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章:名家

    名家,即以思维的形式、规律和名实关系为研究对象的哲学派别,由于注重“名”与“实”之间的关联,故而在后世称为名家,但在早期时,名家却被当世称为「辩者」。

    名家的思想,源自礼官,当时世人对于“名”非常看重,孔子亦曾言: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名家的代表,当前较为著名有「邓析」与「惠子」。

    邓析亦是郑国大夫,与当时的国相「子产」都支持“刑文公开”,同时,他还主张「不法先王、不是礼仪」,即表示先王制定的法令并非不能更改的圣物。

    是故,当国相子产使郑国出现改革时,邓析亦是其中的参与人物。

    但在制定新法的过程中,邓析与子产出现了分歧。

    国相子产推行改革的时期,郑国由于经历了一系列公室夺位的内乱,国力已大不如前,更要命的是,此时国家的政权,已被合称「七穆」的七家卿室家族所把持。

    之所以称「七穆」,是指这七家卿室都是郑穆公的子孙,即公室的分支,而郑国国君的权力,此时已被大大压缩。

    七穆中最强盛的,即郑穆公的公子「子罕」的后人「罕氏」,以及同为郑穆公之子的「子驷」的后人「驷氏」,而子产的父亲,则同样郑穆公的儿子「公子国」,属「国氏」一支。

    后来,七穆中其他几支家族遭到排挤而衰弱,在国家政坛上就只剩下罕氏与驷氏,由于子产在此前七穆中驷氏与良氏的争夺与厮杀中保持中立,因此他得到了罕氏一族罕虎的信任,成为了郑国的国相。

    在这种情况下,子产施行改革,由于他自身是公卿一势的代表,因此他所主张的,自然是维护公室利益,限制贵族(非公室家族)的特权。

    而邓析因为是非公室家族的贵族出身,代表的是贵族——即士大夫、新兴地主阶级的利益,因此他主张维护贵族,通俗地说即不效法先王、不肯定礼义,也不接受当时国君的命令。

    这样的主张,自然无法得到郑公与七穆的支持。

    于是邓析便聚众讲学,向国民传授刑法知识与诉讼的方法,并帮人诉讼

    关于邓析帮人诉讼,还有一个典故。

    曾经洧河发大水,郑国有一个富人被大水冲走淹死了。后来有人打捞起富人的尸体,富人的家人得知后,就去赎买尸体,但对方要价很高。

    于是,富人的家属就来找邓析,请他出主意。

    邓析对富人家属说:你安心回家去吧,那些人只能将尸体卖你的,别人是不会买的。

    于是富人家属就不再去找得尸者买尸体了。

    得尸体的人着急了,也来请邓析出主意。

    邓析又对他说:你放心,富人家属除了向你买,再无别处可以买回尸体了。

    这则典故,形象地表述了邓析的一个重要思想——“两可说”。

    在正统观点看来,这是一种“以非为是,以是为非,是非无度”的诡辩论,简单地说,就是模棱两可、混淆是非的理论。

    但就「买尸」这则典故来将,邓析他对“得尸者”与“赎尸者”所讲述的话,实际上都是正确的,作为中立者,他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为其中任何一方说话。

    所以说,「两可说」并非诡辩,其实是一种朴素的辩证观念。

    而除了帮人诉讼外,邓析亦自己编了一部刑书,载于竹简上,后人称为「竹刑」。

    后来,执政郑国的权臣「郑驷歂」——即驷氏子弟,他叫人杀掉邓析,但却取用了邓析所著这部竹刑作为郑国的新法。

    再说惠子。

    惠子,即庄子的挚友惠施,与邓析不同的是,惠施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成为了魏国的国相,是「合纵抗秦」最主要的组织者与支持者。

