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0章:战后

    『PS:今天睡醒后,要带着家人跟别人烧烤活动,怕回来后太疲倦耽误码字,所以熬夜肝两章先发上来,另外求推荐~』

    ————以下正文————

    次日上午,军司马景敾派来了一队士卒,带走了滕虎的尸体。

    蒙仲远远地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昨晚,动手了么?”

    这声音蒙仲太熟悉了,但熟悉中又隐隐有些陌生——曾经的蒙虎,向来嬉皮笑脸,很少会使用这种凝重的语气。

    显然,是因为父亲的死亡,让蒙虎这个少不更事的孩子亦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没有。”蒙仲如实说道:“他是因为伤势过重而死的。”

    “为什么?”蒙虎皱眉看了一眼蒙仲,带着几分不悦说道:“为什么不下手?”

    转头看了一眼蒙虎,蒙仲目视着远去的车队,轻声说道:“是啊,蒙擎叔好不容易擒住了杀害我兄长的仇人,我却眼睁睁看着他因为伤势过重而死……阿虎,你会生气么?”

    “看你有什么样的理由。”蒙虎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是因为软弱,因为不忍心下手,阿仲,我会揍你的,会狠狠地揍你。”

    蒙仲闻言看了一眼蒙虎,从蒙虎严肃而认真的眼眸中,他意识到蒙虎并不是在说笑。

    长长吐了口气,他感慨道:“软弱吗?你可是亲眼看着我初阵就杀死了至少四名滕国的士卒……”

    蒙虎愣了愣,歪着脑袋想了想,旋即语气稍稍缓了下来:“那是因为什么?”

    “是我觉得没有资格吧。”蒙仲摇着头感慨道。

    “没有资格?”蒙虎不能理解。

    见此,蒙仲便解释道:“昨晚,我与滕虎有一小段的对话,通过对话我能感觉出,那是一位值得被尊敬的敌国君主。……他是为了保护其国人,而我们则是为了宋国,为了完成王命,无论是他在战场上杀死我们,还是我们在战场上杀死他,都不是一件单纯用善恶对错可以定义的事。……只是因为义兄惠盎的关系,蒙擎叔将手刃此人的机会交给了我,而军司马亦默许我杀死滕虎,这算什么呢?我根本没有对滕虎造成一丝一毫的创造,并且,那种人物,也不应该死在我这种无名小辈手里,那是蒙擎叔用命换来的。”

    蒙虎闻言死死地看着蒙仲的眼睛,见后者的眼睛真诚而坚定,毫无闪躲心虚之意,他脸上终于露出了几许笑容,宽慰道:“不要那么说,如果不是你那井阑车的建议,滕虎也不会被逼到冒着危险出城的地步。……只是这样你不会感到遗憾么?错失了报仇的机会?”

    蒙仲闻言长长吐了口气,摇摇头说道:“看到滕虎落到那样下场,我心中就已没有遗憾了。兄长的仇恨,蒙擎叔也已经帮我报了。……应该说,蒙擎叔是帮我兄长,还有帮那些被滕虎所杀的人报了,至于我,本来就是局外人,夫子曾言……”

    “停停停。”

    蒙虎赶忙阻止了蒙仲:“你那些道家的话我可不想听,听得人头昏脑涨。”

    说罢,他深深看了一眼蒙仲,笑着说道:“我很高兴你不是因为临时的软弱而放过了滕虎,任其因为伤势而死。不用在意我父亲,我父亲那样顶天立地的男儿,是不屑于对一个即将死亡的人下手的。”

    说罢,他亦长长吐了口气,问道:“也就是说,我们与滕虎的恩怨了结了?”

    “唔,但我们与滕国的恩怨,却并未了结。”蒙仲颇有些沉重地说道。

    听闻此言,蒙虎轻哼道:“也快了吧?滕虎死了,滕人再无任何仰仗,相信只需再一波攻势,就能攻陷滕城。”

    “未见得。”蒙仲摇了摇头说道:“昨晚滕虎曾言,他还有两个弟弟,若他战死,则他那两个弟弟将会继承国君之位,继续领导滕人对抗我军……”

    蒙虎听得很是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呼唤:“阿仲,阿虎。”

    蒙仲、蒙虎二人转头看去,便瞧见蒙珉拉着蒙横的手臂朝着这边走来——后者似乎有点不情愿的样子。

    “族兄。”蒙仲与蒙虎抱拳行了一礼。

    蒙珉笑着点点头,随即对有些不情愿的蒙横说道:“喂,阿横。”

    只见蒙横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蒙珉,旋即看着蒙仲、蒙虎二人,在欲言又止了一番后,称赞道:“我看到你们在战场上的表现了,阿仲,你做得很好,阿虎,你也不差……”

    “还有呢?”蒙珉在旁催促道。

    听闻此言,蒙横眼中闪过几丝懊恼,但最终还是向蒙仲、蒙虎二人道了歉:“阿仲、阿虎,很抱歉,我那日将你们丢下……我当时以为你们只是软弱,但……总之,是我小看你们了,你们有能力自己迈过那一道门槛,抱歉。”

