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4章:墨者与井阑(三)

    墨家钜子丘量所想到的「公输氏」,即曾经在鲁国负责匠造的那个公输氏,亦是姬姓之后,其家族的代表人物,莫过于「公输班」,又名公输盘、班输、公输子,也就是世人所熟知的「鲁班」。

    公输班出身于匠造家族公输氏,他的一生发明了锯子、曲尺、墨斗、石磨等许多工具,且发明了在山区打井的方法,甚至还发明了云梯、钩拒等战争兵器,被誉为匠人的鼻祖。

    公输班出生时的鲁国,国家仍被「三桓」所操纵——即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三个家族,这三个家族源自鲁桓公的支子、叔子、季子,即除了能继承王位的鲁桓公长子以外的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儿子。

    当时的鲁国,三桓专权,操纵国事,但公室已开始反击:鲁昭公讨伐季氏而被三桓联合击败,逃亡他国;鲁定公启用孔子抗衡三桓却使孔子被三桓赶出鲁国;鲁哀公再次讨伐三桓再次失败;鲁悼公代表公室第三次讨伐三桓却再失败;然后鲁元公再伐、一直到鲁穆公时期,公室这才击败三桓,使国家大权重新归于公室。

    而公输班就诞生于鲁昭公时期,亲身经历国内公室与三桓长达一百年的斗争的前半段。

    大约在公输班五十几岁的时候,其家族实在无法忍受公室与三桓的斗争,便带着家人离开了鲁国,投奔楚国,投靠「楚惠王熊章」。

    楚惠王熊章的父亲,即「楚昭王熊壬」,其祖即「楚平王熊居」。

    楚平王昏昧,杀害大臣武奢满门,逼得其子伍子胥逃亡吴国,辅佐吴王阖闾报复楚国,这导致在楚昭王熊壬继位后,楚国频繁被吴国所进攻,继而吴国成为霸主之国。

    待等楚昭王过世,楚惠王熊章继位,他迎娶了越王勾践的女儿为妻,联合越国抗衡吴国——当时吴王阖闾已死,由其子夫差继位。

    正是在这段时期,公输班带着家族定居楚国。

    当时,公输班为楚国发明了一种名为「钩拒」的水战兵器,帮助楚国的战船击败了吴国的战船。

    而后,吴国被越王勾践覆灭,楚国作为越国的同盟国,终于摆脱了吴国的梦魇,对北边的宋国发动了攻势。

    那时,公输班又为楚国发明了「云梯」,准备用在攻伐宋国的战争中。

    然而就在这时,墨家初代钜子墨翟(即墨子)正在楚国,得知楚国准备攻伐并未失德的宋国,便出面劝阻,并且告诉楚王,纵使有悠梯这种奇物,楚国攻打宋国也不会容易。

    楚王与公输班都不相信,于是,墨子便与公输班在城外演习了一场攻城战,由墨子率领弟子守城,而公输班则借助云梯作为攻城的一方。

    在这场演习中,墨子击败了公输班,终于使楚王改变了主意,放弃进攻宋国。

    从这一刻开始,公输氏与墨家的梁子算是架上了。

    当然,公输班本人与墨子倒没有什么恩怨矛盾,因为此后没过几年,公输班就过世了,但是他的后人,却难以忍受其公输氏一族的匠造工艺,竟然会被墨家所击败。

    更要紧的是,在墨子死后,墨家分裂成三派,其中最好行侠仗义的「邓陵氏之墨(楚墨)」,它也留在楚国。

    公输氏当时是楚国的士大夫家族,楚国的兵器打造几乎都出自该家族的手笔,而楚墨豪侠则每每阻止楚国讨伐他国,甚至于有时候难以避免地得面对公输氏一族所打造的攻城兵器,这一来二去的,两家的矛盾越来越激烈。

    到后来,彼此直接视为对手,公输氏尝试打造更厉害的攻城器械去击败墨家,而墨家则研究更厉害的守城兵器去抵挡公输氏一族的兵器,双方以楚国攻伐他国的战役为战场,一次又一次地较量。

    不得不说,论匠造的水平,公输氏一族与墨家不相上下,但前者是一脉相承的家族,而后者却是当世的显学,门下弟子众多,在集思广益之下,公输氏就难免渐渐不是墨家的对手,故而逐渐失去了楚国的信任。

    而此时,秦国在经「商鞅变法」后,迅速崛起,成为中迎诸国的心腹大患,于是,逐渐在楚国失势的公输氏一族,便陆续迁往了秦国,使公输氏与墨家的恩恩怨怨,暂时告一段落。

    而今日,墨家钜子丘量看到了宋军的井阑车,这种完美的攻城兵器,使他再一次想到了公输氏一族这个老对手,并对此心生警惕,毕竟公输氏是非常擅长打造进攻型战争兵器的家族,倘若该家族果真有人投奔了宋国,这对滕城而言,怕是一场灾难。

