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章:返回

    当日傍晚,由于庄子的拐杖在他掉入河中时被水流冲走了,因此蒙仲便扶着他返回庄子居。

    远远瞧见庄子与蒙仲返回居内,庄伯便带着武婴、向缭、乐进、蒙遂等居内的诸子出门相迎。

    待等庄子与蒙仲走近,庄伯愕然发现庄子手中的拐杖不见踪影,遂在向庄子行礼后困惑地询问蒙仲道:“蒙仲,夫子的手杖呢?”

    蒙仲只好面色讪讪地解释道:“因为我的疏忽,导致夫子不慎落于浍水,夫子的手杖,亦被水流冲走了……”

    听闻此言,武婴、向缭、乐进、蒙遂等人无不目瞪口呆,而庄伯则是在一愣后,气得面色涨红,怒声斥道:“我叫侍奉夫子左右,你怎么敢……”

    刚说到这,庄伯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庄子伸出手阻止了他,同时又拍了拍蒙仲扶着他的双手,示意后者扶着他走到居内去。

    见庄子有意维护蒙仲,庄伯脸上怒意一滞,想来他也猜到,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他所不了解的内情。

    其中真相如何,庄伯暂时没工夫去询问,见蒙仲扶着庄子走向居内,他吩咐诸子道:“蒙遂、武婴、华虎,你们三人立即到蒙亳城内,请城内医者到居上为夫子诊断一番。向缭、乐进、乐续,你们三人立刻烧一锅水,为夫子煮一锅鱼汤驱寒。”

    “是!”诸子拱手领命。

    吩咐完毕后,庄伯这才回到庄子居住的正屋,向蒙仲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

    在听完蒙仲的讲述后,庄伯不得不承认这件事还真不能怪蒙仲——要怪就怪庄子自己手闲,你说你就算要放走鱼篓网内的那几条鱼,也得考虑一下你已过七旬的年纪啊。

    明明蒙仲这名弟子——虽然庄子暂时并不承认——就在旁边,为什么还要自己动手呢?

    当然,这些埋怨庄伯自然不敢直言,他只能责怪蒙仲,并告诫蒙仲日后一定要看好庄子,免得再发生类似的事故。

    对此,蒙仲当然是虚心接受。

    毫不夸张地说,今日看到庄子掉到河里,他亦是吓得魂飞魄散——前几日他方面顶撞庄子,都没有今日的情绪波动来得大。

    大约半个时辰后,向缭、乐进、乐续等人熬好了鱼汤,端到庄子卧榻前。

    庄子喝完鱼汤,继续歇养。

    晚上的时候,蒙氏一族的长老蒙荐用马车载着景亳城内的名医,一同前来探望庄子。

    原来,当蒙遂、武婴、华虎三人到了景亳一带后,由于当时天色已晚,景亳城已经关闭了城门,因此蒙遂便带着武婴、华虎二人求助他祖父蒙荐。

    蒙荐在听说了原因后,立刻使用他蒙氏一族在景亳的影响力,叫城门守卫打开了城门,然后找到了城内颇有名气的医者,用马车载着后者马不停蹄地赶来。

    至于蒙荐为何会跟着来,想来也是想了解一下情况——毕竟蒙遂、武婴、华虎都不清楚庄子为何落入水中的原因,蒙荐担心这件事牵扯到蒙仲。

    不过到了庄子居,了解了事情真相后,蒙荐才知道虚惊一场。

    在经过诊断后,那名医者对庄伯、蒙荐以及蒙仲等诸子说道:“夫子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些惊吓,又有些体虚……夫子上了年纪,体虚很正常,在下为夫子开一副养气补血的药单,夫子喝了药,歇养几日就没事了。”

    众人闻言这才放心。

    不过随后那名医者又告诫道:“另外,夫子终归上了年纪,今日虚惊一场,未必日后亦如此,是故,在下希望以后身边人能更加警惕,莫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故。”

    在蒙仲面色尴尬连连点头之时,庄伯若有所思。

    事实上庄伯也知道,今日之事不怪蒙仲,说到底,只是因为当时跟随在庄子身边的人就只有蒙仲,是故当蒙仲忙着其他事时,就难免顾及不到庄子那边。

    因此庄伯觉得,日后庄子出游,除了蒙仲跟随在旁以外,最好还是再派几人,随时随地地看着庄子,免得再发生类似的是故——当然,这事得经过庄子的允许,毕竟庄子的心态已不同于二十年前,不喜欢太多的人跟在身边。

    由于此时夜色已深,于是庄伯便招待蒙荐与那名医者在居内住了下来。

    期间,长老蒙荐将蒙仲、蒙遂二人唤到跟前,笑着问道:“这么说,你二人已成为庄子的弟子了?”

    蒙仲摇摇头,说道:“夫子还不承认我等是弟子,只是授业而已。”

    “哈哈,那也足够了。”蒙荐捋着髯须一脸宽慰之色。

    在他看来,既然已学于庄子,那就是庄子的弟子,至于庄子本人是否承认,他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都开始教了,难道还会不承认么?

