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章:抵达滕国(三)

    片刻后,家司马蒙擎将所有担任“车吏”的族人都请到了他的兵帐,

    包括前来增援的族兵,一共是十六名车吏,其中唯独蒙仲身份特殊,因为是庄子的弟子而得到了坐在帐内的资格,除他以外,纵使是家司马蒙擎的儿子蒙虎,也只能站在帐外,时不时地朝帐内张望几眼,用羡慕的目光看着蒙仲这位好兄弟。

    “眼下,军中还剩下四十七名族人。”

    当蒙鹜开口询问军中的状况时,蒙擎沉重地回答道。

    听闻此言,增援的族人们无不沉默。

    要知道两年前,他蒙氏总共派出了两百名族人,并且在近两年中,陆陆续续亦曾派了四十几名族人,比如伤势养好后立刻返回战场的蒙挚。

    然而这总共约二百四十余名族人,如今却只剩下四十七人,有近两百名族人在这场仗中丧生,这如何不让人感到哀伤。

    “至于兵力,眼下倒有五百余人。”在旁的蒙挚接口解释道:“两年间,彭城征募了一些平民,陆陆续续地补充了我等的军队,目前维持在五百人左右。……加上少宗主此番带来的增援,即一千两百人。”

    蒙鹜闻言点了点头,忽然问道:“王师那边呢?据我所知,此番彭城只派了一军王师,我宋国不止这点兵力吧?”

    他口中的「军」,即当代军队的编制数量,一军即一万两千五百人,而宋国的军队,在「剔成君」时代就最起码有三到四军的人数,更何况是宋王偃执国的当下。

    即便说宋国有近十万的军队,这也是不夸张的。

    不过,这十万军队未必都能轻易调动,因为他们大多都被部署在宋国的边境各地,防备着魏国、楚国、齐国,能调动的,恐怕也就只有三四万人数,再多就要依靠国内各家族的族兵。

    “我听说有两到三军部署在「泗淮」。”蒙挚解释道。

    所谓「泗淮」,即齐国薛邑、宋国、楚国三者所接壤的那块土地,种种迹象表明亦是宋王偃希望吞并的地方,不过暂时宋国还不敢轻举妄动,免得激怒楚国引发战争——虽说楚国眼下正忙着纠集诸国再次讨伐秦国。

    『先滕国、后薛邑,然后要么是齐国本土,要么就是泗淮,视赵国讨伐中山国的进展而定,这大概就是宋王的意图。』

    在仔细听了蒙擎、蒙挚、蒙鹜几人的对话后,蒙仲心中暗暗猜测道。

    随后,众人又聊到了滕城。

    对此,无论是蒙鹜还是蒙仲,皆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宋国攻伐滕国的军队,王师以及各家族族兵都算上,陆陆续续有四万多人,其余运输粮草的民役更是不计其数,然而这样的兵力,却仍然攻不下一座滕城?

    到底滕城有什么玄机?以至于如此难以攻克?

    “是墨家!”

    与兄长蒙擎相比较为健谈的蒙挚解释道:“这两年,墨家弟子纷纷云聚滕国,帮助滕城打造了一些守城的器械,比如,有一种可以一下发射数枚弩矢的器械,它的威力比弓更大,往往一下子就能杀死好几名兵卒。还有一种称之为「抛车」的器械,能抛投巨石、炭火,威力巨大。不过最难缠的,还是我们私下叫做「乙壁」、「乙盖」的器械……”

    “那是什么?”蒙鹜好奇问道。

    见此,蒙挚便用双手比划着解释道:“那是一种木制的遮板,家兄曾经亲自带人靠近城墙观察过,此物形状好似乙字,上端是遮板,下端是基座,滕人将其安在城墙上,使上端的遮板能突出墙外,令我军的兵卒难以用长梯攀爬。……就像这样,它的上端是可以移动的,若我们将长梯架在城墙上,它就向外推,将梯子顶翻;若我们将长梯架在它的上端遮板上,它就往回缩,使梯子失去支撑。……更叫人头疼的是,这种器具还能保护城墙后的滕兵,使城下的我军无法射到他们,唯有于远处射。”

    “不能摧毁么?”蒙仲冷不丁插嘴道。

    “没有意义。”蒙挚看了一眼蒙仲,摇摇头解释道:“这种「乙壁」打造并不难,所需的材料也不过是木头而已,我们付出巨大代价摧毁多少,滕城很快就能重新打造一批……墨家弟子,各个都懂得打造这种守城器械,且他们还教会了城内的滕人。”顿了顿,他接着说道:“是故唯一的办法,就是围城,阻止滕人出城砍伐木头,将周围一带的林木全部烧毁,但滕国似乎事先储备了不少木头……”

    说到这里,他再次摇了摇头,显然是对这种简易的守城器械无可奈何。

    见蒙鹜、蒙仲等新来的族人似乎有些不信,有一名族人叹息道:“过几日,待军司马再次尝试攻城时,你们就知道此物的厉害了。”

    蒙鹜、蒙仲等人相互看了一眼,没有淤多说什么。

    会议结束后,族人们相继散去,回各自的兵帐歇息,唯独蒙仲被蒙擎留了下来。

    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蒙擎严肃而诚恳地对蒙仲说道:“阿仲,你兄长的事,我深感愧疚,但你放心,只要为叔跟阿挚还活着,终有一日会擒住滕虎,让你能为兄报仇……”

    “蒙擎叔……”

    蒙仲其实很想说这件事不怪两位叔父,但看着蒙挚严肃而诚恳的表情,他最终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族兵前来禀报道:“家司马,军司马来到了我等这边,说是来慰勉增援的族人的。”

    “军司马景敾?”

