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章:攻城战(二)

    时间回溯到片刻之前,即宋军的井阑车刚刚抵达滕城城下的时候。

    此时,已经不需要滕国的弓手用火矢攻击城外的井阑车,因为那些井阑车已离得很近,因此滕国的士卒们只需将油壶与火把丢过去,直接引燃井阑车即可。

    这反而省力许多。

    但是墨家钜子丘量却注意到,在那些起火的井阑车的内部,似乎有宋兵朝着外壁泼水,以至于那些水滴滴答答地流淌下来。

    起初丘量还觉得是那些宋兵犯傻,可他逐渐发现,在宋兵于井阑车内壁泼水的情况下,纵使这架井阑车的外部仍熊熊燃烧,但火势的扩散却诡异地慢了下来。

    『因为木头吸了水,阻止了火势的扩散么?』

    丘量皱着眉头思索着,同时他的目光,则凝视着城外宋兵队伍中一些装满了木桶的战车,据他观察,那些木桶内装的似乎都是水,显然是用来防备他滕城的火攻战术的。

    『居然叫宋兵在楼车内壁泼水以阻止火势扩散……宋军内的那名公输氏子弟,很了不得啊。』

    想到这里,他便将自己的发现与猜测,通通告诉了滕虎。

    “钜子是说,宋军也防备着我方烧毁其楼车么?”

    在听罢丘量的话后,滕虎皱着眉头说道。

    “唔。”丘量点点头说道:“宋军的意图很显然,他们只求延缓那些楼车被我方摧毁,越持久就对他们越有利,倘若我等无法尽快摧毁这些楼车……”

    话音刚落,就听一旁有滕兵惊慌地叫喊道:“宋军,宋军增兵了!”

    听闻此言,滕虎与丘量转头看向城外,只见城外远处的宋军阵列中,那最后二十余架井阑车此刻亦徐徐朝着城墙而来。

    『不妙了。』

    滕虎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此刻城外,宋军还有九架井阑车,不计其数的宋兵借助这九架井阑车,源源不断地攻上城墙,促使城上的滕兵与其展开殊死厮杀,这已经是非常危急的情况了,倘若再增加二十架井阑车,滕城势必难以保全。

    『得想办法尽快摧毁所有的楼车!』

    稍一思忖,滕虎沉声说道:“我率人杀出城去,摧毁宋军的井阑车!”

    听闻此言,身边诸人纷纷劝阻。

    见此滕虎便解释道:“我观宋军的楼车,并不牢固,我只要带人杀到其楼车下,用剑砍烂其底部的绳索,那些楼车势必会像之前那几架一般,顷刻间崩塌自毁。”

    但以毕战为首的滕国兵将还是竭力劝阻滕虎,毕竟宋兵人多势众,倘若滕虎率军杀出城外,或有可能被宋兵包围,到那时候,滕虎固然难以幸免,而滕城亦保不住。

    在争论中,就听滕虎不耐烦地喝道:“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众人闻言沉默,旋即,只见毕战走到滕虎面前,抱拳说道:“滕侯,请让我代替您去。”

    滕虎闻言看向毕战,见后者眼神真诚而坚决,心中不禁为之感慨。

    他滕城之所以能坚守到如今,除了墨家弟子与齐国或直接或间接的帮助外,更主要还是毕战等滕人齐心合力保护国家,哪怕为此付出杏命。

    就好比眼下的毕战。

    在轻轻拍了拍毕战的臂膀后,滕虎沉声说道:“毕战,你是我父侯信赖的人,我亦对你倍加信赖,我知道,你将我视为你的子侄,希望代替我而死……但你为何就断定我此去是有去无回呢?”

    “滕侯……”毕战一脸担忧地再次劝阻。

    “不必再说了。”滕虎抬手打断了毕战的话。

    说实话,倒也不是毕战不勇猛,只是毕战已年过半百,体力已开始衰竭,倘若滕虎让前者代替他出城摧毁宋军的井阑车,那才是有去无回。

    而在旁,墨家钜子丘量见滕虎与毕战二人争论不休,便献策道:“不如这样,先由毕司马率领一队兵卒从此城门杀出,摆出欲摧毁宋军井阑车的架势,到时候毕司马故作不敌,假意退入城内,如此一来,宋兵必定疯狂进攻城门,介时,滕侯再率人从城北或城南杀出,偷袭宋军后方。……滕侯,毕司马,似这般,您二位意下如何?”

    滕虎与毕战闻言对视一眼,思索着丘量提出的建议。

    半响后,毕战点点头说道:“此计策虽然凶险,但大有可为。……城门狭隘,纵使宋兵杀入,我亦能凭少许兵力将其堵在门洞内。就怕宋兵攻势太猛……”

    “无妨。”丘量抬手说道:“此城门后,有近三里的城郭,我墨家弟子早早就打造了许多「砦(zhaì)栏」,纵使宋军攻入城郭,亦可短暂独当一阵子……”

    “再不济就退守子城(内城)。”滕虎接上了丘量的话,旋即点头决定道:“就这么办!”

