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章:蒙仲

    “阿嚏——”

    就当蒙箪、蒙荐两位老者商议人选时,在蒙氏乡邑内,在一棵大树的树荫下,三名十岁上下的蒙氏子弟,正围在一名族中老者的身旁,听后者讲述着有关于宋国的过往。

    期间,有一名少年毫无预兆地打了一个喷嚏,他那有些呆懵的表情,逗得在旁的同族兄弟们哈哈直乐。

    这位老者名叫「蒙羑(yǒu)」,乃是蒙氏一族中为数不多的、参与了宋国君主「子偃(戴偃)」发动的三场战争却仍幸运存活下来的老人。

    “阿仲,莫不是受凉了?”蒙羑慈祥地问道。

    他口中的阿仲,即长老蒙荐向宗主蒙箪所推荐的人选,蒙仲(zhò)。

    蒙仲乃是蒙氏一族的普通族人,并非嫡宗,乃是「蒙舒」的仲孙、「蒙瞿(qú)」的次子。

    细观此子,目测大概十岁左右,身材偏瘦,穿着一件灰色的麻布衣,下摆没过膝盖,脚上穿着一双草鞋,虽脸庞颇显稚嫩,但已能看出几分俊朗英气。

    而最为特殊的,莫过于他的眼眸,淡然而温和,不同于族内那些轻恣或懵懂的同龄人,时常流露出几分思索之态,仿佛小小年纪便已有了诸般心事。

    听到长辈询问,名叫蒙仲的少年伸手揉了揉鼻子,有些困惑地说道:“不知怎么回事,就感觉鼻子有些发痒……”

    话音未落,旁边就有方才大笑的小伙伴拆台,这名少年年纪与蒙仲相仿,不过个头却比蒙仲壮实,他指着蒙仲对蒙羑笑道:“莫不是因为昨日掉到河里的关系吧?”

    由于对方乃是与自己关系极好的小伙伴,蒙仲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倒是蒙羑举起在一旁的拐杖,不轻不重地在那名少年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口中笑骂道:“没心没肺的小子,要不是因为你掉到河里,阿仲会被你牵连?你还要笑?”

    那名壮实的少年缩了缩脖子,讪讪说道:“我会游水啊,再说了,虽然他当时是想拉我起来,但他脚滑又不是我害的……”

    “你还敢顶嘴?”蒙羑瞪着眼睛斥道:“要不要老夫回头跟你父说一声,叫他好好收拾你一顿?”

    一听这话,那名壮实的少年顿时老实了,只是在嘴里仍嘟囔着「我才是你亲孙子」之类的抱怨。

    他可不敢得罪眼前这名老者,因为这位老者正是他的祖父。

    见他如此畏畏缩缩,蒙仲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二人对视一眼,竟不由地笑了起来,可能是想起了昨日二人那滑稽的场面。

    这名壮实的少年叫做「蒙虎」,是蒙羑的长孙,也是蒙仲平日里关系最好的两名小伙伴之一,他们二人再加上另外一名叫做「蒙遂」的少年,三人平日里几乎是形影不离,关系极好。

    哦,叫蒙遂的少年,即是此刻席地而坐,坐在蒙仲右侧笑看蒙虎被其祖父蒙羑用拐杖敲打脑袋的同龄人。

    看着面前年纪轻轻却能彰显出几分持重之态的蒙仲,蒙羑暗自叹了口气。

    别难怪蒙羑不经意间会偏袒蒙仲,因为在宋国对外开战的那几场仗期间,乃由蒙羑担任统率蒙氏族兵的「家司马」,蒙仲的祖父「蒙舒」、父亲「蒙瞿」,皆是蒙羑的部下,父子二人均担任「车吏」的职务,即立于战车上,在战场前方指挥作战的低级武官,负责统率「一乘之兵」。

    但不幸的是,蒙舒在宋国与齐国的战争中战死,而蒙瞿在宋国与魏国的战争中战死,蒙羑认为这父子二人的牺牲,他得负起一部分责任,是故平日里在族内颇为维护蒙伯、蒙仲兄弟,以及兄弟俩的母亲葛氏。

    “好了好了。”

    在三个小家伙一番玩笑之后,蒙羑打断了他们,慈祥而不失威严地说道:“身为宋国人,当熟络我宋国的过往,否则,日后有人问起,你等虽为宋国人却不知宋国的往事,这无疑会遭到旁人的耻笑。”

