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9章:公子赵章

    七月中旬,赵主父带着宋国使者李史,以及蒙仲、蒙虎、蒙遂等人,来到了已被赵国攻陷的中山国国都「灵寿」。

    对此万分欢喜的赵主父,下令犒赏三军,又于中山王的宫殿内邀请赵国诸将,并称覆亡中山国为“尽五伐之功”的最终胜利。

    细数这场战争的有功之士,蒙仲最近也专门了解了一番,得知攻伐中山国的功臣有公子章、赵袑、牛翦、赵希、李疵等人。

    其中,公子章即赵主父的长子赵章,惠盎叮嘱蒙仲到赵国后一定要去拜访的田不禋,就在此人身边担任幕僚;至于其余诸将,赵袑是坐镇「房子」的将领、牛翦是统率赵国骑兵的将领,赵希是坐镇「代郡」、统率胡人与代郡戎狄兵卒将领,李疵乃是坐镇「曲阳」的将领。

    这些人再加上此刻仍驻军在沙丘行宫一带的许钧,即赵国从第二次讨伐中山国起的全部领兵将领,他们所执掌的兵力,约已占赵国总兵力的六成左右,此时赵国尚未出动的军队,就只有驻扎在邯郸一带的,由赵主父的叔父「公子成」以及赵将「李兑」率领的军队,他二人驻军在赵魏边界,防范着魏国趁虚而入。

    除此之外,就只有卫戎邯郸的赵将「信期」。

    在赵主父宴请诸有功之士的筵席中,蒙仲见到了公子赵章与他的幕僚田不禋。

    凭目测、凭感觉,蒙仲就认为公子赵章是一个很勇武的人,与赵主父非常相像——这里所说的相像,并不单单指容貌,而是指公子赵章就像赵主父年轻时那样骁勇。

    值得一提的是,赵主父是十五岁时登基为赵君,而赵章,也是在十五岁时被父亲赵主父带往战场,参与赵国进攻中山国的第二次讨伐。

    当时的赵章,年仅十五岁就统率中军万余人,在一场战役中,先后攻陷中山国的鄗城、石邑、封龙、东垣四座城池,着实称得上是一员少年虎将。

    而现如今,赵章已有二十四岁,但勇武丝毫不减当年,此番赵国讨伐中山国,他仍然夺下首功。

    说实话,似这般勇武有能力的赵章,蒙仲实在想不通赵主父为何不传位给他,而传位给看似柔弱的赵王何。

    至于赵章身边的幕僚田不禋,蒙仲亦仔细观瞧,他给蒙仲最深的印象,即此人嘴唇上那两撇小胡须,再加上此人笑眯眯时的模样,颇有些符合蒙仲心中“谄媚奸臣”的形象。

    当然,人不可貌相,倘若田不禋果真只是一名“谄媚奸臣”,他如何有资格成为宋国的遣臣,且义兄惠盎亦叫蒙仲到赵国后前来拜访呢?

    筵席散了后,蒙仲将喝得酩酊大醉的赵主父扶到宫殿深处歇息,托付武婴、蒙遂诸人以及其余赵国的近卫照顾赵主父,而他自己,则带着义兄惠盎的书信到城内的军营,请见了公子赵章与幕僚田不禋。

    此时,公子赵章与田不禋刚刚回到城内的军营帐篷,前者正兴致勃勃地与后者谈论“赏赐”的事,因为在今日的庆功筵席中,从赵主父的话中可以听出,他似乎要重重赏赐赵章,这让赵章十分欢喜。

    二人正聊着,忽然有士卒来报:“有主父的近卫蒙仲,请见公子与田大人。”

    赵章与田不禋对视一眼,均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蒙仲……是何人?”赵章感觉自己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听闻此言,田不禋亦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但最终,赵章还是在帐内召见了蒙仲,待见到蒙仲,他与田不禋这才回忆起,原来这名看似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近卫,正是筵席期间坐在赵主父身后小案上的那名近卫——记得当时赵章与田不禋还很惊疑,惊疑于这名近卫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在那样的场合,被赵主父赐座。

    “你就是主父身边的近卫蒙仲?”

    在上下打量了几眼蒙仲后,赵章带着几分倨傲问道:“你来找我,有何贵干?”

    蒙仲闻言抱拳说道:“回禀公子,其实在下找的是田不禋田大夫。”

    “找我?”

    田不禋有些惊讶,摸着胡须细细琢磨着蒙仲那声“田大夫”的称谓,因为他在赵国目前还并无爵位,他忽然心中一动,好奇地猜测道:“足下莫非是……宋人?”

    『这个田不禋,才思很敏锐啊。』

    蒙仲心中评价了一句,旋即从怀中取出义兄惠盎的书信,双手递给田不禋道:“在下此行来赵国前,我的义兄曾将这封书信予我,让我到赵国后前来拜访田大夫,几经周折,今日才终于见到田大夫。”

    “……”

    田不禋惊讶地看了几眼蒙仲,上前接过蒙仲手中的竹简,摊开后仔细看了一眼,旋即,他惊讶而欢喜地说道:“你的义兄,竟然是惠盎惠大夫,哈哈哈,这可真是……”说着,他亲切地拍拍蒙仲的臂膀,旋即转头对赵章说道:“公子,这位少年值得信赖。”

    听闻此言,赵章眼中的倨傲、怀疑之色逐渐褪去,因为在田不禋的介绍中,这名叫做蒙仲的少年,乃是宋国重臣惠盎的义弟,这就意味着对方是自己人,当然不必防范过甚。

    这不,赵章立刻吩咐士卒准备酒菜,款待蒙仲。

    在此期间,田不禋对蒙仲说道:“田某当年还在宋国时,承蒙惠大夫照拂,无以为报,你既然是惠大夫的义弟,田某托大,姑且就唤你阿仲……”说着,他好奇问道:“阿仲,你怎么会在主父身边担任近卫?”