    他最大的成就,即让魏国与齐国“互尊为王”,结成联盟,然后又将另外一个强国楚国亦拉到这个联盟中,结成「齐楚魏」三国联盟,共同对抗秦国。

    而私底下呢,惠子又让魏惠王暗中派遣贿赂「公孙衍」——即后来继惠子之后,「合纵抗秦」的第二代领袖人物。

    公孙衍亦是魏人,在秦惠君五年时,被秦国任命为「大良造」,且积极谋划攻打魏国。

    秦惠君,即是杀掉商鞅的秦君。

    在收到魏国的贿赂后,公孙衍便劝秦王改变攻打目标,趁着秦魏修好之际,攻伐秦国西边的游牧民族。

    然而此时,鬼谷子门徒张仪来到了秦国,他指出,魏国有称霸的根基,如果让魏国缓过气来攻打秦国,到时候秦国的处境就会很艰难。

    秦惠君如梦初醒,便驱逐了公孙衍,启用张仪为客卿。

    公孙衍因此深恨张仪,离开秦国后,便来到魏国,支持惠子「合纵抗秦」。

    值得一提的是,张仪也是魏人。

    秦惠君十四年,张仪拥戴前者正式称王,更改年号为秦惠王元年。

    秦惠王三年时,为了秦国的利益,张仪被秦国派往魏国担任国相,希望魏国能成为中迎第一个向秦国屈服的国家。

    正是在这段时期,惠子失去了相位,先赴楚国,随后回到宋国,而公孙衍则成为「合纵抗秦」的魏方第二代领袖人物。

    且在后来,公孙衍在齐、韩、燕、赵、楚五国的支持下,赶走张仪,成为魏国的国相,并继续「合纵抗秦」。

    这即是惠子、公孙衍、张仪三人之间的恩恩怨怨。

    而颇为有趣的是,在「合纵连横」期间,纵横家是这场博弈的主角,比如苏秦、张仪、公孙衍,而惠子,虽然他主张合纵抗秦,但实际上他却是一位名家鼻祖。

    而这,也正是庄子对惠子很不满、觉得他“犹有未树”的地方——你惠施就应该老老实实去研究你的名学,混在诸国间的博弈中做什么?

    平心而论,惠子其实是一位学者,一位辩者,他在魏国执政期间,虽然对国家不能说没有裨益,但终归不如公孙衍、张仪等人那般耀眼。

    对于惠子的才学,庄子亦是认可的,甚至于还在《天下篇》中称“惠施多方,其书五车”,这即「学富五车」典故的由来。

    而反过来说,正是因为惠子有才学,但却因为种种俗事俗物而耽误了在其名学中的成就,所以庄子才要骂惠子——这大概就是“爱之深、恨之切”吧。

    作为被誉为名家鼻祖的惠子,其主要思想有「合同异论」与「坚白论」。

    而在「合同异论」中,认为世上的万物,虽然有小的差别,但本质都是相同的,基于这一点,他劝世人「泛爱万物」,莫分彼此。

    听上去似乎跟墨家的思想有点相同?

    但事实上,墨家思想的最大对手,就是惠子。

    比如《墨子》曰:厚,有所大。

    顾名思义,即是一件事物只有有了“厚度”,才能有体积。

    但惠子则反驳道: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

    他认为,认为物质的粒子不累积成厚度,就没有体积,但是物质粒子所构成平面的面积,是可以无限大的。

    《墨子》又曰:或不容尺,有穷;莫不容尺,无穷也。

    即认为个别区域的前方不容一线之地,这就是“有穷”;与此相反,空间无边无际,这是“无穷”。

    惠子又反驳道:南方无穷而有穷。

    他表示人站在北方(北方极点)时,所有方向都是南方,所以是“无穷”;可若是站在南方(南方极点)时,所有方向都是北方,南方的“实”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是“有穷”。

    《墨子》又曰:平,同高也。

    惠子又反驳道:天与地卑(接近),山与泽平。

    意思是说,在从极高处俯视,天跟地是接近的,山与湖泊是平的,表示观测的人所在位置不同,他看到的高低是不同的。

    毫不夸张地说,在辩论这方面,当时惠子堪称辩遍天下无敌手,无数慕名而来的学者、辩者,都无法难倒惠子。

    然而似这般雄辩的惠子,他偏偏就无法辩过庄子。

    最著名的,莫过于「濠梁之辩」,即庄子与惠子在濠水一座桥上散步时的辩论。

    当时庄子看着水里的儵鱼说道:鯈鱼在河水中游得多么悠闲自得,这是鱼的快乐啊。

    惠子道:你又不是鱼,从哪里知道鱼是快乐的呢?

    庄子道: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儿是快乐的呢?

    惠子说:我不是你,固然就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本来就不是鱼,你不知道鱼的快乐,这是完全正确的。

    庄子笑道:请你回归最开始的问题,你说「你从哪里知道鱼快乐」这句话,就说明你很清楚我知道,所以才来问我是从哪里知道的。现在我告诉你,我是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

    这即是战国首屈一指的两位辩者之间的对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