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7章:六月

    摇身一变,蒙仲、蒙鹜一行人成为了赵国的兵将,连带着武婴、蒙虎、蒙遂、向缭等小伙伴,亦被编入了赵主父的近卫,仿佛这位赵主父信任宋人多过信任本土的赵人。

    六月初六,已授予「舆司马」军职的蒙鹜,到沙丘行宫外的军营报到,开始了他作为一名赵国将领的经历,而蒙仲等人,则作为近卫跟随在赵主父身边。

    包括蒙仲在内,一群小伙伴从未有过成为某位大人物贴身近卫的经历,感觉颇为新奇,但又不知作为近卫该负责哪些,或者掌握那些本领。

    “主父,身为近卫,不知该负责哪些事物呢?”

    蒙仲好奇地询问赵雍。

    赵主父笑着说道:“只需保护我即可。”

    但说实话,这个回答很是敷衍,因为赵雍身边原本就有保护他的近卫,那些可都是赵国的精锐之士,虽说蒙仲、蒙虎、武婴、华虎等人自幼学武,但在那些赵国锐士面前,却也讨不到什么便宜,毕竟对方那可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兵卒。

    明明有那样精锐的士卒,还需要他们保护吗?

    犹豫了半响,蒙仲还是没有问出心中的疑问,因为他跟这位赵主父还不是很熟悉。

    当日下午,赵主父亲自测试了蒙仲等人的武艺,他吩咐士卒准备了几根长短不一的细木棍,两端都用布包裹,蘸上小麦磨成的面粉,让蒙仲等人自己选择一种趁手的“兵器”与他较量,以此来测试诸人的武艺水平。

    起初,包括蒙仲在内,诸子对此有所不安,毕竟他们的对手乃是这位赵主父,但在这位赵主父的宽慰下,诸人渐渐能放下心中的不安,将自己的本领逐渐展现出来。

    经过赵主父的测试,在诸人当中,就数武婴、蒙虎、华虎三人最具天赋,用赵主父的话说,这三人力气大、劲道沉,乃是习武的好胚子。

    但他最看好的却还是蒙仲,因为蒙仲是唯一一个能在他身上留下“白点”的人,换而言之,倘若彼此都使用兵器的话,蒙仲已能够伤到他。

    原因就在于蒙仲懂得“思考”,会用一些虚假的招数来欺骗他,不想其他诸人那样“直来直去”,每每都被赵主父轻松挡下。

    “你的武艺,是家族里教授的?”

    赵主父惊讶地询问蒙仲。

    蒙仲摇了摇头说道:“家族内教授的武艺,与阿虎、阿遂他们一般无二,只是我瞧主父与他们较量的过程,知主父武艺精湛,直来直往的招数不能见效,遂想到了兵法所言的「虚虚实实」,侥幸见效。”

    “你还读过兵书?”赵主父更加惊讶了。

    经过询问,赵主父这在得知,原来眼前这位年仅十五岁的少年,竟然读过《太公兵法》、《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吴起兵法》、《司马兵法》等兵家著作。

    惊讶之余,赵主父忍不住感慨道:“似你这般年纪,难得有翻阅这诸多兵法的。”

    在赵主父的赞许下,蒙仲的反应却很平静,他如实地说道:“并非是同龄之人很少有像我这般观阅诸多兵法的,而是因为我的老师乃是庄夫子,他的收藏中有诸多的兵法……”

    的确,在这个年代,以竹简载言的书籍,颇为稀罕贵重,它一般在垄断在贵族阶层手中,寻常的平民子弟,根本没有机会接触,而蒙仲,也只是因为他的老师乃是庄周庄夫子,而庄周庄夫子收藏了天下诸多的书物,这才使蒙仲有机会接触这些。

    在这件事上,就不得不称赞儒家的圣人孔子,因为正是这位孔圣人打破了此前「大贵族垄断知识」的局面,使小贵族以及平民子弟亦有机会接触知识与学问,否则,世人将更加愚昧。

    相比较孔夫子那些所谓君子的空洞言论,这才是他为世俗带来的巨大改变,影响了后来的整个天下。

    见蒙仲受到称赞后毫无骄傲之色,赵主父点点头,由衷地称赞道:“观你这名弟子的德行,我就能知晓你的老师庄子是一位怎样的圣贤。……不愧是道家的圣贤。”

    此后,赵主父便跟蒙仲聊起了兵法的事。

    正如蒙仲所猜测的,赵主父跟宋王偃一样,都是崇尚武力的君主,其原因就在于他当初刚刚继位的时候,赵国曾遭受非常艰难的危机,甚至于险些要被灭国。

    他笑着对蒙仲说道:“我初继位时,是跟你一样的年纪。那时,亡父肃侯(赵肃侯赵语)过世,魏国的魏惠王魏罃尚于世,他纠集了魏、秦、楚、燕、齐五国,五方各带一军兵马前来参加亡父的葬礼……”