    蒙仲与蒙虎当然不会在意,因为他们也明白,族兄蒙横当时的愤怒,只是因为“怒其不争”,从本质来说,他也希望蒙仲、蒙虎能借杀死那四名滕人而迈过“杀人”的心灵上的那一关。

    而如今误会解除,彼此之间自然没有什么芥蒂。

    四人边走边聊,聊了许多,他们开始聊到了蒙仲,毕竟曾在昨日的战场上杀死了至少四名滕国的兵卒,因此蒙横与蒙珉也很担心蒙仲此刻的心情。

    说实话,由于有蒙擎、滕虎相继死亡的这件事,蒙仲还真没去细想当时被他杀死的那几名滕国兵卒——除了第一个被他杀死的滕兵,后续的他甚至都不记得,因为当时他的脑袋空白一片,只是机械般地遵照蒙鹜给予的指示,哪里还记得那么许多。

    听蒙仲这么一说,蒙珉与蒙横纷纷说道:“忘了好,忘了好,根本不用去记,记住了那些人的面貌,反而是给自己找罪受。……喝点酒,睡一觉,过几日将它彻底淡忘。”

    这是蒙横、蒙珉作为“前辈”的建议,蒙仲虚心接受。

    聊着聊着,四人又聊到了“前家司马蒙擎”,也就是蒙虎的父亲,他二人尽力地宽慰蒙虎,但蒙虎却笑着说道:“两位族兄无需安慰我,我爹是顶天立地的男儿,纵使死了,他也是轰轰烈烈的死去,昨日战场上所有的宋兵与滕兵,都会牢记我爹的名字……那是单独讨杀了滕虎的男人!”

    看着蒙虎为此自豪的模样,蒙横、蒙珉二人面面相觑。

    九月十一日,军司马景敾再次攻打滕城。

    此时,滕虎的弟弟滕耆已被滕人从齐国境内召回——滕耆原本欲前往齐国求援,没想到刚刚过了齐国的边界,便收到了兄长滕虎战死的噩耗,忍着心中的悲痛,急忙返回滕城。

    “为何不派兵救援?!”

    在滕耆返回滕城,了解了他兄长滕虎的死因后,素来温文尔雅的他,愤怒地揪住了大司马毕战的衣襟,恶狠狠地质问他。

    毕战羞愧地抬不起头来,但此时,滕耆的弟弟滕昊却解释道:“亚兄,这是兄长的命令。……兄长在离城前叮嘱过,命我等死守城池,若他不幸被宋军围困,他会自己想办法脱身,让我们切忌派兵救援,以免被宋军有机可趁,导致滕城失守……”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滕耆缓缓松开手,悲伤的说不出话来。

    在旁,墨家钜子丘量亦叹着气,代毕战解释道:“当时局势艰难,毕司马在城郭内阻挡宋军,城内……并无多余的兵力救援滕侯。”

    滕耆这才不做声了。

    片刻后,滕昊小声说道:“亚兄,兄长生前有命,若他不幸战死,你即是我滕国的君主。”

    听闻此言,滕耆深吸一口气,环视周遭的所有人。

    他知道,兄长滕虎的战死,让所有人都六神无主,他必须振作起来,代替兄长继续守护滕国。

    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先向宋军索要回他兄长滕虎的遗体,免得兄长的遗体被宋人侮辱。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派人去宋军营寨,索要兄长的遗体……”

    闻言,墨家钜子丘量主动说道:“请让我前去索回滕侯的遗体。……我墨家终归有几分薄面。”

    “那就拜托钜子了。”滕耆感激地说道。

    当日,滕国举行了简易的仪式,由滕耆继任滕国君主的位置。

    而墨家钜子丘量,则带着几名弟子来到了宋军,见到了军司马景敾。

    不得不说,对于这些墨家弟子,景敾其实相当痛恨,因为就是因为这些墨家弟子在帮助滕国,才导致他花了整整两年余都没能攻下滕国。

    但他又不敢扣下丘量,更别说将其杀害,毕竟人家是为了索要滕虎的尸体而来,倘若他将其杀害,非但天下墨家都将视他为仇寇,甚至于儒家也会指责他,攻歼他。

    期间,景敾问丘量道:“滕城可愿投降?”

    丘量摇摇头,如实说道:“滕耆亦继任滕侯之位,将继续抗拒宋军不义的战争。”

    这话气地景敾恨不得拿剑杀了丘量,但考虑到对方乃是墨家的钜子,景敾没有这个胆量,于是他对丘量说道:“请容我请示大王。”

    见此,丘量便说道:“请允许用我为质,交换滕侯的尸体,若宋王日后因此责怪司马你,丘量可以一死,平息宋王的怒火。”

    景敾被丘量纠缠的没有办法,最终同意了此事。

    大概三四日后,身在彭城的宋王偃收到了景敾的战报,这才得知滕虎已死。

    对此欣喜若狂的宋王偃,当即带着惠盎,亲率一支王师前来滕城。

    在宋王偃看来,滕虎一死,滕国便再也无法抵挡他宋国的军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