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8章:七月

    『PS:最近才发现,继《大魏宫廷》之后,《妻乃上将军》居然也有听书了,与起点的合作方也是『喜马拉雅FM』。演播者是一位叫做「胤曦阁阁主」的姑娘,女声哟,而且声音很好听哟~最让作者吃惊的是,演播时居然还有配音,比如拔剑、马嘶,相当厉害。有兴趣的书友不妨去试听看看。』

    ————以下正文————

    在周围众人的哄笑中,蒙虎恼羞成怒了。

    呸呸两声吐出嘴里的泥土,硬生生拉住缰绳,试图强行坐上那匹战马的马背。

    世人都说马通人杏,其实倒也不假,世上的动物与野兽,其实有一些都能感觉到人的“善念”与“恶念”,这是动物“趋吉避凶”的本能。

    方才蒙仲尽可能释放自己的善念,所以那匹战马对他并无防备,愿意让他坐在马背上,而如今,蒙虎那粗暴的动作,却让另一匹战马感到了惊慌与不安,以至于被蒙虎强行坐上马背后,这匹马疯狂地乱跳乱蹬,试图将蒙虎再次从自己马背上甩下来。

    然而蒙虎却死死抱着这匹马的脖子。

    “倒了,要倒了……”

    在周围诸人略带慌乱的声音中,那匹战马横着倒在了地上,连带着蒙虎亦摔在地上,可即便如此,蒙虎仍然死死勒着战马的脖子,与它在地上扭打,试图强行使其屈服。

    赵雍看乐了,笑着对身边的兵将道:“此子日后定是一位猛士啊!”

    最终,在折腾了足足有半刻辰后,那匹战马终于打着响鼻不动弹了,旁边有赵卒提醒蒙虎道:“小子,你不必再勒着它了,它不会再反抗你了。”

    见此,蒙虎这才将手松开。

    果然,当他再次尝试骑乘的时候,那匹马再没有反抗。

    然而,看着蒙虎得意洋洋骑在马背上的样子,武婴、蒙遂、向缭等人却是不屑地撇了撇嘴。

    因为蒙仲前前后后只花了几十息的工夫,而蒙虎却花了近一刻时,还弄得满身污泥,好不狼狈。

    在这种对比下,诸人当然会选择蒙仲的那种方式,而不是向蒙虎学习。

    果不其然,按照蒙虎的方式,众人很快就顺利骑上了马背,而此时,赵主父亦离开了座位,翻身骑上一匹战马的马背,亲自教授诸人骑乘的要领。

    由于此时的马镫是单边马镫,是用来让人借力上马的,并非是骑乘时可以借力的马具,因此在骑乘战马的时候,骑士需伏在马背上,用双腿腿部的力量夹住马腹,这样才能避免在战马飞奔的途中被甩落下来。

    这是当世的骑士所要面对的最大考验,也是训练骑兵最不易的地方。

    从缓行而奔驰,蒙仲等人尝试了一个下午,这才勉强掌握了骑术,而代价就是臀部被马背硌地近乎麻木,而双腿内侧,更是被马腹摩擦地生疼,以至于当他们下马走路时候,感觉胯骨剧痛难忍,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让赵主父与在旁的赵卒们哈哈大笑。

    足足学了三日骑术,蒙仲等人这才稍稍熟悉,于是赵雍便带着他们到周围狩猎。

    由于有赵卒帮忙驱赶猎物,因此,赵雍一行人很快就遇到了几只鹿。

    见此,赵雍也不急着射箭,勒住马缰转头对蒙仲说道:“蒙仲,让我看看你的射术。”

    于是,蒙仲便拉弓搭箭,在隔着约二十余丈的情况下,朝着远处的几只鹿射了一箭。

    不得不说,骑在马背上射箭的感觉,与站在平地上或站在战车上的感觉大不相同,因为胯下的战马会因为呼吸而使马背、马腹有所起伏,这就大大影响了骑士在射箭时的精准度。

    这不,一连三箭,蒙仲都没能射中佣处的鹿,反而将那几只鹿吓跑了。

    对此,蒙仲亦颇为尴尬。

    但赵主父却毫不意外,他教授蒙仲道:“骑射,与立射不同,你还需考虑你胯下战马的气息。战马的气息起伏是有规律的,牢记这个规律,让自身与战马融为一体,便能射中目标。”

    正说着,那几只鹿又被远处的赵卒驱赶了回来,于是他拍拍蒙仲的手臂又说道:“来,再试一箭。”

    “与战马融为一体?”

    蒙仲仔细琢磨着赵主父的话,用庄子传授他的方式调整了气息,旋即拉弓搭箭,瞄准了远处的猎物。

    “噗——”

    只见一声弦响,远处有一只鹿那腹部偏后的位置,登时中了一箭。

    然而那只鹿并未毙命,受了伤的它,慌不择路的逃向远处。

    “好!”