    众人商议定,旋即便打开了西城门,由毕战率领一队滕兵杀出城外,摆出欲冲击宋军的架势。

    不得不说,正在攻城的宋军士卒,怎么也没想到滕城居然敢打开城门,措不及防之下,被毕战摧毁了两架井阑车。

    不过待宋军反应过来之后,毕战所率领的滕兵自然就抵挡不住了。

    于是毕战便顺水推舟退到了城内,做出试图重新关上城门的迹象。

    宋军哪里肯让滕城关上城门,拼命朝着城门进攻,一时间,宋军对城墙的进攻强度有所下降,将攻击的重心放在了城门这边。

    而就在这时,滕虎乘坐着战车,率领着一队滕兵从城北杀出。

    当时城北其实也有宋军在牵制滕城,但兵力并不多,只有一千名士卒与五架井阑车,由于措不及防,被滕虎击溃。

    击溃城北的宋军后,滕虎不敢停歇,率领着麾下的滕军绕过城西北的转角,杀向正面战场的宋军。

    值得一提的是,当滕虎从滕城的西北转角杀出,将身形暴露于宋军眼前时,蒙氏的家司马蒙擎由于得到了蒙仲的“提醒”,刚刚派族人将此事禀告军司马景敾。

    说实话,若在以往,军司马景敾多半会不以为然,毕竟在他看来,滕城在他宋军的攻势下已摇摇欲坠,滕虎岂会不守城池而主动杀出来呢——要知道宋兵的人数可是滕城的四倍都不止。

    但考虑到提出建议的乃是蒙仲,景敾稍稍有些犹豫。

    毕竟就连他也觉得此子颇有才华,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在这种情况下,景敾虽然没有派兵增援左翼,但却命人时不时地关注着。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还真被蒙仲给料中了,那滕虎,竟然真的率领数百滕兵,朝着他宋军突袭而来。

    景敾当即下令道:“传我令,命舆(yú)司马「文信」率人支援侧翼,围杀滕虎!”

    舆司马,即仅次于军司马的将官,一般一支军队中设有两人——职位相当于副将。

    景敾作为军司马,其麾下亦有两位舆司马,一人叫做「寇占」,即此刻正在指挥攻打滕城的将领,而另一人便是「文信」,后者在没有接到景敾的命令前,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滕虎那队人,便下令左翼以及阵中的各家族族兵出击,抵挡滕虎。

    而蒙氏一族,在此期间亦接到了此人的将令。

    “所有人准备作战!”

    随着家司马蒙擎一声令下,所有蒙氏族人无不绷紧神经,全神贯注。

    “前进!”

    在命令下,蒙氏族兵战车先行,步卒紧跟左右。

    而此时,由滕虎所率领的滕兵,已经一头撞入了乐氏、萧氏等家族族兵的队伍中,只见在鬼哭狼嚎般的吼叫声中,乐氏、萧氏等族兵竟被滕兵迅速击溃,溃得不成样子。

    纵使隔着老远,蒙仲、蒙虎等人亦能听到滕虎那洪亮的吼声:“杀!杀过去!”

    “滕国的士卒原来这名勇猛么?”

    蒙虎咽了咽唾沫,有些惊慌地说道。

    听闻此言,蒙仲攥着手中的戈戟不说话。

    不得不说,初次面临这种你死我活的战场厮杀,纵使是蒙仲心中亦难免有些发怵,好在此时家司马蒙擎的话,使他们镇定了下来:“莫要慌!滕兵人数还不及我等多,更何况他们击溃了乐氏、萧氏两族的族兵,早已精疲力尽,所有人只要听从号令,就能击败他们!……战车队,列阵先行,步卒紧随其后!……杀!”

    随着蒙擎的下令,蒙氏一族约十六架战车,整齐摆列成横队,朝着迎面而来的滕兵冲了过去。

    在战车背后,蒙氏的步卒们迈开双腿,吼叫着发动了冲锋。

    “杀——!”

    在震耳欲聋般的喊声中,蒙仲站在战车的左侧,双手死死攥着戈戟。

    他的任务是保护驾驭战车的蒙虎,他这辆战车的真正战力,是此刻站在战车右侧的蒙鹜。

    “阿虎!驾驭好战车!阿仲,保护好阿虎!”

    蒙鹜大声吼道,这位蒙氏一族的少宗主,首次这般失态。

    近了!

    更近了!

    那些滕斌已近在咫尺了!

    最当前的那名滕兵,朝着战车刺出了戈戟。

    “阿仲!阿仲!……蒙仲!”

    在蒙鹜的一声厉吼下,蒙仲下意识地刺出了手中的戈戟。

    下一瞬间,有温热的鲜血喷在他脸上,让他整个人都不禁颤抖了一下。

    那仿佛,是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战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