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章:王欲兴兵伐国(二)

    『PS:上章有书友觉得书中“大人”这个尊称不严谨,其实“大人”用来称呼王公贵族、以及有德长辈都是可以的,不单单只限于称呼自己家中的长辈,就连孟子也用大人称呼过别人。这种例子太多了,有兴趣的书友不妨自己去查查吧。』

    ————以下正文————

    “阿仲!阿仲!”

    次日巳时前后,当庄子正在教授蒙仲与诸子学业时,就听到院内传来了蒙虎的喊声,且喊声十分焦急与心迫。

    此时蒙仲正代替庄子向“师弟们”授业,听到声音后愣了一下,便转头对庄子说道:“夫子,那是学生的族伴蒙虎,请容学生先去问问究竟,看看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搅乱了这清静之地。”

    庄子平静地点了点头。

    见此,蒙仲便站起身走向屋门,然而此时,蒙虎见院内无人,竟然顺着声音闯到了庄子居住的正屋,瞧见庄子与诸弟子正坐在屋内好似在授业,蒙虎愣了一下,在那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亦显得颇为尴尬与窘迫。

    见此,蒙仲摇了摇头,将蒙虎拉到一旁,没好气地问道:“你不知晓这是什么地方么,在此地大呼小叫?……发生了什么事?”

    蒙虎讪笑地挠了挠头,旋即,他想起了此番前来的目的,压低声音说道:“阿仲,出大事了,大王要派兵攻打滕国,商丘那边命我蒙氏派族人跟随王师征战……长老命我立刻前来将这件事告知于你。”

    他口中的长老,多半即指蒙荐。

    毕竟与他们几个小家伙关系亲近的族内长老,就只有蒙荐与蒙羑这两位,而后者乃是蒙虎的祖父,蒙虎断然不会用“长老”来称呼。

    听到这个消息,蒙仲心中一颤,面色亦变得不太好看。

    在思忖了片刻后,他询问蒙虎道:“阿虎,你是怎么来的?”

    “坐我祖父的马车来的。”蒙虎解释道:“我跟祖父说了这事,祖父允许我坐马车前来。”

    听闻此言,蒙仲点点头说道:“你在外面等我片刻,载我一同回乡邑,我想了解一下情况。”

    “嗯,那我在外面等你。”

    蒙虎点点头便离开了。

    目视着蒙虎走远,蒙仲这才返回屋内,回到自己的座位。

    见他面色凝重,非但庄子报以疑惑之色,就连在座的诸子亦面露好奇,毕竟摆着庄子在场,诸子虽然心中好奇,但也不敢擅离自己的座位,去偷听蒙仲与蒙虎的对话。

    见此,蒙仲朝着庄子拱手行了一礼,沉声说道:“夫子,方才得到我族中同伴蒙虎送来的消息,得知我国君主欲兴兵攻伐滕国,命我蒙氏一族出十乘之兵……”

    听说宋王偃欲兴兵攻伐滕国,庄子顿时皱起了眉头,毕竟他一向抵制战争。

    在屋内的诸子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亦不禁纷纷议论起来。

    毕竟「宋王偃伐滕国」这种大事,所牵扯到的家族肯定不止蒙氏,像向缭的向氏一族,乐进、乐续兄弟的乐氏一族,武婴的武氏一族,华虎的华氏一族等等,想来都会被这场战争所波及。

    看了一眼乱糟糟的诸子,蒙仲向庄子恳请道:“学生担忧此事或涉及到我的兄长,故恳请夫子允许学生先回一趟乡邑。倘若夫子允许的话,蒙虎就在外面的马车旁等候,学生这就回乡邑一趟。”

    庄子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平静地点了点头。

    见此,蒙仲在跟蒙遂互换了一个眼神后,便离开了屋内。

    本来蒙遂也想回去看看,但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回不回去差别不大,毕竟似他们这种尚未成年的年轻人,在这种宗族大事中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包括正准备回乡邑的蒙仲。

    在得到庄子的允许后,蒙仲立刻与蒙虎一同乘坐马车返回乡邑。

    回到乡邑后,他直奔自己家中。

    此时已接近正午,蒙仲刚进院门,就看到兄长蒙伯正在院内挥舞着一柄青铜剑——那是他们父亲蒙瞿生前留下的兵器。

    “阿兄。”蒙仲喊了一声。

    “诶?”正在试剑的兄长蒙伯闻言转过身,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弟弟蒙仲,便惊讶地问道:“阿弟,你不是在庄夫子身边么,怎么今日会回来?”

    蒙仲亦不隐瞒,目视着兄长手中的兵器说道:“今早阿虎给我送了消息,说是君主欲征伐滕国,叫我蒙氏派出族人跟随作战……”

    “是有这么回事。”蒙伯点点头,表情很是复杂,有些惋惜、有些惶恐,但总得来说还算镇定。

    而就在这时,正屋方向传来了母亲葛氏的声音:“伯儿,你父的皮甲为娘找到了……咦?仲儿?”