    赵主父抚掌称赞,旋即,他笑着对蒙仲道:“可惜并未使其一箭毙命,现在你需要追上它,将其射毙。”

    说罢,他们追着这只鹿跑出了大概数里地,这才再次得到了射击的机会。

    此时,赵主父对蒙仲说道:“这次瞄准他的头部,一击射毙。”

    蒙仲点点头,拉弓搭箭,聚精会神地瞄准猎物,然而射出的箭矢却与预期的稍有出入,只是命中了那只鹿的脖子。

    可即便如此,脖子亦是要害,以至于那只鹿再逃出约百余丈后,便一头栽到在地,不过从它腹部仍在上下起伏来看,它还未毙命。

    见此,赵主父便将一柄短剑递给蒙仲,轻笑着说道:“那是你的猎物,你去杀死它。”

    蒙仲依言骑马来到了那只鹿身边,翻身下马,单膝跪蹲在后者身边,用短剑抵着那只鹿的咽喉,看着它尚于转动的双目。

    “噗。”

    利刃刺入鹿的咽喉,它剧烈挣扎了几下,旋即不动弹了。

    此时,赵主父驾驭着战马来到蒙仲身边,见蒙仲脸上溅到了几许鲜血却面不改色,心下暗暗点头。

    事后,蒙仲用布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再次翻身上马。

    而此时,赵主父低声询问蒙仲道:“你杀过人对么?在什么时候?”

    蒙仲如实说道:“在我宋国攻伐滕国的时候,我曾杀死了四名滕国的士卒……”

    目视着蒙仲的双目许久,赵主父赞许地说道:“你是优秀的士卒,我开始相信你能保护好我。”

    正如蒙横、蒙珉当初所说的,是否敢杀人,这是当代成为一名士卒的第一道考验,不敢见血的人,哪怕武艺再高,也谈不上是一名合格的士卒。

    在考验过蒙仲后,赵主父又开始考验武婴、蒙虎、蒙遂等人,而在此期间,他亦施展了他的射术。

    不得不说,赵主父不愧是推动胡服骑射的赵国君主,他的射术比之蒙仲不知要高明多少,被他盯上的猎物,往往都是一箭毙命,而不像蒙仲,两箭射中那只鹿却还不能将其击毙,最后还得借助短剑将其杀死。

    然而让赵主父有些意外的是,蒙仲在杀死那只鹿后,就不再射击猎物。

    于是他好奇问道:“一只鹿就能让你满足吗?”

    蒙仲回答道:“是的。……我的恩师庄夫子曾教导我,人为果腹而杀死野兽充饥,此谓之「天理」;如今我已经得到了一只鹿,足够我吃用几日,倘若贪心不足,仍奢望得到更多,此即「人欲」,人不应当为了自己的人欲而滥杀。”

    听闻此言,赵主父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在深深看了几眼蒙仲后,点点头说道:“不愧是圣贤之言。”

    说罢,他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于是,赵主父与蒙仲等人便返回了沙丘行宫,并且将所得的猎物分给了营内的将士一部分。

    期间,有跟随前往狩猎的赵国将领「许钧」询问赵雍道:“主父,您似乎很器重那名叫做蒙仲的少年?”

    赵雍捋着胡须说道:“此子是一个很有迎则的人,既不懦弱,亦不滥杀,心中有勇而不刻意彰显勇武,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其他几名少年呢?”许钧又问道。

    赵雍想了想说道:“其余诸子,以蒙虎最具勇气与胆略,但行事稍显鲁莽;其次武婴,此子老成,虽具勇力却欠缺像蒙虎那样的勇气。至于其他……”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暂时还不是很了解。

    许钧点点头说道:“主父所言极是。……或许这些少年,日后将成为我赵国的栋梁之才。尤其是您看重的蒙仲,他的年纪与君上相仿,说不定日后会成为辅佐君上的重臣。”

    听到这话,赵主父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但仍然轻笑着点了点头。

    『辅佐君上……么?』

    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许钧,赵主父暗自捏了捏缰绳。

    此后整个六月,赵雍亲自教导蒙仲、蒙虎、武婴、华虎等人,教授他们骑术、剑术、射术。

    对此,军营的赵国兵将都感觉颇为惊讶。

    而赵雍则笑称,他教授诸子武艺,只是为了解闷,打发时间。

    于是赵将许钧等人恍然大悟。

    一直等到七月中旬,前线战场传来捷报,言赵雍的长子「公子章」,以及赵将赵袑、牛翦、赵希、李疵等人,联合攻打中山国的国都「灵寿」,即将攻破城池。

    见此,赵主父便带着宋国的使者李史,以及蒙仲、蒙虎、蒙遂、武婴等少年近卫,前往中山国,希望能亲眼目睹他赵国攻灭中山国的一幕。

    毕竟,讨灭中山乃是他亡父赵肃侯毕生的夙愿,直到他这一代,他赵国才完成了赵肃侯的心愿。

    七月下旬,赵雍带着蒙仲等人抵达灵寿。

    而此时,他的长子「公子章」,已与其余赵将一同攻破了灵寿,俘虏了中山王「尚」。

    赵王何三年七月,赵国覆亡中山国。

    至此,赵国终于可以毫无顾虑地与齐国抗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