    说着,蒙羑便开始讲述他宋国的历史。

    关于宋国的历史,蒙虎丝毫不感兴趣,因此在旁一个劲地催促蒙仲、蒙遂二人跟他一同到田邑间玩耍,但蒙仲、蒙遂二人,却对这段历史颇感兴趣。

    尤其是蒙仲。

    毕竟在这个欠缺娱乐途径的时代,听族内的长辈讲讲宋国的历史以及天下各地所发生的趣事,这是蒙仲为数不多的解闷途径。

    在蒙羑的讲述中,宋国虽然是周王室册封的诸侯国,但作为「三恪」之一,它与周为客,并非是周王室的臣属诸侯国。

    所谓「三恪」,即周王室所奉行的,对前三代王朝后裔表示敬重的礼数,而周朝的前三代王朝,分别就是商朝、夏朝以及虞朝——虞朝即「黄帝王朝」、「虞舜王朝」。

    周王室将殷商纣王的兄长「微子启」册封到商丘,由后者建立「宋国」;又使夏王朝的后裔建立了「杞(qǐ)国」;又让虞王朝后裔建立了「陈国」。

    因此所谓「三恪」,即指宋国、杞国、陈国这三个与周为客的诸侯国,爵位皆为公爵。

    再说宋国的历史,提到宋国历史,就不能不提及这么几位,即宋戴公、宋襄公、宋景公、宋剔成君,以及宋国目前的君主「戴偃(即宋康王)」。

    先说宋戴公,戴公亦是子姓宋氏,名白,乃是一位有道明君,在位时深受国人的爱戴,因此在他亡故后,周平王赐予了「戴」的谥号,兼宋国乃是周王室的公爵,故称宋戴公。

    而后,宋戴公的嫡子宋武公继位,后者的第二个儿子「公子撝」,以祖父的谥号「戴」为氏,因此出现了「子姓戴氏」这个分支。

    后来篡夺「子姓宋氏」君位的宋剔成君「戴喜」,以及当代宋国君主「戴偃」,即是「子姓戴氏」这一支的王族贵胄。

    自宋戴公往后,到了宋襄公在位年间,宋国的实力已颇为强盛,已经算得上是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等国家了,再加上期间宋襄公帮助齐国平定了齐国的内乱——即齐桓公那几个儿子之间的内乱——这使得宋襄公野心膨胀,试图称霸中迎,由此遭到了楚国的敌视,被楚国连年进攻。

    期间最著名的,莫过于「泓水之战」。

    当提到「泓水之战」时,蒙羑唏嘘不已,因为这场战争其实事关重要,倘若当时宋襄公能战胜楚国,或许就能使宋国一跃成为真正的强国,甚至是真正的中迎霸主。

    据蒙氏一族的家史记载,当时宋襄公率领卫国、许国、滕国等诸小国的联合军队,与楚国的军队在泓水隔岸对峙,那时傲慢的楚国军队,竟在宋国联军的眼皮底下试图渡过泓水,按理来说,这是宋国联军击败楚国军队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算楚国的士卒比宋国联军的士卒勇猛,但他们在渡河的期间遭到攻击,照样会溃败,在孙子兵法中这叫「半渡而击」,是非常有利的境况。

    然而,过度讲究仁义的宋襄公,竟然让楚国军队渡过泓水后排好阵列,然后再进攻楚军,白白错失了击溃楚军的天赐良机。

    果然,这场仗宋襄公的军队惨败,宋国因此失势,失去了崛起的机会。

    正因为如此,不光当时的宋国国人咒骂宋襄公,哪怕是到了当代,国人仍有因此‘痛恨’宋襄公的,认为宋国失去了晋升强国的机会,都怪宋襄公的愚蠢。

    “可惜么?”蒙羑忽然问道。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倘若当时宋襄公能够把握机会,宋国不是没有机会击败楚国,挫败楚国向北扩张的野心。

    “虽然可惜,但楚国也终归没能成为中迎的霸主。”

    捋了捋胡须,蒙羑用一种仿佛宣泄郁闷的口吻淡淡冷笑道:“当时成为霸主的,乃是晋国。”

    见蒙羑在提到楚国时满带怨愤,蒙仲并非不能理解。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长达百年的「晋楚争霸」中,楚国的方阵始终是向北扩张,而宋国就恰巧在楚国的北方,也就是说,楚国想要称霸中迎,就必然会进攻宋国。

    正因为这个道理,宋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楚国所攻伐,甚至于,由于宋国殷富,像魏国、齐国、韩国等国家,皆对宋国垂涎三尺,以至于宋国夹于这些强国当中,艰难生存。

    待等到宋景公在位时期,虽然当时作为中迎霸主的晋国已逐渐衰弱,并且国君被国内的卿族势力逐渐架空,但宋国仍然奉行着「维护晋国霸权」的国策主张,趁机吞并了叛晋攻宋的曹国,使宋国的领土为之扩大,仿佛又出现了中兴之相。

    然而没想到,此后宋国再次陷入王族内乱的局面,待等到宋辟公继位,由于这位君主荒胤无道,遂被权臣子罕夺了君位。

    子罕,又名戴剔成,即「宋剔成君」——那时宋剔成君臣服于齐国,自称臣属,是故他不称「公」而称「君」。

    促成「齐宋结盟」后,宋国迎来了中兴机会,虽然宋剔成君是弑君上位,但不能否认他也是一位颇为贤明的君主,在他治理宋国的期间,宋国得到了发展的机会。

    然而在宋剔成君二十七年时,其弟戴偃作乱谋反,宋剔成君战败,逃到齐国。

    至此,戴偃成为宋国的君主,即当今宋国君主,因为在成为君主的第十一年时自称为王,是故称为「宋王偃」。

    「宋王偃」横空出世,以强硬的手腕先后击败齐、楚、魏三国,使得宋国在诸国间威望大增,这才使宋国有了片刻喘息之机。

    对于宋王偃,世人看法不一,有的认为前者乃宋国中兴之主,有的则骂其为「桀纣再世」——桀乃夏朝亡国之君,纣乃商朝亡国之君,两者皆是昏庸荒胤的无道昏君。

    “那,宋王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听到最后,蒙虎突兀地问道。

    蒙羑哑然失笑,在摇了摇头后,忽然反问三人道:“那你三人如何认为呢?”

    听闻此言,蒙仲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