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章:出游

    庄子出游究竟会去哪些地方?

    其实这个疑问,早在蒙仲、蒙遂、蒙虎三人首日瞧见庄子独自出游时就已经私下讨论过。

    当时蒙虎觉得应该是「景山」,也就是景亳境内闻名的那座景山。

    在景亳境内,景山应该是最有名的自然造物了,因为它既是商汤会盟诸侯的地点,并且早在夏朝中后期时,景山又是楚人的居住,因此景山又叫做「楚丘」——如今这座山上还保留着许多当年楚人居住的痕迹,以及荒废的祭庙等等。

    正因为如此,早在宋襄公年间,当宋国与楚国交恶而发生战争时,「夺回先祖居地」也作为楚国贵族支持对宋战争的一个原因。

    总而言之,景山在景亳一带国人的心目中,是具有非同一般的地位的,仿佛带着几分仙气。

    但仔细想想,景山位于「C县」东北四十里,而庄子则隐居在夏邑与景亳之间的浍水河畔,两地相距最起码六七十里,别说是如今年过七旬的庄子,就算是后者年轻时候,也没办法在短短一两日内来回。

    而事实上就像蒙遂此前所猜测的,庄子顶多就是在附近一带走一走、看一看罢了,可能连十里范围都走不出去。

    这不,沿着浍水才走了不到两三里地,庄子就在靠近浍水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注视着河内奔腾的水流,若有所思。

    见此,蒙仲便像弟子一般侍立于庄子身边,不敢开口免得打搅到后者的思绪。

    说实话,这的确怪闷的,于是蒙仲站了片刻后,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反正庄子也不会在意。

    不知过了多久,庄子忽然有了动作,只见他先是从左手袖口内摸出一支笔,旋即用左手捏住左衣袖的袖口,竟将左袖作为书写的载物,提笔在袖口上书写起来。

    见此,蒙仲非常好奇,遂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屏住呼吸仔细观瞧。

    他此时这才发现,庄子身上衣袍的左边袍袖上,其实已经写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字。

    蒙仲暗暗在心底念诵: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这篇文章,蒙仲从未在庄子居内的库藏内看到过,显然是庄子正在编写的著作。

    这一点,从庄子时不时顿笔,皱眉思忖就可以看出。

    『我说夫子每次出游时,好似都是这件皂青袍……』

    忽然间,蒙仲恍然大悟。

    前段时间他负责给庄内的诸人洗衣服时就感到困惑,明明庄子换下让他洗的衣服也不少,但唯独出游时所穿的这身皂青色的衣袍,三个月里却从来不换,原来这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玄机。

    由于庄子的新著目前还只有寥寥几百字,蒙仲在旁很快就看完了,于是难免再次陷入了无所事事的处境。

    反正闲着没事,蒙仲便在河滩上躺了下来。

    九月初的天气,其实已近深秋,但由于此刻太阳高深,因此微风吹来倒也不觉得凉意,反而觉得很舒服。

    再加上昨晚与蒙遂一同研读《天地篇》到深夜,今早又早早起来洗晒衣物,因此蒙仲躺在日光下的河滩上,顿时感觉困意袭上心头,不自觉地就睡着了。

    而庄周这边,写着写着也没了思绪,便收起笔,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准备再往前走走,希望能在自然中得到感悟与灵感。

    没想到站起身来一瞧,他这才发现,蒙仲竟用双手枕着脑袋躺在河滩上酣睡。

    『这……』

    纵使是庄周亦不禁为之愣神。

    毕竟无论是在近二十年之前,还是在近二十年之后,一般人无不以能伴随在他身边为殊荣,那时他庄周身边的随从,哪个不是毕恭毕敬、服侍左右。

    然而这小子倒好,居然在自己面前睡着了。

    庄周不声不响地走过去,用拐杖的末端轻轻触碰了几下蒙仲的腰际,然而后者却毫无反应。

    唔,睡得挺熟。

    这可如何是好?

    庄周也被难住了。

    因为按照道家顺其自然的主张,蒙仲这小子此刻在他面前睡熟,那就应当仍由他睡——刻意讲究尊师重道,那是儒家所奉行的,道家却不讲究这一套。

    道家师徒的关系是这样的:处得来就处,处不来就散;今日你愿意接受我的思想,那你就是我的弟子,明日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思想了,那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子。

    总而言之,凡事都讲究顺其自然,这就是道家的主张。

    反过来说像儒家那套,在师长身侧小辈必须恭恭敬敬,其实庄子是很反感的,认为这是儒家刻意禁锢世人的一种枷锁——指繁文缛节。

    而如今像蒙仲这般,在他面前呈现最真实、最自然的一面,其实这反而是值得赞赏的。

    因为真实,不‘虚伪’。

    但问题是眼下庄子没了新作的思路,正准备继续往前走走寻找灵感,总不能将这小子丢在这里吧?

    叫醒他?

    还是不叫醒?