    蒙仲静静地听着,赵国的这段历史,他在向惠盎请教「赵宋之盟」时就已经了解过。

    起因就在于赵主父的父亲赵肃侯赵语,当时魏国已经逐渐开始衰败,三晋时而联合,共同对抗秦、楚、齐,时而又内部厮杀,在这样紧张混乱的局势下,赵肃侯赵语改变了此前「魏、赵、韩」的三晋顺序,取代曾经的魏国,成为三晋的主导国,并与魏、楚、秦、燕、齐等国连年恶战而不处下风。

    其实在那时,赵国就已经冉冉崛起了。

    然而在赵肃侯在位二十四年的时候,这位年近五旬的雄主便过世了,于是魏惠王魏罃得见机会,邀请齐、楚、秦、燕四国,试图瓜分赵国——三晋中唯独韩国,由于赵肃侯生前让赵雍迎娶了韩女而妻,故而并未加入这次针对赵国的战争,想来还在观望阶段。

    那时,赵雍作为新君才年仅十五岁,他在其先父重臣肥义与叔父「公子成」的帮助下,先是加固与韩国的盟约,再将刚刚驱逐剔成君没几年的宋君戴偃亦拉拢到赵国这边,又先后贿赂了越国攻伐楚国,贿赂娄烦攻伐燕国与中山国,形成了「赵韩宋三国」迎战「秦魏齐」的局面,终于化解了这次的亡国之危。

    这让魏惠王魏罃意识到赵肃侯“后继有人”,终于放弃了瓜分赵国的意图,带着儿子魏嗣亲自来到赵国恭贺赵雍继位,至此,三晋之首从魏国过渡到赵国。

    尽管这段历史蒙仲已经从惠盎那边听过一回,但从作为当事人的赵主父口中得知,却是另有一番滋味,毕竟对于当时赵国所面临的凶险,惠盎所了解的远远不如作为当事人的赵雍。

    于是他由衷称赞道:“赵主父确实无愧世人所称的‘雄主’评价。”

    赵主父闻言哈哈大笑。

    六月初八,赵雍显在沙丘行宫住得烦闷,便有意带着蒙仲等人外出狩猎。

    因此他事先询问蒙仲道:“你等可参加过狩猎?”

    蒙仲点点头。

    由于当世仍普遍采用「射礼」,并将射礼视为衡量一个人品德的标准,因此,射术可以说是每一名贵族子弟必须掌握的本领,哪怕是平民,只要他想得到他人的重视,也必须掌握这项本领。

    因此,射术对于蒙仲这些家族子弟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然而赵主父却笑着摇头道:“我赵国的狩猎,与你所知的狩猎不同。……我赵国是以骑射狩猎。”

    骑射,顾名思义,即骑在战马上用弓箭狩猎,相比较站在平地上、站在战车上射箭,这难度提高的可不是一星半点——首先你得会骑马。

    由于蒙仲等人都不会骑马,于是当日赵雍便放弃了外出狩猎的打算,带着蒙仲等人来到行宫外的军营,教授蒙仲等人骑术。

    反正狩猎也好,教授蒙仲等人骑术也罢,都是他用来打发时间的,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大约是晌午前后,赵雍与蒙仲等人用过午饭,便来到了军中,吩咐军营内的士卒分出几匹战马来,让蒙仲等人尝试骑乘。

    不得不说,经过驯养的战马,虽说其实已变得温顺,但由于它体格的关系,一般人看到多少还是有点畏惧的。

    蒙仲与蒙虎还好,因为他们参加过宋国与滕国的战争,对于战马已有不少经验,但武婴、蒙遂、向缭、华虎等人,却是首次近距离接触战马,显得有些惶恐不安。

    “蒙仲、蒙虎,你二人对战马并不陌生,就先去试试吧。”

    赵雍笑着说道,同时命人搬来了一张矮桌,坐在草席上,看着诸子尝试骑乘战马。

    说实话,蒙仲对战马确实不陌生,可他从未尝试骑在战马上,更别说他对面前那几匹战马的习杏都不了解。

    好在他看过的杂书中,也有一些关于驯养野马的记载,于是,他摒弃杂念,缓缓地一步一步走向他所挑中的那匹马,先是轻轻抚摸战马的头,待后者转过头来与他对视时,又在尽量表现出友善的情况下,伸出手让它舔了舔手心,然后再抚摸战马的马鬃,直到这匹战马“舒服”地打了几个响鼻后,这才踩着左边的单边脚蹬,翻身跃上了马背。

    一次成功!

    “精彩!”

    赵主父在不远处抚掌称赞。

    说实话,军营内的战马,都是经过人为驯养的,早已失去了大部分野杏,但从蒙仲的举动中就能看出,这个少年懂得如何与战马亲近。

    这不,明明是彼此陌生的人与马,但在蒙仲翻身上了马背后,那匹战马却显得颇为“安静”,只是踩踏着四蹄,毫无惊慌之色。

    或许有人会问,如果马儿惊慌又会怎样呢?

    喏,看看蒙虎那边就知道了。

    “啊——”

    在一声略带惊慌的叫声中,蒙虎被他选择的那匹马甩下了马背,悲催地摔在泥地上,啃了一地的泥土。

    顿时间,赵主父与周围的赵军士卒哄堂大笑。

    就连蒙仲、蒙遂、武婴等人,亦看着蒙虎那狼狈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