    更要紧的是,丘量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克制宋军的这种“楼车”。

    想了想,他决定与滕虎去商量一番。

    待等丘量来到滕王宫见到滕虎时,滕虎已在宫人的帮助下拔除了身上的箭矢,此刻正赤裸着上身,由几名年轻的宫女在他身上伤口涂抹药膏。

    不得不说,任由宫人从他体内拔除箭簇而他却面不改色,仍旧喝着酒与殿内所坐的一人谈笑,真不愧是猛士。

    而他所谈笑的对象,即他的弟弟「滕耆(shì)」。

    滕元公滕弘有三个儿子,长子即滕虎,三十岁上下,正是身强力壮的岁数。

    次子即滕耆,比滕虎年纪小四岁,不像兄长滕虎那般孔武有力,平日里喜好观阅儒家的经典。

    兄弟俩还有个弟弟叫做「滕昊」,还不满弱冠之龄。

    自从父亲滕弘死后,滕虎继承了国家,致力于联合臣民抗击宋军,而滕耆则帮助兄长处理国内——确切地说是滕城城内的事物,以便兄长能全身心地投入抗击宋军的事业。

    今日,滕耆忽然听说其兄长滕虎身中数箭,大惊失色,是故连忙跑来看望,直到看到兄长笑容自若,一边喝酒,一边让宫人为其拔除箭簇,这才知道是虚惊一场,但他仍然用诸如「兄长乃滕国之君,竟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话,将兄长责怪教训了一通。

    这也难怪,毕竟滕虎现如今是滕国上上下下抵抗宋军的底气所在,大部分滕人都相信,他们这位勇猛的君主最终能带领他们击退宋军,倘若滕虎亡故,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面对着弟弟的唠叨,滕虎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见此,滕耆皱着眉头劝道:“兄长,你是我滕国的君主,上上下下的滕人都仰仗着你,望你爱惜自己,日后莫要再只身犯险。……倘若你有何不测,让臣弟,还有上上下下的臣民该怎么办呢?”

    滕虎闻言笑着说道:“我若死了,就由你来继承国君之位……”

    听闻此言,滕耆愤怒地瞪向兄长,唬得滕虎连忙改口说道:“不过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容易死的。……上天会庇佑我的。”

    滕耆还要再说几句,此时,有宫人进殿禀报道:“滕侯,钜子求见。”

    滕虎闻言面色一正,连忙说道:“快进。”

    不多时,墨家钜子丘量便来到了宫殿,此时滕虎已披上外衣,起身相迎。

    “滕侯,公子。”

    在向滕虎、滕耆二人抱拳行礼后,丘量从怀中取出了绘有宋军那种楼车的布,将其平铺在滕虎面前的矮桌上。

    瞧见布上的井阑车,滕虎惊讶地问道:“此物……便是今日宋军的楼车?墨者可以打造么?”

    丘量点点头说道:“可以,打造此物并不难,若是有需要的话,我墨家弟子可以着手打造,但这不是我此番前来的目的。”

    滕虎闻言顿时收起脸上的喜色,连忙说道:“钜子请讲。”

    见此,丘量便沉声说道:“经我辨认,宋军的楼车,应该是改良于我墨家初代钜子墨子所发明的楼车,据《墨经》所载,墨子发明此物,是作为可以移动的箭楼,协助守城,但滕侯您看,不知是谁改良了楼车的内部,使步卒可以沿着其内部的楼梯快速登楼,再由这块吊板攻上城墙……已经被改成了一种非常可怕的攻城器械。我怀疑有高明的匠人投奔宋国。”

    顿了顿,他皱着眉头说道:“今日宋军只不过动用了四架这种楼车,便险些攻破城墙,假以时日,待宋军打造出数十上百的楼车,到时候……”

    “若是我方也打造这种楼车呢?”滕耆在旁插嘴问道。

    “意义不大。”丘量看了一眼滕耆,解释道:“滕城的兵力本就远远不如宋军,在城外的护城河被宋军填平后,就只剩下城墙可以阻挡宋军,倘若宋军以此物越过了城墙,纵使城内有淤多的这种楼车,亦难以阻挡宋军,终归这是更优于攻城的器械。”

    滕虎闻言沉默了许久,忽然问道:“钜子的意思是……已经无法再采取死守的策略了么?”

    丘量点点头,欲言又止。

    其实在他看来,当宋军掌握了这样的楼车后,滕城被攻破已经是时间问题。

    但是这些话他却不好直说,因此他委婉地对滕虎说道:“我墨家会尽一切帮助贵国,但滕侯也要早做打算。”

    看着布上所绘的「宋军的楼车」,滕虎面色严肃,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