    蒙擎微微一愣,不及细想便带着蒙仲前往恭迎,同时派人传唤蒙鹜、蒙挚等族内的车吏。

    不多时,蒙仲便在营内见到了景敾,见到这位负责宋国讨伐滕国的最高统帅。

    “蒙挚,见过军司马。”

    “不必多礼。”

    在彼此见礼后,年过七旬的景敾笑着解释道:“听闻景亳蒙氏今日有遇援到此,老夫特来慰勉,蒙氏一族真不愧是我宋国的栋梁啊,忧心国事,出兵增援,竟比彭城那边的家族还要迅速……”

    “军司马过赞了。”

    蒙擎抱拳谢过,心底不禁有些惊讶。

    虽然景敾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慰勉蒙氏的增援而来,但这话显然不能使人信服,景敾那是何等人物?那可是统率一军王师的军司马,伐滕的宋国将领,慰勉蒙氏增援这种事,哪怕他随便派几名亲兵也足以,根本无需他亲自前来。

    但既然景敾这么说,蒙擎当然也不会追问究竟。

    蒙擎觉得,倘若景敾果真是有其他事前来,他终归会道出目的的。

    果不其然,在跟蒙擎闲扯了几句后,景敾便故作不经意地问道:“蒙擎,老夫听说你蒙氏一族中,有一名叫做蒙仲的少年,有幸拜在庄夫子门下……”

    蒙擎奇怪地看了一眼景敾,并未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微微转过头看向蒙仲。

    见此,蒙仲便主动行礼说道:“军司马,小子即是蒙仲。”

    “喔?”

    景敾微微一愣,仔细打量着蒙仲,旋即笑着说道:“果然是少年逸才,不愧是庄夫子的弟子。”

    从外表就看出是“逸才”?

    蒙仲表情有些古怪,心中暗自猜测。

    他可不信他乃庄子弟子的这件事已经传遍了宋国,很显然,这是有人透露给景敾的,并且这个人地位不俗,以至于景敾对他极为客气和蔼。

    仔细想想,附和条件的,恐怕就只有宋王偃与惠盎二人了。

    但以宋王偃的杏格,根本不会拐弯抹让景敾照顾他——并且宋王偃也不太可能会对他特殊照顾,所以说,只有惠盎。

    果然,在称赞了蒙仲几句后,景敾便带着几分试探说道:“听闻你在彭城时,住在你兄府上,还好吗?”

    『?』

    蒙擎在旁听得一头雾水。

    却见蒙仲说道:“军司马指的是惠盎惠大夫吧?”

    “对对对。”

    一听这话,景敾再无怀疑,笑着拉拢关系道:“惠大夫真乃国之栋梁,他与老夫也称得上是忘年之交,若日后在军中有何需求,你不妨直言于老夫,老夫当酌情……呵呵呵呵。”

    面对景敾的刻意示好,蒙仲不禁感慨他义兄惠盎的人脉,以及他恩师庄子的人脉。

    “多谢军司马。”蒙仲抱拳谢道。

    “无需谢,无需谢。”景敾笑着摆了摆手。

    不得不说,惠盎的面子的确不小,比如几日后的攻城战,以往蒙氏族兵跟其他家族一样,都是作为王师的从军协助攻城,说得难听点就是消耗城内守兵体力的炮灰,但这次,景敾却将蒙氏族兵调到了侧翼,虽然对外宣称是让蒙氏族兵守卫侧翼,但实际上却是将他们从战场第一线撤了下来。

    提及这场攻城战,蒙仲不得不说,虽然景敾待他很客气,但这位老将在攻打城池方面确实没什么造诣,「蚁附」似乎是他唯一的攻城战术——所谓的蚁附,即是让士卒像蚂蚁一般攀登城墙的战术。

    另外,在这场攻城战中,蒙仲亦见识到了蒙挚所提及的墨家的守城器械,尤其是那个被宋兵称作「乙壁」的器具,在这种守城器械面前,纵使宋兵能攻到城下,也无法越过「乙壁」,攀上城墙,以至于滕城无惊无险就挡住了宋军的进攻。

    『不愧是墨家所打造的守城器械啊,不过……或可以被「井阑」所破!』

    看到宋兵被阻挡于滕城城下,不得寸进,蒙仲心底暗暗想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