    蒙仲闻言如实说道:“此番小弟等人前来赵国,最初是因为义兄希望我到赵国增涨些见识,但我蒙氏一族的宗主,则希望让族人能在赵国立足……”

    由于田不禋乃是宋国的遣臣,且一定程度上得到惠盎的信任,因此蒙仲亦没有隐瞒的意思,如实将此行的目的告诉了田不禋,无非也就是「增涨见识」、「使蒙氏能在赵国取得爵位」,顺便加固赵宋两国的盟约。

    听到这些话,赵章与田不禋对视一眼:这确实是自己人。

    原因很简单,因为赵章虽然是赵主父的长子,但国君的位置却没有轮到他,而是传给了他的弟弟赵何,这就使得赵章在赵国的地位不高不低,十分尴尬。

    因此,赵章与宋国派来的遣臣田不禋一拍即合,希望由后者辅佐他夺回本该属于他的王位,倘若这件事能够成功,赵章会任命田不禋作为赵国的国相作为回报——单单这一点,赵章就能得到田不禋,甚至是田不禋背后整个宋国的支持。

    而在这种情况下,抱持着「增涨见识」、「使蒙氏一族出仕赵国」、「加固赵宋同盟」目的而来的蒙仲,岂不就是自己人么?

    既然利害一致,赵章与田不禋,也就与蒙仲聊的越来越投机,没过多久,就连赵章亦亲近地称呼蒙仲为阿仲——谁让蒙仲乃是宋国重臣惠盎的义弟呢。

    聊着聊着,赵章忽然问道:“阿仲,你既跟着贵国的使者李史大人到过邯郸,想必也见过我赵国如今的君主吧?你对他有何评价?”

    蒙仲如实地将他见到赵王何的情形与赵章、田不禋二人说了一遍,旋即摇摇头说道:“虽然见过一面,但赵君沉默寡言……我暂时难以判断。”

    赵章点点头,旋即又问道:“那凭你的感觉,我与赵何,谁更优秀?”

    『才刚见面就问这样的问题?』

    蒙仲微微皱了皱眉,在想了想后,客观地说道:“以目前看来,赵君稚嫩,不及公子勇武。”

    赵章听了很是高兴,哈哈大笑着喝了一碗酒,旋即带着几分怨恨说道:“君主之位,本该由我继承,可恨「吴娃」从中挑拨,使我母亲早逝,更使我失去太子之位……”

    “公子,您喝醉了。”田不禋平静地劝道,不过倒不是很在意赵章的这番话被蒙仲听到,毕竟从方才的对话中,他逐渐发现蒙仲的想法很成熟,似这般知晓利害的人,自然不会随意透露赵章的话。

    “田大夫,不知公子口中的「吴娃」所指何人?”蒙仲好奇问道。

    “你乃惠大夫义弟,若不嫌弃,唤我一声阿兄即可。”田不禋笑着捋了捋他两撇小胡须,旋即低声解释道:“吴娃,即赵何的生母。”

    经过田不禋的解释,蒙仲这才得知,原来公子章乃是赵主父册立为后的韩王宗女「韩氏」所生,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当时赵韩两国仍在亲密期,韩氏剩下公子章后,赵主父立刻将韩氏立为王后,而公子章,则成为赵国的太子。

    然而,直到赵主父得到新的宠妃「吴娃」,这一切都改变了。

    吴娃此女,乃赵臣吴广的长女,据说有一日赵主父游大陵的时候,梦到有一名美丽的少女鼓琴而歌,对此女极为留恋。

    后来,赵主父将这件事以及梦中女子的容貌告诉了他的臣子们,赵臣吴广一听,感觉赵主父所形容的女子酷似自己的女儿,便将女儿「孟姚」献给赵主父——「孟」指长女,姚即指吴广出身姚姓吴氏。

    至于孟姚又为何称「吴娃」,只是因为赵主父宠爱此女,用娃这个字来形容此女的美丽。

    后来数年后,吴娃生下了赵何,她仗着赵主父的宠爱,多番在背后说韩后与太子赵章的坏话,几番下来,赵主父便对韩后与太子赵章心生不悦,于是废王后韩氏与太子赵章,立吴娃为后,立赵何为太子——事后赵韩两国的关系恶化,韩国再次回到了魏、齐的阵营。

    大概是三年前,吴娃过世,她在临终前恳求赵主父将王位传给她的儿子赵何,使她能在生命终结之前看到儿子继承赵国。

    赵主父宠爱吴娃,便同意了她的恳求,在自己身体仍然健朗的情况下,就将王位传给了赵何。

    所以说,赵何的太子之位与王位,都是他母亲吴娃为他争取到的。

    而公子赵章,则是在没有犯下任何过世的情况下,就失去了太子之位,甚至是失去了继承国君位置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