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章:王欲兴兵伐国

    『PS:希望书友在养书时稍微花点时间给这本书投一下推荐票,非常感谢。』

    ————以下正文————

    十月上旬,正值蒙氏族人在家族乡邑内的田地里收成完作物,正准备与葛氏、乐氏、华氏等几大家族共同举办射礼的时候,蒙氏一族的宗主蒙箪接到了来自商丘的召唤,命后者即刻前往商丘。

    商丘乃是宋国的旧都,距离景亳并不远,大概五十里左右,此前宋国历代君主皆居住在那里,直到宋辟公时期,韩国攻入宋国,宋辟公便迁都「彭城」,此后接连两位逐君篡位的宋君「宋剔成君」与「宋王偃」,皆定都彭城,不再更改。

    虽然当前商丘已不再是宋国的都城,但它却作为辅助“宋王偃彭城政权”而治理宋国的陪都,因此,每当宋王偃有什么政令发布时,往往都是通过商丘向宋国西部的城池颁布,因此蒙箪不敢耽搁,在得到消息后立刻坐马车前往商丘。

    大概戌时前后,蒙箪这才坐着马车又回到了乡邑。

    回到乡邑后,他立刻召见蒙荐、蒙羑、蒙蜚(fēi)等几位宗族内的长老,除此之外参与这次会议的,还有他的次子蒙鹜以及蒙羑的长子、蒙氏的家司马蒙擎。

    待等众人都到齐后,蒙箪坐在主位上环视了一圈后,这才沉声说道:“今日我前往商丘,见到了「丌(qī)官大人」,当时方才得晓,丌官大人并不只是召见了我,还召见了葛氏、华氏、乐氏等附近一带家族的宗主……”

    他口中的丌官大人,即是丌官氏当前的家主、商丘城如今的县令,丌官积。

    丌官这个姓氏,最早可追溯到管理“笄礼”的官员「丌官」,他的后人因此为姓,称丌官氏。

    曾经儒家圣人孔子在十九岁时迎娶的夫人,即出自宋国的丌官氏。

    听到蒙箪这句话,在场众人不由地心神一紧,也隐隐感觉到这件事不同寻常。

    果然,只见蒙箪在沉吟了片刻后,目视着在座诸位沉声说道:“丌官大人告诉我等,王欲兴兵伐国,叫我各家族召集族人,跟随王师征讨……”

    一听这话,屋内众人面色顿变。

    要知道,自据此近二十年前宋王偃称王起,而后几年他宋国接连发动了几场针对齐国、楚国、魏国的战争,虽然这三场战争全部取得了胜利,但宋国亦对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后来好不容易才出现了一位叫做「惠盎(à)」的贤臣——即惠子(惠施)的同族子侄,说服宋王偃放弃穷兵黩武的攻伐,而改为以王道治国,宋国才由此渐渐稳定下来。

    而惠盎也因此成为宋国的治国谋臣,直到如今仍然是宋王偃身边的心腹重臣。

    可没想到仅过了十几年,宋王偃便又决定攻伐他国,这让包括蒙箪在内的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忧心忡忡。

    在沉默的半响后,蒙虎的祖父、蒙氏一族前家司马蒙羑沉声问道:“欲伐何国?”

    蒙箪回答道:“滕国。”

    “滕国?”

    屋内众人相互瞧了一眼,皆暗自松了口气。

    他们最担心的,即宋王偃像当初那般不顾一切地对齐、魏、楚那等强国开战。

    中迎历来只有以强凌弱,即强国攻伐弱国,但在宋国,却不乏以弱伐强的事迹,比如宋襄公时期宋国曾与楚国称霸,再比如现今宋王偃时期,宋国接二连三攻伐齐国、楚国、魏国,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二。

    不夸张地说,除了宋国,当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胆敢同时与齐、楚、魏三个大国交恶。

    就算是此时极为强势的西垂秦国,也照样要用张仪施行一系列「连横亲秦」的策略,才分化中迎各国的联盟,尤其是「齐楚魏」三国联盟。

    “滕国,乃姬姓之后吧?今君主欲伐滕国,难道就不担心……落人口实吗?据我所知,滕国并无失德之处,也并未冒犯我宋国。”

    在沉默了一阵子后,长老蒙蜚皱着眉头说道。

    不错,当年周王室分封诸侯,总共分了七十一国,其中姬姓子孙的封国最多,有五十三国。

    但随着岁月的变迁,这些诸侯国亡的亡、灭的灭,所剩无几,最耳闻能详的,莫过于齐、楚、燕、韩、赵、魏、秦、卫、鲁、宋国等十几个国家。

    而在这些诸侯国当中,宋国的地位最特殊、也最尴尬,因为它虽然是周王室册封的诸侯国,但却是殷商之后,殷商,那可是被周王室攻灭的国家。

    而滕国,它亦是姬姓之后,其始祖乃周文王姬昌的第十四个儿子「姬绣」,周武王姬发的弟弟,谥号滕文公。

    现如今,宋王偃欲兴兵伐滕,这无异于殷人伐周人,这是很容易落下口实的。

    或许有人会说,宋国曾经非但攻打过郑国、甚至还吞并了曹国,郑国与曹国,也皆是姬姓诸侯。

    但事实上这是不同的。

    郑国,自从郑庄公起,就跟周王室关系恶劣,且郑国在「晋楚争霸」期间,在晋国与楚国之间摇摆不定,因此它在长达百余年时间内,投晋被楚打、投楚被晋打,以至于后来郑穆公索杏破罐破摔,制定了「唯强是从,晋来从晋、楚来从楚」的墙头草策略,总算是在晋楚争霸中勉强存活了下来,这国运也是艰难。

    说得难听点,郑国当时就是个受气包,且由于郑国“不法先王、不尊周室”,它被攻打在儒家子弟看来简直就是大快人心——这岂非就是“不尊礼制”的下场么?

