨伐齐国。

    当时蒙仲就伺立于赵主父身边冷眼旁观着这场军议,在有对比的情况下,对公子赵章有了几分好感——尽管他很清楚赵章这么做也只是为了得到宋国的帮助,但至少他还愿意与宋国携手不是么?

    就在诸将争议不下时,赵主父沉声说道:“诸位,赵宋同盟,乃是我于近三十年前签署的盟约,我与宋王偃相约共同抗击齐国,而后,我赵国五伐中山,宋国每每皆陈兵于宋齐边界,今日,我赵国终于覆亡中山,焉能罔顾宋国的贡献?……难道我赵人,乃无情无义之辈么?”

    见赵主父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了,在场诸将唯有保持沉默。

    此时,赵主父转头对宋国使者李史说道:“尊使,请回覆宋王,使赵宋两国相约共击齐国,宋国起兵之时,便是我赵国伐齐之日!”

    听闻此言,宋国使者李史拱拱手,一脸欢喜地说道:“赵主父仁义,在下当即回国将这个好消息告知宋王。”

    赵主父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在此期间,蒙仲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在他看来,赵主父在赵军中仍有不少威望,只至少在他力排众议决定讨伐齐国后,那几名对此存有疑虑的赵将都不再说话,但反过来说亦能看出,赵主父对国家、对军队的掌控力正在逐步消减。

    数日后,赵主父任命李疵暂守中山,等待邯郸那边派治理的官员前来接任,而他自己,则带着公子章、赵袑、牛翦、赵希等人,率领军队返回沙丘行宫。

    此时,蒙仲终于有机会见到蒙鹜,将田不禋的话告诉后者。

    在二人的一次谈话中,蒙鹜在听罢了蒙仲的转述后深深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蒙鹜万万没有想到赵国的水居然那么深。

    要知道,但凡牵扯到王族的争权内斗,那基本上就是「不得生即得死」的状况,胜则为王,败则尸骨无存。

    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田不禋的话……有几分可信?”蒙鹜皱着眉头问蒙仲道。

    “应该至少有七八分可信。”蒙仲回答道。

    他仔细分析过田不禋的话。

    固然,田不禋选择支持公子赵章,显然也有他自己的私心在,但整体是没有错的——说白了,他没有能力去影响赵王何,哪怕是曾经的太子赵何,因为赵相肥义不会坐视他在旁挑唆赵国的邦交,给赵国未来的君主灌输有利于宋国的思想。

    再加上有赵成、李兑等亲善齐国的赵臣在赵王何身边,以田不禋区区一名宋国遣臣的尴尬身份来说,他想要接近赵王何,简直比登天还难。

    而在这种情况下,田不禋选择了无人问津的废太子赵章,希望通过帮助赵章夺回王位,使赵国继续与宋国维持同盟,总体来说这是正确的的考量。

    关键在于这条路太艰难了,公子赵章的权势与地位,与赵王何相比实在相差太远,唯一的好消息是,赵主父现如今因为某些原因,也似乎在提高公子赵章的地位——在赵主父的帮助下,公子赵章是否能从赵王何手中夺回本该属于他的王位呢?

    说实话,蒙仲还真说不准。

    “那就协助公子章!”

    在思忖了许久后,蒙鹜咬牙说道。

    蒙仲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蒙鹜。

    似乎是猜到了蒙仲的心思,蒙鹜沉声说道:“虽然协助公子章这条路很艰难,但我蒙氏一族在赵国毫无根基,想要从赵王何手中得到爵位与封邑,那更是艰难。……更何况如你所言,赵王何偏向齐国而非我宋国,一旦他从赵主父手中接掌国政,我宋国的局势怕是会变得异常艰难,如此一来,我宋国可能因此遭难,而我蒙氏,怕也会因此失去权力与地位……”

    蒙鹜的意思很直白:他蒙氏一族的根基在宋国,如果宋国蒙难,被赵齐两国攻伐,蒙氏一族可能就会失去目前所拥有的一切,这才是最根本的。

    “我明白了。”

    蒙仲点了点头。

    当日,蒙仲与蒙鹜聊了许久,向后者确认了某些事,旋即这才告辞离去,返回赵主父身边。

    当蒙仲回到赵主父身边时,赵主父正在行宫内与公子章、赵袑、牛翦、赵希、李疵、许钧等赵国的将领吃酒。

    期间,冷不丁瞧见蒙仲悄无声息地走入殿内,接替了蒙遂的值守,赵主父双眉一挑,但并没有多说什么,以至于除了公子章与田不禋以外,其余赵将竟没有发现蒙仲。

    随后,待诸将喝完酒相继告辞后,蒙仲难免又被赵主父调侃“擅离职守”,不过调侃归调侃,赵主父也没有追究什么。

    显然,对于蒙仲的一些行为,其实赵主父是看在眼里的,包括蒙仲一次次拜访公子章与田不禋,只不过赵主父出于某些没有深究,默许了蒙仲的行为而已。

    当晚,轮到蒙仲在赵主父歇息时值守。

    趁着这段寂静的时候,蒙仲忍不住再次深思田不禋的话,以及蒙鹜对此的决定。

    说实话,尽管蒙鹜决定要介入赵国夺位内争,助公子章一臂之力,但事实上,蒙仲仍然可以置身事外,甚至带着蒙虎等人返回宋国。

    倘若他恩师庄子在旁的话,多半会建议他抽身事外,莫要插手赵国的内争,毕竟但凡王室的内争,那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旦行差踏错,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但考虑到赵国日后或有可能与齐国结盟,蒙仲又深深为宋国感到担忧。

    诚然,他对宋王偃的印象其实谈不上好,但此刻,他却不能否认宋王偃的某些言论的确是正确的。

    当初宋王偃曾对他言,若宋国不能自强,就会遭到齐国等其他国家的进攻。

    当时蒙仲还觉得这是宋王偃为了攻伐滕国的借口,但现如今,在听了田不禋讲述的那一番后,他必须承认,有时候,人必须要未雨绸缪。

    是否相助公子赵章夺取王位,其实对于蒙仲而言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如何维持赵宋同盟,毕竟赵国是宋国在中迎唯一的盟国,宋国周边的齐、魏、楚等大国,皆与宋国存在冲突,倘若最后连赵国这个盟国也失去了,宋国必然是四面皆敌的局面,到那时候,宋国如何抵挡齐、魏、楚、甚至是赵国的进攻?

    「……若有朝一日故国已不复存在,这岂非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吗?」

    蒙仲的脑海中,响起了他义兄惠盎曾经说过的话。

    确实,宋王偃也好、宋太子戴武也罢,蒙仲对于他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但不能否认,他对“宋”这个国家,仍保留着很深的感情,毕竟那是他出生的故国,在这个国家,有生他养他的故乡景亳蒙邑……

    他不能坐视宋国失去赵国这个盟国,以至于落到四面皆敌的局面,甚至于最终遭到诸国的围攻。

    『……怕是又要让夫子感到失望了。』

    深深吸了口气,蒙仲转头看向与他一同值守的穆武,低声说道:“阿武,把阿虎他们都叫来,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

    见蒙仲神色严肃,穆武点点头,当即唤来了蒙虎、武婴、蒙遂、向缭、华虎、乐进、乐续几人,而让蒙仲稍感错愕的是,他连乐毅都喊过来了。

    该不该将这件事告诉乐毅呢?

    蒙仲有些迟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