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章:宫筵(三)

    “阿仲!”

    听到蒙仲低声说出那个“恨”字,惠盎心中一颤,连忙拱手对宋王偃说道:“大王,我弟他……”

    然而,他的话却被宋王偃抬手打断了。

    只见宋王偃目视着蒙仲,口中徐徐对惠盎说道:“此子祖、父、兄三辈皆为我宋国役亡,寡人却听不得他对我言一声恨字,惠盎,寡人在你心中是那样昏昧的君主么?”

    惠盎闻言一滞,仔细观察宋王偃的面色,见后者的确没有动怒,遂连忙说道:“臣下莽撞了,请大王恕罪。”

    宋王偃挥了挥手,示意惠盎不必在意,旋即,他目视着蒙仲点点头说道:“小子,你很有胆气,也很诚实。”

    说罢,他强行按上蒙仲的肩膀,拉着后者继续徐徐向前。

    期间,他用莫名的口吻说道:“如今的国人,想来仍惦记着我兄长吧?……你可知晓寡人的兄长是何人?”

    蒙仲不明所以,点点头回答道:“乃「剔成肝」。”

    宋王偃闻言轻哼道:“什么剔成肝,是「司城罕」。”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当时我宋国的君主名「璧」,即你等所知的宋辟公。此人是一个昏君,当时三晋连年攻伐我宋国,侵占我国土地,以魏韩两国最为频繁,可「宋璧」那厮,却舍弃国都商丘,逃到彭城,大兴土木,重建宫殿,是故,我兄长夺了其君位,将其逐出了宋国。”

    “族中长辈对小子说起过这段历史。”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听闻此言,宋王偃脸上露出几许嘲弄之色,冷笑道:“你族中长辈对你所言时,想必是将我兄称作明君吧?”

    “难道不是么?”蒙仲顺嘴问道。

    宋王偃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讥笑说道:“什么样的明君,会年年将我宋国的财富进贡于齐国,岁岁将我宋国的女人献给齐人去糟蹋呢?”

    “……”蒙仲微微皱了皱眉,因为他并未听说过类似的事。

    仿佛是猜到了蒙仲的想法,宋王偃晒然一笑,伸手搭在走廊旁的石栏雕柱上,语气沉重地说道:“我宋国,位于中迎沃土之地,土地肥沃、水道众多,又有丘陵之利。商丘、彭、蒙邑(北亳)、夏邑、粟邑、谷丘(南亳),无不是天下诸侯所垂涎的富邑,诚然有谋图霸业之基。而正因为此,楚国数百年来将我宋国视为必取之地。……我兄篡夺君位后,献媚于齐,使齐宋两国结盟,哼!你道齐国是什么好东西?……曾经楚国强盛的时候,与齐国争锋,齐国遂扶持我宋国压制楚国,可后来,楚国衰弱,无力再与齐国交战,此时齐国便亲近楚国抗拒秦国,至于我宋国,则早已被视为拉拢楚国的牺牲罢了。”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眼蒙仲,沉声说道:“是故,寡人夺了我兄的君位,似这般软弱的君主,只会叫我宋国越来越虚弱,最终被齐楚魏韩诸国吞并。”

    “……”蒙仲看着宋王偃,没有说话。

    此时,就见宋王偃回身面朝走廊下的殿前空地,稍稍抬起双手,沉声说道:“这是一个强者吞噬弱者的世道,仁义礼德全是虚妄之言!法先王、遵仁义,穆公饮恨于泓水,而那些不守仁义礼数的呢?赵、魏、韩三家平分了晋国,位列诸侯;田氏取代姜姓占据了齐国,传承至今……大国兼并小国,强国兼并弱国,啊,这就是当今的世道。”

    说到这里,他转身面向蒙仲,沉声说道:“你祖、父、兄三辈人,皆为我宋国而死,寡人视其为忠于国、忠于君的猛士,若你因此恼恨寡人,寡人也不在意。……皆因你年纪尚幼而已,尚未看清楚当前的世道。但凡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有几个是仁义的?孟子推崇王道、主张仁政,何为王道?胜者为王、强者为尊,这即是恒古不变的王道!”

