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章:兄长的信

    回到庄子居后,蒙仲拆开了他兄长蒙伯托人送来的包裹,此时他才发现,包裹内装着满满一叠的布,而布上有字,大概就是兄长的“家书”。

    只不过,为何这些信不能被母亲看到呢?

    蒙仲有些不解。

    他拿起其中一块布,仔细观阅布上的文字。

    只见这块布上面写着:

    「二月初四,终于抵达彭城,族兄蒙挺等几人由于抱怨途中辛苦而遭到了蒙擎叔(划掉)——家司马的斥责,被罚不允许用饭,相比之下,我一路上能站在战车上,实在是太幸运了。哦,原来在军中时,不允许再称呼蒙擎叔,必须尊称司马。」

    看到这一篇,蒙仲脸上不由地露出了几分笑容。

    毕竟这篇信的字里行间还是很欢乐的。

    蒙仲拿起第二块布。

    「二月初五,今日跟着蒙挚叔还有其余几位族兄到彭城内逛了逛,原来彭城有这么繁华啊。阿仲你知道么,原来彭城才是我宋国的国都啊,我原来还以为是商丘呢。晚上,彭城的官吏带来了一些女子,据说是犯刑之人的女眷,大概有三四十人,这些女子的年纪大概在二十余岁到十几岁左右,看上去都很可怜。蒙挚叔把其中一名女子交到我手里,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让我照顾她么?她好像很畏惧的样子,为什么?我又不会加害……她走过来了,她要做什……」

    “喂喂喂,没有这样的。”

    见该篇信到这里戛然而止,蒙仲不禁为之气闷。

    摇摇头,他继续往下看。

    第三篇信:

    「二月初六,昨日真的是把我吓了一跳啊,原来那些女子是……不说了,阿仲你还小,暂时还不需要了解这些,总之,那些女子真的很可怜。另外,为兄昨晚什么都没有做啊,虽然今日因为这件事被蒙珉、蒙横几位族兄笑话了。……方才被蒙挚叔喊过去了,说是彭城传下了命令,各家族族兵在彭城歇息整顿三日,然后跟随王师征讨滕国。」

    第四篇信:

    「二月初九,今日是歇整的最后一日了,明日所有人都得赶赴滕国。这两天,族内兄弟在私底下议论我宋国攻打滕国的原因,没想到被路过的军司马听到了。军司马是一位年纪很大的老者,听蒙挚叔说好似叫做“景敾(shàn)”,跟蒙荐长老一样,是一位很和善的老者呢。那位老者告诉我们,因为滕国的君主失了德,做了不好的事,所以我们要去讨伐这个国家。阿仲,我跟你说,担任家司马的蒙擎叔,在军中迎来只是一个很小的军吏,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执掌着七百五十人呢。不过据我听说,那位叫做“景敾”的老者,手底下居然管理着过万人的军队呢,真是太厉害了。」

    第五篇信:

    「二月二十九日,二十天没写信了,因为途中赶路太急了,据说是君主要求我们在一个月内从彭城赶到“沛县”,阿仲你肯定不知道沛县在哪,哈哈,它在(划掉)——沛县跟咱们的景亳差不多,它的北面有一个很大的湖泽,湖泽的对面就是滕国。这个湖真的好大啊,难道君主要叫我们游到对岸去么?族中兄弟又在抱怨了,不过确实,湖里的水太冷了。」

    第六篇信:

    「三月初二,今日,很多人都被叫去伐木造船,我本来也想去,蒙挚叔阻止了我,说那是军中下卒做的事,而咱们是“士”,是不需要去做那种事的,我就没去。我仔细去看了看,好像伐木造船的,都是各家族的家奴以及收拢的流民,还有彭城派来的役民,人很多啊。」

    第七篇信:

    「六月初四,这段时间除了给娘亲写了些信,没怎么给你写信,不过也没什么可写的,那些人还在造船,而咱们这些士,被蒙擎叔(划掉)家司马又训练了一阵,家司马真的好严厉啊。不说家司马说,他眼下对我们严格,是希望我们日后踏上战场能活下来,他说得很……很让人害怕,所以我们都不敢偷懒。」

    第八篇信:

    「七月初二,船终于造好了,所有人都坐上很大的船,渡过了这个很大的湖泽。其中有一艘船漏水了,好像是华氏一族乘坐的船只,他们被迫弃船,跳到水里,幸好被我们救了起来,不过华氏一族的家司马很生气,那位年长的军司马也很生气,杀掉了一些造船的役民,好像杀了有四十几个人,那些人真可怜。」

    第九篇信:

    「七月十二日,今天终于跟滕国的军队打仗了,原来滕国的军队也有几千人,但我们的人数比他们多很多,所以很快就打赢了。不过,我们家族也死人了,蒙秋叔死了,是被滕国军队的弓箭射死的,你还记得蒙秋叔么?就是前几年咱们在田里做农活时逗过你的那位族叔。还有,蒙陌也死了,这个族兄阿仲你不熟悉,我也是最近才变得熟悉的,他喜欢上了一个叫做“尹”的犯女,之前一直说要立下功劳,帮那名女子脱离“罪籍”。我私底下打听,这场仗我们蒙氏一族死了三十二个人,族人有九人。家司马很生气,在所有人面前大骂已死的蒙陌,说他害人害己,仗着自己有点武力就不听从指挥,闯到敌军队伍中,又惶惶不知所措。蒙擎叔说了,下次再发生这种不听号令,无论是谁,他会立刻将其处死!蒙擎叔真的很严厉啊,不过我觉得他说得对,因为蒙挚叔也说了,要不是蒙陌被滕国的士卒围住了,蒙秋叔他们要去救他,也不会被滕人杀死。」

    第十篇信:

    「七月十九日,上回我们打赢后,军司马(景敾)又派人劝告滕国,劝滕国投降臣服,滕国的君主不肯听从。滕国的君主叫做“滕弘”,彭城那边说他是一个很残暴的君主。……接上回,今天是七月二十三日,滕国的君主“滕弘”亲自带着大军来抗拒我们,但是被我们打败了,这个据说很残暴的君主,也死在了战场上。很奇怪,这个君主不是残暴的么,为什么他被王师的弓箭射死后,所有滕人都在哭泣?那些本来被我们包围的滕国士卒,亦一个个悍不畏死地冲向我们,被我们全部杀死了。真的很奇怪,这场仗没有一名滕人投降,全部都战死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们都拥护那个残暴的滕弘?我问了蒙挚叔,蒙挚叔没有回答我,只是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回去好好歇息。晚上我没睡好,因为我杀了一名滕国的士卒,当时他跟其同伴一脸狰狞地冲过来,冲散了步卒,我吓坏了,不知怎么就刺出了兵器,刚好刺死了他。家司马奖励了我,斥责了我们队的步卒,因为他们本该保护战车,却被敌军冲散了。」

    第十一篇信:

    「八月初二,滕国的君主滕弘死了,军司马(景敾)又派人劝告滕国臣服投降,滕国依旧不肯,滕弘的儿子滕虎杀掉了军司马派去的使者。军司马大怒,将蒙擎叔与其他家族的家司马一同叫了过去,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蒙擎叔回来之后,脸色很不好看。蒙挚叔私底下叹息,说想要征服这个国家,怕是很难。我不明白。」

    第十二篇信:

    「八月初六,前几日,军司马派来一名叫做“史啖”的人,我不知道这人来干嘛的,但家司马对他很恭敬。今日,我们进攻了滕国的一个乡邑,那个史啖下令,杀死乡邑内所有的男人,只留下女人。……为什么?我们不是来征讨残暴的滕国君主滕弘的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这个乡邑的人,他们根本不是滕国的士卒啊,为什么?最后,乡邑里所有的男人都被杀死了,女人有一部分逃了,有一部分自杀了,还有一部分被我们抓了。这些被抓的女人,她们看我们的眼神很可怕,就好像恨不得要把我们都吃了。族兄蒙直质疑了家司马,他开始怀疑这场战争,但是受到了家司马的训斥,说“那不是你应该去关心的事”,我也开始有点怀疑。晚上,我偷偷询问了被抓起来的女人,她们骂我,我不生气,但她们告诉我,滕国的君主滕弘,是一位很仁厚的明君,受到所有滕人的敬仰。原来那是一位明君么?可为什么我听说的却不是这样?我询问了蒙挚叔,蒙挚叔没有回答,他只是告诉我不要多想,这是君主的命令。可惜第二天,蒙擎叔就叫人将这些女人送走了,我没能问出更多的事。」

    第十三篇:

    「八月十五日,这场战争不对,我们被欺骗了,滕国的君主滕弘是一位仁厚的君主,且根本没有冒犯过我宋国,不知什么原因,却被我宋国攻打。昨日,族兄蒙直被家司马关押了,因为蒙直再次质疑了这场战争,揭破了彭城的谎言,家司马揍了蒙直一拳让他闭嘴,然后告诫我们,说我们是宋人,应当效忠我宋国的君主,无需理会其他。原来蒙擎叔是这样的人么?有几名族兄很生气,想要脱离军队回乡邑,却被蒙擎叔喝止。……后来听蒙挚说我才知道,在战场上试图逃离的人,他的家眷亦会被宋王问罪,蒙挚叔还告诉我,蒙擎叔也不想这样,他也没办法,屠戳滕人,这是宋王的命令,如果滕国始终不肯投降,我们就必须杀掉滕国所有的男人。原来不义的不是滕国,而是我宋国啊。……家族的人,眼下士气都很低落。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场不义的战争呢?」

    『……』

    看到这里,蒙仲的心情已经十分沉重。

    他不像兄长蒙伯那般乐观,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宋国起兵伐滕是不义之战,但即便如此,兄长蒙伯在信中的记载,仍让他感到震惊。

    “这场仗后,怕是宋国要恶名昭著。”

    蒙仲暗自摇头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