    于是他叮嘱蒙仲、蒙遂二人道:“老夫看来,夫子暂未承认你等是他弟子,不过是你等暂时学无所成,只要你们诚心请教夫子,夫子日后终究会承认的。……仲儿、遂儿,老夫对你二人甚为期待,我蒙氏当代小辈当中,老夫唯独就看好你二人,以及蒙擎之子「蒙虎」……”

    “蒙虎?”

    蒙遂脸上露出颇为夸张的表情。

    虽然彼此都是关系极好的小伙伴,如果说蒙仲比他有天赋,他承认,但如果说蒙虎亦比他有天赋,那他蒙遂就万万不能接受了——那家伙一天到晚没个正经,能有什么出息?

    蒙荐笑而不语。

    当代蒙氏小辈当中,论聪姿他最看好蒙仲,其次就是他的孙子蒙遂,至于蒙虎,一个十来岁就能与其父蒙擎过上好几招的小辈,日后能会是寻常人物么?

    『我蒙氏一族的将来,怕是就落在这三个小子身上了。』

    蒙荐捋着髯须心中暗想道。

    随后,三人又聊了片刻,从庄子的事聊到了蒙氏一族前一阵子举办的「夏祭」与「飨礼」上。

    据蒙荐所言,蒙仲的母亲葛氏在夏祭与飨礼期间看中了一名叫做「华妤(yú)」的华氏一族年轻女子,希望前者代为说亲,使这名女子能嫁给她的长子蒙伯。

    而麻烦的是,并不单单只有葛氏相中了华妤,后者凭着不俗的容貌,以及其娘家在华氏一族中不低的地位,故而出现了不少倾慕者,既有蒙氏一族内部的,亦是其他家族的。

    这种事并不罕见,比如蒙仲的母亲葛氏,她当年除了蒙瞿以外,也有其他的倾慕者,只不过最后是蒙瞿赢娶了葛氏而已。

    是的,是赢取,而不是迎娶。

    在诸家族的通婚中,倘若出现「一名女子同时被几名男子看中」的事,那么,各家族就会联合举办一个类似比赛的形式,让这些年轻男子比试,由最后的优胜者迎娶那名女子。

    至于比试什么,看似是比试武艺,实则是考验品德。

    不错,这个类似比赛的形式,就叫做「射礼」。

    射礼是周礼延续下来的一种礼仪,分「大射」、「宾射」、「燕射」、「乡射」四种。其中周天子用「大射」,各国诸侯相朝用「宾射」、宴饮用「燕射」、卿大夫用「乡射」——蒙氏、葛氏、华氏等家族,其家主便是士大夫的爵位。

    虽然规格礼仪或有不同,但「射礼」的本质是一样的,据记载,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矣。

    简单地说,即通过「举弓射箭时的姿势与情绪」以及「是否能命中箭靶」,来判断这个人的品德——世人认为,只要一个人内心端正,他射出去的弓箭就必定能命中目标,否则,就不能中。

    曾经周王室用射礼来考验、训勉诸侯,到后来射礼逐渐成为世俗常见的一种礼仪。

    尤其儒家,还将射礼定义为‘君子礼仪’中的一种。

    总而言之,为了争取那名叫做华妤的女子,蒙仲的兄长蒙伯,如今被兄弟俩的母亲葛氏拜托给蒙虎的父亲「蒙擎」严加调教,希望儿子能在十月秋收后各家族间举办的「射礼」中取得优异的成绩,迎娶葛氏心仪的长儿媳人选华妤。

    哦,蒙虎的父亲蒙擎,也就是蒙羑的长子,即蒙氏家族现如今的家司马,论兵器与弓马,在蒙氏一族中堪称是佼佼者。

    “蒙擎叔啊……”

    与蒙遂对视一眼,蒙仲忍不住暗暗为兄长祈祷。

    要知道,蒙虎的父亲蒙擎,那可是一个相当严肃而严厉的男人,别说蒙仲、蒙遂,就算是蒙擎的亲儿子蒙虎看到父亲,那也是老鼠见到猫般畏惧,甚至于瑟瑟发抖。

    如今母亲将蒙伯委托给蒙擎,不用说蒙擎会极其严格的教导蒙伯,搞不好蒙伯都要脱层皮。

    当然,倘若日后蒙伯能在射礼中取得优胜,迎娶了华氏之女华妤,那眼下的磨砺倒也是值得的。

    “除此以外,族内并无大事,你二人也无需牵挂,安心在此地侍奉庄子,向其请教学问即可。”蒙荐捋着胡须叮嘱道。

    蒙仲、蒙遂二人点点头。

    晚上入睡前,蒙遂问蒙仲道:“阿仲,你兄擅长射箭么?”

    蒙仲摇了摇头。

    其实在蒙氏子弟在满十岁后,就会由族内的家司马负责开始教授这些族子最基本的武艺,弓术亦包含在其中。

    但由于父亲事后,兄长蒙伯已替母亲葛氏承担起大部分的农事,因此倒也没太多的空闲于这方面锻炼,纵使如今葛氏拜托家司马蒙擎单独教导,兄长蒙伯最终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蒙仲亦不敢保证。

    『但愿兄长能在射礼中取胜,不会发生什么变故。』

    蒙仲暗自祈祷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