    “……”

    在旁,惠盎听到这里皱了皱眉,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而此时,却见宋王偃拍了拍蒙仲的肩膀,正色说道:“小子,寡人允许你憎恨着寡人,恨我者这世上千千万万,又岂是独有你一个?……待过些日子,你跟随王师抵达滕国后,你要仔细看看滕人,若我宋人不求自强,今日的滕人,即是宋人日后的下场。”

    说罢,他一挥袍袖,负手而去。

    惠盎拱手相送,而蒙仲则目视着宋王偃离开。

    不得不说他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因为他发现宋王偃也并非是像宋辟公那样的昏君,反而是一位极有雄心壮志的君主,他攻伐滕国也不是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即指抢夺滕国的宝物或者女子,而是为了使宋国变得更强盛,无需再向齐、楚等两国摇尾乞怜。

    “阿仲。”

    惠盎在旁的提醒,打断了蒙仲的思绪:“天色已晚,你我也先回府上吧。”

    “嗯。”

    蒙仲点点头,在离开前忍不住又瞧了一眼宋王偃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地跟上了惠盎。

    当晚在惠盎府上的客房内,蒙仲躺在卧榻上辗转反侧。

    杀害了他兄长蒙伯的滕虎,是为了保护滕国的子民;而引发了这场战争的宋王偃,则是为了使宋国变强,这两者,究竟错在哪方?

    还是说,他两者其实都没有错,错在这个“道亏”的世道?

    不知不觉间,他竟是想了一宿。

    待等天亮后,蒙仲在知会过蒙虎几人后,便向惠盎提出了告辞,准备返回城外的族军。

    见蒙仲今日气色有些不佳,惠盎亦猜到可能昨晚没有睡好,毕竟他觉得,以宋王偃那番赤裸裸的言辞,对于一名年仅十四岁的少年来说,冲击不可谓不大。

    更别说蒙仲还是道家弟子。

    道家弟子外出磨砺心杏,一般都会对世道充满好感,认为世俗充斥美好的事物,结果当他们看到世俗的丑恶时,就难免会气愤填膺,甚至与愤世嫉俗,以至于最终像庄周那般隐居。

    于是,他叮嘱蒙仲道:“昨晚大王说的那些话,你莫要太放在心上,但……但多少也要放些在心上。”

    以蒙仲的聪慧,当然能听懂惠盎这隐晦的提醒。

    在惠盎府山用过早饭后,蒙仲、蒙虎与他们五名族人,便向惠盎告辞离开。

    然而惠盎却亲自将其送到城门口,随后才前往王宫。

    在经过宫人的通报后,惠盎见到了宋王偃。

    “今早,我那位贤弟便已离开,回到城外其家族的军队去了。”拱了拱手,惠盎对宋王偃说道。

    “是么。”宋王偃随意应道。

    也不晓得是不是宿醉的关系,他看上去感觉有些头疼,是故一直用手托着额头。

    见惠盎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宋王偃便解释道:“昨晚寡人独自又喝了些酒。”说到这里,他感慨道:“易地,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计策啊。”

    惠盎闻言点点头,诚恳地说道:“昨晚臣返回家中后,亦在反复思考这个计策,越想越觉得此计策颇为可行,只可惜……”

    “只可惜太晚了。”

    宋王偃揉着额头淡淡说道。

    的确,若是在两年之前,在宋国讨伐滕国之前施行此计,哪怕宋国不能不费一兵一卒交换到滕国,亦能因此得到“名分”——即声讨滕国的借口。

    而眼下,宋滕两国已相互视为仇寇一般,这招计策就没有什么用了。

    宋国眼下唯一能做的,即是动用大量兵力,强行攻陷滕城,为日后联合赵国、燕国讨伐齐国扫除障碍。

    无论有多少滕人或宋人因此而死,这场仗必将持续下去。

    “大王。”

    在稍微思忖了下后,惠盎拱手对宋王偃说道:“我弟兼道名两家之学,又通熟兵书,臣以为,若仅用于一卒子,未免太过屈才……”

    听闻此言,宋王偃揉着额头的动作一顿,微皱着眉头看着惠盎说道:“你是希望寡人赐其官爵?”

    “臣惶恐。”惠盎拱手拜道。

    宋王偃沉思了片刻,沉声说道:“诚然,寡人亦对此子颇有好感,且此子亦有才华,但他年纪太小,你说他通熟兵书,但世上通熟兵书却亡于战役者,不知几凡。攻伐滕国,乃我宋国当务之急,寡人不容许出现任何闪失。”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惠盎,语气一缓说道:“寡人知道你担忧此子……这样吧,寡人允许你借势予他,回头你给景敾写一封信,叫他照顾照顾那小子即可。你惠盎的面子,景敾还会拒绝么?但是不允许提及寡人,寡人不会赐予其权柄。”

    “多谢大王。”

    虽然没有得到最好的承诺,但惠盎已经心满意足,连忙拱手感谢。

    见此,宋王偃摆了摆手,轻笑着说道:“不必了,那小子确实是可造之材,理当予以区别。……若是日后他能擒杀滕虎为其兄报仇,寡人再赏赐于他。”

    “臣,代我弟先谢过大王。”

    惠盎拱手拜道。

    当日返回府邸后,惠盎便用竹简写了一封信,托人立刻送往滕国,交给军司马景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