    庄周再次陷入了思考。

    最终他做出了决定: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等待蒙仲自己苏醒。

    就这样又过了约半个时辰,蒙仲幽幽转醒,张嘴打了个哈欠,却冷不丁眼角余光瞥见庄子不知何时竟已不再写他的新作,而是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看着他。

    一老一小彼此对视。

    “夫子。”

    蒙仲惊地将那个哈欠都憋了回去,赶忙站起身来,一脸尴尬,面色讪讪地解释道:“夫子,小子因为昨晚读《天地篇》到深夜,是故……”

    然而,庄子本来就不在意这些,随意地点点头,抬手指向前方,大概是表示他们又要继续向前了。

    『真的没生气?』

    蒙仲惊讶地跟在身后,时不时地紧走两步,关注一下庄子的表情。

    但据他的观察,庄子似乎真的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这让他感到颇为意外。

    要知道方才他蒙仲的行为,就算是换做长老蒙荐,恐怕也会笑骂着用拐杖在他脑门上来一下作为训诫,但庄子却没有,后者非但没有训斥他,甚至都没有叫醒他的意思——不是说庄夫子杏格乖僻,不好相与么?

    此后,庄子大概又往前走了约两里地左右,随后再次停了下来,在靠河的地方寻找一处歇息地。

    待坐下后,庄子从袖口内取出手掌大的一块饼。

    见此,蒙仲愣了一下,他忽然发现,他手中竹篮内所准备的物什,既有空的竹简,也有笔墨砚,但唯独忘了带吃的干粮。

    这可如何是好?

    而此时,庄子似乎也注意到了蒙仲的窘迫,遂将手中的饼掰了一半给他。

    长者赐,不敢辞,蒙仲赶忙双手接过这块饼,仔细瞅了又瞅。

    这种饼叫做「粉粢」,或者「粢饼」,即是将米煮熟后捣烂捏成饼状的食物。

    与粢相对应的,还有一种干粮叫做「糗(qiǔ)饵」,即是将米麦炒熟后捣碎,捏成团状或块状的事食物。

    粉粢与糗饵,皆是当代非常普遍的干粮,一般情况下,世人出门在外就吃这个,行军打仗时士卒也会吃这个。

    哪怕是在蒙仲家中,当母亲葛氏带着他们兄弟俩到田地里干农活的时候,因为没有时间做饭,也会用这些干粮来果腹。

    既然是干粮,顾名思义,即是又硬又干、难以下咽的食物,因此世人出门在外时,包括蒙仲家也一样,往往会烧一锅水,用滚烫的水将粉粢或糗饵泡软了再吃,或者就着热水、热汤吃。

    可这附近哪里有热水、热汤呢?

    蒙仲四下瞅了瞅,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庄子拐杖上挂着的那只葫芦上。

    而此时,庄子也已经将那只葫芦从拐杖上解了下来,递给了蒙仲。

    蒙仲当然猜得到葫芦内定然装的是水或汤之类的,便推辞想让庄子先喝表示尊敬,但奈何庄子杏格太拗,于是他只好接过葫芦小小喝了一口。

    唔,葫芦内装的果然是水,还稍稍带着些温度。

    于是乎,一老一小就着葫芦内的温水,将各自手中半块饼徐徐吃完了。

    吃完各自的半块饼后,庄子继续拄着拐杖,目视着崩腾的浍水陷入了沉思,时而提笔在自己衣袖上又写上几句灵感所得。

    而蒙仲,则闲着没事在河旁晃荡。

    他记得这一带附近,好似有他跟蒙遂、蒙虎二人制作用来捕鱼的鱼篓网。

    是的,跟年过七旬的庄子不同,半块粢饼可不能填饱他的肚子——甚至蒙仲认为,庄子分了半块粢饼给他,也未必能填饱肚子。

    果不其然,往前又走了大概十几丈,蒙仲便在一片水草丛中,找到了他们放置的鱼篓网。

    运气不错,鱼篓网内有四五条鱼,大小都有。

    于是蒙仲便将其中两条大鱼从鱼篓网中捉上来,摔在河滩上的石头上,将其摔晕。

    然而待等他将摔晕的鱼拾起时,庄子已拄着拐杖走到了面前,看看蒙仲手中的鱼,又看看河里的鱼篓网,眼中首次露出了严厉的神色,抿着嘴唇,右手指着那个鱼篓网。

    蒙仲愣了愣,旋即便明白了庄子的意思,便解释道:“夫子,此物非他人所有,而是小子与蒙遂、蒙虎几人为了捕鱼而设。小子绝不敢侵占他人之物。”

    一听这话,庄子眼眸中的严厉之色顿时退散,在点点头向蒙仲表示了歉意后,拄着拐杖愣神地看着河中的鱼篓网,看着网中剩下那三条正在挣扎乱窜的鱼,眼中露出深思之色。

    片刻后,蒙仲正准备到不远处的林子里找些柴火来烤鱼,却忽然听到身背后传来噗通一声,好似有什么重物掉到水里。

    “唔?”

    他下意识回头一瞧,旋即吓得险些魂飞魄散。

    因为他骇然瞧见,方才还站在岸上的庄子,不知什么缘故竟然掉到河里去了,此刻正死死拽着鱼篓网避免自己被水流冲走。

    “卧槽!”

    蒙仲失声叫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