    听到声音,蒙仲转过头来,便瞧见葛氏捧着一套皮甲站在正屋门口,连忙走近过去,躬身行礼:“娘,孩儿回来了。”

    “好。”葛氏慈爱地笑了笑,旋即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有些紧张地询问道:“仲儿,你不会是偷偷回来的吧?庄夫子那边……”

    蒙仲当然明白母亲的担忧,连忙解释道:“娘,孩儿怎么会偷跑?孩儿是经过夫子允许才回来的。”

    “哦哦。”葛氏这才放心,旋即就瞧见蒙虎亦站在院内,心中便隐隐已猜到了几分,笑着招呼道:“阿虎,怎得站在那里,进屋坐坐吧。”

    “诶,婶婶。”蒙虎恭敬地应道。

    片刻之后,蒙仲与蒙虎坐在屋内,看着葛氏帮助蒙伯将兄弟俩父亲蒙瞿生前的皮甲穿戴在身上,虽然蒙伯今年才十五岁,但由于他身强力壮,体魄魁梧,因此将父亲的皮甲船上之后,倒也显得颇有气势。

    期间,蒙仲欲言又止地看着母亲与兄长,半响后仍忍不住说道:“娘,您……不担心阿兄么?”

    此时葛氏正在帮长子蒙伯打理头发,在听到小儿子的询问后,双手一颤,眼眸中浮现几许复杂的神色。

    不担心?

    她怎么会不担心?!

    她的公公蒙舒,就是死在战场上的;她的丈夫,兄弟俩的父亲蒙瞿,亦是死在战场上。

    如今又轮到她的长子蒙伯为国出征,她怎么会不担心?

    问题是她根本无法阻止这件事。

    她所能做的,即是在长子出征前替他准备好一切,然后日夜祈祷后者能平安归来。

    仅此而已。

    在似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蒙仲后,葛氏目视着长子蒙伯,似强颜欢笑般安慰后者道:“你父首次为国征战,亦比你年轻不了几岁,当时为娘还不认得你父,只听说你父在战场上颇为勇武,建立了不小的功勋……”

    “婶婶莫不是因此心动的吧?”蒙虎在旁打诨笑道,逗得葛氏的面颊略有些发红,没好气地瞪了蒙虎一眼。

    随后,葛氏目视着长子蒙伯又说道:“为娘已拜托了你蒙擎叔,你蒙擎叔会照看着你的。……为娘没有别的期待,只希望你……”

    她本想说「平安归来」,但仔细想想这话又不合适,遂改口道:“只希望你像你父那般,做一个无所畏惧的男儿!”

    “孩儿谨记在心。”蒙伯恭谨地说道。

    看到这一幕,蒙仲心中亦能体会到母亲的无助。

    但凡为人母的,谁愿意让自己心爱的儿子踏上征途呢?

    但遗憾的是,葛氏无法抗拒王命,蒙氏一族也无法抗拒,在宋王偃那道「伐滕」的王令下,宋国内无论家族还是个人,都必须遵行,为了王欲而豁出杏命。

    “娘,我跟阿虎出去走走。”

    丢下一句话,蒙仲带着蒙虎离开了。

    在他身后,传来了葛氏询问的声音:“晚上回来用饭么?”

    “唔。”蒙仲停下脚步,转身朝着母亲与一身戎装的兄长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告别母亲与兄长后,蒙仲与蒙虎来到了长老蒙荐的住处。

    跟在自己家中的情况相似,长老蒙荐的住处,其家中的奴仆们,一个个也是在测试兵器的锋利。

    事实上不止是蒙荐的家中,不夸张地说,整个蒙氏乡邑内,都已经不像是此前那般和平的氛围,而是充斥着肃杀、紧张的气氛。

    在家仆的通报下,蒙仲与蒙虎见到了长老蒙荐。

    对于蒙仲从庄子居返回乡邑,蒙荐并不意外,他带着蒙仲在乡邑的田地里散步。

    期间,蒙荐问蒙仲道:“仲儿可回到家中看望过你母亲与兄长?”

    蒙仲点点头说道:“一到乡邑,小子便回到家中,瞧见兄长正在试验兵器的锋利,而母亲,亦将家父生前的皮甲从箱子里找出来……”说到这里,他抬头询问蒙荐道:“长老,这件事当真就不能避免么?”

    “难。”蒙荐摇了摇头。

    见此,蒙仲脸上露出挣扎之色,良久迟疑地说道:“倘若小子恳请夫子……”

    “不可!”

    蒙荐打断了蒙仲的话,沉声说道:“据老夫所知,彭城要求各族在今年年底前集聚彭城,于明年开春对滕国用兵。眼下已近十月中旬,即将入冬,姑且不说庄夫子是否愿意出面,就算他看在你这个弟子的面子上,难道你要庄夫子冒着严寒千里迢迢前往彭城,去说服君主作罢攻滕之事么?”

    蒙仲沉默不语,毕竟蒙荐所说句句在理。

    见此,蒙荐缓和了一下语气,又说道:“更何况,君主也未必肯听从庄夫子的劝说。你不知,我宋国君主身边,有一位叫做「惠盎」的臣子,此人乃是庄夫子挚友惠子的同族子侄,非但与夫子关系亲近,于儒家当代的圣人孟子,亦有不浅的交情,可即便如此,惠盎亦被君主免去了相位,被一个叫做「仇赫」的人所取代。由此可见,君主伐滕国,这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一件事了。我们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征伐滕国的准备,尽可能减少族人的伤亡……”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蒙仲,宽慰并嘱咐道:“放心吧,你兄长在军中,自有「蒙擎」、「蒙挚」以及老夫之子「蒙献」等你的几位叔父照看,理当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短暂分别亦在所难免,既然你已得到夫子的允许,近几日不如便留在家中,陪伴你母亲与兄长。”

    蒙仲无奈地点了点头。

    正如蒙荐所说,就连惠盎那等人物都无法劝服宋王偃,年仅十岁的他,又能做出什么改变呢?

    眼下的他,唯有暗暗祈祷,希望兄长吉人天相,能在这场仗中平安归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