    而曹国呢,它则是因为自己作死。

    在曹悼公时期,作为中迎霸主的晋国逐渐衰弱,曹国越发想摆脱晋国的控制。

    当时曹悼公信赖一个叫做「公孙彊」的臣子——据说这个公孙彊很擅长捕捉飞禽,因此得到曹悼公的器重,被封为「司城(司空)」。

    公孙彊向曹悼公提出了一个所谓称霸的策略,得到了曹悼公的认可与支持。

    然后,曹国就断绝了与晋国的关系,并且派兵攻打宋国,结果派出去的军队被宋国击败,并且宋国还派兵反攻曹国。

    本来在宋国与曹国的矛盾中,晋国本来就偏袒宋国,毕竟宋国自宋襄公称霸中迎失败后,便转而支持晋国、抗拒楚国,是晋国压制楚国的坚实盟友,不像曹国曾几次投降于楚国。

    而这次曹国自己作死,晋国干脆连调解的使者也不派了,任凭宋国吞并了曹国。

    所以说,宋国攻伐郑国与曹国,其实都有当时的中迎霸主晋国在背后撑腰,且又名正言顺,当然不会遭到世人的指责。

    但这次宋王偃准备攻伐滕国,滕国既没有失德之处,又没有得罪宋国,在没有任何大义的情况下贸然攻伐滕国,在道义上就站不住脚。

    更要命的是,滕国是儒家当今的圣贤「孟子」试图重新恢复“井田制”的试验国,也是目前中迎诸侯中绝无仅有的仍在沿用“井田制”的国家,宋国无端攻打滕国,势必因此得罪儒家。

    再加上没有像“晋国”那样的强国给宋国撑腰,总而言之,宋国攻伐滕国,后果不堪设想。

    “惠盎怎么会坐视君主做出这样的决定?”蒙荐难以置信地说道。

    在他看来,主张“王道”、推崇“德治”的惠盎,不应该会坐视宋王偃做出这样糊涂的决定啊。

    听闻此言,蒙箪皱着眉头说道:“此事我亦询问过亓官大人,据亓官大人所知,不知什么缘故,惠盎已被免去了相位,如今担任国相的,乃是一名叫做「仇赫」的人。亓官大人猜测,可能就是这个仇赫,教唆大王攻伐滕国。”

    “仇赫?”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虽然心中有诸般不愿,但君命不可违,除非蒙氏一族企图谋反,否则,他们就必须听从宋王偃的王命,派出族人跟随王师作战。

    想了想,前家司马蒙羑问道:“宗主,不知彭城要求我诸家族出兵多少?”

    “十乘之兵!”蒙箪面无表情地说道。

    听闻此言,屋内诸人顿时面色大变。

    乘,乃是当代的一种兵制。

    通常所说的「一乘之兵」,即是以一辆战车为核心的一个步兵编制,包括三名立于战车上作战的「甲士」以及七十二名普通的步卒,总共七十五人——在那三名甲士中,由一人担任「车吏」指挥作战,蒙仲的祖父蒙舒与父亲蒙瞿,生前就一直担任「车吏」。

    一乘之兵是七十五人,那么十乘之兵就是七百五十人,也难怪屋内的众人面色大变。

    当然,虽然彭城要求像蒙氏一族这样的大家族每家派出十乘兵力,但也应该并非是实数,假如蒙氏派出个七八乘兵力,其实也不会遭到处罚。

    并且,这些派出去的族兵,也并非个个都要求蒙氏子弟,比如用家奴、流民抵数,其实也是允许的,否则的话,蒙氏一族族内的男丁都不足七百五十人,如何能派出十乘之兵?

    然而反过来说,蒙氏一族也不能全部都用家奴、流民充数,最起码得有一半得是蒙氏子弟,否则的话这支族兵就几乎没有丝毫的战斗力。

    “在族内各户摊派吧,最起码凑出两百名族人,余下的,便用家奴、流民充数。”

    在交代完后,蒙箪叹息着说道:“蒙擎,你是家司马,这件事就由你来负责。”

    “是,宗主。”蒙擎抱拳应道。

    片刻后,长老蒙荐拄着拐杖徐徐走出宗族的祖屋,满脸忧愁之色。

    他蒙氏一族,如今总共也就只有两百余户族人,眼下宗主要求聚集两百名族人,平摊下来也就是说每户都要有一人从军,包括他一家,也包括蒙伯、蒙仲兄弟那一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